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小女霓裳
主人公是花不弃莫若菲的小说 小女霓裳全文阅读

小女霓裳桩桩

主角:花不弃莫若菲
精品小说《小女霓裳》由桩桩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小说,主角花不弃莫若菲,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就在这时,那个年轻公子回转了头。不弃躲闪不及和他的目光撞了个正着。那公子愣了,不弃花痴了。这公子看上去十八九岁,可是他居然长得比林府的四小姐还漂亮!他还披着件不带丝毫杂色的白狐裘,衬得腰带正中镶的玉佩...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20 14:55:40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药灵庄是药灵镇第一大户。先有药灵庄再有药灵镇。镇上一半以上的人家是靠着药灵庄生活。家传妙手回春的医术让林家在江湖中也颇有声望。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江湖朋友总有受伤的一天,少有人没事去找林家的麻烦。相反,药灵庄如有什么事,主动赶来雪中送炭的大有人在。林家感恩,自己就多了条后路。

居然有贼闯进了药灵庄,这事自然惊动了庄主林老爷。

单凭死了条狗,林老爷绝不会大动肝火。菜园传来消息时,管理山上药圃的林家二老爷也遣人跑来禀报说,有贼闯入了进去。那贼想偷药,打斗中差一点毁了给知府黄大人家的小妾制的百花冷香丸。林老爷的眼睛便瞪圆了,连颌下三络长须都随风飘了起来。

此时再从菜园里传来发现小贼的声音,林老爷急声下令,护院兵分几路,不找到此贼绝不罢休。

庄主动了真怒,药灵庄忙成了一团粥。召集人手,分配路线,点火把出庄抓贼。

先追至菜园的护卫问了花不弃几句就匆忙走了。不弃在小屋里转了几圈后,拿起花九留下的讨饭陶钵,包了几根红薯,简单收拾了些东西打了个包袱从狗洞逃出了药灵庄。

脖子上还留着那个小贼冰凉手指的感觉,耳边还回响着那个小贼阴寒的声音。不弃心想,与其留在药灵庄等人上门报仇,不如脚底抹油先溜。反正在药灵庄林家人的眼中,她不过是个靠林家施恩才有了活路的乞丐丫头。

夜晚飘起了鹅毛大雪,风似鱼鳞刀一般刮着脸。不弃用布巾兜住脸和脖子,双手笼在袖子里仍挡不住鱼鳞刀似的风,直冻得牙齿打架。她知道再不找个地方升火取暖,怕是挨不到天明。想起冻死的花九,她憋着一口气跑到镇外的城隍庙,希望能躲过这场风雪。

老远的就看到破败的庙门里有火光透出。不弃犹豫了下,轻手蹑脚的绕到了庙后,生怕那个跑掉的小贼正巧也逃到了这里。

踮起脚透过破窗棂往里看。一个年轻公子与一个书僮打扮的人升了堆火烤了只兔子。不弃的口水哗的涌了出来。

就在这时,那个年轻公子回转了头。不弃躲闪不及和他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那公子愣了,不弃花痴了。

这公子看上去十八九岁,可是他居然长得比林府的四小姐还漂亮!他还披着件不带丝毫杂色的白狐裘,衬得腰带正中镶的玉佩像冬天里的青菜,翠生生的。一个比女人还漂亮的有钱男人是什么?是勾引天下女子犯罪的妖孽!美色当前,不弃只差没磕头感谢上天有好生之德。穿越女可以无貌可以无钱,但是她一定会有独一无二的特权:出门遇帅哥,而美男独钟情她一个!

她赶紧去翻包袱。美男在烤兔子,她正巧备有几只红薯。

“公子,同时天涯避雪人,借个火?”

“姑娘,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这是什么?”

“红薯!有钱家的少爷怎么可能吃得到!”

