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追梦小说网 > 小说库 > 仙侠 > 灵世诀

更新时间:2018-08-01 11:19:32

灵世诀 连载中

灵世诀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桃天香分类:仙侠主角:凤黎

主角是凤黎的小说叫《灵世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桃天香创作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神界末途,灵世难寻,平静万载的仙域能否再次历经鲜血洗礼?昔日铁血,如今柔骨,遗忘前尘的女主能否再战巅峰?敬请期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宋熙风全程都躲在一个极为隐蔽的角落,从茗音开始的漫不经心,到后来无意卷进暗流,他都看在眼里。

父亲曾不止一次提过茗音太过依赖他,也知道这样的心态对她的成长没有好处。可是作为哥哥,他不忍心看着单纯的妹妹被迫成长,他了解那有多痛苦。

“这是她作为一界少主必须承担的,没人可以让她成为例外。”父亲严肃的脸庞再次出现在他眼前,连一向慈爱的母亲也赞同的点头。

或许他真的做错了?他开始尝试对妹妹冷漠起来,用不带感情的眼神注视着她,用生硬的语言鞭策她,甚至亲手伤害她。

“哥哥,你不喜欢我了吗?”经过几个月的艰苦训练后,小小的女孩拖着与她一般高的广寒剑问道。

“无关喜欢与否,我只是在训练你使你成为一个合格的少主,直到父亲满意。”他冷着脸,却不受控制的心疼神色疲倦委屈的妹妹。

听到这句话,宋茗音反常的收起泫然欲泣的表情,只是用红红的眼睛紧紧盯着他,“可是哥哥从来只叫我妹妹的啊,和父母是不同的。难道你的妹妹必须是少主吗?”她哽咽了一声,还是泄露了哭腔,“你也把我看作‘宋茗音’吗?”

宋熙风看着只有五岁的妹妹眼圈内凝聚着却始终也没掉下的眼泪,再也忍耐不住,丢下他珍爱的焚荒仙剑一把抱住妹妹,毕竟那时他自己也不过八岁啊。

他三岁可以施展简单剑诀,五岁练成完整剑诀,七岁摸索出属于自己的独门剑法,十岁实力堪比地仙,然后他就背负上除了太虚界少主的另一个责任‘天才’。

明明在妹妹出生时,他就视她为比焚荒更爱惜的珍宝,可他现在做的不正是把他的痛苦传给妹妹吗?宋熙风紧紧的抱住妹妹,“我再也不会这么对你了,茗音你是我唯一的妹妹,不论将来如何我都在你身前。”

直到今天,他看着妹妹自信的站在众人之前,即使没有哥哥这层屏障也毫不畏惧的态度,只觉得欣慰。当他看到有人打算强抢藏宝图时,不禁勾起嘴角,作为哥哥也不能太懒散不是?

宋熙风抬手一挥焚荒,拍卖台上瞬间降下雷幕,疾迅的电花照亮了偷袭之人的惊恐。

“这是……你居然也来了,宋熙风。”

林千卓也从两人身后凭空出现,半是忌惮半是佩服的看着四周火红的雷幕。不愧是震惊仙域的绝世天才啊,竟然能让火系的金乌剑灵使出雷的属性,恐怕连太虚界主也做不到吧。

宋茗音跑过来,得意的对凤黎说:“怎样,我哥哥厉害吧!若非亲眼所见是不是想都想不到?”得瑟的模样好像能做到的是她一样。

凤黎也不得不感叹,“果真是天才。”这种改变属性的能力不比在仙人修为悟出剑冢差多少,看来太虚界还没到真正的鼎盛时期啊。

宋熙风神色平静,看向修罗宫之人,“你这种不计后果的举动,我很难相信你是修罗宫的。”

“我就是我们界主派来的又怎样?”那人阴沉道。

宋熙风毋庸置疑的摇头道:“我是见过修罗界主的,那可是一个比我还可怕的天才,”他眼神微闪,“虽然你理解不了。”

