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追梦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大雪之后

更新时间:2019-01-20 13:40:41

大雪之后 连载中

大雪之后

来源:微小宝作者:鱼香豆腐分类:武侠主角:温良徐念凉

主角是温良徐念凉的小说叫《大雪之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鱼香豆腐创作的武侠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波澜壮阔的凉莽之战落下帷幕,南疆铁骑开进了太安城,六国再无复国志,天下再也不怨徐,北莽远遁,离阳江山已现盛世之兆。一个少侠从富春江畔走来,结伴青梅竹马的刁蛮郡主,拐带书生太子,背着前辈的剑,替老爹再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人拍马南行,赵炔骑术尚可,加之闯荡江湖的新鲜劲还没过,三人马不停蹄长驱百里,到了汝南郡才稍作停留。

一进城,温良买了只大葫芦,灌了五斤汝南郡闻名遐迩的杏花村,自从上次在老魏家喝到便心心念念至今,晚饭时分,小地瓜轻车熟路地带着二人穿梭于汝南街头巷陌,在一家连招牌都没有的店里,温良吃到生平最地道的一顿叫花鸡,至于小炔子,一言不发直吃得满脸是油,喝一口酒撕一块肉的豪放与先前怯生生的书生判若两人。

先前本说好一起去徽山,耍点小伎俩混进冬至宴玩玩,从汝南郡出来,赵炔闹着要去襄樊城看菊花,徐念凉也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个劲地说不急着赶路,温良算着离大雪坪的冬至宴还有不少日子,便答应陪着先去襄樊城。

还没进城,温良就察觉到襄樊城的气氛不对。

如今的离阳江湖,北边被锦衣游骑的硬弩弯刀弹压地喘不过气,北凉蓟州两辽的游侠儿纷纷苦不堪言,北地也就剩下黑白通吃的鱼龙帮,超然世外的武当山,还有就是将星袁亭山丈人家还算硬气。至于南境,刑部特意设了镇府司招募江湖人,走的是以侠治侠的路子,南地诸多门派都派出弟子在镇府司挂职,以此向朝廷献媚,不曾遣人的两大圣地吴家剑冢和东岳剑池这些年日子也不算好过,尤其是没有剑仙坐镇的东岳剑池,若不是当代宗主李懿白惨淡经营,师妹师弟在年青一代中走在前列,恐怕不少旧敌早已落井下石。

本就和天子赵家气运纠缠的龙虎山自是怡然自得,虽说“白莲先生”白煜始终不下山做官,折了天子颜面,但到底离开了拒北城,算得上无功也无过,小天师赵静思下山入宫,兢兢业业地修补主持大内的道家大阵,天子也是看在眼里。

而向来不买刑部账的徽山缺月楼,与朝廷对抗是处处强势却不曾被针对,江湖地位日渐超然。

温良一路西行,发现同行的路人多了许多佩剑拿刀的江湖人氏,在客栈歇脚之时,还能偶尔探查到一品高手的深远气机。

“黑地瓜,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怎么感觉像是要开武林大会?”温良喝了一口茶,皱着眉头问徐念凉。

“我中秋那晚偷偷翻了王生姐姐的剑匣。”徐念凉得意洋洋地瞥了一眼温良,“发现了一张请帖。”

温良拉住问跑堂:“小二哥店里可有茴香豆,要一碟。”

说完取出自己的酒葫芦,先给赵炔倒上一碗杏花村,又给自己倒了一碗。

徐念凉见他漠不关心,气不打一出来,夺过葫芦也给自己倒出一点。

“什么请帖啊?地瓜姐姐。”赵炔憋着笑问道,算是给徐念凉一个台阶。

徐念凉也不矫情,顺着梯子就往下滑,“刀剑之争,嘿嘿,不知是谁,如此好事,给天下刀剑宗师都发了请帖,约战襄樊城。”

“我怎么没收到?”温良诧异地说道。

徐念凉和赵炔齐齐翻了翻白眼。

“你这消息也不怎么金贵嘛,来了这么多人。”温良朝门口两桌江湖人努了努嘴。

“兴许是谁走漏了风声吧。”徐念凉没好气地刺了他一句,“温大人身在治理江湖的镇府司,不是也现在才知道?”

温良笑着说道:“看来刑部还是忒没面子,江先生身为当世刀法大家,不可能没收到请帖,赵构和镇府司一点气儿都不通,视我镇府司为帮倒忙的鸡肋,要不届时我落场挑战一下江斧丁江先生?”

“江斧丁算得什么刀法大家?”徐念凉讥讽完徐家死敌,不忘顺带刺刺温良,“你连个请帖都没有,被快雪山庄拒之门外就笑掉我大牙。”

温良拍了拍包裹:“咋说还有个六鲤袋呢。”说罢转向赵炔问道,“这玩意儿好用得紧,是吧?”