多么自然的搭讪,足以凸现有钱公子的**与无钱少女的个性!不弃傻呼呼的想象着,仿佛觉得自己已经嫁入豪门,捧上了金饭碗。

这一刻她激动握紧了只大红薯正要实施泡男大计时,就看到一行人举着火把正往庙里来,头又猛的缩了回去。

莫若菲看到那双黑不溜秋的眼睛一下子消失,禁不住笑了笑。回头就看到几个林府护卫举着火把进了庙。

“请问公子是何方人士,为何来到药灵庄?”领头的护卫见庙里是两个人,公子打扮的人相貌俊美异常,穿着件名贵狐裘,不由得客气起来。

“在下望京人士,来药灵镇有事。因客栈人满,只得在庙里将就一晚。敢问兄台何事?”莫若菲微笑着回道。

这时,他身边的小书僮却咳了几声。那护卫一看,小书僮十来五六岁,却是趴在草堆上,病秧秧的。护卫在药灵庄呆得久了,也有几分经验,听咳嗽声便知是受了伤的。他扭头嚷嚷起来:“这书僮受了伤!”

听到这话,庙外的护卫全提剑涌了进来,将二人团团围住。

莫若菲皱了皱眉,温言道:“我这书僮后背受了伤。因离药灵庄不远,正想天明后去庄上求医。”

晚上跑掉的小贼与书僮年纪相仿,听花不弃说也是后背受了伤。护卫们哪肯听莫若菲解释,有护卫便喝道:“哪有这么巧的事,一定是他!”

“对,指不定一个进庄偷药,另一个在外接应!”

“绑了回庄!”

七嘴八舌的声音响起时,已有人想争头功抢先动了手。

不弃在庙后看到天空燃起一朵烟花,知道是报信用的,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多的林府护卫和高手赶来。她回望庙后高耸的山崖直呼晦气。想跑吧,结果被林府护卫来了个瓮中捉鳖。

庙里响起叮叮当当的响声,像是刀剑落了地的声响。不弃哪还有心思看热闹,趁着庙里混乱猫着腰蹑手蹑脚就往庙外奔。

倒霉的人喝凉水也碜牙!她迎头撞见了赶来的林府刘管事。不弃灵机一动,指着庙里大喊:“刘管事,那小贼受了伤在庙里!他还有个同伙!”

寒风从嘴里灌进来,她用尽全力吼了一嗓子就弯着腰咳嗽。刘管事听到庙里传来厮杀声,也没注意到不弃身上背着包袱。他武功甚高,从不弃身边脚不沾地的一掠而过,看得不弃连咳嗽都忘了。

躲过一劫的不弃松了口气,往相反的方向一阵狂奔。眼见四周人人,这才回望庙里得意的想,对不住了帅哥,虽然你很美,但是我把自己看得更重要。等你解释清楚,姑娘我已经远走高飞了。她紧了紧背上的包袱,飞快的进了山。

药灵镇依山傍水,镇子沿山修建,如一条长龙在山脚下舒展着身躯。

不弃喘着气爬上山坡,回望远处镇上的点点灯火,颇有点感慨。山风吹得身上的衣服像纸一般薄,她停了遐思,找着处以前挖药材歇脚的山窝窝。

山窝窝其实有点像猫耳洞,外小里宽。药灵镇靠着药灵庄繁荣,镇上几乎家家都上山采药打猎,久而久之,为了歇脚方便也为了避野兽挖出来这样一些山窝窝。背风而建,在里面升火不会被烟熏。洞口一堆火,野兽也不敢靠近。

不弃打开包袱,拿出一把柴刀劈了点干燥的灌木。不多时就燃起一堆火来。她用雪搓了搓冻麻木的脸,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红薯煨在火堆里烤得软了,撕开皮,喷出一股甜香来。不弃陶醉的嗅了嗅,大口咬下,烫得直呼气。

“还有吗?”