他缓缓抽出焚荒仙剑,同时赤红的雷幕汇聚到他的左手,一阵闪电嘶鸣后竟是化作一把泛着紫光的仙剑,“茗音你还从没见过我的自创剑法吧,说不定对你领悟真正的剑冢有所帮助。”

话音未落,他人一闪不见,再一眨眼已出现在那人身后,随着他独特的冷静的音调,滋滋的声音再次响起,“瑕电八岐。”刚消失的雷幕不再像帘幕一样围住几人,而是卷轴似的横铺在几人脚下。

“这是什么?”

“剑冢。”宋熙风神色自若的说出一句惊世骇俗的话,好像悟出剑冢是多么普通的事。不只是别人不敢置信,就是宋茗音也长大了嘴一副被震撼了的模样。

那人惊骇欲绝的看着脚底,生怕自己的脚一眨眼间就化为血雾,但过了一会并未觉得有何异常后便不屑的说道:“哼,虚张声势。你就算再天才也断不可能在地仙就悟出剑冢。”

说到底他还是不相信,有人能逆天到在地仙就有堪比仙王的实力。

“我虽然还没悟出焚荒的剑冢,但这把我自创的瑕电可不一定啊。”宋熙风这时谦逊的笑容在他人眼里简直比怪物还可怕。

那人就像被迎面泼了一盆水,冷汗瞬间浸湿了衣服,脸色也霎时惨白起来,但是他不可能坐以待毙。碰的一声,犹如自爆似的化作一团血雾并迅速的飘向四周。

这是修罗界特有的逃命办法,毕竟绝大多数的人在仙王以下是没法同时追向八个方向的,只要逃出一丝血雾,他就不会死。

但这个法子对林千卓来说完全无效,所以他询问的看向凤黎。

宋茗音哼了一声拦下他,“知道你离界擅长空间术啦,但这种雕虫小技对我哥哥来说完全没问题。”

果然,紫色仙剑一阵嗡鸣后化为八十八把有规则的插在不同方位,而那些血雾就像是被隐形的双手拢住似的,怎么也分散不开。片刻后,那人就无奈的自动解除血雾之术了。

那人已如困兽之斗,拿着一根玄色长棍拼命猛攻过去,想逼他解了这该死的剑冢。但没过多长时间,他就气喘吁吁的倒在地上,他根本走不出这八十八把仙剑的范围。而这一点也确确实实的证明了,这就是认知中的仙王领域。

“你……果然是仙域极其稀少的绝世天才,恐怕也只有界主的天赋能跟你一比了。”

宋熙风也没有虚伪的否定,他一向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但是,他看了看身旁几人,尤其是他的妹妹,“天才不过是多数人给异于常理的人打上的标签,并不代表什么。这世界上有很多比天才要更厉害的强者。”

到最后,宋熙风并没有杀了他,只是收了剑冢站在拍卖台上朗声道:“这副藏宝图的发现者已经被我找到了,并且他也同意转交给我。所以,”他眼神定在某几人身上,“我不希望有人不遵守规则。”

他的表情又展露些真诚的感激,“我很感谢在场所有人,刚才舍妹莽撞行事,多亏各位仗义相助才让舍妹化解尴尬。所以各位的灵石我会返还两倍以做答谢。”

总之,一切都完美的解决了。宋熙风警示了一番,又给一些人看了遍杀鸡儆猴的戏——当然一些人里也包括凤黎两人,还顺便收买了不少人心。

看来宋熙风的天赋不只在修炼上,处理人情世故也是游刃有余。

只是,凤黎看着一无所知还在傻笑的某人,不禁怀疑他们真是兄妹吗?

