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追梦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折花复几枝

更新时间:2019-05-15 11:11:26

折花复几枝 连载中

折花复几枝

来源:有书阁作者:冽风分类:言情主角:司南顾常

完结小说《折花复几枝》由冽风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司南顾常,内容主要讲述:家破人亡后的第四年,司南捧着当年埋在桃树下的那坛酒,匆匆出嫁。却在与故人久别重逢后,卷入一场江山的阴谋。她爱过人、也被人爱过,利用过人、也曾被别人利用。当天下一统,她终于发现——怕相思,已相思,轮到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场倾盆大雨带着暴风吹熄了司院的火光,刀子劈开了淋淋大雨,带着对生命的嘲笑,劈走了司院的一切。

“司南……活下去,活下去……”

她呆呆地瘫坐在地窖里,抱着枕在她腿上已有数日的妇人哭了又笑,笑了又哭。

地窖里黑得看不见一丝光亮,她胡乱地摸着腿上冰冷的尸体,一遍一遍地唤着“娘。”

可妇人不会再说话,至那时第一次想起了她女儿的名字,也是最后一次叫出她女儿的名字。

地窖里小小的她掰着手指头数着司院的人数,然后似鼓足了勇气一般,推开地窖的木门,从那个阴森却安全地地方走了出来,走过后院,走过前厅,走出司院。

她一个一个的数着,数到最后,察觉到少了三个。

就看见两个女子拎着一个花篮,抱着一个白布裹的包袱,从侧墙偷偷翻了进来。

其中一个还在围墙上,看见司南,惊得大叫了一声捂住嘴,白布包袱掉在了枯草地上,松散开来,是一堆黄纸冥币。

另外一个,也被吓了一跳。

那个惊得大叫的女子说,“那,那不是小姐吗?”

“小姐?”另外一个女子笑了一下,黯淡的目光微微垂了下来,嘴角讥诮,“那我还算二小姐吗?”

这个女子安静地走了过来,抬头没什么表情地看着满身血腥的她。

这也是她第一次这么近的看着这个女子。

同她有着一模一样相貌的妹妹。

一支银箭猝然划破这段静默,围墙上,迟迟不敢跳下的女子胸口霎时插入了一支凌风而来的银箭,那女子一愣,显然还没能从中箭这瞬回过神来,一道箭光就肃然从天上亮起,如雨般骤然落了下来。

她拉起她这个素来不曾对过话的妹妹往墙根跑,绕到了后院,绕到了地窖前,她身后的这个妹妹却突然甩开她的手。

她回头,看见女子满脸都是泪痕,眼泪不断地从眼眶中脱出,咬着下唇,哭着看着她,小小的手攥成了拳头,哽咽着对她道,“阿姐,我想死。”

她一呆。

看着一道漆黑的身影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了这个妹妹的身后,泛着银光的刀子只亮了那么一刹那,而后带着血从女子的胸腔里喷薄而出。

她抬头看。

持刀的那个人,跟爹爹好像。

云江奔向的尽头,衔着京城。

“哎,听说前几天渔夫从云江里捞起来了一位寻死自尽的姑娘!”

繁华的京城人来人往,一个摆摊的小贩闲来无事,啧啧对身旁的小贩讲述道。

旁边的小贩明显对这等事不是十分感兴趣,正巧摊子前路来了两个穿着富贵的男子,便招手卖力地喊着自家摊子卖的东西,将那两名男子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小贩搓搓手,讪笑介绍道,“嘿,公子来看看,这都是刚打磨不久的玉佩,配剑的在这儿……喏,喏,配扇的在那儿!”

其中一名一身青袍的男子微愣,摇着玉骨折扇,半掩面地笑了笑,转而看了一眼身边托起佩剑,直勾勾地盯着一方玉佩的白衣男子,于是又是笑了笑。

小贩见机会来了,立马改了一副“这是个宝贝”的神情,直夸赞道,“哎呀,公子好眼光!那玉佩的玉是上等货,打磨都是出自京城玉师傅之手,不信您带上瞧瞧,和您这把剑,一定绝配!”

