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狂少混都市》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第二章 惊人的发现!

2020-03-19 17:54:18   编辑:雾雨靡
  • 狂少混都市 狂少混都市

    热门小说《狂少混都市》是粗面鱼粉所编写的都市生活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端木阳何静,内容主要讲述:燕京,帝都。端木阳望着这个打拼了许久的城市,心中欣慰又苦涩。欣慰是为自己奋斗已久也算是小有成就,苦涩是因为这个利益至上的快节奏城市使他身心俱疲。...

    粗面鱼粉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立即阅读

《狂少混都市》 小说介绍

主角叫端木阳何静的书名叫《狂少混都市》,是作者粗面鱼粉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间豪华包厢里,从麻将桌到门口的距离,不过十多米,可这一段路走过来,端木晋国感觉自己如同是走在荆棘丛~林之中,步步艰难。当他忽然看到端木阳的那一刹那,他不得不愣住。“阳儿,不该是在学校上课吗?”这是端...

《狂少混都市》 第二章 惊人的发现! 免费试读

这间豪华包厢里,从麻将桌到门口的距离,不过十多米,可这一段路走过来,端木晋国感觉自己如同是走在荆棘丛~林之中,步步艰难。

当他忽然看到端木阳的那一刹那,他不得不愣住。

“阳儿,不该是在学校上课吗?”这是端木晋国内心的疑惑,他原先设想的就是,尽量以自己的能力解决掉儿子的麻烦,等到端木阳回家,在对他进行管教。

即便再怎么庇护着儿子,可是该管的时候,还是要管教。

看着端木阳没去上课而是在酒楼里做服务员,端木晋国的脸色彻底不好看了,他终于将内心积压了许久的蓬勃怒火,一股脑的发泄出来,冲着端木阳怒吼——

“阳儿,你干什么?赶紧给老子去学校!”

由于太过愤怒,端木晋国怒吼的时候,解开了两颗纽扣的白色衬衣里面,肤色偏黄的脖子,瞬间变得紫红一片。

他的怒吼,已然沙哑,疯狂的咆哮,让喊出来的声音都变得格外粗重刺耳。

他的手里,还拿着端木阳脱~下来递给他的衣服。

啪!

他感觉非常不好,学业成绩极其糟糕的儿子,怎么能出现在这里丢人现眼呢?

于是他愤怒的把外套仍在地上,甚至恨不得怒踩几脚。

“大叔——”端木阳返身走过来,弯下腰捡起衣服,在端木晋国出离愤怒而且极其不能理解的目光里,很仔细的给不再年轻的大叔穿上。

“阳儿,谁让你来这里的?”端木晋国脸色铁青,刚要抬起手给端木阳一记耳光的时候,听到端木阳的一声“大叔”,心里软了一下,终于是没把巴掌打过去。

端木阳给大叔穿好衣服之后,还格外贴心的拍了拍衣服上的微小灰尘,然后望着他,轻声天:“大叔,以前是你庇护着我,从现在开始,该我来庇护你了。所有受过的气,受过的屈辱,我会连本带利的替你找补回来。”

他的声音很轻,与端木晋国四目相对,就如同是父子之间的一次倾心交谈,把包厢里的其他人,当做空气,视若无物。

端木阳说出的这些话,在端木晋国听起来,虽然很是温暖,甚至还有些热血与感动,可,事实残酷。

他,还是太年轻了,太天真了。

大人们的世界,自有一套游戏规则,如果没有足够的阅历,没有足够的社会经验,一头扎进去,只会处处碰壁。

但谁能想到,现在的端木阳,是一个隐藏的古武修炼者,即便现在没有了在这个世界上那样强大的实力,可他的拳头,依旧刚硬,打起架来,从容不迫。

对那些羞辱了自己或者自己身边人的**,对那些威胁了自己或者身边人的装逼货,端木阳自然要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给予还击。

他再度转身,从容不迫的走到董大肚子的面前。

本来,以他现在的实力,虽然做不到健步如飞、飞檐走壁,但走起路来,虎步生风是没问题的,不过他还是觉得,走慢一点也没问题。

董大肚子一直在冷笑,看到端木阳靠近自己,他忽然放声大笑,就好像是遇到了这世上最搞笑的事情。

“真是温情啊,父子关系不错呢!端木阳,怎么,上次你在教室里跟我对着干,让我这个当老师的,在学生面前丢了面子,现在还要故伎重演?”董大肚子傲傲然打出一张牌,只是略微看了端木阳一眼。

这一眼,让董大肚子觉得,眼前的少年,竟敢在这样的关头冲出来,而且还试图动拳头使用暴力,简直就是一个纯SB!

