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载酒不负少年游
载酒不负少年游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沈崇年陆尽欢)

载酒不负少年游初柒

主角:沈崇年陆尽欢
沈崇年陆尽欢是《载酒不负少年游》里面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初柒,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那是一个人妖共存的时代,在那个时代下,衍生出了“除妖”这样一个职业,而沈崇年所在的门派,就是当世最厉害的门派并且没有之一,而他也是门派长老最器重的弟子。然而及冠宴上的一场闹剧,让沈崇年结识了承欢楼主陆...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4-25 09:24:3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世间之大无奇不有。既有人滴酒沾不得,便有人对茶,也可以做到一杯倒。

陆尽欢醉茶,就跟他不醉酒一样,是与生俱来的——这件事情,本只有陆尽欢自己和身边亲近的两位男女侍从,桑落和玉泉知道。

可这如今看来,怕是还要再加上一个沈崇年。

其实在场除去沈崇年外,还有几个灵镇派弟子知道这酒壶里装的是茶,不过这时他们还被困在人潮外围,进退不得,看不清这边的情况。

“陆、陆楼主怎么……我没眼花吧?我没看错吧!?”

“他他他他他、他好像真的醉了……”

人群突然的骚动和议论引起了风扶子的注意,他一把拉过身边的人,问道:“你们在说什么?谁醉了?”

“陆、陆楼主。”

那回答的酒客看起来有些懵,连带着顾余和风扶子一道怔住。

陆楼主醉了?

所以这情况……沈崇年将陆尽欢喝倒了!??

“二师兄怎么可能喝酒啊!?”风扶子下巴都快惊掉了,还没意识到是自己的“装茶酒壶”帮了忙。他拉着顾余的衣袖晃了晃,“大师兄,原来这陆楼主酒量这么差的吗?”

“我……听闻不是这样的啊。”顾余也摸不着头脑。

……

另一边,陆尽欢的近侍桑落和玉泉,将双颊绯红、俨然一副醉态的陆尽欢从忘忧榻上扶起。两人都是十几岁的年少模样,一个青涩朴实,一个机灵古怪,手上收拾服侍的动作却毫不马虎。

只是,即便平日里同陆尽欢亲近如他们,显然也没看懂自家楼主今日闹的是哪一出,只能确定——这人确实是醉了。

众人前,玉泉同桑落对视一眼,将步履不稳的陆尽欢全然交由桑落扶稳。

玉泉主动上前,对沈崇年行礼,道:“沈公子,这次的承欢珍珑席,您是赢家。照规矩,今夜可由我家楼主作陪,与您畅饮至天明。还请沈公子随玉泉前往无名居。”

这承欢楼中每一层都有专名,却唯独这至高处——陆尽欢的住所,自始至终未曾有个名称。

陆尽欢哪有这取名的闲心思,久而久之,便干脆把那本用于题名的牌匾直接空置了。最后,还是因长公主宁成德来此处探视,见到陆尽欢这有匾无名的居所实在不成样子,才命人为其落笔题上了“无名居”三字。

无名居虽无名,但何奈住于其中之人声名显赫。

沈崇年稍稍侧头,看向被人架起的陆尽欢。

且不说以这人的醉态是否还能继续对谈畅饮,就算能——

“我不饮酒。”重要的事情,沈灵镇今夜说了三遍。

说到底,今日总归是陆尽欢的及冠之日,方开宴,主人公便醉倒了——虽然此事多半要归因于陆楼主自己不皮不行的性子——但在外人看来,终还是要追溯到沈崇年的那壶“酒”上。

此时众目睽睽,若沈崇年果真拒绝,那可当真有些下陆尽欢的面子了。

玉泉终究是个机灵姑娘,她躬身一礼后,亲身上前,稍稍凑近沈崇年。

“沈公子,玉泉知晓您此行是代表灵镇派而来。楼主及冠宴,终归不应让他于众人前失了体面。”玉泉低声道。

“还望公子能帮忙解围,且随我三人上至无名居。随后之事,可再作打算。”

沈崇年扶在剑柄上的指尖微微摩梭。他抬眼看向面前双眸迷离的陆尽欢。

“沈公子——”玉泉双手合于胸前,又轻声道,“拜托了。”

当顾余和风扶子一行终于来到了沈崇年方才站的玉栏边,四周围看的宾客都纷纷散离,有的干脆已经往承欢楼门口走去,显然是要离宴了。

风扶子忙拉住一人便问:“诶!这怎么都走了?方才在这里的人呢?”

“哪还有什么人,沈灵镇赢了承欢珍珑席,自当是随着陆楼主往无名居去了!”那人道,“今夜啊,陆楼主怕是不会再出现咯!”

“无名居?”顾余也上前来。

“呐,就是那——”那人往最上处指去,“陆楼主的住处。”

“……”

灵镇派众人皆是面面相觑,沈崇年就这么被带走了!?

陆尽欢已经醉得脚步不稳,自是不可能靠那海棠缚飞升回去。他随着桑落、玉泉还有沈崇年三人,一步步地从这楼中梯道往上走。

这及冠宴上主人公出现的时间竟不及一刻,不少宾客只好紧随着四人身后,抓紧机会再瞧上陆尽欢几眼。

无名居的步梯前有一道雕花红门阻隔,没有钥匙,任何人都不得通行。

玉泉掏出怀中的金锁开门,沈崇年随着桑落和陆尽欢先上了楼。随即,玉泉一个灵活转身拦在门前,对攘挤着看热闹的来客们微微一笑。

“贵客们远道而来辛苦了。正如楼主所言,今夜承欢楼各式美酒供应不限,请各位楼下享用——”

到了此处,楼中的装饰摆设越发考究。

不说这登楼步梯扶手上皆铺满触感柔顺的狐皮装饰,就连脚下踩踏的每阶梯道上都雕刻有银暗花纹。一扇镂空雕花的木制房门上,金边牌匾上书有“无名居”三字。

桑落抬手将门推开,一股稍显浓烈的熏香从房中传来,辨不清到底是什么花香,惹得沈崇年微微皱起了眉。

桑落察觉到沈崇年的神色变化,连忙道:“楼主平日里喜用百花熏。若沈公子不习惯,稍后桑落便将此香稀释调淡些。”

“有劳。”

无名居以赤朱、浓墨及金银为装饰主色,处处皆雕花刻纹,就连桌角椅边都雕刻有各类奇异的鸟兽。

沈崇年负手兀自观察着,忽而就听一旁传来动静。

桑落想先行将陆尽欢扶落坐于桌边榻上,可陆尽欢百般抗拒,总是想起身。

沈崇年朝二人处稍走近几步,道:“他怎么了。”语气淡然,连个问号都勾不起。

闻言,桑落有些犹豫。他似乎是知晓陆尽欢这番举动的意思的,只是不知该怎么回答沈崇年。

玉泉刚处理完那些酒客的事情,回到无名居后便看到三人这边的状况。方走近一看,她似乎就已经了然。

玉泉看了看在一旁淡然站着的沈崇年,又同桑落对视一眼。随即,她突然凑近陆尽欢,在那醉意翻涌的人耳边低声道:“楼主,那……要让沈公子也进去吗?”

醉茶后的陆尽欢与那方才的承欢楼主截然两人。此时此刻的他,若是论上脾气,怕是跟隔壁家的调皮孩童差不了几岁。

“我不管谁,反正我要回去!”

“……”

玉泉和桑落各自无奈摇头,实在是拿这人没有办法了,只好对沈崇年做了个“请”的手势。

“沈公子,请随我们来。”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