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追梦小说网 > 小说库 > 恐怖 > 午夜摸鬼人

更新时间:2018-09-01 10:48:12

午夜摸鬼人 已完结

午夜摸鬼人

来源:暴走看书作者:前生分类:恐怖主角:刘一手

精品小说《午夜摸鬼人》由前生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刘一手,书中主要讲述了:鬼能摸人,人也能摸鬼,而我就是那个午夜摸鬼人。 夜深,月黑风高,独坐坟尖。 虽然张着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信在城市里生活惯了的人,大多都以为农村人又脏又臭,不会讲究。

其实这话要分开讲。

说起来,咱们农村人过日子是非常讲究的。别的不说,就说这“拾粪”,虽然是方言,但是看字面的意思,也大约可以理解到所含的内容,那就是捡拾地上的粪便。

听到这话,肯定有人就有些想不明白了,很疑惑怎么有人天不亮就起来拾粪,那得有多少粪给他捡拾?莫不是农村人夜里都是随地大小便的?

这话一听就知道是不了解农村的情况了。这里所捡拾的“粪”,不是人粪,而是牛羊猪驴的。

一般来说,农村人家家都养一些牛驴,耕地赶车,少不了它们。这些牛驴,个头大的,一般都拴起来上槽,用草料喂养,而一些小的牛驴,也就是新生的幼崽,基本上都是散放的。这些小东西晚上出去树林里吃草,满村子瞎转悠,于是到处都会落下粪便。

然后,有些人家,有时候会起早沿着村子里的白茬土路走一圈,把路上落下的牛驴粪捡拾掉。做这个事情有很多好处,一个是保持村子的清洁,第二个则是因为牛驴粪也是好东西,可以当肥料,一年积累下来的话,勤快一点的话,可以省下不少化肥钱。

表奶家的那个小三子,本名叫徐三,是表奶的第三个孩子,上面两个都是女孩,所以表奶一直很疼这个儿子,这么多年了,估计都没让徐三上手洗过一件衣服。

这徐三说起来,我还得叫他表叔。他其实比我大不了几岁,不过结婚挺早的,五年前就结婚了,但是婚后生活很不如意,主要是我这表奶不省心,人家夫妻俩的事情,她非去搀和,这不,人家女方感觉和他过不下去了,去年和他离了婚,临走连个孩子都没落下来。

这次徐三居然中邪了,可想而知,表奶急成个什么样,也真亏她老人家身体好,不然这一把年纪,这山还真一定能爬上来。

表奶来的时候,带了一篮子鸡蛋,不用数,不是十八个就是二十八个,这也都是有讲究的,鸡谐音“吉”,八谐音“发”,目的就是图个吉利。

至于说事后摆酒,那也是暗含“长长久久”的意思。

所以说,老人家虽然短短几句话,真要全部理解,光解释就得大半天,这些事情一言两语也说不清楚,有些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大家往后看,想必看多了,就会明白其中一些话的含义了。

至于爷爷帮人驱邪避凶,会不会拿钱的问题,一般来说是不会拿钱的,农村人不兴这个,都是乡邻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平时交往很少提到钱,都是人情,最多送点东西,东西无非是鸡蛋、花生、红枣之类的吉利物,摆一桌酒席,那已经是高档谢礼了。

当时爷爷听了表奶的话,眯着眼睛抽了一口烟,点头道:“行,大妹子你等等,容我收拾一下,马上就跟你走。”

听到这话,表奶连忙站起来谢了,满脸开心,似是对爷爷的能力非常自信。

见到这个状况,我眨眨眼,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干点什么才好。

说起来,这时候,我应该回家的,但是正好又被表奶说的话勾起了好奇,心里想了一下,觉得横竖是周末,反正无事,不如跟去看看,顺道也见识一下爷爷的能力,看看他到底是装神弄鬼,还是真会一些东西。

当下爷爷走进里屋,鼓捣了一通,收拾个小木箱子出来,箱子大约一尺长,半尺宽厚,上面有个牛皮带子,可以挎在肩上。

爷爷平时给人家“看事儿”,都是背这个箱子,也不知道里面具体装些什么,我没仔细研究过。

老人家收拾好了之后,就带上门,准备跟着表奶下山,我也只好跟出来,默默跟在后面。

许是方才被我气到了,爷爷一路上也没和我说话,只是和表奶聊着天,家里家常地扯着,偶尔都能提起头十年的事情来,也真亏他们记性好。

一路来到村口,爷爷这才停下来,对我道:“一手,你先回吧,和你爸妈说下,午饭做软点,我过来吃。”

“哎呀,他表爹啊,你这哪里话?你给小三子看事儿,还能让你回家吃饭?”爷爷的话,被表奶打断了。

听到的话,爷爷笑了一下,点头对我说:“那也行,那就不去吃了,你回吧。”

我有些扭捏地看看他老人家,支吾了一下,说:“我先不回了,跟你一块去转转。”

听到我的话,爷爷看了看我,大约知道我是好奇,就笑着说:“去也行,不多到时可规矩点,不要乱说话,也不要乱动,叫你干啥就干啥,知道不?若是不小心说错话,犯了忌讳,惹祸上身可就罪过了。”

“我懂的,”我点点头说。

见到我点头,爷爷这才转身和表奶一起,带着我,一路往村西头走。

表奶和她儿子没分家,这么多年一直住一个院子,表奶一个人住堂屋,占着整三间房间,徐三却是住着侧屋,一共才两间。当时看到他们家这格局,就有点理解为什么徐三的媳妇会和他离婚了。

这老太太在家里明显还处于主宰地位,这要是在封建社会,也就罢了,可惜现在是新时代,哪个女人能受得了这个?

