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耽美 > 访士
访士文成宇唐仲英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

访士汤茱迪

主角:文成宇唐仲英
小说主角是文成宇唐仲英的书名叫《访士》,是作者汤茱迪写的一本耽美小说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阳春三月,梨花白雪。是不是真的很好看?很美?是。那你带我去,让我年年得见,好不好?好。你会来看吗?会。这就好。...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6-21 09:14:0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你……你怎会有?陆九明明说世上只有两株,他曾用过一株,剩下一株正是毁在我手上,你怎会有两株忘忧草在手?”

“兄台方才据实以告,我也不再隐瞒,不才正是定远侯静王之子周定麟。须知朝堂与江湖虽共存天下,却是两个世界。这两株忘忧草原是海外进贡的奇花,香味奇异有安神定心之效,我父王特意为我从皇上那儿讨来镇我夜魇。我也是刚刚看到这画才知道奇花曼铃原来就是忘忧草,既然兄台另有重用,我便舍一株给兄台,权当交个朋友,柳兄意下如何?”

柳兄意下自然是求之不得,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费尽千辛万苦丢了大半条性命也没到手的忘忧草,偏偏正在救命恩人的手上,实在是柳暗花明。定麟也没想到,原来自己竟是这么好运的,忘忧草就是奇花曼铃,奇花曼铃就是忘忧草,也不枉自己贪享美梦,翻山越岭抛落了多少称手行李也没舍下这两株奇花。

柳千山正要开口求药,忽然想起那五名护卫的剑柄,刻着统一的纹路,颇有些眼熟,“世子就是当日山间的看客吧。救我回来的人并非打猎路过,而是世子特意派去的。或许从那天在山间碰面之后,世子就已经命人跟踪我了。”

定麟也亮明来意,“不错,不过兄台大可放心,在下并无恶意,只不过是想交个朋友罢了。”

“……柳千山在江湖中虽然有些名气,但并不是顶尖高手,要当静王世子的朋友,只怕还不够格。”

“交朋友难道还要看身份地位吗?何况每个人都自有他的过人之处,只在于所交的朋友能否欣赏罢了。“

柳千山凝视定麟良久,定麟就由得他看,杨老师徒二人重新包扎完伤口就退下了。

柳千山终于缓缓苦笑道,“你救了我的性命,若肯将忘忧草赠予我,别说朋友,简直可以做我祖宗。”

“只可惜,我一向是不乐意当人祖宗的,还是朋友处得自在。”定麟也笑起来,但他是马到功成的笑。柳千山人虽然看起来病歪歪的,总算还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天底下有许多人,有好人,有坏人,有不好不快的人,一个重情义的人,就算他快要病死了,也是一条好汉。

柳千山的伤养了半个月,总算勉强能下地行走,他一时一刻也坐不住,就要带着怀里的忘忧草去找陆九。定麟备齐车马,与他一同上路。

原来,陆九栖在晋安县外一处门匾失落的道观里,柳千山与定麟绕过道观残破干净的三清石像,往后面的厢房里去。道观地势不阔,左边有一座白塔,右边竹林遮道看来很有几分清幽。

三清殿后有厢房数间,陆九正站在最右那间厢房前择看晾晒的草药。地砖被荒草分割,定麟可不敢随意走上去,只粗略一看,杂草之间便隐现着许多毒虫蛇蟾。

陆九头也没转一下,“柳千山,我要的是药草,你何必还带个人来?我可没有拿人入药的习惯。”

“陆先生……”柳千山想要走近去,脚下草丛里的毒蛇却翘起了头,定麟连忙将他拉回来。

“陆先生多虑了,我随柳兄前来只不过因为他坠崖的伤势实在太重,要是让他一个人走,恐怕走到明天也上不来这山。我只不过期望多结交些朋友,否则也不会孤身与柳兄同来了。”

“你坠崖了?忘忧草可有采到?”陆九闻听柳千山失手落崖,语调顿时急切起来。也是这才转头正视站在破院对面的人。

“陆先生请看。”柳千山连忙将玉盒拿出,陆九眼前一亮,往二人走来,他行走间那些毒物纷纷退去,莫敢沾其身。

陆九打开玉盒,果然是忘忧草,圆脸上笑意总算真切几分,说话的语气也好上许多。

“石蕊就在屋内,我用银针封住她的穴道,她到现在还没有醒来,你可以进去看她但动静别太大,银针移位会伤及她经脉。”陆九娃娃脸高兴的时候是能让看见他的人也一同开朗的,柳千山当然也心情大好,朝陆九一拱手颇为急切的走进厢房,心爱的人就在一墙之隔,任何人都会心绪激越的。但是人情绪波动的时候就难免会忽略一些本不该忽略的事情,柳千山也是人。

所以他走进厢房还不过一息时间,便传出一声惨叫。门外的定麟正饶有兴趣地看着陆九研究忘忧草,闻听柳千山的叫声,就要前去支援,抬步时脚下却一个踉跄,险些摔在遍地毒物之间。定麟脸色一变看向陆九,陆九仍在笑,比刚才笑得更阳光,更满足。

“我劝你还是不要动得好,人家的事自然该由他们自己解决,不相干的人想要多管闲事,连地上的蚂蚁也不会答应的。”定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在自己脚边已聚集了一些通体透明的蚂蚁,定麟虽然警惕着草丛间恶形恶相的毒虫,却没料到还有这种细小透明的生物,麻痹了他的双脚。

陆九颇为得意地垂手执起一只透明毒蚁,端详着这精巧的造物,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当一个人见到世间竟有奇物如此,而自己却永远不可能像上天一样将其打造的时候,难免要发出这种叹息。

“蚂蚁虽然不答应,但人若是连蚂蚁的话都不敢反驳,还有什么活着的理由?”定麟知道此时对方最想看到的就是自己惊慌失措的模样,所以他就要比心里的想法更镇定,更自信。他说着话,又慢慢地提步迈出走到陆九面前。

于是错愕的人变成了陆九,因为他非常确定,被这不起眼的蚂蚁咬过一口的人,再是武功盖世也会失去行动能力。难道眼前的瘦削青年内家功夫更胜于江湖上第一流的人物?

定麟当然没有盖世的武功,内功修为恐怕在老江湖里最多只能排到二流,但他自幼多病,世间罕有的药材不知嚼啖过几多,又有专养经脉的心法兜底,虽然伤风感冒就能让他病上几个月,但天下间的奇毒一进到他体内却只会激发出残存在他体内的药力,成为帮助他吸收灵药的灶火。他也并没有故弄玄虚的意思,只是屋子里打斗声渐急,他并无余裕同陆九闲说。

陆九却并不阻拦他,因为他知道一个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总是没有多少防备的,而一个女人对自己憎恨的男人总是能下最狠的手。果然,还不等定麟抢入房去,破旧的厢房已经被撞破了一个大洞,从洞中倒飞出来的人不是柳千山又是谁?

小说《访士》 第十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