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王妃又对王爷动粗了
[王妃又对王爷动粗了魏玥儿韩凌穆 魏玥儿韩凌穆小说大结局

王妃又对王爷动粗了洛白白

主角:魏玥儿韩凌穆
完结小说《王妃又对王爷动粗了》由洛白白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魏玥儿韩凌穆,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穿越,魏玥儿尝尽人间疾苦。国破家亡,与斗兽之争。那人却一直陪她,护她,敬她,爱她。共患难,同生死,夺江山。且看他们执手天下,成就一段传奇佳话。...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20 13:49:2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这些东西很普通,没什么特别的。

"你腰带上的香袋与玉佩也解下来让我看看。"韩凌穆的目光落在了耶律其的腰间,对他伸出手。

耶律其看了看魏玥儿,见后者没有反对,只好不情不愿交出了香袋与玉佩。

韩凌穆看了看玉佩,见没什么异样,就直接拿小刀割开香袋,只见里面放着的都是香丸,香气四溢。

但是香丸之中,还有个小小的纸包。

韩凌穆小心翼翼展开,发现里面是一些黑黑的粉末,凑近了闻的话,气味十分刺鼻。

"这是什么?"耶律其一脸莫名其妙,自己的香袋还有这些东西?

"香袋是谁给你的?"魏玥儿问。

"我娘啊。"耶律其茫然不解。这香袋是娘亲手做的,说里面放了些熏香,让他随身带着。

耶律其虽然是个纨绔,但是个有孝心的人。因是娘亲手所制,他也就一直老老实实带着不曾取下来过。

韩凌穆看着那包黑色粉末正要说话,忽然听到了一点嘶嘶的声音,他急忙去看周围的草丛,里面似乎还有蛇的影子在动。

"难道这粉末的气味会吸引蛇?"魏玥儿悚然一惊,大胆猜测。

韩凌穆当机立断,立刻将那包黑色的粉末用力扔向远处,对其余两人果断道:"我们走!"

魏玥儿与耶律其紧跟韩凌穆行动,临到末了魏玥儿扭头一看,只见草丛中似乎有无数小蛇往那黑粉末散落的地方去了,嘶嘶的声音让她浑身一凛,再也不敢多待。

等跑得很远了,为了照顾二人的体力,韩凌穆才停了下来。

"那,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哎哟不行了,跑得累死我了。"耶律其气喘吁吁,他从小到大还没受过什么苦呢。

"我倒是有点猜想。"韩凌穆正色道,"那个其实是跟踪你的东西。"

韩凌穆这么一说,魏玥儿顿时了然:"你是说,那个粉末散发的气味会让动物闻到,这样不管耶律其去了哪里,想要追到他的人都能找到他?"

韩凌穆点点头:"幸好你今天早上有这么一出,不然可能等我们被素王的人反复追踪到都死活不知是怎么回事。"

耶律其也逐渐缓过神来:"这是我父王追踪我的东西?他都没跟我说过!"

就你这么不靠谱的样子,不告诉你才是保护你。魏玥儿本来想说这句话,但是看耶律其满头大汗的样子,还是咽了回去。

她也觉得一阵轻松,因为一点小事情解决了这个祸患,总比应付层出不穷的追杀好。

"不过我们也不能放弃警惕,"韩凌穆道,"追踪者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稍微松懈,说不定就会连命都没有。"

"穆大哥,接下来我们往哪里去?"魏玥儿问道,对比耶律其,她显然更相信韩凌穆的判断。

"我想,韩国的都城珩阳是一个比较好的去处,那里守卫森严,燕国人就算在那里动手也要掂量掂量。况且珩阳商贸发达,到了那里你如果有其他想法,可以跟随商队离开,也比较容易。"

"那就如穆大哥所言,我们去珩阳。"魏玥儿立刻做出决定,耶律其自然也没有异议。

三人没有马匹,只好一路步行、路上顺便采摘一点野果裹腹,魏玥儿知道野外的露天水源并不干净,但是又不方便烧水。于是水喝很少,只是略微抿一抿.湿润一下嘴唇就算完事。

这样走了许久,一直到中午,韩凌穆才下令休息:"歇一会儿吧。"

饶是魏玥儿意志坚定,也忍不住瘫坐下来,更不用说耶律其了,他干脆直接在地上躺了下来。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到底还要走多久哎?"

魏玥儿并没有休息,而是四处转了转,走进了茂密的树林中,韩凌穆好奇地看着她的行踪。

没过多久,魏玥儿就带着一个废弃的瓦罐与三只打死的兔子。

一路走来,她察觉出自己已经饥肠辘辘,从早上到现在水米未沾牙。想到韩凌穆他们也应该饿了,于是才去林子里觅食。

她运气不错,还能猎到兔子。

耶律其一见到那几只死兔子,不由得就想到了香喷喷的烤肉,唾液都忍不住多了起来。

这时,韩凌穆起身走到她身边,道:"我帮你。"

魏玥儿没说话,只是将瓦罐递给他,两个人去不远处地河流那里把瓦罐清洗干净。这一次为了避免被蛇袭击,魏玥儿特地挑了一块平坦的沙地,没有草丛遮掩。

不过韩凌穆还是从各处搜集到木柴,用干净的瓦罐盛了点溪水,然后用木棍搭成支架,将瓦罐放在木柴上,随即用火石点燃了木柴。

魏玥儿正不解韩凌穆为什么要烧水,就听到对方说道:"你一路上都没喝什么水,野外冷水不干净,对女子来说的确不好,我烧点热水,你喝一些。"

原本的不解顿时烟消云散,魏玥儿没再多说什么。但看向韩凌穆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温和,这男人倒是有一种君子之风。

不过这抹温和也只是一瞬,她很快又恢复往常平静的神情,不冷不热道:"有劳韩大哥了。"

不远处的耶律其见两人聊起来,顿时不甘心被落下,自己也跑了过来:"我可以来处理兔子!"

魏玥儿原本以为耶律其不过是逞强,没想到对方拿起刀来剖解兔子竟然井井有条,不一会儿就把皮毛与肉分开,弄得利落又干净。

面对魏玥儿略微惊讶的眼神,耶律其颇为得意:"我跟父王去围场打猎,都是打到什么吃什么的。"

魏玥儿恍然大悟起来,耶律这个姓氏,就说明素王一家有胡人血统。而燕国位于北地,北方关外便是胡人,多少年来也有不少归化汉人,所以燕国内胡人比比皆是。

胡人尚骑猎,耶律其虽然没有功夫,但是身手比起一般人还是要还不少地,这边是骑射打下的基础。

魏玥儿喝了点热水,又让耶律其与韩凌穆也把自己的水壶装满热水:"野外的水不干净,水不烧滚沸就喝会生病的。"

耶律其有些不以为然,但是魏玥儿关心自己他求之不得。

处理干净的兔肉经过烧烤之后,又因没有任何调料,所以入口时的味道并不是很好,但魏玥儿却仍能吃的面不改色,这令韩凌穆对她的看法又改变了一点。

其实,前世的魏玥儿,本就对吃喝用度不是很讲究。年纪轻轻便做到一家上市公司的顶级高管,其中吃过的苦,远比吃兔肉更要艰难。

那样艰难她都一一挺过来了,如今这困境,又能耐她何?

小说《王妃又对王爷动粗了》 第7章 香袋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