也不怪常常听到一些老人哭诉儿媳妇对他们不好,说起来,这里头的责任,似乎也不全在儿媳妇。反正我觉得,要是我娶了媳妇,我爸妈肯定得给我腾地方,不腾出来,我估计得拆了他们的房子。

这不能说是不孝顺,这其实是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好容易娶个媳妇,千难万难的,还不让好好过活,俩老头头老太太,土都埋半截的人,占那么多资源,让儿孙受委屈,这本身就是不地道的做法,要是当年他们的父母也这么干,他们能过舒坦?

中国人讲究尊老爱幼,父母是榜样,凡事做在前,你们不体贴孩子,还指望孩子孝敬你们?这不是本末倒置了么?

到了徐三家,进了屋子,发现屋子里光线有点暗,黑乎乎的,无形中感觉有点凉气。

徐三躺在里屋的床上哼哼着,不知死活。

爷爷上前看了一下,翻开徐三的眼皮看了看,给他把把脉,又摸摸额头,问他除了睡坟头之外,这两日还有没有遇到别的事情,比如不小心跌倒什么的。

徐三想了一下说昨天下午走路口不小心摔了一跤,当时没反应过来,后脑勺着地,给吓了一跳。

爷爷听了,点点头说:“这么看来,也不定是中邪,指不定是吓着了,得给叫叫。”

所谓的“叫叫”,其实就是“叫魂”,也就是俗称的“招魂”,是一种迷信的仪式,农村人特信这个。我从小在村子里长大,没少见过给孩子叫魂的人家,对这个还算比较熟悉。

当时表奶听到这话,就让爷爷给徐三叫叫,爷爷摆摆手说他不行,要叫的话,还得表奶来才行,儿行千里念着亲,亲妈叫魂才有效。

然后爷爷问徐三能下床不,徐三说浑身酸疼,吃了退烧药也不管用,估计是下不了床,爷爷就点点头,转身对我道:“等会你负责答应。”

我点点头,这个我懂。叫魂的时候,一般都是大人在前面叫着掉魂人的名字,然后后面跟着个人负责答应。

大人喊一声:“某某,来家喽——”

后面跟着的人就答应:“来了。”

负责答应的人,一般自然是以掉魂人自己为好,实在不行的话,小孩子也行。

我虽然十五岁了,但是在爷爷他们眼里,其实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小孩子。

叫魂的仪式,一般分为中午和晚上两种。

当下我们一直等到快中午的时候,然后爷爷就让表奶舀了一碗玉米,放在院子里的磨盘上,上面插上一支香,点了。

然后又取一只白口大瓷碗,一只黑口小瓷碗,一只勺子,三张草纸,来到门口坐下。

大中午的,日头正好,爷爷蹲在磨盘边抽烟,负责看着,表奶坐在门口,负责叫魂,我则是站在她身后,正好位于门框下的阴影处,负责答应。

叫魂开始之后,先用白口碗舀满满一碗水,然后用草纸包住勺子头。

之后表奶开始叫徐三的名字,一边叫一边用手从大白碗里面沾水出来滴到勺子里的草纸上,草纸透水,勺子里水满了之后,水从勺子边上往下流,底下地上则是放着黑口瓷碗,要一直滴到黑口瓷碗里的水满了才行。

这是正午叫魂的仪式,我从小耳濡目染,整个过程算是烂熟于心。至于这玩意到底有没有用,我觉得其实还是有点用的,毕竟心理暗示嘛,对人有一定的催眠作用。

当下表奶一边滴水,一边叫着:“小三子,回来吧。”

然后我就在后面答应着:“来了。”

估计是因为我的确是正处于生理叛逆期,当时一边答应,一边感觉好笑,好几次都差点笑出来了,结果都被爷爷瞪了回去。

就这么叫着,一直重复同一句话,过了一会儿之后,我自己都有点迷迷糊糊犯困了,开始揉眼打哈欠了。

然后,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我右手猛然感觉到一阵凉飕飕的风往屋里灌,当时浑身一个激灵,还以为是起风了,连忙张眼看了一下,却才发现院子的树叶连动都没动一下,那凉风就是无故而起的一阵阴风。

这个状况让我心里一惊,抬头向爷爷望去,却发现他老人家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起身来,正在满脸凝重地望着我。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奶奶临死咬了我一口
  • 爷爷在坟里说话
  • 摸到罐子会开花
  • 小三子回来吧
  • 半瞎的那只眼
  • 要学先背老黄历
  • 纸人泪【1】
  • 纸人泪【2】
  • 纸人泪【3】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欢喜冤家小说
  3. 校园小说
  4. 空间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