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特工王妃:颤抖吧,摄政王
《特工王妃:颤抖吧,摄政王》免费阅读 周禧沫连理在线阅读

特工王妃:颤抖吧,摄政王绝世爱恋

主角:周禧沫连理
主角叫周禧沫连理的小说叫做《特工王妃:颤抖吧,摄政王》,是作者绝世爱恋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谁说好人一定或有好报?她为了就一个孩子被迫绑定了好人有好报系统。坑爹的,请告诉她,她一副残躯怎么做好事?世子的休书,只是因为她丑得到人胃口。呸,瞎了你的狗眼,老娘也是天生丽质难自弃!谁来告诉她,那个摄...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6-23 17:37:05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昏沉的一觉再次醒来时已是次日,从叮铃口中得知这几日张嫣都忙着赴宴事宜,所以没空来看自己,周禧沫也乐得自在,每日只专心养身体要紧。

一晃过去五日,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气色倒是也红润了不少,吃穿住从不缺少的,但唯独每当要出这院子的时候,燕儿便会找来各种借口阻拦,几次下来周禧沫也便不去自讨没趣。

这一日傍晚,天色已黑,便见到张嫣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将正要睡觉的周禧沫生生吓没了睡意。

“禧沫姐姐这是要休息了。”

一进门,张嫣便意识到自己莽撞了,赶紧佯装无事的样子,但面上那副焦急的神情却出卖了她。

“嗯,怎么了?可是有事?”

“没事,只是这几日比较忙,想起还不曾问过姐姐可好?怕失了礼数,一急之下倒是这个时间过来了。”

只是话虽如此,但周禧沫却见她有意无意总盯着自己的脸似在深究,仿佛自己面上有花一般,周禧沫虽心下好奇,却也明白敌不动我不动的道理,只找些旁的话题与她周旋。

见着张嫣几次欲言又止,周禧沫心态越发稳了,果不其然,片刻之后,只听张嫣道,“禧沫姐姐,你面上的胎记是自小便有的吗?”

虽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问,但想来胎记不会是凭空出现的,周禧沫便点点头,以示回应。

“那禧沫姐姐对你父母还有印象吗?怎么会到连府做丫鬟呢?”

这问题越发奇怪,对于这些前尘往事,周禧沫哪里清楚,不过张嫣如此问,想来自己是自小就离开父母的,便只好摇摇头,“这些事情都太久了,有些记不清楚了。”

张嫣听闻此言,一把握住周禧沫的手臂,“你好好想想,是走丢了,还是被拐卖了?你爹娘长什么样子?高的?矮的?胖的?瘦的?”

恰逢此时,珠儿赶到,连忙分开二人,难得的对周禧沫笑了一笑道,“我家姑娘是想与禧沫姑娘叙旧呢!却忽略了时间,如此便不叨扰了,姑娘早些休息。”

说完便赶紧半是央求半是手拽的将张嫣带了出去。

主仆二人今晚如此奇怪,周禧沫怎会不放在心中,但是几次思索都无头绪,只好不再管,吹了蜡烛后,将自已裹在了温暖的被窝里。

这边安然自得,悠闲舒适,张府的另一个院落却灯火通明,屋中主人焦急万分。

“怎么会这么巧,那高家女儿左上额也有暗红胎记,年岁也对的上,我方才仔细看她的眼睛,感觉那眼睛和高夫人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会是高家十六年前丢的女儿吗?”

张嫣在房间内来回踱步,口中自言自语,手上不停的绞着帕子,一刻不肯停歇,珠儿看着眼花,又不敢阻拦,只好赔着笑道,“姑娘多虑了,哪就这么赶巧了,那高夫人英气十足,女中豪杰一般,周禧沫唯唯诺诺的怎会是高家女儿?姑娘早些歇息吧!”

听着珠儿说话,张嫣一个箭步上前,面色几近癫狂。

“你说的轻巧,倘若她真是怎么办?当初连哥哥病重,要冲喜,我怕其她贵女嫁进去再无转圜的余地,便买通了道士,将她生辰八字给了连侯爷,现在还被休了,倘若她真是高家女儿,身份贵重,这件事情败露,整个张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张嫣一把推开珠儿,手上指甲狠狠掐着帕子,任由指甲陷入肉中也毫无反应,只定定的看着一旁墙上的烛火倒影发呆。

过了半晌这才回过神来,“对了,她若是死了呢?就算她是高家女儿又能怎样?无人知无人晓,我的威胁自然就没了。”

她不停的在那喃喃自语,面上缓慢露出一抹笑容,这样的神情,在昏暗烛火下显得尤为可怖。

珠儿望着自家姑娘的表情,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张嫣猛的回头,怒目圆睁,笑容阴沉,“她要是死了,事情就解决了,洗衣房丫鬟如何,高家女又如何,如今她人在我手里,怎样都是我说了算。”

珠儿咽下心中恐惧,扶着张嫣卸了拆环,梳洗打扮后,伺候着她躺下休息,这才灭了屋中烛火,退了出去。

清晨的天雾蒙蒙一片,昨夜的露水还残留在窗外柳枝上。

周禧沫看着第五只乌鸦自天空飞过时,终是悟出了昨夜张嫣不正常行径的原因,一大早她睁开眼睛便迅速头脑风暴,将仅有的线索联合。

高家丢女,张嫣赴宴,面上的胎记,小时候的经历。

这些片段是不是都在表明自己有可能就是高家丢失的女儿呢?否则张嫣怎会如此失常,想通这一点,周禧沫猛的起身,惊飞了才落在柳枝上的寒鸦。

她大步跑回梳妆台前,仔细端详着让自己无比厌恶的胎记,脑中灵光一现。

身为现代人,她十分明白,在绝境之中万分之一的可能都是无限的希望,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去碰碰运气,还会有什么情况比现在更糟糕吗?

打定主意,周禧沫反倒冷静下来,她明白这件事情必须谨慎,毕竟那张嫣不是什么善类,要有个万一,恐自己转瞬间就会这个世界成为刀下亡魂了。

正思索着,忽听到身后传来声响,原是叮铃端了早饭进来,周禧沫神色如常的坐定身子,瞥见燕儿不曾跟来,这才放了心。

“叮铃,我真羡慕你面上洁净,不像我生了这么丑陋的胎记,自己瞧了都厌恶。”

叮铃心思单纯,又是个小话痨,得了这话,不疑有它,自然开了话匣子,“禧沫姑娘,你这胎记我瞧着并不丑陋呀!而且说不定你这是福相呢!”

瞧着叮铃故作神秘的样子,周禧沫心中窃喜,面上佯装动怒道,“你这是在取笑我吗?”

见她有了怒色,叮铃赶紧连连摆手,“不,我哪敢取笑姑娘,只是姑娘没听说吗?高府宴席那天,高大夫人当众请赴宴的人帮忙寻找自己走失的女儿,说那女儿额上也有暗红胎记呢!你想啊!你个高家姑娘一样有胎记,自然是福相了。”

听闻此言,周禧沫刚要说话,只听身后步履匆匆行来一人,紧接着一只冰凉的手便覆在了她的肩上。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