“有啊。”她嘟囔着回了句,等反应过来一抬头,看到冰雪间那个身穿狐裘的优雅身影,顿时被红薯噎得差点背过气去。

莫若菲弯腰闪身进了洞,把装着水的陶钵端给她,微笑着说:“你可真会找地方躲!跟在你身后进了山,硬叫我找了这么久!”

不弃大口喝着水,顺下哽在喉间的红蓍,眼睛片刻也没离开过莫若菲的脸。她正盘算着是不是把一钵热水全泼在他脸上然后开跑。这只是瞬间的念头,她有自知之明,腿短跑不赢,那些神奇的武功她半点不会,打也是打不过的。这念头被放弃之后,她全部心思又放在了莫若菲的俊脸上,再也移不开眼去。

鬓似刀裁,眼若星辰,他从眉到嘴无一不像是精心雕刻出来的完美作品。

莫若菲似乎被人瞧惯了,对不弃痴迷灼人的目光视而不见,径直从火堆旁拿起只烤红薯。他剥开皮慢条斯理地吃着,还顺手从呆住的不弃手里接过陶钵喝水。

不弃于是花痴的想,上面有她的口水!她马上又想到,这上面还有花九和阿黄的口水。她被自己恶心到了,看着红薯没了胃口。

“怎么不说话了?知道怕了?诬陷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般胆小?”莫若菲在庙里烤的兔子没吃成,冒着风雪来找不弃,又累又饿心里早窝了团火。只是他向来优雅惯了,说着解气讥讽的话仍是慢条斯理的。

不弃这时可顾不得自己的色心了,被他找到下场一定不会好。敢冒着这么大的风雪孤身上山,他肯定不是普通的读书人。她瞄着被他堵得严实的洞口,心里盘算着各种可能性,眨了眨眼睛委屈地说道:“我可不是怕你,我是吃惊你这么高贵的公子会吃穷人才吃的烤红薯!我怎么诬陷你了?药灵庄今晚闯进来一个小贼,可不正和你的书僮年纪身段差不多嘛。一见之下,我当然要喊了!”

真的是认错了人?莫若菲狐疑的看着不弃。她穿着身旧的青布厚袄,头上兜着布巾,露出被冻出两团绯红的脸蛋。一双眼睛倒是生得漂亮,里面跳跃着火光熠熠生辉,一看就是个机灵鬼。他好笑的想,这丫头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胆子倒大,敢一个人冒雪进山。

他的目光瞟到不弃身侧的包袱,微笑道:“你没做亏心事,收拾包袱跑什么?”

“那小贼闯进庄里是被我发现的。我喊人抓他,他就威胁说要回药灵庄要我的命。我不跑留在庄里等死啊?!我害怕……”不弃从小跟着花九行乞,变脸比翻书还快。说到这里声音哽咽,眼里那汪水似随时要倾泻而出。

莫若菲顿觉心软,他柔声说道:“如今药灵庄的人认定剑声是闯庄的小贼。我正巧要带他去药灵庄治伤。你随我回去作个证,完了我向林庄主讨个情。药灵庄高手众多,林庄主会嘱人保护你,你小小年纪孤身在外流浪不好。”

不弃傻了。

守二门的小厮田七曾和厨房丫头月季私奔。被抓回来后田七被卖到了边疆做苦役,月季被人牙婆子领了去。

人们还纷纷说药灵庄林家心慈,一般抓到这种弃主私奔的奴仆都当场打死。林老爷居然还给了两人活路。

要是林庄主知道她偷跑,还有她好果子吃?打一顿再卖了,不要她的命,也去了她半条命。不弃生生打了个寒战。

她盯着莫若菲握紧了拳头,昂头大义凛然的说:“我从小被林老夫人收留,我怎么能给药灵庄带来麻烦?我走了,那小贼就不会恨上药灵庄!所以我一定要走,你千万不要带我回去!以林老爷的性子,他一定会护我到底的!我年纪虽小,也没读过什么书,但也知道知恩图报。我绝不给药灵庄惹来祸事!”