“那是,那是。”拿人手短,赵炔只得吹捧温良一番。

徐念凉又给自己倒了一碗酒,“呵呵,鲤鱼袋子了不起啊?镇府司这些年仗着这鲤鱼袋子横行霸道,小心走在路上被打闷棍。”

温良抿了口酒,把茴香豆朝徐念凉推了推,“说的也是,刀剑之争生气楼必然到场,听说镇府司与生气楼过节天大,竺煌那疯子我还打不过呢。”

“说来镇府司与生气楼都是为刑部打工,怎会生出如此大的嫌隙?”徐念凉不解地问道。

“我也是听老人说的。”温良抿了口酒,“前些年刑部选中生气楼治理江湖,不料首战东岳剑池便不是很顺利,之后生气楼大抵是不服管教,刑部用的不甚顺手,于是花了大力气重开了镇府司。”

“嘿嘿,那次算刑部倒霉。”小地瓜想起一些往事不禁发笑,“那年徐凤年带着那个身负气运的丫头去龙虎山找白莲先生,顺道去了东岳剑池,谁知几个刑部的小鱼小虾尾巴翘到天上,自然被姓徐的寻了开心。”

赵炔这些天大致摸清了这对青梅竹马的相处方式,对温良这吃瘪的嘴脸习以为常,自个儿抓了一把茴香豆,“快雪山庄挨着春神湖,徐姐姐可有法子带我去姥山一游?”

“好说。”徐念凉把茴香豆推给赵炔,“怎么说也是初冬娘的地盘。”说完冲他挤了挤眼睛,“尉迟老庄主老来得了个小女儿,老庄主的大小姐我是见过的,那脸蛋,啧啧啧,想来妹妹也不会差,看你有没本事了。”

温良顿时来了劲儿,“听闻快雪庄大小姐尉迟渎泉……”

“嗯?”徐念凉正要喝酒,斜着眼瞪了温良一下,“尉迟渎泉怎么了?”

“脾气极差!”温良打了个冷战,急忙转了话锋,“小炔子你可得注意了,她妹妹要也是个火爆脾气,就赶紧风紧扯呼。”

“要真是沉鱼落雁,国色天香,脾气差些也无妨的。”赵炔憨憨地笑道。

啪,徐念凉一巴掌打在赵炔头上,“哼,近墨者黑,近色者淫。”

赵炔摸了摸头,小脸满是愁容,“诶,当下很忧郁啊……”说完拍了拍温良,“看来脾气差还真是不行。”

温良在一旁哈哈大笑,直笑得直不起腰,见徐念凉就要去坐骑那儿取刀,喊了一声“风紧”,急忙丢下些散碎银子跑路。

襄樊城外,官道之上,一辆马车慢悠悠地向着快雪山庄驶去。

车夫懒洋洋地斜靠在车上,手上也不似寻常车夫那样拽着缰绳提着马鞭,左手不时伸进帘子里抓出一把花生,津津有味地吃着。需要避让或是加紧赶路之时,那车夫也不抽打马匹,只需吹上几声古怪的口哨,马儿便通人性地顺着他的心意去做。

“褚三儿。”快到襄樊城时,车夫冲着车内人说道,“你老实说,你现在还做恶梦梦见襄樊城不?”

“老子重不做恶梦。”车内的人恶狠狠地说道。

“真的?”那车夫不以为意,自顾自说道,“以前老做,最多的不是妃子坟,就是这襄樊城啊,梦里全是那些恶变形的死人脸,有楚军,也有自家兄弟。”

“诶”车中人长叹了一口气,“以前老做,梦醒了一身一身的汗。”倏尔补上一句,“活着被抬出怀阳关之后,便没再梦见过。”

“是吗”车夫羡慕地说,“我现在偶尔还会梦见,不过,喝多了,也就没梦了。”

二人一阵沉默,车内人突然问道:“宋宪这小子,你还记得吧?”

车夫一愣,似是在追忆自己的军旅生涯,旋即开口说道:“自然记得,蓟北营的老人了。”

“死球了。”车内人平静地说道,“就死在怀阳关。”见老友不说话,车中人愧疚更盛,但仍然不得不再补一刀,“死在城头上,我没放他的骑军出城。”

车夫仍是不发一言,车中人也不再开口,思绪万千。

追溯到拒北城被围城的那年,北莽南朝被流州铁骑捣得稀烂,慕容宝鼎号称百万军,在被中原宗室联手重创北莽视若国宝的攻城步兵之后,不得不下马而战的草原儿郎们伤亡惨重,胡服皮甲在马上可以来去如风,但在攻城之时如同赤身裸体,且游牧人虽悍勇,却没有面对滚油巨石蚁附城墙的经验。