白衣男子就将直勾勾地盯着玉佩的目光,快速地转移到了身边的青袍男子身上,一脸的坚定,写着三个字“我想要”。

青袍男子耸了耸肩。

白衣男子依旧坚定。

青袍男子用扇子挡了挡脸。

白衣男子抬剑抵住青袍男子抬起挡脸的扇子,仍然一脸坚定。

青袍男子总算无奈地“啪”地一声合起了折扇,从腰间掏出了一块碎银,递给小贩。

“这玉佩。”温润地声音顿了顿,青袍男子故意停了一下,看了一眼身边直勾勾盯着他的人,才挑眉道,“不用找了。”

小贩大喜应下,看着两个莫名其妙的公子慢悠悠地抬步子离开,忽然想起了方才那个跳江自尽的话题,才找了旁边一脸无聊的小贩,来了兴致地问了起来。

“嘿,小吴哥,你刚说那云江寻死的姑娘,后来怎么的了?”

被叫小吴哥的小贩咬了个草根,道,“活了。”

“活了?”

“是啊,活了,却进了地牢。”吴哥百般聊赖地道,叹了口气,道,“听说,是四年前,那个司院的人。”

才走了两步的青袍男子忽的顿步,玉骨折扇在手中轻轻摇了几下,旋即轻笑一声,带着身后专注地盯着佩剑的白衣男子离开。

家……吗?

应会有着里院外院,不断忙碌的人,有陪她蹴鞠的侍女,会日夜缠着她教书的先生,会在夜里陪她入睡的爹娘,会翻墙过来找她一起想些坏点子的玩伴……理应,也该有一颗,粗壮的、明艳的桃花树。

司南迷惘地睁开眼睛,从梦中转醒。阴冷地地牢里处处布满了森冷潮湿的寒气,牢墙最高处的窗子终日不见一丝日光,草席肯本无从抵御从地面返上来的寒冷。

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缩在墙角的身子紧紧地抱成一团。

自落水醒来后,她便一直被关在这里。她约莫算着,是有将近十日了。地牢里面阴潮至极,湿了的衣服总是半干不干,无端会有冷风从这里吹袭而过,便从衣襟窜进,贴近皮肤,冷到骨子里。

她身上有不少的刮痕,也是迟迟未好,腿上的伤最为严重,因为一直不能结痂,如今正在溃烂着。时间拖得久了,已然察觉不到疼的滋味。

司南垂眼,呆了片刻,身子些许回暖,便直起了身,拂了拂散乱的墨发,绾在胸前,低低地捋着发丝。

门前忽然传来脚步声,旋即是一阵清脆的开锁的声音,与铁链碰撞在一起刺耳的摩擦声一起,在地牢里显得格外的沉重与唐突。

“吱呀——”

“里面的那个,出来!”

牢门被打开,一名身着白“守”字官袍的男子站在门口,不耐地对司南喝斥着。

司南抬起头,缓慢地站起身,扶着墙壁,步履迟缓地走了过去。

守卫面无表情得将司南从上到下看了一遍,而后从腰间拿下沉重的手铐,将司南的双手用铐链锁上。

做完这些,守卫才爱答不理地瞥了司南两眼,关上牢门,而后带着司南,向地牢的大门走去。

司南低头看着手腕上沉重的铁链,看了一会儿,抬起了步子,缓步跟了上去。

“大人。”许久没有开口说过话,她出声方有些沙哑。

司南歪了歪头,张开嘴好一会,方才适应那般,恭敬地问道,“大人,我们要去哪儿?”

走在前面的侍卫回首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脸冷嗤一声,推开了地牢的大门,道,“那是你要去的地方,本官可不会去。”

两步迈出黑暗,守卫对着太阳惋惜地高声长叹,似是可惜,似是可笑地回头对司南笑问,“你,可还记得自己是谁么?”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相思
  • 年少
  • 留不住
  • 枕边人
  • 清风
  • 回家
  • 留在
  • 名字
  • 无憾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校园小说
  3. 悬疑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