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江畔初见月
主角是周为水蓝玉烟的小说在线阅读 江畔初见月免费阅读

江畔初见月棠野

主角:周为水蓝玉烟
《江畔初见月》是由作者棠野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江畔初见月》精彩章节节选:延正六年,塞北战火纷叠,江南杏花初绽北风带着前朝的故事而来……她从北到南,本以为自己死在某个山林荒野,也无人问津,直到他的出现。而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个山野匹夫,看着他家小姑娘在落日下喝酒,命运却总爱...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7-27 16:54:5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后山上的一个较为平缓的小山丘上,立了几个靶子。很远处一个年轻人又瘦又高,腰带束着的腰从远处看似乎只有碗口那般细,他单脚立在一个还没前脚掌粗的木桩上练习射箭。

箭飞出去不少支,只是没一支射中靶子的,别说中心了,连个边也没擦上。

“二师姐,饶了我吧,我快不行啦!”那人向山中亭子的方向喊过去。

亭子里坐的自然是沈棠,四年过去,沈棠的容貌丝毫没变,还是那般清冷得一尘不染。唯一变化的,是她的琴声愈渐深沉了。

“哈哈哈,蓝师弟”天空中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

蓝玉烟抬头一看,便失去了重心,四脚朝天地摔在了地上,他将手中的弓箭往旁边一扔,笔直地躺在地上,一只手指着天上,“韩音时,你笑什么笑?”

韩音时下一刻便落在他的头边,蓝玉烟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连忙往后跳了两步。

挠了挠那乱似鸡窝的头发,随后作了一辑,“那个三师姐,哦不,韩女侠,怎么有空光临这鸟不拉屎的后山了?”

韩音时将落到身前的一缕发丝撩到身后,头往旁边一摆,“我呀,我是觉得院子里太凉快了,来着鸟不拉屎的后山晒晒太阳,听听二师姐的琴声,顺便看看猴子表演。”

韩音时话音刚落,便飞向了沈棠的亭子,等到蓝玉烟反应过来,早就逃之夭夭了。

“韩音时,你!”蓝玉烟一气之下捡起地上的弓箭,便向亭子射过去,射靶子射不中,射向亭子倒是很准,沈棠和韩音时各自一侧身,那箭便从她俩中间穿了过去。

“蓝玉烟,你找死啊!”韩音时怒吼了一声。

“音时,”沈棠停下了拨弦的手,拉住了即将要去打蓝玉烟的韩音时,“你也别去笑话他了,他这也不容易,晒掉几层皮了。”

“那是他活该,谁叫他往外跑的。”韩音时嘟着嘴,玩着那缕不安分的发丝。

沈棠笑了笑,擦拭着那把梧桐木琴,“小孩子,让他整天呆在这后院和后山,肯定是呆不住的。”

四年前,于焱去找画上的人的时候,并没有找到,反而路过紫杨城的时候,遇到了整天在街头鬼混的孩子,他见这孩子有缘,便将他带来回来。本来只想带他回来当个书童,没想到闫老头子喜欢这孩子鬼精诡诈的样子,收他作了关门弟子。

蓝玉烟在扶苏门混了三年,整天除了逗鸟就是遛狗,闫正清也不管他,一年前他突然溜了出去,当闫老头子在感慨这关门弟子就这么没了的时候,这蓝玉烟又奇迹般地回来了。

回来之后放言要好好学武,将来好报效国家。这句话让扶苏院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笑了几个时辰没住。

之后,闫正清就让沈棠教他练射箭。

沈棠是明白其缘由的,只是蓝玉烟不懂,他静不下心,耐不下性子,总是箭刚搭上弓,甚至没瞄准就立马射出去了。

习武之人,除了基本功之外,技巧类的兵器,首先是射箭,因为其是最远离对手的,也是危险性最小的。最后是短刀,两人对峙时,短刀出鞘往往是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

除此之外,练习射箭也能很好地打磨一个人的心境,这比念佛敲木鱼有用得多。

韩音时看着远处竹竿似的身影,低声地问:“师姐,你说师父他老人家是不是昏了头了,怎么会收了他这么个混混?”

沈棠不说话,只是浅浅地一笑。

蓝玉烟哼哧哼哧地跑了过来,他也想像韩音时一样飞来飞去的,可惜他的轻功实在太差,他那轻功不叫飞,只能叫跳,顶多几尺远。

蓝玉烟擦了擦额头的汗,“这外面的人觉得扶苏院好啊,挤破脑袋想进来,可是啊,只有我们这些里面的人才知道,踏进扶苏院门那一刻起,你就不是个人了!”

