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神洲武皇免费阅读(陈霆楚灵儿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2019-01-28 15:27:21   编辑:勾嘴笑
  • 神洲武皇 神洲武皇

    经典小说《神洲武皇》由壁虎尾巴最新写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陈霆楚灵儿,内容主要讲述:一个在异国为质的皇子,一个被剥夺了宗室名号的皇子,被迫修炼神魔图录,却从中悟出无上武道,从此鱼跃龙门,开启了精彩的人生,修炼绝世的武学,手握定鼎天下的神器,经历着爱、恨、情、仇,种种恩怨纠葛,最终成为...

    壁虎尾巴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
    立即阅读

《神洲武皇》 012:野渡横舟 免费试读

陈霆白天在河上摆渡,晚上的全部心神都落在了叶老留下来的武学上,除了元阳诀功法外,包裹中还有几封书信,虽然没有铅封,但想起叶老的临终嘱托,陈霆强忍着没有打开,他心中清楚,这些书信很有可能涉及陈国皇室秘闻,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前,知道的太多恐怕并非什么好事。

这几封书信没有动,但从林冲身上得来的乌木盒子,却被陈霆打开了,里面放着一团乌黑、如拳头大小的事物,打开一抖,竟然是一件贴身的软甲,这件软甲薄如蝉翼,却韧性十足,漆黑透亮,而且携刻着神秘而古怪的符纹,陈霆尝试着全力撕扯,甚至以断玉剑切割,都没有丝毫破损,他出生于陈国皇室,见识自然也是不凡,知道这件软甲乃是一件难得的异宝,大喜之下立时除下里衣,贴肉穿在身上。

就在软甲穿在身上的刹那,似乎有淡淡的乌光涌动,随即间便消失不见,陈霆只感觉周身凉意涌动,精神大震,连头脑都清醒了几分,这件软甲除了坚韧之外,恐怕还另有玄机,但以他现在的眼界却是看不出来,但有了这件软甲护身,就算面对比自己更强的高手,也有了自保的能力。

陈霆白天一面撑船,一面思索着武学上的难题,呆呆傻傻的模样倒也不完全是装出来的,在晚间夜深人静的时候,却是一刻不停的修炼着元阳诀,吃住都在船上,也是为了避人耳目。

他身上的玄阴掌掌劲虽然被叶老勉强压制住,却没有根除,每过个三五日便会发作一次,全身冷如寒冰,苦不堪言,但在玄阴掌劲的磨炼下,元阳诀修炼起来却是事半功倍,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已经突破了第三层,阳维脉也已贯通,算是不小的进步。

近半个月来,随着元阳诀修炼有成,玄阴劲发作的时间间隔越来越长,在叶老传下来的武经最后记录了几篇旁门功法,其中有一篇化气归元的法门,可以凝气敛息,使得精气内藏,全身真元散于经脉之中,就算境界在他之上,也很难察觉陈霆乃是武道三层巅峰的武者。

精气神合一,贯通八脉,方能称为高手,陈霆刚刚打通一条经脉,距离这一境界还有很长的距离,但武道修行,却是急不来。

这一日晚上,月光洒落在河面上,水波晃动,时节已近初春,冬雪消融,万物复苏,陈霆运转元阳诀心法,缓缓的吐息,突然间,心底涌出一股燥热,脑海中更是嗡鸣阵阵,内息也变的紊乱,似乎身体中有一头凶猛的野兽在觉醒,吞噬着他的意志。

“心魔?”

陈霆大吃一惊,武者修行,不仅要锤炼肉身,壮大内息,更是意志的考验,叶老也说过,意志越坚定,境界的突破便越容易,若是意志不足,在修行之时,便会衍生出种种心魔,成为修行上的障碍,轻则武道上难以寸进,重则身陨毙命。

心魔一般只有在境界突破的时候才会出现,自己不过是刚刚打通第一条经脉,怎么会这么快便生出心魔,莫非是自己的意志不足。

想到这里,陈霆豁然站起,背后已尽是冷汗,无论是在格桑城的少年时光,还是在盛京为质子的时候,虽然不断修行,时刻不敢松懈,但始终没有争强好胜之心,莫非自己的强者之心并不坚定。

