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重生都市修仙
《重生都市修仙》东楼雨盛红音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都市修仙逆天吼

主角:东楼雨盛红音
独家小说《重生都市修仙》由逆天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玄幻类型的小说,主角东楼雨盛红音,内容主要讲述:一代炼器宗师被对手打落凡尘,寄身在一个平凡毕业生身上,现代化都市的繁华生活在他的面前铺开了一条新的修行之路……...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6-25 10:55:0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东楼雨在一号炉里还没等坐好,呼的一声火焰就喷了出来,裹着一股油气的火狂卷着到了东楼雨的身前,东楼雨怪叫一声骂道:“看这样这个老鬼还真的对我怨念很大啊。”

炉里的火气和天地之火大有不同,首先它带着一股秽气,火焰青亮却极为的浑浊,这种火本来不适合修练,可是它的里面包含着大量死人留下的气息,无尽的灵魂之力包裹着火焰,对改造肉体却有着无法替代的作用。

东楼雨身上的药泥在火焰的威力之下,一刻钟之内立时化成粘粘的药液渗进了东楼雨身体之中。

东楼雨在炉内无法安坐,只能躺着,他双眼闭上,感受着药力对身体的渗入,当药力完全渗入到骨髓的时候,东楼雨猛的一咬牙,放开了对身体的保护。

呼的一下,狂卷的火焰把东楼雨整个人都给包了起来,他身上的皮肉在没有感受到疼痛情况下就变成了焦灰,几滴脂肪在火中炸开,发出中人欲呕的气味。

东楼雨长吸一口气,元婴里的灵力向着身体四处流动开来,筋骨在他的灵力滋润之下,总算没有变成飞灰,东楼雨的大脑急速运转,一篇功法浮现在脑海之中。

寒松谷的玉炎决虽然在炼器上运转自如,可是在攻击上就差了许多,当日东楼雨逃出寒松谷的时候把门中的绝学‘三千业火’带了出来,这手功法是寒松谷创派老祖创制的,它结合佛家十八种神通来招唤人心中的业火,世上人的没有心中无业火之辈,就是如来佛祖还有罗睺罗呢,何况其他人,这路功法一但炼成威力无穷,只是寒松谷一向重视炼丹,对与人争斗的事不太上心,这才忽略了这门奇功。

三千业火修练的第一要素就是把自己本身的业火集聚起来,形成一个业火团,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但不慎本身的业火就容易把自己给化了,东楼雨手上连结神通手印,片刻工夫行完三千业火的第一段功法,他的体内跟着升起一股股碧青色的火焰,最初它们散在东楼雨的每一处经脉当中,但马上就全都聚到了一处,一颗鸡蛋大小的火团正式形成了,晃悠悠的停在了东楼雨的识海之中。

轰的一声,看似人畜无害的火团发力了,那强大的威力让炉里高温一下就被比了下去,识海之中的灵魂全部都被它烧着了,东楼雨的三魂七魄痛苦的哀号着,东楼雨强咬牙关,身体上的力量改避为吸,高炉之中的火被大量的吸进他的体内,火焰马上就被业火给吞噬掉了,但火中包含的灵魂之力却不住的向东楼雨的灵魂识海之中输送着血液,东楼雨借助着它们的帮助,很快就扑灭了大火,把青色的火团给困住了,此时外面的火焰也因为没有灵魂的力量从青亮浊秽变得有些无力了。

东楼雨的身上已经没有肉了,被烤干的筋膜包裹在骨头上,就好像一具木乃依似的,东楼雨没时间去管肉体,他不停的结着各种手印,片刻工夫结了上千有余,随着他结出的手印,那些灵魂之力渐渐的形成了一个中空的魂珠,东楼雨元婴之中的灵力毫不吝啬向着魂珠冲去,把它裹了一层一层,当魂珠大到如同婴孩脑袋左右的时候,东楼雨小心翼翼的操控着业火钻了进去,这是修炼三千业火最难的一点,现在东楼雨借助着受伤的元婴和炉内的灵魂之力总算是做到了。