韩音时:“……”

沈棠:“今日天色已晚,早些回去歇息吧,明日再练。”

后山的黄昏是极美的,那落日像是个羞涩的少女,半张脸掩在苍翠的山间。朝阳不似落日那般羞涩,朝阳常带着三分**,唤醒后山,唤醒整个扶苏院。

阳春三月,水红的海棠和纯白的玉兰竞相开放;花谢了之后便入了夏,盛夏的蝉鸣如乐曲一般宛转悠扬;深秋时节起雾,三尺之外不见人影;寒冬来临,白雪飘飘悠悠地光临这漫无边际的后山,雪松挣扎着露出点苍翠点缀这一片雪白。

前方飞来一只小小的白雀,落到了沈棠的肩头。沈棠从白雀的羽毛中间抽出一卷小小的纸卷,白雀闪着翅膀飞走了。展开纸卷一看,几个字是乱序排列的,沈棠迅速将其提取出来,八个字:

“紫杨树林,无一活口。”

沈棠瞬间脸色一沉,纵身一跃,白色的声影仅在树木间闪现了几下,便再也看不见了。她去了前庭。

韩音时先是一愣,随即拽着蓝玉烟走开了。尚不知发生了什么,也只好一路开着玩笑赶往前庭。

韩音时:“蓝师弟,你这次出去,摘到桃花了没?”

“啊?”蓝玉烟一皱眉,随后撇了撇嘴,“韩音时,你有没有点师姐的样子?”

“……”

“当时得到消息,师父不在,陈师叔也不拿出主张,恕我擅自派了些人出去打探,就得到了现在的结果。”沈棠踱步在前庭一间的正厅里。

于焱坐在一把椅子上,只是不吭声。良久,才缓缓地张了口,“师父那天收了蓝玉烟为徒后,就云游远去了,现在整个扶苏院就靠师叔主持大局……”

哐得一声,厅房的门开了,走进来一人,正是师叔陈元雕。

“阿焱,小棠,”

“师叔。”于焱和沈棠同时低头抱拳。

陈元雕摸着自己那把浓密的花白胡子,“西离教派出的人是葛漠,能动的了葛漠的人除了我们,似乎其他门派就没有人了。”

于焱和沈棠难以置信地对视了一眼,厅房瞬间鸦雀无声。

陈元雕甩了甩宽大的袖子,往门外走去,“等掌门师兄回来再从长计议吧!”

沈棠上前一步,“师父他什么时候回来?”

“该回来的时候。”陈元雕撂下一句极其不负责任的话就大步流星地走出去了。

门外,韩音时和蓝玉烟正偷听地入了神,听到开门声已经来不及躲开了,于是吃了一记鄙夷的目光。

陈元雕狠狠地瞪了蓝玉烟一眼,一甩袖子,冷哼了一声,“不学无术。”

蓝玉烟冲他的背影拳打脚踢的,“这老东西嘴怎么这么欠?”

韩音时一把捂住他的嘴,低声喝道:“闭嘴!”

从蓝玉烟踏进扶苏院门的那一刻起,陈元雕就对他充满了敌意,随着他日后的表现,陈元雕愈发看他不顺眼,经常念叨着:“我扶苏院数百年的名誉,迟早要败坏在这小畜生的手上。”

而蓝玉烟同样看他不顺眼,觉得他长得一副尖酸刻薄的面相,尤其是那把花白的大胡子,看上去像是个莽夫。

于焱背对着门,冷声喝道:“进来!”

两人毕恭毕敬蹑手蹑脚地走进来,连呼吸频率都尽量放低。

于焱道:“明日起,五更天的时候,蓝玉烟跟我练刀剑,韩音时跟着一起。”

沈棠只是耸了耸肩,踏着轻松的步伐走开了。

周为水在紫杨城的那间客栈睡了一天一夜,醒来后,买了一大包干粮,收拾着继续赶路了。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需要一个组织,或者说她需要一个为她提供消息的地方。早些年从父亲口中得知扶苏院在众多门派中是鹤立鸡群的,不过她想了想,这样性质的地方不太适合她,而且就算她去了,人家也不一定收。

姑且“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吧!

是夜,周为水走进一间破庙休息。当她踏进庙门的那一刻起,她感觉到周围的气流有微妙的变动。她从头发中取出暗丝,紧紧地攥在手中。

“谁!”她感觉到背后一阵温热,猛地一转身,看到背后躺着一个受了重伤的中年女人。

女人仿佛用尽了浑身唯一的一点力气,用着沙哑的嗓音喊道:“姑娘,救我……”

周为水一愣,随后疾步走去,借着月光可以看到她身上有数处刀剑刺伤的伤口,血流不止。周为水先替她止了血,发现她的内息极不稳定,又替她平复了部分紊乱的内息。这才保住命。

天亮之后,这个女人才醒过来,为水找来一个旧翁烧了些热水,端给她润一润嗓子。

“姑娘,你救了我?”女人挣扎着撑起来,靠在墙角。

“嗯,”周为水点了点头,将热水递过去,见女人愣着没接,她淡淡地道:“没毒。”

女人艰难地一笑,“这倒不是,只是我这手抬不起来。”

为水看了眼她的双臂,尴尬地笑了笑,弹指扔出手中那碗热水,“听你这口音,不像是中原人,加上你这身装扮,又不像是在中原久居,而且你伤成这样,若不是在中原结了仇,就是你来中原是为了杀人,对吗?”

女人瞳孔骤缩,随即嘴角露出一抹笑,“姑娘好生聪慧。”

为水看向破庙外面,“早些时辰,我出去转悠了一圈,发现西北的森林里的尸体。”

小说《江畔初见月》 第5章后山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