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冷王的驭兽狂妃沐云槿楚厉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2020-02-24 18:24:06   编辑:风苍溪
  • 冷王的驭兽狂妃 冷王的驭兽狂妃

    主角叫沐云槿楚厉的小说是《冷王的驭兽狂妃》,它的作者是元熙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相府草包脱胎换骨,替换一颗玲珑心。狂虐白莲,手撕渣爹,驾驭兽灵,势必要将相府闹个天翻地覆。咦?与当朝皇子定有婚约?不可不可,万万不嫁。几次充傻装愣推脱婚约,某人终于看不下去了,“爱妃,圣旨已下,你要...

    元熙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冷王的驭兽狂妃》 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冷王的驭兽狂妃》是元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沐云槿楚厉,内容主要讲述:沐相很快便跟着魏含巧一起离开。沐灵珠的卧房内,只剩苏碧青,三夫人罗宁雨,沐夏柔以及几个大夫。罗宁雨和沐夏柔两人从来时一直站在角落里,插不上任何的话,这会儿沐相和魏含巧走了,罗宁雨才敢讪讪的开口。“姐姐...

《冷王的驭兽狂妃》 第9章 害人害己 免费试读

沐相很快便跟着魏含巧一起离开。

沐灵珠的卧房内,只剩苏碧青,三夫人罗宁雨,沐夏柔以及几个大夫。

罗宁雨和沐夏柔两人从来时一直站在角落里,插不上任何的话,这会儿沐相和魏含巧走了,罗宁雨才敢讪讪的开口。

“姐姐,咱们沐家从来家大业大,这会儿也不知道是谁不要命了敢害二少爷和四小姐。”罗宁雨道。

听闻,罗宁雨身侧的沐夏柔立即呜咽出声,两行清泪落下,“是啊,四姐姐那么好一个人,竟然被人动手脚,丢了魁首。若可以的话,夏柔真想代替四姐姐受苦。”

“好了,你们也回去吧,这里有我守着就行。”苏碧青懒得看这对母女假惺惺的姿态,直接下了逐客令。

罗宁雨点头,随后带着沐夏柔一起离开。

两人走后,苏碧青转眸看向大夫,口气清冷,“可有查出来原因?”

“四小姐是被人洒了鱼尾葵果实的粉末在身上了,那鱼尾葵的果实可厉害的紧,凡是沾身,必定会引起皮肤瘙痒。这也是四小姐为何会把自己的脸以及脖颈抓出这么多血痕的原因。”

“什么?”苏碧青皱起眉头,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

“如今那粉末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四小姐只需喝几幅安神的药汤便可,其他的夫人也不用过多担心。”大夫道。

苏碧青微微点头,心间满满的疑惑。

另一面,白杨阁内。

魏含巧看着榻上昏迷的沐亦杨,顿时哭声一片,“老爷,你可一定要给亦杨主持公道啊!”

沐相此时已经烦躁至极,接连两个儿女出了事情,胸腔内涌现一股怒火,无处发泄。

“李平,你是怎么发现二少爷的?”沐相将视线对向刚刚前去通报的家仆。

被点名的家仆一愣,随后低头开口,“小的路过拾花阁门前,便见二少爷倒在门口,小的以为二少爷喝醉了,便前去叫唤了几声,可二少爷半天没有回复小的,小的便知事情不妙了。”

“拾花阁?那不是三小姐住的地方吗?”魏含巧捕捉到了李平话里的讯息,探究的目光对向了沐相。

听到拾花阁三个字,沐相的眉头扭成一团,但却下意识的开口,“不会和那个丫头有关的,她没那个能耐。”

“说的也是。”魏含巧也立即排除了沐云槿的嫌疑,那丫头平日里只有被她儿子欺负的份,哪可能把她儿子弄成这样。

片刻后,沐相似是做了个决定,伸手招来一名护卫,“去将今日参加斗文大赛的人,统统带回府里,我要一个个审问。”

“是,相爷。”

……

翌日,沐云槿再度睡到日上三竿,睁眼醒来时,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后坐起身来。

“紫香。”沐云槿轻唤了一声紫香。

“奴婢在。”紫香立即推门而入,见到沐云槿醒了后,笑说道,“奴婢估摸着小姐该醒了,已经备好洗脸水了。”

沐云槿点点头,下了床,擦了把脸后,看向紫香,“府中的事情,解决了吗?”

紫香自然知道沐云槿说的是哪件事,于是顿了顿,小声的开口,“老爷将此事上报给了宫里,称要一一审问那些参加斗文大赛的人,皇上同意了。”

“这会儿那些参赛者已经全部关押在府中了,包括今年的魁首也一并给带回来关押了。”

沐云槿挑眉,“都闹到皇上那里了?”

话落,沐云槿话锋一转,“看来他们直接就将我排除嫌疑了啊,真是没劲。”

紫香撇了撇嘴,有些无奈,但也有些窃喜与庆幸。

“小姐,你明日就要奉命进宫,原本四小姐也奉命与你一起,这下受伤了,可就去不了了。”紫香道。

“这可不一定。”沐云槿话落,摸了摸下巴,“提起她受伤这事,你说我好歹是她一母同胞的姐姐,理应去看看她是不是?”

紫香一听沐云槿要去看望沐灵珠,一颗心又吊了起来,“小姐,万万不可,往日四小姐对你从没好眼色,从不把你当亲姐姐看,你如今又何必去看望她。”

“你也说了她从不把我当姐姐看,既然如此,她难得受伤一回,我又怎么能放过这么个落井下石的机会。”

沐云槿想想有些的兴奋,穿戴好衣服后,便走出了卧房。

任凭紫香死命的拖拉着她,沐云槿也没有任何要收回决定的意思,反而伸手戳了戳紫香的脑袋,“你这小丫头,胆子能不能放大一些!”