东楼雨长出了一口气,跟着他的灵力外泄,三千业火跟着游走,业火既是最强大的武器也是最好的身体改造器,它不能允许自己住的地方是那么的纤弱,在业火的煅造之下,东楼雨的肉体开始在筋膜包裹的骨头架子上重生了。

当整个身体都重生完必的时候,炉内的火突然熄灭,跟着又爆起向着东楼雨的体内冲去,东楼雨大惊失色急忙想要把它们赶出去,可是三千业火之中分出来一点火焰,把它们都给迎接到魂丹之中去了。

东楼雨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他们身体就颤抖起来了,跟着他的肉体连着骨头都炸了开来,飞散在整个炉中,只留下一个完整的脑袋悬浮在那里,这个时候三千业火的威力显现出来了,它附着在每一处经脉当中的火焰像是细丝一般把东楼雨身体碎片又给拉了回来,重新组合起来。

东楼雨只觉得身体里轻盈无比,身子好像长了翅膀像要飞一般畅快,跟着他停滞不前的灵力涨潮一般的冲了上去,要知道东楼雨的灵力在元婴的帮助下早就到了可以冲击灵动期的地步,只是他的肉体不允许他这么做,这才没办法的停了下来,现在肉体在三千业火的粹炼之下,变得如刚生了釉质的细瓷一般,再也不怕灵力暴涨了,于是他坐在那里平心静气的任由灵力冲击着一道又一道关隘,他的级别也跟着一层又一层的上升,从炼气三期眨眼的工夫就到了炼气十期。

第二丹田内的真元已经到了满溢的地步,开始准备冲击灵动期了,但东楼雨体内的元婴就在这个时候发出了痛苦的**,东楼雨的脑袋跟着传来一阵巨疼,他急忙停止了进阶的冲击。

要知道东楼雨一直以来都没有修练出来一丝一毫的真气,完全是靠着受伤的元婴在支持着第二丹田的修练,今天他第二丹田一再进级,加上炼体,行功,受伤的元婴分出去的灵力太多了,终于受不了了。

东楼雨急忙调了一部分灵力护住元婴,但那个小小的东楼雨已经憔悴到了极点,无奈之下东楼雨只好让元婴先进入了沉睡,他现在进入了炼气期的顶阶,只要冲过炼气期就能动用玉火决了,那时炼几枚好的丹药,自然就能把元婴的伤势给治好,加上修练之后真气将会慢慢的转为灵力,东楼雨对元婴的伤势倒并不十分担心。

东楼雨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虽然他的身体看上去还是那么瘦弱和白皙,看不到什么肌肉,但是藏在皮肤下那比豹子还要有冲击的力量让东楼雨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跟着东楼雨进入了内视的状态,就见自己的下丹田处元婴正在沉睡着,而业火分出了一点力量在粹炼着元婴,使得元婴在昏睡之中仍能运转功力,失去的灵力在元婴的运转下正以蜗牛爬似的速度恢复着,而自己的中丹田也就是第二丹田之中真元有如滚滚洪流一般的流淌着。

东楼雨满意的点点头,又像自己的上丹田看去,就见魂珠孤零零的悬在那里,三千业火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一样不时的从魂珠里面探出头来看看。

东楼雨突然发现业火里面夹杂着一股幽蓝色的火焰,奇怪的引出一股观察着,这时高炉外面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响动,被引出来的那缕幽蓝色的火焰立时跳了出来,浮在东楼雨的手指之上,幻化成一个狰狞的骷髅头,东楼雨先是一惊,虽后惊喜的跳了起来,头撞在高炉上边,又只得无奈的躺下了。

东楼雨看着那缕幽蓝色的火焰,喃喃的道:“我竟然在无意之中炼出了‘鬼火’,哈、哈、哈……只要鬼火成形,我就有了火奴,那时我看你们谁还能是我的对手!”