“少主,”趁着宋家兄妹都在忙,林千卓有些犹豫的说:“虽然师傅并未交代,但我想少主您还是应该知道我们来这的任务,得到藏宝图。”

凤黎讶异的扭头看着他,他这是认可的意思吗?“按你的计划行事,不必过问我。”

她当时自认聪慧看透许多,但却没想到无意中拉动了新时期的命运转盘,牵出无数亡魂。从此多少人身不由己,又有多少人言不由衷,深埋在地底的枯骨蠢蠢欲动,被掩住的猩红也在静默的翻涌,直到撕破薄暮化作血雨、腥风。

凤黎看着一半的藏宝图,总觉得上面勾勒的眼睛在此时变得异常有神,讥笑着每一个注视它的人。

无数年后,代表天道的轮回无数年后再次睁开无情的眼睛,这次它又会将目光聚在何处,引领又一场的血雨腥风?

既然双方的任务都完成了,那么就到了分别时刻。

“凤黎,我不想让你走,最关键的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的实力呢。”宋茗音郁闷的拉着凤黎的手,那次只顾着生气了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动作。

“你一定要和我分个胜负高低吗?即使有了结果又能说明什么?”

“我与人比试从不论输赢,更不为胜负高低,我的广寒剑可是用来保护人的。”

“剑修的手段向来比其他修士狠戾,谈何保护?”

“你!”宋茗音有一瞬间是真的想抽出广寒剑再打一次,最终还是露出一个不算好的笑容,“早知道你这副臭脾气,本少主就大度一点不跟你计较了。剑修虽然不都是狠戾的,可最是记仇,所以你要小心三年后的炼仙会哦。”

在回程的路上,凤黎问道:“其他界的少主是更像宋熙风还是宋茗音呢?”

林千卓想了想说:“应该是比较成熟的类型吧。不过,宋茗音虽然有个极其宠爱她的哥哥,但也不能安心的做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吧。”

他语气温和却不同于平日的恭谨,“少主,虽然你不是有意的,但你那么说未免有些不近人情。剑修看着简单大条,但他们的情感比谁都热烈细腻。”

“我没有说错。”凤黎不为所动道。

林千卓摆手认真的看着她,像是哥哥教导妹妹一样,“这无关对错,只是少主和她所处经历不同而已,她被一个绝世天才的哥哥庇护本就是一种负担。这世界最沉重的负担就是别人的爱。”

凤黎是听进去的,她看着生人勿近但并非顽固不化之人。“你的意思是说,因为我没有爱这个负担,所以才会自觉的把离界当做我的责任吗?”

林千卓一说完就后悔莫及,这种明嘲暗讽的话他居然当着少主的面说出来了,他已经暗自做好打算,无论之后少主如何责罚都绝不反抗。可就是没想到她非但不怒反而向他请教,不论少主品行如何,至少这一刻他是真心敬服凤黎的。

他不禁柔和了语气,真诚道:“少主,有时候人需要责任或负担,全凭你怎么看待它。你若是觉得它是拖累,那它就是负担;若是觉得它让你感受到了活着的意义,那它就是责任。”

回到离宫,林千卓大概说了经历,恭敬地递给施天一张材质奇特的纸张道:“师傅,太虚界的少主宋熙风代表太虚界主同意了您的提议,答应两界共同研究藏宝图。由于原图是神界文字,一般玉简复刻不了,所以用琳琅木代为载体。”

施天点头,大概扫了一眼满意道:“很好,做的不错。琳琅木,字满目,果真不同凡响。”

“对了,师傅,宋熙风还说,若想解开神界文字,可以去迦蓝界和天玄道界找找线索。”

施天若有所思的看着藏宝图,过了片刻看向一直沉默的凤黎,“听千卓说,你和宋玄家的女儿相处的很好。”

凤黎点头道:“恩,她很好。”

林千卓一头雾水的看了看两人,莫名的觉得师傅好像并不开心少主的变化。

施天面色越发沉静,“看来你果然应该出去走走。”

凤黎心里一凉,这话听着远没有字面上那么欣慰,“父亲想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提醒你不要忘了责任,你们毕竟是不同界的少主。”施天不耐烦的摆摆手,“好了,你们出去那么久肯定也累了,回去休息吧。三年后的炼仙会,你们要好好准备。”

涟妃神色复杂的走进来,“宫主,你何必这样说呢?少主心思重,本来能让她开心的事就不多,这回……”

“心思重?我就是不明白她到底有什么心思!而且她的命运既然已经被决定了,让她无牵无挂的活着也是为她好,省的最后害人害己。没有大爱的人,就不会做大恶,难道魔界的事还没令你警醒吗?”