莫若菲一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花不弃挥着小拳头的模样太可爱了!裹在棉衣里的她以为自己是棵大树,倒不如说她更像一根肥壮彪悍的豆芽。

“很好笑吗?”不弃鼓圆了眼睛装纯情扮无辜。她没好气的说道,“看公子打扮一定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定有人作保的。老爷心底善良,他绝不会胡乱冤枉无辜。你不用担心你的书僮。天明风雪停了,你就回药灵庄吧。顺便代我向林老爷辞行。就说不弃不愿连累药灵庄,继承我九叔的遗志重振花氏门风去了!”

莫若菲略带诧异的看了眼不弃。她机灵得不像普通的小丫头,说出的道理一堆一堆的。颇有点……能把鹿说成马的本事。小孩子扮天真总能骗倒很多人的,莫若菲心里微动,似想起了很久远的事情。良久才回过神来问她:“你叫不弃?你九叔是做什么的?”

“乞丐,讨饭的!花家九代都是乞丐!我是第十代!看到你手里的陶钵了吗?九叔用它讨了一辈子的饭!他死的时候传到我手上了!”不弃笑**的说道。

莫若菲的手抖了抖,顺手用袍袖揩了揩嘴,轻轻把陶钵放在了地上。

他的动作再优雅也掩饰不住尴尬,不弃头一埋,将脸上那股挡不住的抽筋表情藏在了阴影里。肚子里暗骂,叫你追,叫你想带我回去!打不过也恶心一把你。

不弃蜷靠在洞壁忍笑的时候,莫若菲眼里也闪过一丝戏谑的光。他轻声开口说:“你明日回药灵庄替剑声作证,我便送只金饭碗给你。你捧着金饭碗去继承你九叔的遗志肯定风光得很。”

这是奖她还是损她?不弃的眼眼蓦得瞪圆,看向莫若菲时就像看到了元宝。她激动得大喊:“哇,金饭碗啊!能讨到它我还讨什么饭呀?换了银子可以吃一辈子了!九叔泉下有知,也一定会以我为荣!多谢……公子贵姓?”

“莫!莫要人欺的莫!”莫若菲斯文的回答。

不弃像没听懂似的笑道:“多谢莫公子!我一定跟你回药灵庄作证。公子宽心,老爷不会为难公子的书僮的。不过,不弃不想给药灵庄带来麻烦。要不公子向老爷讨了不弃做丫头如何?”

她觉得这个主意真好,既能离开药灵庄,还能跟在美男身边。每天要是能看到他,吃饭也多了一味下饭菜。等这道菜吃腻了,也许,她已经找到出路了。不弃笑弯了眉眼满脸企盼。

莫若菲笑了,怎么人人都想做他的丫头?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回答。

“我很能干的,我会……”

“我身边丫头多,不少你一个。”

“那我不跟你回去作证,让老爷误会去!”

莫若菲瞟了她一眼说:“由得了你吗?睡吧,天明我们就回药灵庄。”

他闭上了眼睛。不弃赌气的也闭上了眼睛。既然他不识抬举,有眼不识金镶玉,她只好先把色心搁一边,顾自己了。

雪仍在下着,山洞里只听到枯柴燃烧的声响。不弃等了很久,虚开条眼缝瞄到莫若菲睡得平静无波,摸着柴刀猫着腰便要偷溜。

“外面雪大,天冷。”莫若菲闭着眼睛突然开了口。

这是个喜欢扮猪吃虎的!不弃暗骂了声,嘿嘿笑道:“我去弄点枯枝!”

“这堆火可以再烧半个时辰,也差不多就该回庄了。不用再去砍柴。”

不弃无计可施,听见他还是要带自己回去,便生气的吼道:“我嫌冷成不?你穿着狐狸皮,我穿着破棉袄哪!你不冷,我冻得不行了!火烧旺点我自己烤!”

