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小说判官脸沈宁苏萌章节阅读

2020-09-15 11:51:46   编辑:皓雪殇
  • 判官脸 判官脸

    主角叫沈宁苏萌的小说叫《判官脸》,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指绝尘创作的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是个早产儿,出生时眉宇间带着一撇淡淡的红色胎印,显得非常诡异妖艳,更让人害怕的是,我对着谁笑,谁就有横祸之灾,对着谁哭,谁就命丧黄泉。...

    一指绝尘 状态:连载中 类型:灵异
    立即阅读

《判官脸》 小说介绍

《判官脸》是一指绝尘写的一本灵异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判官脸》精彩章节节选:第一十章 红尘女鬼我拉着苏萌的手时,整个人感到有股透心凉,第一次面对熟悉人的魂魄,前面还感到害怕,但后面慢慢就觉得特别神奇,可能时间拖了有点久,最后凤先生亲自感到不耐烦特意找过来催促。我边拉着苏萌边问...

《判官脸》 第一十章 红尘女鬼 免费试读

第一十章 红尘女鬼

我拉着苏萌的手时,整个人感到有股透心凉,第一次面对熟悉人的魂魄,前面还感到害怕,但后面慢慢就觉得特别神奇,可能时间拖了有点久,最后凤先生亲自感到不耐烦特意找过来催促。

我边拉着苏萌边问他:“为什么她魂魄呆呆的,根本不像电影里那种魂魄有意识。”

凤先生跟在后面,轻声细语的解释道:“魂和魄一个属阴,一个属阳,一个主静,一个主动。阳魂是思想,对身体接触到外世界之后的第一反映,阴魄就是不变化的本源,主静,是对思想的承载,所以魂和魄之中,阴魄是体,阳魂为用。我们人类都是由魂和魄组成,每个生命的魄都一样,魂是生命的意识,是各生命体对外界一切现象的认识归纳反映处理的结构,所以各生命体对世界外在现象存在不同的观念和判断,明白了吗?”

这段话我足足消化了很久,还是不太明白。

回到操场,凤先生开始忙活起来,把失去三魂七魄的苏萌摆在地上,在脚前烧香焚符,口中有节奏的念念有词,最后铿锵一声:“回!”

苏萌的魂魄就像受到磁铁阴阳面的感应般。

在我面前嗖的一下和本体合二为一,太尼玛神奇了。

天色微亮时,就有辆黑色商务车开进学校里,这次并不是校长亲自带队,而是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走在前面非常有气魄,带着几个人风尘仆仆的走过来,看到凤先生直接就质问:“事情搞定了吗?”

其他人捂着鼻子去埋尸坑里围观那一堆灰烬。

凤先生坦白道:“只搞定了一个,其他......”

“其他不用劳烦大师您了,我们会亲自处理。”他掏出手机捣鼓了几下,紧接着凤先生裤兜里的手机响了一声信息通知声,我有幸站在旁边瞄到屏幕转账的一串数字,后面的几个零硬是差点让我心肌梗塞。

那些人从不关心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苏萌,那人不知道吩咐了什么话,其他人就哗啦啦的拿着工具把操场的埋尸坑填平,凤先生由始至终看都不看一眼,只是默默的低头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我背着苏萌却听到他长叹了口气。

大人的世界,真心复杂。

凤先生把我们带到学校附近不远的宾馆开了两间房,我们三个人睡了整整一天,傍晚醒来的时候,苏萌已经恢复正常,并且对昨晚的临阵逃脱的事只字不提,选择性失忆,而凤先生坐在窗口看着桌上没开机的笔记本发呆。

不知苏萌哪里来的勇气,开口就问:“凤先生,你能收我为徒吗?”

凤先生头都不抬的回道:“你不觉得你问出这句话很没有自知之明吗?”

这种有些委婉又有些直接的拒绝连我都听出来了,但是苏萌完全不介意,脸不红心不跳的回道:“凡事总有第一次嘛,以后见多了就麻木习惯了,肯定会超越沈宁的胆量,而且很有信心比他还厉害。”

“他?也就稍微比你强一丁点而已。”

“收不?”

“不收!”

“你说话太伤人了,我好歹是个女孩子!”

凤先生把头发重新扎起来,“真想拜师学艺?”

苏萌坚定道:“想。”

“牛眼泪过了十二点才失效,我给你个任务,今晚看着街道下面数清楚有几个鬼出现,等回来再告诉我总共出现多少个,分别长什么样穿什么衣服,重新评估你的胆量。”

苏萌打了个响指,称小意思。

晚上的夜风有点凉爽。

凤先生带着我七拐八弯来到位于市区偏远街道巷处的一间茶馆,从满是散发着桃红色灯光的布局来看,不难看出这里是烟花酒地,里面坐着好几个姿色尤佳的女人,他看着我露出莫名其妙的笑意:“看到她们蠢蠢欲动了?”