施天语气冷漠的简直不像在讨论他的女儿。

滟妃不可思议的看着施天,嫌恶的神情几乎将她的心都冻结了。“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怡姐姐的孩子?还让她修炼那种诡异的禁术,你明明知道那有多危险的。”

“怡儿为了她而死,她已经拥有世间最爱她的人了,还有什么资格不满足?”施天攥紧拳头,蓦地志得意满的笑道:“不过,我给了她继续得到怡儿的爱的方法,我会找机会告诉她的。”

涟妃一直都知道施天不喜欢这个女儿,可是没想到居然憎恶到如此程度。日后怡姐姐若是知道了,她还会认得这个曾经的仙域“亚神”、她最爱最自豪的人吗?

凤黎并不知晓离殿内的一切,她正醉心于《引魂渡》里附带的仙法,毕竟引魂人大多时候都要在世间。虽然轮回路是引魂人的独特领域,但毕竟不能作为寻常仙术。

在全部看完后她重重呼出口气,一直以来的疑惑终于得以解答。原来引魂灯的灯火竟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地狱业火,那个被称为“黄昏之始”的神秘火焰。

传说仙域在无数年前只分为白天和黑夜,直到有一天轮回混乱无意中放出少许业火,众神倾尽全力都没能使它熄灭,直至它将天上的云全部烧完才消失。众神皆以为此事已了,没想到每当白天和黑夜转换时,天上都会出现片片橘红色的似火海般的云彩。众神开始很慌乱,可时间久了,见并没有危险便也习以为常,还给那特殊的时刻称为黄昏。

但是至此以后,众神都严格看管轮回,防止业火再次现世,毕竟是焚天之火啊,威力之恐怖令众神震惊不已。凤黎不禁再次看向手指,这种让人恐惧的力量她真的要选择吗?

正当她犹豫时眼前青光一闪,便身处熟悉的黑暗里。

“真不明白你在犹豫什么?你不想要强大的力量吗?”那道声音气急败坏的,好像要是能实体化就要揍她了。

“我要是用出业火的话,你确定我不会被各界界主联合审问吗?”凤黎问道。

“你不用担心,谁也不知道业火到底是什么样的,你就算用出来别人也不见得认得出。况且诡异的力量在仙域有很多,那些仙帝见识广泛更不会直接下结论,不会有事的。”

凤黎当然不会全信这个神秘人说的话。单单凭他近乎殷勤的语气就足够她怀疑了,看似为她着想,但背后的目的谁清楚呢?

“你不必引诱我走上你想的道路,只要有理由我就一定会接受现实的。”她最终还是决定走一步看一步。

“你能理解命运就比很多仙帝强了,有人至今都想反抗命运,却不知他走的每一步都是早已定好的。”神秘声音笑着,像是看到了希望,“只有你是特殊的。”

凤黎,既然左右都是深渊,又何必害怕在黑暗中摸索呢?前行还是守候原地我会给你选择的机会。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序章
  • 第一章 离界有女
  • 第二章 轮回有灯
  • 第三章 尾指刻鸢,轮回无路
  • 第四章 剑修茗音
  • 第五章 广寒冰裂
  • 第六章 拍卖会
  • 第七章 藏宝图
  • 第八章 花神后人

猜你喜欢

  1. 古代小说
  2. 灵异小说
  3. 科幻小说
  4. 修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