一团带着体温的裘衣迎头扔在了她身上。不弃甚至还没看清楚莫若菲的动作就被他用狐裘裹了严实。除了左右转转脑袋,手脚动弹不得。

“我疏忽了。这样可暖和了么?”莫若菲抱歉的说着顺手把衣带在她腰间打了个结。

他是真关心还是顺便绑住自己?不弃眨了眨眼道:“公子的皮给了我,不弃可受不起。回去公子受了寒,老爷会责罚我!公子自用吧!”

莫若菲曲指在她额间一弹,微笑着说:“丫头,撞破你想逃,就拐了弯骂我?我的皮……”

见他说破,不弃一口气便堵在了心里。想到回林府会被林老爷收拾,便垂头丧气从鼻子里嗯哼了声含糊嘟囔道:“脱了就不是!”

莫若菲耳力甚好,听得清清楚楚。他低头看着花不弃,顿时笑了起来:“呵呵,穿着狐裘是衣冠禽兽。脱了就不是,是……禽兽不如对么!有意思。知道敢这样骂我的人是什么下场?”

他的笑容瞬间收敛,俊脸如罩上层寒霜,连那双亮若星辰的眼睛都变得像冰雪一般冷酷。

莫若菲轻声在不弃耳边说:“我会吩咐下人割了她的舌头做下酒菜!”

难道他真是那种狠毒的人?不弃骇得浑身发抖,只恨自己为什么要逞一时口舌之快。她费劲的挪动着身体,终于凑得近了,狗腿的往莫若菲身上一靠,矢口否认道:“我根本就没有说什么脱了就不是的话!我明明是说‘说了不是’!我绝对没有说过公子是禽兽的意思!”

“我的皮……这话又何解?”

不弃脱口而出:“我的意思是公子是狐仙!脱了皮就变成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公子就是狐仙下凡来着!”

狐裘宽大,她裹在里面只露出个小脑袋来,像极了胖冬瓜。嘴巴一张一合,一连串的话清清脆脆的吐出来,半点犹豫都没有。

莫若菲眼风一转,嘴角往两边扯出个冷笑来:“又骂我不是人对吗?”

不弃眨了眨眼,正要信誓旦旦的把狐仙一说圆成天大的马屁。莫若菲已经闭上眼睛轻声说道:“江湖中人都唤我莫不愁。见了我就不会再犯愁的意思。人的命都没了,自然也不会有烦恼忧愁。你若害怕没了舌头会难受,我还是让你从此永远不犯愁的好。”

他说完再不理睬她。

意思是要她的命?不弃便用下巴蹭着他的肩头希望能蹭醒他,嘴里不停的讨饶:“不弃说的是真的嘛!公子长得这么妖……要多俊有多俊,生得这般和善可亲悲天悯人!看到公子第一眼不弃就以为公子不是金童下凡,也是狐仙到人间一游。传说中狐仙都是好心肠的呀。你知道不弃要做乞丐,就马上决定送我一只金饭碗。公子肯定是误会了,我哪里敢亵渎神仙哥哥啊!”

一声神仙哥哥又软又粘,莫若菲听到胳膊上鸡皮疙瘩爆开的声响,他终于忍不住嗯了声说:“算了,要你的命送阎王那里他也会嫌你烦,没准儿把账算在我头上。但是话这么多,还是割了舌头清静些。”

说了这么多好话,还是没用?!可是他为什么不推开她呢?不弃靠着莫若菲大呼还有回旋余地,嘴一扁便哇的大哭起来,眼泪涌出来,带出了十三年过的苦日子。

她回想前世也挺可怜的。五岁被拐去卖花,七八岁就被山哥教着去偷东西,十七岁被山哥一伙人操纵着当骗婚的鸽子,卖出去再飞回来。结果卖到山区的当晚,山哥钱到手后拉了她就逃跑,她慌不择路摔下山崖死了。

别家的五岁孩子是温室里的花朵,她是大冬夜去卖玫瑰花的!别家的七岁孩子进学校读书识字,她只能靠偷来的钱泡网吧识字再读书。别家的孩子十七八岁进大学谈恋爱,她十七岁进山区卖给老光棍当骗婚的。她两辈子怎么运气都这么差,都没投上个好胎呢?

