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余生与你岁岁安余蔓厉南爵免费在线免费试读

时间:2019-04-26 12:01:34编辑:学不乖

主角是余蔓厉南爵的书名叫《余生与你岁岁安》,是作者一枝玫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当然不知道了,就连当年的云宁,那个传说跟厉首长最相爱的女人,也被蒙在鼓里。”云漪柔笑得温文尔雅,现在的她完全把控住了话语权,她占上风。“什么?”余蔓一脸懵逼。从前的种种,都如潮水般浮现在她的脑海。...

《余生与你岁岁安》 第16章:云漪柔放大招了 免费试读

“你当然不知道了,就连当年的云宁,那个传说跟厉首长最相爱的女人,也被蒙在鼓里。”云漪柔笑得温文尔雅,现在的她完全把控住了话语权,她占上风。

“什么?”余蔓一脸懵逼。

从前的种种,都如潮水般浮现在她的脑海。

当初她跟厉南爵的关系并没有像她生前近段的时间那么僵。

但自从孩子生下来后,厉南爵丝毫没提过结婚的事儿,加上当时军事上的政务繁多,军区内部矛盾更是重重。

云宁的怀孕又是一个意外的中标,生下来后,别说厉南爵,就连她自己,也是只坐了几天的月子,立刻就投奔到军区医院的繁忙之中。

两人都很忙碌,除了每天早晚出门和睡觉时能见上一面,其余时间,都在基地里忙着各自的事儿。

但云宁也提过几次,都被厉南爵给以忙为借口敷衍过去了。

一直到后来,云宁被人诬陷,直至害死,从头到尾,两人都还只是未婚夫妻的名分,连个结婚典礼都没时间去办。

现在身份转换,她成了人家的情人,如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除了见男人的那么短暂几面之外,其余时间,她都闲的发慌。

这人一闲,就容易多想。

云漪柔将余蔓这眼神中的千百种变化,和脸色由青到白,尽收眼底。

她露出一抹不屑的轻笑,随即火上添油道:“如果你不信的话,大可亲自去问厉南爵,你问他,他能不能跟你结婚。”

此刻余蔓才看出些端倪来。

既云漪柔如此笃定,厉南爵最终会跟她结婚。

云宁不过是一个过眼云烟的匆匆路人,那云漪柔为何还有处心积虑地陷害她?害死她!

余蔓刚要问出口。

云漪柔仿佛能看穿她内心想法似的,打断了她的问话,直接道:“不过,云宁的死,可跟我没关系,她那是自作自受,自己当了叛徒,她身边的那个青梅竹马,还试图将这罪名的帽子栽赃在我头上,呵呵……”

她还没嚣张地笑完,一顿猛拳如暴雨点般落下,只听见云漪柔尖叫几声,接着是扑通倒地的声音。

余蔓直接坐在云漪柔的身上,她掐着云漪柔的脖子,右手的拳头高高举起:“自作自受,呵呵,我去你丫的自作自受!”

她彻底被云漪柔这番颠倒黑白的瞎扯给气得失了理智。

原本别墅的大门是敞开的,夏日的阳光喷洒进来,在余蔓的身上形成了光晕,可这光晕随着一阵脚步声逐渐地被覆盖消失了。

她抬起头,看见了脸色黑青的厉南爵,他呵斥道:“余蔓,你在做什么?”

站在他身边的,正是之前随着云漪柔一同进来的小姑娘,穿着也跟云漪柔一样华贵优雅,但气势比云漪柔矮了几分,估计是云漪柔身边的跟班。

她正哭泣掩面,气喘吁吁地指着地下已经被几个小兵扯开的余蔓:“就是她,我家小姐上门来拜礼,没想到遭到这番凶狠待遇,我家小姐从小娇生惯养的,哪里受过打,呜呜呜。”

余蔓被人架起来,她并没有反抗,只是斜睨着他:“厉南爵,你不是说,你的军区二十四个小时,每一处都有监控,毫无纰漏吗?赶紧调监控吧,你看看这女人都说了些什么来激怒我……”

原本在一旁自恃柔弱,装作隐忍哭泣模样的云漪柔,瞬间被她的话给惊了一下。

她下意识地抬头去扫视四周的摄像头,发现一个也没有后,她暗暗松了口气,又继续开始哭。

余蔓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云漪柔,心想就看她要装到什么时候。

不料,云漪柔放大招了。

她哭着哭着,就突然开始捂住脖子,喘不过气:“呃……南爵,我好难受。”

厉南爵立刻走过去,蹲下来查看她的情况,他将她的脖子上的手拨开,看见了颈项上的淤青,他立刻抬头去质问余蔓:“你对她做了什么!”

余蔓冷笑道:“你既然都已经看到了,难道还要我再给你复述一遍吗?”

厉南爵靠近她,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若是换做寻常人,早就吓得尿裤子了,可偏偏余蔓这骨子里,就岂不是寻常人。

她反瞪回去,一副不怕死的模样:“怎么,你会为了她,拿我的命做偿还吗?”

厉南爵的心却没来由得一颤,他似乎在望向她双眼的过程中,被感染到了绝望的情绪。

他莫名没有回答她,而是猛地松开她的衣领:“若是云漪柔出了半分差错,唯你是问!”

说着,厉南爵将云漪柔打横抱起来,他不断地安抚她:“你先撑住,我这就命人开车送你去医院。”

云漪柔立刻握住厉南爵的手:“南爵,我害怕……怕就这么永远也见不到你了。”

这番男女离别的悲惨场景,在外人来看无不为之扼腕怜惜。

可在余蔓眼里,却是生生刺眼。

她一皱眉,转身离去,连上前对峙的力气都全无。

回到自己房间,她反锁上了门,整个人陷入床中心,她抱着被子,捂住脸,眼泪悄悄地往被子上染。

她将声音和眼泪全都淹没在羽毛被褥里,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任何看到她的脆弱,特别是外边那对狗男女!

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厉南爵抱着云漪柔出门,将她放在了后座椅,他回头看了眼别墅的三楼,那是余蔓的卧房的位置。

他突然心里抽了一下,就没来由得想上楼去看看她。

他刚才的话,说的有些太重了,特别是对一个女人来说,他俩的关系好歹在外人面前是情人关系。

就算他跟云漪柔认识更久,俩人也一直是比较疏远,甚至没啥来往的关系。

可他当着所有外人的面,威胁余蔓,维护云漪柔,这无非是在狠狠打余蔓的脸。

此刻的她,肯定很难受吧,要不,他上去看看她?

他对着车里的云漪柔说:“我先上去一下,让我的人送你去就医,我待会就到……”

他的客套话还没说完,云漪柔的眼泪就又掉了下来,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濒临死亡模样。

她拉着厉南爵的手:“也许这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了,难道你就肯为了那个只跟你几面之缘的女人,连我的死活都不顾了吗?”

余生与你岁岁安

余生与你岁岁安

作者:一枝玫瑰类型:短篇状态:连载中

《余生与你岁岁安》好看,对人物的刻画也非常不错,面面具到,符合逻辑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