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送灵人》小说大结局精彩阅读 江水小说全文

2019-05-18 16:48:53   编辑:勾嘴笑
  • 送灵人 送灵人

    小说主人公是江水的小说是《送灵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隔壁村有个疯婆子死了,死后不闭眼,棺材多少人都抬不动。生有生劫,死有死劫。婴儿过不了死生劫就来不了新世界。亡人过不了死劫,就走不了,一直留在亲人身边。一支青竹招灵来,三尺灵幡送魂去。...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灵异
    立即阅读

《送灵人》 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送灵人》由佚名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掉进水库后,马上有两只手拽着我往水库深处拉。我用力抓着水泥石砖翘起的一角。而就算在这种情况下,旁边的江水枝也不看我一眼。这些小鬼,找替身找到我身上来了,真是找死!我深吸几口气后,慢慢的撒尿出来。尿一...

《送灵人》 第十章 换命 免费试读

我掉进水库后,马上有两只手拽着我往水库深处拉。我用力抓着水泥石砖翘起的一角。

而就算在这种情况下,旁边的江水枝也不看我一眼。

这些小鬼,找替身找到我身上来了,真是找死!

我深吸几口气后,慢慢的撒尿出来。尿一在水里蔓延开,抓着我脚踝的两只手马上松开了。

虽然用撒尿,以尿的阳气驱走那两只水鬼有点不雅,但是目前也没有别的更容易的办法了。

我爬出水面,走到江水枝旁边,她若隐若现,半透明的状态。蹲下哭了一会后,又笑了起来,就像个神经病一样。

这是太奇怪了,我只能回去问爷爷。

我推着摩托回到家,走进爷爷房间,说道:“爷爷,我见到江水枝的魂在水库边上,可是我去她家问过她,她并没有在水库旁边被吓到过,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喊她的魂时,她理你了吗?”爷爷问到。

我摇了摇头:“没有,就好像没意识一样,我在她旁边被水鬼拉下水,她也不看一眼,只是一会哭,一会笑的。”

说罢我把脚抬上床,让爷爷看看我脚踝上的两个黑手印。

爷爷瞅了一眼后,说道:“人有天魂地魂人魂,一般我们说的被吓丢魂,是吓丢了地魂。在家屋顶上竖起招魂幡,大声喊着丢魂人的名字,地魂就会听见名字而回来了。”

“我知道,可是为什么江水枝丢的这个魂,我喊她名字她也没反应啊?”

“因为他要死了,天魂要被收走了。”

“什么?”我身体有点哆嗦。

爷爷点点头,“你看见的,不是江水枝的地魂,是她的天魂。天魂会在人死前七天离开自己的身体,在她以前经常玩过的地方转,但是天魂没有意识的,所以你喊她,她也不理你。”

“既然没意识,那她为什么会哭会笑?”

“那是因为江水枝本人在哭在笑,所以天魂才会感应到,跟着笑。”

江水枝要死了?初中时候每周末放学一起回家的画面重现在我脑中,记得有一次,江水枝的自行车坏了,我就载她回来。经过一棵桃树时,她折了一枝桃花夹在耳朵上问我好看不好看。

刚才在水库里,看见她又哭又笑,说明江水枝在家也笑了,她笑什么呢?

爷爷见我出神,说道:“别想了,人的阳寿到了,就没办法了。江水枝也可怜啊,年纪轻轻的。”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救她?”我问到。

爷爷摇了摇头,“救不了的,这些都是命中注定。”

“一定有办法的。”我抓着爷爷的手,“爷爷,你教我,好不好?我不想江水枝死。”

爷爷轻声问道:“你喜欢那丫头?”

我点点头:“一直都挺喜欢的,并且我感觉她也挺喜欢我的。”

爷爷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淡淡说道:“以后你就会喜欢别的女孩了,江水枝就算了吧,她阳寿到了没办法啊。”

看爷爷这样子,我更加确定他有办法了,说道:“你就教我吧,爷爷,救人一命不挺好的嘛!况且我还喜欢她呢!”

“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有多复杂啊?”

“如果拿你的命换她的命,你愿不愿意?”

爷爷这话让我哑口了。

可江水枝的笑容在脑海里挥散不去,今晚看她憔悴的样子,我真的很心疼。

“江水,去睡觉吧,不早了。”

我洗了个澡,在自己房间里躺下。拿我的命换江水枝的命,为什么要这样非此即彼呢?