前面是假嚎,后面倒成了真伤心。哭得一发不可收拾。

哭声在山洞里回想,尖锐而悲伤,听得莫若菲头痛。他睁开眼睛叹了口气道:“我不割你的舌头就是了。”

不弃哭声顿止,扬起脸狐疑的瞪着莫若菲。

瞧她带泪的小模样倒真是可怜,莫若菲从袖子里取出一方丝帕替不弃擦了脸,微笑道:“害我差点把喝下去的水吐出来,扯平了。”

不弃顿时气结,原来他也是小心眼儿!此时不宜再逞口舌之争,她反正也哭得累了,脑袋无力地垂下,正靠在莫若菲肩上。他的气息真好闻!不弃蹭了个舒服位置闭上眼睛,下定决心,此仇不报非小人,一定要揩帅哥的油揩回来!

天亮雪霁,阳光乍现。

莫若菲和不弃出了山窝窝下山。披着长长的狐裘,不弃才走两步就被绊倒在地。她一声不响的要脱了狐裘,莫若菲叹了口气,蹲了下身说:“上来,我背你。”

他背她?朝阳落在莫若菲脸上,他嘴角边扬起的笑容让不弃的小心肝不听话的一阵急跳,咚咚如急鼓,震得她浑身发软脑袋嗡嗡作响。她真想尖叫一声义无反顾地扑过去!藏住眼底的狡黠,不弃反而退后一步,摇了摇头说:“我穿了公子的狐裘,害公子受了一晚上冻。我不能再麻烦公子。万一公子不高兴,又要喊打喊杀的吓我了。”

“你不是说看我的面相,生得和善可亲悲天悯人吗?公子我像是喊打喊杀的莽夫?我不是怕你麻烦我,我是担心剑声的伤势。你走得太慢。”

不弃早就投降,嘴里还吐着矫情的话:“可是……男女授受不亲。”

莫若菲笑了:“这么小就懂得男女之防了?江湖儿女当不拘小节,何况你还是个小丫头!”

看着他的笑容,她希望莫公子这个江湖儿女千万不要不拘小节。最好满口仁义道德孔孟之道男女之防。再说出孤男寡女共处山窝窝非她不娶照顾她一生一世的话来。不弃只恨自己现在只有十三岁。遇到他的时候早生了几年。

不过,帅哥的背还是要上的。她压住心里的遗憾和雀跃慢吞吞地走过去,趴在莫若菲背上,搂住他的脖子。见他没办法看到自己,不弃抬起脸对天空无声的张嘴哈哈大笑。

至于回到药灵庄,她也不怕。她不是早说过,她是不想连累药灵庄才跑的么?至于莫公子的书僮剑声,不是晚上没看清楚么?

不弃趴在帅哥身上,好一个宽大厚实安全的人形飞机!看到树林刷刷的往后退,不弃想象她坐在魔兽里的狮鹫背上,驭风而行,神采飞扬。才说要老天爷赐她个救美的大侠,老天爷变本加厉送了个帅得没天理妖孽得让人呼吸停止的美侠客!

如果声音可以从喉咙里放出来,药灵镇的人们会听到山林回笑,会以为山精现世。

正当她无声笑得猖狂时,莫若菲突扭回头说道:“你大可以笑出声来!你憋着笑难受,抖得我也不舒服!”

不弃张大的嘴一点点合拢,迅即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把脸埋在他背上。后背的震动停止,莫若菲忍俊不禁朗声大笑起来。

小说《小女霓裳》 第2章 神仙哥哥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