“小姐……”紫香撇了撇嘴,不敢继续再说。

“行了,等我回来。”

话落,沐云槿便出了拾花阁的大门,往明珠楼走去。

……

明珠楼内,沐灵珠相比前一天,已经恢复了不少的血气,但看着自己脸上出现的血痕印记,气的她连摔了三块铜镜。

明日就是进宫面见秦太妃的日子了,说不定还能见到她心心念念的六皇子,这下倒好,顶着这么一张脸,她更加没脸去见六皇子了。

“珠儿,你消消气,大夫说你脸上的血痕是会痊愈的,不会留下疤痕的。”苏碧青看着从醒来后,一直阴沉着脸的沐灵珠,开口宽慰。

“明日就要进宫去见秦太妃了,我的脸毁成这样,硬是要错过一个大好的机会。”沐灵珠一想到自己无法进宫,心里就一阵的抓狂。

苏碧青看着一向淡定的女儿如今这般的焦躁,不禁叹了口气,坐到了沐灵珠的床边,伸手握住她的手,“珠儿,你放心吧,你得不到的东西,云槿更加得不到。”

“娘,既然如此,那你可有办法明日拖住那个草包,不让她进宫?”沐灵珠看着苏碧青,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苏碧青闻言,神秘的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出来,“这瓷瓶里的东西,便是鱼尾葵果实的粉末,如今府中还未查出害你二哥和你的真凶,再多一个受害者,也是正常的。”

苏碧青的话,让沐灵珠眼前一亮,这个鱼尾葵的厉害,她昨日算是见识过了,好在父亲救他及时,没出什么岔子。

但若是这鱼尾葵落在了沐云槿的身上,无人救她,那她那张天人的容颜,岂非也要一并毁了。

一想到这,沐灵珠掩盖不住的兴奋与激动。

正想着,一名侍婢走了进来,朝苏碧青和沐灵珠抚了抚身,“夫人,三小姐听说了四小姐的事情,现在正站在门外,想要见见四小姐。”

“沐云槿来了?”沐灵珠有些的诧异,但瞥到那瓶鱼尾葵粉末,立即激动的道,“快,让她进来。”

苏碧青也赞同沐灵珠的做法,随后立即起身,将整瓶鱼尾葵倒进一块丝帕里,包了起来,紧紧的攥在手里。

沐云槿很快便进了沐灵珠的卧房,一进卧房,沐云槿还未开口,便见躺在床上的沐灵珠朝她开口,“姐姐,你来了。”

一声姐姐,让沐云槿心里一阵的恶寒。

“妹妹,听说你受伤了,没什么大碍吧?”沐云槿索性陪着沐灵珠一起演,走到床边,一脸关切的看着沐灵珠。

一侧,苏碧青难得拿来一把椅子,“云槿,坐吧,珠儿心情不好,你做姐姐的,陪她说说话。”

沐云槿点头,余光不着痕迹的瞟了眼从进门时,苏碧青一直紧攥的拳头。

“姐姐,你看我,昨日可遭了罪了。”沐灵珠坐起身来,靠着床头,亲昵的拉起沐云槿的手。

沐云槿眸露关切,一双眼内藏着深意,始终将注意力落在正慢慢绕到自己身后的苏碧青身上。

这两母女,今天对她这么热情,没有诈才怪呢。

“哎哟,真是可怜,不过我听说父亲已经着手在调查此事了,想必很快就会揪出那个害你的人。”

“到时候啊,姐姐第一个不放过他。”沐云槿笑说着,看着沐灵珠。

沐灵珠笑着点头,面上露出淡淡的笑,视线则上下飘移,不时的往沐云槿背后看去,一副不自在的模样。

感知到身后的人已经慢慢的松开拳头,手在慢慢上移,沐云槿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弧度,眼内的笑意愈加的浓烈的几分。

当苏碧青的手已经到了沐云槿的头顶后,原本坐着的沐云槿忽的指着沐灵珠的身后惊叫一声。

“哎呀,好大一只虫子!”

话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沐灵珠盖着的被子,绕过头顶,将整条被子甩在了身后的苏碧青身上。

“娘!”沐灵珠尖叫出声,看着沐云槿的身后,有些反应不过来。

“哎呀,娘亲,你没事吧。”沐云槿转过身,作势要捡起被子,尔后微微叹道,“我本来想扑掉那只大虫子的,哪知这被子有点沉,我没拿稳,甩娘亲身上了。”

“啊啊啊啊啊!!”此时,没等沐云槿拿开被子,被子底下就传来苏碧青的尖叫声。

沐云槿一怔,吓得后退了一步,故作惊讶,“娘亲,你怎么了?”

“沐云槿,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滚!”沐灵珠朝沐云槿歇斯底里的吼道。

沐云槿无奈的耸耸肩,一脸无辜眨巴着眼,“灵珠,我又不是故意将被子甩在娘亲身上的,你生这么大的气做什么呀,我帮娘亲捡起来还不行么?”

“滚!快滚!来人,把她给我赶出去!”

“算了,我自己走吧。”沐云槿微叹口气,装作一副心里受伤的样子,缓步走出了房间。

踏出沐灵珠房门的一刹那,里面传来了苏碧青抑制了许久的嚎叫声,以及沐灵珠的尖叫声——

“快,找大夫!”

小说《冷王的驭兽狂妃》 第9章 害人害己 试读结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