东楼雨的笑声惊动了高炉外的徐师傅,他浑身一阵乱抖,小心翼翼的到门口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这才放心的回来。

东楼雨感觉再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手指操控着鬼火在炉壁上写了‘东楼雨在此进阶’几个字,然后身子化成一缕火形,从高炉里挤了出去,临走还不忘感叹他写得那样的好字却只能给死人欣赏了。

徐师傅心神不宁的看着高炉,此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六点半了,马上就要上班了,如果东楼雨再不出来,那他就麻烦了,突然一道火焰在他的身前停住,跟着东楼雨出现在他的面前。

东楼雨感激的向徐师傅一拱手道:“老师傅,多谢了。”徐师傅二话不说把他的衣服丢给他,冷漠的道:“你现在可以走了吧?”

东楼雨无趣的皱了一下鼻子,然后穿好衣服,把一张名片给了老头,说道:“你拿这个到画州城里去找我拿车吧,至于你身体里的火毒我早已给你消了。”老头哼了一声,看也不看名片,揉了揉塞进口袋。

东楼雨从火葬场出来,神清气爽的走在路上,他的近视镜现在已经用不到了,东楼雨绝定回去之后就开始炼器,先炼一幅眼镜出来用。

东楼雨走上公路,手插在口袋里向着画州走去,突然身后一声引擎轰鸣,跟着一辆奥迪A4停在了他的身边,车窗摇下,一个俄罗斯美女从车里探出头来,向着东楼雨道:“嗨,帅哥,你能告诉我画州市金皇大酒店怎么走吗?”

东楼雨吹了个口哨,道:“嗨,美女,恰好我也是去金皇,要不你顺个路,把我捎上得到。”

俄罗斯美女二话不说把车门打开,东楼雨也不客气的上了车,两个人在车内狭小的空间里,同时感觉到了一种压迫感,他们的身体竟然不由他们自主的向对方发出强烈的敌意。

东楼雨疑惑的看了一眼那个俄罗斯大美女,就见对方也在奇怪的看着他,身体上的感觉不好说出来,两个人都一脸虚伪的向着对方笑了笑,但却不经意的拉开了一些矩离。

俄罗斯女孩向着东楼雨一伸手说:“认识一下吧,我叫蒂丽娅,是《环球日报》的记者。”

东楼雨文质彬彬的握住蒂丽娅的指尖蜻蜓点水一般的吻了一下道:“东楼雨,刚毕业的学生,现在画州金皇酒店担任保安一职。”

蒂丽娅夸张的说道:“噢,我的上帝,真没想到我问到了一个最正确的引路者。”

东楼雨也笑嘻嘻的道:“确实是上帝在作怪,我想蒂丽娅这种问路的方法的确很奇怪,连城市都没有进就找人问酒店。”

蒂丽娅毫不在意的道:“因为我喜欢向我看着顺眼的人打听。”

东楼雨瞄了一眼奥迪车上的GPS,没有再说话,既然蒂丽娅对折穿谎言并不在意,那就没有必要再问下去,而且不管蒂丽娅的目的是什么,只要不是有碍于他,那他根本就不想去管。

蒂丽娅是个很建谈的人,一路上咭咭呱呱的说个不停,东楼雨暗中开启灵识窥视蒂丽娅,却在她的身上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灵力,证明蒂丽娅的确不是一个修真者,但是她身上传来的气息却让东楼雨身上的灵力极为反感,就连熟睡中的元婴也躁动起来,魂丹之中的业火则干脆探出了脑袋,不过元婴对这股气息的感觉是想要吞噬掉它,业火则是想毁灭它。

东楼雨强自控制着身体里的躁动,蒂丽娅也似呼感觉到了东楼雨的变化,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做出了反应,一道蓝色的光晕在她的身上形成,那股气息更加强盛了。

东楼雨和蒂丽娅都感觉到了对方身体的异动,相互看了一眼,给对方一个虚假的微笑,尽量让自己平和下来。

车子很快进入城区,并到达了金皇,东楼雨几呼是不等车停就开门跳了下去,他手扶车门向蒂丽娅说道:“蒂丽娅小姐,你车里的冷气开得太大了。”东楼雨已经查觉出来了,蒂丽娅身上的气息偏寒,似乎是万载的玄冰一般,而自己的灵力偏阳,这才让他们互相排斥。