不错,实际上,自己一直在逃避,离开格桑城是逃避,离开盛京,也同样是逃避。刘威、叶老,还有迎香,都是在保护自己,或者说是因为自己的弱小,导致了他们的死亡。

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并不适合武道,陈霆冷汗连连,一口浊气在胸口无处宣泄,脑海中人影连闪,有叶老、有刘威、有迎香、有母亲,有父王,几乎每一个亲近的人如走马灯似的出现在脑子里,并不说话,冷笑着看着他,仿佛在嘲笑,又仿佛在怜悯。

不知不觉中陈霆就走到了船边,目光呆滞,心中越来越烦躁,脑子里更是一片迷茫,手掌伸出,似乎想抓住些什么,脚下却已迈出了船沿。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渡船停靠在岸边,河水并不深,但初春时分,乍暖还寒,河水仍是冰冷刺骨,瞬间便将陈霆惊醒,毕竟年少,修为尚浅,只不过是执念和迷茫所化,算不上真正的心魔,被冰冷的河水一浇,立时便散去。

浸泡在河水中,头脑却是异常清醒,陈霆并没有立时浮上去,反而向着上清河的更深处游去。

世间的武学大都是针对真气的运转、招式的变化,很少有精神修行的法门,陈霆自然也不知如何来增强自己的精神意志,但在学宫的时候,曾听讲学先生说过,人在极限的时候能够发挥出最大的潜力,尤其是面对生死困境的时候,才会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

虽然不知道如何修行精神,但在生死之间定然能够锤炼精神,壮大意志。

月色正浓,越往中央游去,河水越是冰冷,陈霆却是并不在乎,在河水的最深处,突然散去了一口气,向河底沉去。

平静的河面上,陡然震起无数水花,却是陈霆在河底打起了龙虎双拳。

拳出化影,过水成波,劲气贯通,龙虎双行,在水中打拳,不仅阻力更大,而且还要闭住呼吸,几拳打出,一口内息便已耗尽,胸腹间仿佛要炸开一般,但陈霆强迫着用自己的意志控制身体,不向上浮去,继续打拳。

水波四散,将河水搅动的浑浊不堪,会泳者难以自溺于水,陈霆的水性不错,很快,他的手脚便不听使唤了,求生的本能占据上风,一招一式已不成章法,下意识的便向上浮去。

但吸得一口气后,便再次向下沉去,一次又一次的潜入水底,内劲耗尽再浮上去,陈霆甚至将手脚缠绕在水草上,以生命在冒险,在拼搏,不断的锤炼着自己的意志。

这种修炼方法残酷,但却十分有效果,在水下坚持的时间越来越长,似乎连元气都产生了蜕变,力量不断的增加的同时,更是在生死之间悟出了一些东西。

日复一日,陈霆不断的以残酷的方式锤炼着自己的意志,元阳诀的修行更是一刻都没有停下来。

渡口的生活单调而枯燥,几乎每天都是一成不变,但却是使得陈霆真正放下了一切,何必拘泥于国家天下,陈国、大周,对于他来说都算不了什么,草原的广阔,大周的繁华,对他来说,都是过客。

自此之后,他不再是陈国的皇子,也不再也大周的人质,他就是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追求武道极致的武者,寻求着自己的道路,正真将家国天下放在了脑后,每日只是撑船和修炼,在平凡的生活中,寻找着生命的真谛。

心境提升之后,元阳诀的修炼更是顺畅,很快便突破了第四层,体内的玄阴掌劲也一点点的被化解。

这几天,来往上清渡口的客商都惊讶的发现,那个呆呆傻傻的小呆子一点都不呆了,眼睛越来越亮,好像突然长高了些,脸上虽然仍有些脏兮兮的,但仔细一看,却能看出眉眼间的俊秀,身上似乎也多了些什么东西,来往渡口的的大姑娘、小媳妇坐船时都会多看他两眼,甚至有人找到阮老七家,要给他这个外甥说一门亲事。

对于这些,陈霆只是露出习惯性的傻笑。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又是秋天,离开盛京城已经快一年了,陈霆已经打通了第二条经脉,阴维、阳维,两条经脉贯通,元气也积蓄的越来越深厚,一步步稳扎稳打,元阳诀也有了突破第五层的迹象,尤其是轻身法门,太虚逍遥游与叶老传下的游鱼化龙身法渐渐融汇贯通,辗转腾挪间越来越灵动,速度也是越来越迅捷。