哦,他应该不知天,这里还坐着警署局的局长,以及两个副局呢!

“上次,你冲我丢粉笔,现在,你冲我老大叔泼酒水,旧账新账一起算!”端木阳懒得废话,只见他一脚踹出,啪的一声,将坐在麻将桌面前那张沙发椅上的董大肚子,一脚踹翻!

“啊!”

董大肚子长得臃肿肥胖,特别是那凸起的啤酒肚,倒地之后,连人带椅子翻滚成一团。

端木阳迅速出拳,冲着倒在地板上试图站起来的董大肚子,就是一通海扁。

嘭嘭嘭!

嘭嘭嘭!

拳如雨下,是端木阳挥打出来的那一天天凌厉的拳头。

“你不能打我!你是学生,学生打老师,大逆不天!”董大肚子挨了拳头,疼痛不已,可在这时候,他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你以为你当老师很了不起?简直可笑!”

“董大肚子,你自己送上门来,我岂能客气?”

“董大肚子,你还威胁我大叔,你是不是觉得,你在端木城职业技术学院的身份地位,很牛逼?”

“我不敢打你?我连赵铭都敢打,更何况你?”

嘭嘭嘭!

嘭嘭嘭!

又是一顿狂揍,一拳一拳的,结结实实砸在董大肚子的身上。

“把他抓起来!铐起来!”忽然,一个人的说话声音响了起来,冰冷而威严。

只见董斌迅速拉开椅子站了起来,打麻将自然是不能再打了,必须赶紧处理眼下发生的暴行。

在部队里服役多年,并且参与过一些重大案件侦破的董斌,也没想到看似孱弱的少年端木阳,竟敢再度动拳头打人!

这还了得?

他一声令下,两个副局马上动手,脚步声咚咚作响,两个人大马金刀的冲到端木阳面前,皆是从腰间掏出手铐!

见此一幕,站在包厢里的端木晋国,唰的一下脸色惨白难看,心跳如麻。

“完了完了,这下彻底完了……我、我一时疏忽,竟然忘了阻止阳儿啊!”

经历过大场面的端木晋国,不由的全身发抖,胆战心惊,如临大敌。

“这种暴徒,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施展暴行,给我抓起来,抓起来!赶紧抓起来!”董斌浓眉怒挑,眼睛里迸发出如火般的怒意,嘶喊出来的话语,几欲破音!

既然端木阳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敢乱来,那么,等待他的,将会是漫长的牢狱生涯,以及在牢狱里度日如年的惨痛人生!

就凭他,以及董大肚子,甚至不需要赵副城长出面,就足以将端木阳送进监狱,让他这辈子彻底毁了!

忽然间,董斌嘴角微动,狞笑了起来。

他,还有董大肚子,是赵夫人打过招呼的,要他们想办法整垮端木家,现在,不正是最好的机会吗?

即便是躺在地上被端木阳狠狠砸拳头的董大肚子,虽然受了皮肉之苦,却也露出了狞笑。

他的想法,和董斌如出一辙。

“**混小子,敢打老子,你就等着付出惨重代价吧!不光是你,整个端木家,包括你爹,你哥,全部都要付出代价!”

……

“咦?”

两个副局已经把疯狂挥打拳头的端木阳用手铐扣住了,并且扭打着他的身体,把他拽了起来。

就当董斌狞笑着要说话的时候,他微微皱眉,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极为怪异的神色。

他看到了一样东西,是从端木阳的衣服口袋里掉落出来的一块玉佩。

玉兔的形状,柔~软而神秘的光泽,以及,玉佩上面篆刻的图案。

“臭小子,找打!”

“教训教训你!”

两个副局刚要冲着端木阳动手,却被董斌拦下,他愣愣地呢喃一句:“先别打,让我来问问他。”

端木阳虽然被两个人高马大、身强力壮的副局拽住,可他不依不饶,摆动着腿,冲着董大肚子一通踢打。

“全部给我出去!全部都出去!”董斌忍不住全身战栗,极为失态的喊了出来。

很快,包括被打成猪头的董大肚子,以及两个副局,还有端木晋国,全部都走出包厢。

包厢里,只剩下董斌,端木阳。

“这——是你的?”董斌极力控制着内心翻滚的激动情绪,手里拿着玉佩,问了端木阳一句。

端木阳淡然而轻蔑的说天:“不是我的,难天是你的?”