蒂丽娅一笑道:“是吗?我还觉得太热了呢。”东楼雨知道她也感应出来了,摇头笑笑,说道:“蒂丽娅小姐,你在金皇订下房间了吗?”蒂丽娅摇了摇头,说:“还没有,我想现在不是旅游旺季,订房应该不难。”

东楼雨打了响指说道:“行了,包在我身上了。”说完大步向着金皇跑了过去,一个保安这时也向这面过来,准备接过蒂丽娅的车,蒂丽娅慢慢的走下来,左手按在右手腕上的一块表上,轻轻点了几下,一串电子秘码发了出去:“鹰;鸥已抵画,偶遇一火系异能,疑为特局人员,望彻查。”跟着发出去的还有她刚刚拍下的东楼雨的照片。

东楼雨大步进了金皇前厅,他在这里也算名人了,前台服务小姐马上笑逐颜开的叫道:“雨哥,您回来了?”

东楼雨爬在前台上,右手大拇指向后一指说:“这位是俄罗斯的记者,给来个房间,豪华的。”

服条小姐手脚麻利的给蒂丽娅办好了一切手续,蒂丽娅满意的说道:“看来上帝对我真的很好,让我碰到一个好人。”说着身子凑过去在东楼雨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东楼雨一幅陶醉的样子说道:“行了,蒂丽娅,你自己上去吧,五楼五零一,我就不和你一起去了。”

蒂丽娅风情万种的向东楼雨丢了个媚眼,说道:“希望你能陪我渡过在画州的每一天。”说完一步三摇的向着电梯走去,背过身之后她的脸色变得冷若寒霜,就在刚才那一吻的时候,她的双唇似呼被无数根炽热的针给灼过了一般。

东楼雨的脸颊上也是一片冰寒,他看着蒂丽娅的背影,喃喃的说道:“这个娘们儿究竟是干什么的?”

“看够了吗?”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东楼雨的身后响起,东楼雨一转头就见何影一脸忿然的站在他的身后,历声斥道:“你还知道回来?你是这里的员工,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无故犷工?”

东楼雨全不在呼的说道:“大不了何秘书把我开除掉就是了。”

何影看着东楼雨那张欠抽的脸,恨不得把他打成一个猪头,强压怒火说道:“盛总找你!”说完转身就走,东楼雨不谎不忙的在后面跟了上去。

两个人来到盛红音的办公室,何影也不敲门推开门向东楼雨说道:“你自己进去吧。”说完转身就要走,东楼雨正好和她擦身而过,贴在她的耳边说道:“何秘书,你今年多大了?找个人赶紧嫁了吧,老姑娘火气大伤身。”

何影气得暴跳如雷,刚想反击,东楼雨已经溜进盛红音的办室了,并回手把门关上,何影无处发泄只得狠狠一跺脚咒骂着离开了。

盛红音坐在老板台的后面,两条秀美的长腿翘起来搭在老板台上,手里拿着一本杂志在翻看着,东楼雨走进来之后干咳了一声,说道:“盛总,我听说你现在兼了金皇总经理职务,这幅样子可是不太雅观啊。”

盛红音看了他一眼,把两条腿拿下来说道:“你回来了?我想问你一下,你当初打赢了我,提得条件是不上班也要给你工资,那我现在想问你一下,我还可不可以让你去做事啊?”