虽然地处偏远的小城,却从来往的客商处得到了不少消息,大周朝廷依然按兵不动,草原上也没有传出大的变动,边疆的局势虽然紧张,两国兵力对峙,看似一触即发的战局却始终只是雷声大、雨点小。

看来无论是大周朝廷还是陈国,似乎都已经将他彻底遗忘了。

被人遗忘的滋味并不好受,陈霆暗暗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应该是庆幸,还是应该伤感。无论如何,战事未起,对于两国百姓都是好事。

……

这一日傍晚,月朗星稀,陈霆将渡船停靠在离岸边不远的地方,坐在船舱中修炼元阳诀,突然间,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入耳中。

“听声音应该是两匹马,深夜急行,必有要事,看样子是要趁夜过河。”

陈霆立时收功,停下了修炼,果然片刻之后,马蹄声在渡口停了下来,一个男子高声呼喝:“船家,船家!”

陈霆从船舱中探出头来,见两匹骏马口吐白沫,已有些脱力,马背上跳下一男一女,大约二三十岁年纪,全都一身黑衣,如夜色般浓郁,男的浓眉大眼,面相憨厚,女的发髻高挽,妇人打扮,颇有姿色,怀中还抱了一个女孩子,约十二三岁,趴在黑衣女子的肩头,沉沉地睡着,两人都是一身的风尘,脸上还带着倦容和疲惫。

很快,阮老七怀中揣着刚刚到手的两块金饼子,一脸喜色的跑了过来:“小呆子,快,快送这两位贵客过河。”

大周朝廷的金饼子分量十足,一枚便足以买下三四条渡船,这两人出手还真是大方。

陈霆暗中嘀咕着,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却并不多言,手脚麻利的将渡船向岸边划去。

就在渡船离岸还有数丈之时,突然间,数十支羽箭毫无征照的从远处树林中射来,箭势来的又快又急,这一男一女身法灵活,大喝声中已拔刀在手,刀花舞动间,已将羽箭尽数拔落,但阮老七却是没那么幸运了,只是一个不修武道的普通人,哪里能够躲避,两支羽箭透胸而入,立时没了声息。

陈霆大吃一惊,但离的远了,根本来不及相救,而且树林中的弓箭手显然也将他当成了目标,十多支羽箭如雨点般射入船舱之中。

“原来是逃难!”

陈霆心中暗怒,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下杀手,林中这群人显然不是什么善类,不过,他不是莽撞之人,对方人多势众,而且实力不弱,在没有弄明白之前,还是静观其变为妙。

匆忙之中,以一块船板将十多支羽箭挡下之后,陈霆屏住呼吸,继续匍匐在船舱之中,而且动了些手脚,借河水的流动,让渡船无声无息的向河中央滑去。

“师兄,我们恐怕逃不掉了。”黑衣女子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执刀,歉然的看了阮老七一眼,原本悲切的眼神瞬间变的锋利起来,脸上更是露出果断和决绝。

“既然生不能在一起,那就拼死一战吧。”黑衣男子也咬了咬牙:“想拿下我们夫妻俩,便要付出血的代价。”

“拼死一战,许林,沈三娘,你们夫妻未免太高估自己了。”

长啸声中,林中人影晃动,又是一轮箭矢飞出,其中一支铁箭迸射出乌黑的光华,快如流星,势如破竹,直取黑衣男子的胸口。

“师妹,快逃!”

感觉到箭势来的凌厉,黑衣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大喝声中,猛的抛下了手中的长刀,拼命的向铁箭上抓去。

嗤……

铁箭上的乌光突然一变,如灵蛇盘旋,使得箭身急速的旋转着,掌力与铁箭摩擦,刺鼻的焦糊味传出,不仅穿透了黑衣男子的双掌,更是一箭穿心,将他的身躯带飞数丈,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好深厚的内力!

陈霆吃了一惊,这射箭之人的实力恐怕已经接近化灵级,真元化灵,强大的内息离体不散,附在铁箭上,才有会有如此威力,若是向自己射来,恐怕也很难幸免。

“盘山箭神,武成昆!”

黑衣女子心中大痛,认出了敌人的身份,却是不再有半点侥幸和犹豫,身躯猛的一转,竟然将怀中的女孩向河中抛去,用的力道极为巧妙,正好落在了渡船上,随即间,一道掌力拍出,将渡船推的更远:“小兄弟,救此女一命,无涯居必有厚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