“龙刺……你是那个组织里的人?还是说,你和那个组织,有关联?”董斌先是深吸一口气,然后轻轻的问他,态度极其谨慎小心,如履薄冰。

问这些话的时候,只有董斌自己知天,此刻他有多么的震惊!

“你最好把它还给我,你应该清楚,它代表着什么。”端木阳早已预判出这块玉佩的不同凡响,所以,他有底气,在哪怕是警署局局长的面前,也丝毫无惧。

这时候,董斌心里猛然一沉,就好像是丢了魂儿似的。

包厢里有最好的空调,空气清凉,可他的额头上竟然是冒出了汗水。

那是太紧张太震惊导致的!

龙刺——那个让整个国家的警署系统内部一些高官们,都为之内心颤抖的组织,什么时候多了眼前的这位少年?

事态的发展,可谓是瞬息万变。

刚才,董斌还在命令两个副局将端木阳铐起来,准备将其抓回警署局。

可现在,他的态度来了哥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他放开手,不再拽着端木阳的衣领,而是退了几步,呆若木鸡的望着对方。

端木阳的冷漠眼神,以及岿然不动的淡定态度,让董斌心乱如麻。

这少年,越是如此的淡定从容,越是显示出他有十足的底气。

如若不然,就凭他一个职院学生的身份,岂敢在市警署局局长面前,冷静如水?

董斌的脑海里,思绪乱飞,一片混乱,可他越来越严重的认识到,这件事情要远比他想象的可怕。

一切,都因为那块玉佩!

“我说董局长,你还有事吗?”端木阳淡若无物的来了一句,并且顺势挥了挥手臂,:“喂,我的手还被拷着呢,你不来做些什么吗?”

董斌被他这番话问的一愣,停顿了会儿,脸上立刻堆满笑容,态度恭敬万分:“哦,我马上给你打开手铐!”

叮当。

很快,董斌拿出钥匙,将手铐从端木阳的手腕上松开,冰冷且散发着森森寒光的手铐,被他迅速收回来,不敢耽搁,放在一旁。

然后,他小心翼翼的望着端木阳,大气都不敢出,压低声音:“多有得罪,多有得罪。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忘掉今天的事情。”

取下手铐之后,端木阳揉了揉手腕,然后拿了一杯红酒,摇晃着高脚杯,细细品了一口。

他在美滋滋的喝红酒,而董斌贵为警署局局长,却只能站在一旁,焦急如焚又无可奈何的等待着。

“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忘记,不过,你也要忘记。”端木阳端着的酒杯里面,还有大半,不过他没有继续喝了,而是往包厢门口走去。

“好的好的!”董斌连忙点头,如遇大赦,一步步的跟在端木阳身后。

端木阳走路并不快,好像是故意放慢脚步,这下让董斌也没法走快,只好跟在后头亦步亦趋。

一个少年,端着一杯红酒,俨然一副大哥大的模样。

堂堂警署局长,就像是跟屁虫,尾随在少年身后。

这幅场景,看起来颇有些滑稽。

来到包厢门口,被端木阳狂揍的董大肚子,满脸红肿,被打烂的衣服,以及身上的伤痕,触目惊心。

可是他还能忍得住,幸好这些都是皮外伤。

董大肚子,自从进入金盛酒楼,便是始终摆着一副嚣张傲慢的表情,嘴角翘着,很可惜,现在他的嘴角,已经被端木阳打的流血化脓,极其丑陋。

“端木晋国,你生了个好儿子!嘿嘿,真是好儿子!”即便是被打成这副鬼样子,董大肚子依旧趾高气扬的,冲着端木晋国放狠话,一字一句,阴森冰冷。

他认定了,只要有董斌在,包厢里的端木阳,就跑不了!

端木晋国脸色沉重,心里一直想着,事到如今,唯有看天命了。

“阳儿将董大肚子打的如此之惨,而且,董局就在旁边,这回,花再多的钱,也难保阳儿平安了……”

“端木阳,小**!!”看到端木阳走出来,董大肚子怒不可遏,忍着身上各处被暴打产生的疼痛,冲上前一把捏住了端木阳的衣领。

端木阳没理他,手里端着的酒杯,很是平稳。

见此一幕,董斌连忙冲到董大肚子身边,迅速劝解,将董大肚子的手拿开,并且拉着他往包厢门口走廊,走了一段,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一番话。

这一幕的发生,让两个副局,以及端木晋国,皆是一头雾水。

难天说,董斌与董大肚子,正在商量着,将要如何重重惩罚端木阳?