入夏之后,连粮食供给都出现了问题,拒北城下北莽军队的士气已堕。他们的主帅慕容宝鼎,这个北莽金刚境第一人,接过韦淼一拳之后,修为、心境已跌,此生与那年少时志在必得的地仙境界已然无缘。且主帅已经月余未曾露面,对攻城的进展也不如之前那样关心。明眼人都知道,帝星将陨,女帝的弟弟,用心早已不在沙场之上。

北凉的拒北城之战称得上波澜壮阔,有那白衣洛阳的潇洒恣意,有那白马女校尉的杀意凛然,还有李当心的不动如山,有那柄老卒见之心安的大凉龙雀,也有那袭新兵见之死战的黑金蟒袍

而北凉的怀阳关之战,却只能用惨烈二字形容。当都护褚禄山在城墙上看到如潮水般涌来的董家军,只是笑着说了句:“董小胖,该了结了。”无需都护大人慷慨激昂,怀阳关战死之人,人人面北。

粮尽之时,褚禄山带头杀马,数千辗转进怀阳关的右骑军甚至没有过一次出关奔袭,便要挥刀杀掉自己视为战友亲人的战马。他们知道城外董卓有天罗地网在等他们,他们只是想死在马上,但都护大人只是冷冷地说了声:“不吃?矫情。”说完抱起半扇马肉走向沸腾的大锅。

不多时,右骑军易马相杀,有人吐了,有人哭了饿疯了的步卒没有立刻上前抬走马肉,两拨素日里摩擦不断的汉子相隔百步无声,唯有铁锅咕嘟,怀阳关校尉黄来福欲言又止,忧心忡忡,都护褚禄山漠不关心,掏出小刀给自己割下一大块马肉。

右骑军游击都尉宋宪冷冷地看了一眼正在大快朵颐的褚禄山,默默收刀走出了校场,数千右骑军转身走出校场。褚禄山眯着眼,不由地想起那年那拨骑军,那年的袁左宗。

断粮数月,兵部都已放弃孤军深入北汉腹地的徐骁。义父带头杀马取肉,褚禄山最是勤快,齐当国也打水烧火,连栅栏都砍了当柴,大概是觉得这最后一顿还不错,军中出现了短暂的欢愉。营西的袁左宗最先抽刀杀马,杀完之后却静静地坐在那儿,他身边早先还有人埋锅寻柴,渐渐地都停下了,越来越多的人起身来到军营的这一角,徐骁没有制止,李义山站在帐前看着他们,一言不发。马肉煮熟之时,营西角已有两万人集结,他们就那么静坐着,没有对袍泽的吃相嗤之以鼻,只是等着破晓,等着决战,等着死亡。

是役,袁左宗身受十三创,那两万人跟着他斩首五万,最后仅剩三千余人,这,便是后来的蓟北营。

几年前离阳兵部有过诛心之论,说北凉骑军看似姓徐,实则姓钟,这将钟洪武在张巨鹿坦坦翁心中的地位推得极高,不惜高官厚禄诱之,认为骑军无钟,天缺一角。兵家津津乐道公主坟死战,提起袁白熊,寻常酒楼的说书人都会“骑战无双”这句套话,却不知道,每个徐家骑军校尉都尉心中,都有一个身影——高树的银枪之下,一只枯坐的白熊。

褚禄山看着远去的数千右骑军,心中默念,“义父啊,咱们北凉铁骑的魂儿还在!禄山要还是当年的禄山,早已带着他们冲将出去,但禄山现在是北凉的都护,更是凉州关外小年唯一的支点。”

二十年不曾有过亲军的褚禄山有了亲军,怀阳关上,哪里董家军登城最多,哪里就有一个如小山一般高大的男子,和他那群没马的骑兵。

宋宪身死那夜,他先后被三把莽刀穿了三个窟窿,血早已流干。褚禄山推开正在包扎的亲军,看着宋宪如刀般的眼神,“他们是我的亲军,自然会待他们好。”宋宪眼睛一转,挣扎着坐正了些,吃力地说道:“袁将将军说说过,蓟北那夜,北营褚褚禄山的人,一口没吃!”奋力吼出最后四个字,宋宪断过气去,褚禄山背过身去,自嘲一笑,扶着城墙看城下董家军的缭绕炊烟,“该吃啊,多少兄弟饿着肚子走的。”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第一章 京城温少侠
  • 第二章 六十里
  • 第三章 如鱼得水
  • 第四章 新离阳的新书生
  • 第五章 千金散去,始见地瓜
  • 第六章 小子悟剑,地瓜讨酒
  • 第七章 先生三嘱
  • 第八章 走襄樊,刀剑争
  • 第九章 一桩媒钱两柄剑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神仙妖精小说
  3. 豪门小说
  4. 情有独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