我被他看得脸都红了。

说话间,有个花不枝招不展的老奶奶出来迎接我们,我看着那老奶奶又看看凤先生,嘀咕了句:“就是他?”

凤先生点点头,“他叫沈宁。”

老奶奶慈善眉目的盯着我的脸看,说道:“没想到有生之年真的能让我看到,这次死也无憾了,无憾了!瞧瞧这眉心的胎印,还有这张脸,简直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我问:“什么意思?”

凤先生也不回答,把我推进一个房间里。

从被推进门的那一刻。

我的心脏已经在超负荷跳动着。

里面的温度非常低,低得让人时不时打寒颤。

房里有间浴室,透明的长虹玻璃,有个模糊的身影正在里面洗澡。房间的隔音不是很好,隐约能听到隔壁电视传来新闻的声音,好像还夹杂着凤先生和老奶奶对话的声音,我把耳朵紧紧贴在墙上,却听得很费劲。

这时浴室传来声音:“帅哥,我很快就好了,等着哟。”

凤先生这家伙,当真带我来找姑娘?

这种感觉很奇怪。

一边埋怨凤先生的自作主张,一边又想尝试,浴室的玻璃门打开,里面缓缓走出一个围着浴袍的年轻姑娘,我心想着来都来了,当场拒绝是不是太过虚伪了点,反正和凤先生又不算是很熟,管他呢!

我已经做好准备,但那姑娘看到我安安分分坐在床边的瞬间,本来红润异常的脸瞬间变得惨白,她忽然朝我扑通一跪,开口求饶道:“大人,求你别收我,求你别收我,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来这里捣乱了!”

“啊?”我被她这些举动惊到了。

姑娘埋头跪着地上仍然不起身,我想着自己何德何能,让别人来跪自己,她是不是认错人了,还是脑子有病,或者是平时客人要求做的某种癖好故意扮演的?

我慌忙过去想把她搀扶起来,她看到我要去碰她,突然竭斯底里的发出尖叫声,就在我的手刚碰到的瞬间,姑娘整个身体瘫软下来,只见从身体里面弹出另一个人?

那个“人”的五官恶心异常,没有完整的模样,像是被硫酸腐蚀过一遍,惨不忍睹,我还没来得及呼救凤先生,就感到眉宇间一阵瘙痒,还伴随着道金光忽闪而过。

我的双眼感到白茫茫一片,然后失去知觉。

在失去知觉期间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梦到自己站在学校的操场边上,天空很阴,阴得让人有种极其压抑又无处释放的感觉。有个脖子上有颗肉痣的女生,在我面前不停的绕着操场走,不停的走,她走了很久后转身面对操场在说话,我竖起耳朵,怎么听都听不到一点点声音。

我一直在旁边看着她,并且能强烈感觉到她的忧伤情绪,可我总看不清她的脸。就在这时,操场里突然伸出一只惨白的手,一把给她拽到地底下,她的双手不停地在空中挥舞,我想跑过去想拉一把,怎么跑自己一直呆在原地没有动过半步。

我大汗淋漓惊醒的时候,发现老奶奶还是那副慈善眉目的样子正握着我的手,我眯着眼仔细辨认半天才想起是谁,“凤先生呢?”

凤先生闻声推门进来,笑着说:“你醒了啊,你都睡了两个多小时,怎么摇你都摇不醒。”

我努力回忆睡着前的事:“那个姑娘...那个姑娘!”

老奶奶说:“她没事了,谢谢你啊!”

谢我什么?

怎么这些人那么奇怪,说的话我都听不懂。

我们离开的时候,我不小心又瞄到凤先生的手机屏幕微信的转账页面,所以来这里是办事还是收数的,凤先生根本不打算和我解释刚才的事情。

那时候已经到了午夜,在出租车上我将自己做的梦一字不落的告诉凤先生,他靠在车椅上闭目养神,无精打采的回道:“看来我的猜测并没有错,你就当是梦吧,反正也轮不到我们管了。”

回到宾馆,苏萌早已经不见踪影,只留下一张“有事已回家,勿担心!”的字条和另一张她见过街道下出现几个鬼的数量衣服穿着,看来她真的做到了,可是凤先生看都没看,就把纸条揉成一团扔到垃圾桶里。

凤先生倒头便睡,我却精神十足,只是那个梦境依旧清晰,甚至还记得那只从操场里伸出的手的指甲有多长。

小说《判官脸》 第一十章 红尘女鬼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