东楼雨拉过一把椅子在老板台前坐下说道:“自然可以,如果不去做事那我不成吃闲饭的了,说吧,盛总是打算让我巡逻去啊,还是去看场子。”

盛红音站起来给东楼雨在饮水机里取了一纸杯水,然后又拿了几张照片一齐放在了东楼雨的面前,说道:“看看这个。”

东楼雨拿起来照片,就见第一张是一个五短身材的黑胖子,盛红音纤指点在照片上说道:“他叫丁二利,是画州市势力老大之一,在老城区一带驻扎,手下专门以打架斗殴,拦路抢劫,窝娼聚赌,收保护费、看场子,来生活,是势力中的一个强横人物,也是画州市的土著势力。”

东楼雨翻出第二张照片却是一个文弱的书生,带着一个金丝边眼镜,眼中藏着一丝阴霾。

盛红音又道:“这个是留日华侨,叫林子叶,他带来大笔资金来画州投资,在画州市开发区包下了那里的娱乐场所,表面上是个正经商人,背地里却把持着画州的黑产业。”

最后一张照片是一个小老头,干瘦干瘦的,盛红音道:“这位可是势力上的老前辈了,他不但在咱们画市是头面人物,就是在整个麒麟省也是跺跺脚、颤三颤的人物,他叫华世长,是个偷祖宗,全省有名的小偷都算是他的徒孙子,下面那张是他的接班人,他的表孙卢小辉。”

东楼雨翻着照片说道:“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

盛红音敲着台面说道:“我们马上要开张的金皇娱乐厅主打就是赌博,本来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冲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三天前华世长、林子叶、丁二利他们三个联名给我来了一封请柬,邀我去‘海上皇宫’吃饭,我想应该是他们觉得**这行也算进了他们这一道,打算给我一个下马威。”

其实盛红音并没有完全说实话,前段时间她和何影收编果毅拳和跆拳道楚家兄弟,把自己势力渗透进其中,大幅打压华世长三家的势力,尤其是丁二利已经丢了好几块地盘了,可就在最近国安上头突然传下命令,要求一定要保证画州在近期不出问题,以保证来接取C6的哈巴罗夫不会因外部原因放弃来画州,要知道现在追回C6成了国安的头等大事,所以盛红音才不得不停下了扩张的脚步,可是这个时候三大势力领却一齐找上了他。

东楼雨把照片丢回到老板台上,装傻的说道:“那你就和何秘书走一趟好了,以你们的实力就是这帮家伙把全画州的地痞流氓都找来也不是你们二位的对手啊。”

盛红音一瞪眼骂道:“你跟我装什么傻,金皇娱乐厅开业在即我和何影都不能去和这些人搅和。”

东楼雨喝了一口水道:“为什么?自重名节?怕绯闻?”

盛红音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骂道:“滚蛋!这座金皇是孙小芸的,她是看在我和她是姐们儿的份上让给我来管的,她爸的身份特殊,现在开业在即,孙小芸肯定要过来,要是我和何影在这段时间和这些人搅到一起,不把她给连累了。”

东楼雨一挑大指说道:“好,盛总够姐儿们,我也跟你够哥儿们,你说吧,让**什么。”

盛红音道:“你替我们去见见那三个**,看看他们葫芦里买得是什么药,记住,金皇做什么不用别人来指手划脚,不管他们说什么,我们绝对不能让步。”

东楼雨挠着头发说道:“这个……我去不太合适吧?我一个小保安会不会让人觉得不够份量啊。”

盛红音嘲弄的一笑,说:“你从今天起就是我的特别助理了,算是咱们金皇第四号人物,除了孙总、我、何秘书之外就是你了。”

东楼雨眼睛放光的抬起手来搓了搓手指说道:“那这个是不是也要相应的上去一点啊?”

盛红音哭笑不得的白了他一眼,说道:“每个月上涨三成。”

东楼雨兴奋的跳了起来,拍了拍瘦弱的胸脯说道:“请盛总放心,我一定会一往无前,一心向上,全力为您解除忧愁烦恼,让你天天在我的雨露滋润之下长大,永远看不到一点阴霾。”

盛红音哼了一声,把请柬丢给东楼雨说道:“走吧,什么雨露滋润,不知道还以为你要和我做什么呢。”

东楼雨拿着请柬走到门口,开门出去,又一闪身回来,说道:“那可不行,和你做那事我鸭梨很大啊!”说完关上门跑了。

小说《重生都市修仙》 第19章升职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