在床上翻来翻去,怎么也睡不着,到晚上三点多时,我忽然想起上次从爷爷床下拿工具时,见到过一个本子,那本子里面或许有一些法术。

我连忙爬下床,轻手轻脚下楼,推开爷爷的房门,爷爷奶奶都睡着了。爷爷打起了呼噜,我从床底下把箱子拖出来,拿了那个本子后就回到自己房间。

我翻着本子,上面是我们家送灵人的笔记,记录了历代送灵人遇到的一些特殊情况。用来给后人作参考,然后每一代再加上自己觉得经历的特殊事例,重新誊写。

这本子还真是个宝,每个特殊事例都看的我寒毛直竖,比看任何恐怖片都要来劲。

终于,我在玄爷爷经历过的事件中找到了换命的方法。

里面记录了玄爷爷送一个替死鬼上路的事情。那个替死鬼叫林达,他缠在一个财主家里不肯上路,玄爷爷向他问明情况,为什么不肯上路。

原来本来要死的人是财主,财主舍不得死,就找了个邪道士帮忙续命。邪道士就让财主躺进棺材里,取了他的头发和尿,将头发烧成灰渣溶进尿里。然后通知镇里的人不要出来,财主要出殡。

财主像死了一样躺在棺材里,按照出殡的程序走在镇里的路上,有个小伙子不信邪,偏偏要跑出来看,邪道士猛地将发灰尿泼在了那个小伙子脸上。第二天,那个小伙子就死了,而富人却突然精神奕奕。

而那个小伙子就是林达。

笔记上,还记录玄爷爷是怎么送林达上路的,不过这些我不怎么关心了,所以没看下去。

如果我用江水枝的头发烧成灰渣,泡在她的尿里,然后让她躺在棺材里出殡,通知村里人不要出来。谁跑出来看,谁就是被选中的替死鬼,要替江水枝去死。

都是同村,我自然不想害别人,所以我只能泼自己。可是,这样一来,动静太大了,江水枝会不会配合,她父母会不会同意这么做,都很难说。

我烦躁的否定了这个方案,继续翻着笔记。运气真好,在太爷爷经历的事迹上,找到了续命的事例,只不过看完后,我脑补一下我对江水枝进行这件事,脸红了。

不过这是目前为止,唯一可行的方案了。

我打算明天就去江水枝家,对她父母把情况说一下。

因为到了四点多才睡着,所以隔天起的很晚,都已经十一点了。我下楼去,奶奶见我便说道:“你们爷孙两个都是夜猫子,你爷爷昨晚也很晚睡。我半夜三点半醒了一下,他还在那里抽旱烟想心思,现在都没睡醒。”

爷爷三点半还在抽旱烟?可我之前进他房间,他明明已经睡沉打呼噜啊。

我明白了,爷爷是装睡的,他不忍心告诉我这个方案,但是也不想我难过,就让我自己发现这个方法,让我自己做决定。

我跑到村里的小店去买烟,进去后,只听见他们在议论江水枝。原来昨晚在江水枝家打麻将的人,半夜两点多有个人输完了钱,就只好散场。有个人是隔壁村的,回家会经过水库,他也看见了江水枝在那里游荡,就跑回江水枝的家,告诉她父母。

年纪大的人告诉江水枝的父母,江水枝的天魂丢了,活不了多久了。

这样也好,省了我解释的步骤。我跑向江水枝家,她父母坐在客厅里,气氛很压抑,自己的女儿要死,怎么可能不难过呢。

“叔叔,阿姨。”

江水枝的妈看了我一眼,眼眶红红的说道:“你来找水枝啊,她在楼上,你去和她聊聊天吧。”

江水枝的爸说道:“江水啊,你没看花眼,我家水枝的魂丢了。我们打算今晚叫魂,可是她爷爷说,水枝丢的这个魂是叫不回来的,他年轻时也见识过相同的事情发生。你是学这个的,你有办法救水枝吗?”

“叔叔,我来的目的正是这个。”

江水枝的爸妈一下站了起来,尖着眼看我,问道:“你有办法救我们家水枝?真的假的?”

我重重的点点头。

“那怎么做?你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至于怎么做,我要问下江水枝的意见,这事还得经过她同意才行。”

“这还有什么同意不同意的,我们跟你上去。”

“不用了,叔叔,我自己上去跟她说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