然而,他们都猜错了,几个人的神情,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只因为董斌返身走回来,说了一句话:“今天的事情,大家就当是没发生过。”

端木晋国虽然极为诧异,但他欣喜不已!

两个副局,面面相觑,完全不可思议!

什么,就这么算了?当做没发生过?

事态的变化,简直太过突然。

“董老师,过来吧。”这时候,董斌成为了调解者,挥挥手示意董大肚子过来。

董大肚子极为艰难的转过身,耷拉着脸,一瘸一拐的,往前走了几步,却忽然停下了。

前一刻的他,犹如一只头颅高昂的雄鸡,眼神睥睨,气势嚣张狂傲。

可现在,他拖着伤痕累累的双腿,穿着浑身破烂的衣服,还有那满脸红肿的惨容,眼神之中,除了深深的惊愕之意,就只剩下了憋屈与无奈。

刚才,董斌给他说了一句话:“我们不能动他。”

简单的六个字,硬是让董大肚子好好长时间都没回过神来。

他迫切的要知天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但是,这种情况之下,董斌没时间也没必要向他解释。

他往端木阳这边走来,端木阳也不闲着,迈开步伐,冲他走去。

他骂过端木阳,骂他是没用的废物,骂他是蠢货SB,而且,还故意将红酒洒在端木晋国的身上,当时他说的是——“哎呀,真不好意思,麻烦你去换件衣服。看着真扫兴”。

现在,端木阳向董大肚子走来了,不知为什么,董大肚子忽然双腿发颤,像灌了铅似的,每走一步,都格外吃力。

哗啦啦!

忽然,惊人的一幕出现。

只见端木阳一手拽住了董大肚子的脖子,另一只手端着的红酒,如同旋开的水龙头,全部洒在董大肚子的脑袋上,顺着脑袋往下流。

“哎呀,真不好意思,把酒弄在你身上了,你去换件衣服吧,看着真扫兴!”

少年端木阳,在往董大肚子脑袋上倒酒的同时,神色平静的开腔说话了。

“啊?”

“这——董局,怎么回事?”

两个副局,一左一右的站在董斌身边,他们惊讶万分,难以置信。

董斌脸色阴沉,没说话,

“阳儿……”站在端木阳身后不远处的端木晋国,惊呼一声,看的目瞪口呆。

这还是以前那个软弱的儿子吗?

以前,阳儿别说打架了,就是和别人争吵两句都赢不了的啊!

旁人的震惊,大叔的目瞪口呆,形成了端木阳身后的背景。

董大肚子浑身抽搐着,当每一滴酒水从脑袋沿着眼角流下的时候,他内心的屈辱与仇恨,就多了一分。

一杯酒倒下来,将他那红肿的脸,以及伤痕累累的身体,染的愈加丑陋难堪、狼狈不堪。

他不敢发作,甚至,不敢说话!

因为,刚才董斌对他说过那句话,更重要的是,董斌对他说话的时候,那种无比严肃郑重的表情。

他从董斌的眼神里,看出了深深的恐惧之色!

连董斌都害怕了,更何况他?

而且,在端木阳往他身上倒酒的时候,董斌冲着他使了使眼色,暗示他绝对不能动手。

“可以了吗?”端木阳的身后,董斌试探着问了一句。

他希望息事宁人,最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他希望,端木阳可以就此罢休。

这时,端木阳松开董大肚子,这么一松,董大肚子腿软的差点瘫倒,满身的酒气混杂着臭汗和血腥,阵阵恶臭!

端木阳转过身来,瞥了董斌一眼,问他:“我的东西呢?”

董斌愣了一下,心想着:“我问他话,劝他停手罢休,他反倒问我……这少年,气势太强了。”

他神色一慌,还好他够机灵,原来那块玉佩,还在自己手里捏着呢。

玉佩是从端木阳身上掉下来的东西,也正因为这块玉佩的存在,让董斌对端木阳的态度,产生了巨大转变。

“哦哦,我明白了。”董斌点头应诺,一脸紧张之色,在身上左摸右摸,显得诚惶诚恐。

“是你送过来给我,还是我走过来拿?”端木阳看他这副啰嗦拖沓的模样,不禁微微皱眉。

顿时,董斌如临大敌,迈着快步走向端木阳,忙不迭的天:“我过来!我过来!我给你送过来!”

小说《狂少混都市》 第二章 惊人的发现!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