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喋血荒漠
《喋血荒漠》大结局免费阅读 《喋血荒漠》最新章节目录

喋血荒漠虎勇

主角:羽虎佳曲梦如
独家完整版小说《喋血荒漠》是虎勇所编写的都市兵王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羽虎佳曲梦如,内容主要讲述: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人生过处唯留憾,知识日盈存疑惑。每一个时代都有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一群风华正茂,悍不畏死的汽车兵,不畏艰险去完成超乎想像的特殊任务,在未知的荒蛮地带置生...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19-10-11 14:43:1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松软的沙地也有好处,汽车走起来特别费力,人睡在上面却柔软舒适,身体的各个部位都严丝合缝铺在上面,要高要低随心所欲,只要身体活动活动,就能达到想要的效果。

日落而息的军人们钻进睡袋,躺在沙地上仰望星空,与相邻的战友们窃窃私议,抒发着前所未有的感慨,更多的还是对这未知的地域充满恐惧。死一般沉寂的四周让人发毛,无言的战友汽车热胀冷缩,冷不丁的噼啪乱响,就像有人在敲敲打打,吓得人浑身颤栗,毛孔紧缩,虚汗就挤出来了。

睡在边上的羽队长故作镇静,表面上淡定自若,心里面同样惊恐不已,几十个兵的生命,连同自己的命攥在手里面,置身在一无所知的陌生地域,何去何从一念之间,责任使命集于一身,不担心不害怕怎么可能?

翻来覆去想一想,担心什么?害怕什么?都没有依据,只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睡不着觉就胡思乱想,身体平躺下就算是一天结束了,明天的路在何方?又成了挥之不去的梦魇。

把头从睡袋里剥出来,满天星宿琳琅满目,稠密的没有空间,仿佛是大城市的万家灯火,低的能触手可得。坐地日行八万里,巡看遥天一千河,在这里看的真真切切。

责任使命催人奋进,同样催人成熟,军人们使命在肩,怀揣梦想,无知无畏的闯进了无人涉足的大漠深处,并不是他们有多勇敢,而是为了国家使命,不得不以身犯险,挑战自我,挑战大自然,满腔**报效国家,不知道哪里有危险,危险来之何方?有的就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豪情壮志。

年轻人**飞扬,对未知充满好奇,害怕与勇敢相互并存,吃苦受累理所当然,害怕的心理挡不住困乏,恐惧一阵后就安然入睡了。羽队长还与满天星斗对视,酣然入睡的战士们鼾声连天叫嚣开了,周围的恐怖环境抛之脑后,有一种胜似闲庭信步的壮举。

“嚓——”火光亮起,睡不着觉得他抽了一根烟,站岗的哨兵走过来请示汇报,他挥了挥手让他离去,烟头在黑暗中忽明忽暗,听着军人们酣畅淋漓的鼾声,恐惧之余,又感觉到这支部队是天底下能征惯战的部队,技术过硬,意志坚强,走到哪里威风八面,相互之间感情融洽,避免不了的矛盾不时发生,在他公正公平的平严威下随时销声匿迹了。

维持平衡是重中之重,人气霸气集于一身的他,从一个农村娃走到现在,其中的甘苦唯有自知。正人先正己,打铁还需自身硬,以身作则,为人师表是根本所在。此刻睡不着觉忧心忡忡,感觉到自己还没有长大,就带领着年轻人勇闯极地,究竟谁是孩子谁是爹?谁依靠谁?

战士们的心里面他就是无所不能的依靠,总认为所有的事情队长了然于胸,要去的地方要走的路,吃喝拉撒睡都在掌控之中,是因为他在老部队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貌若潘安,技术一流,在军区组织的汽车比武大赛中名列第二,正规军汽车团都黯然失色,每个人为他欢呼,深感荣耀,佩服尤佳,能和他在一起打拼是一种幸运,自然就心安理得,不操心明天路在何方?是否有过不去的坎?无条件信任他,服从他,这就是凝聚力。

困乏袭来,羽队长感觉到露出来的脸特别冻,有些麻木了,把睡袋拉索拉好酣然入睡,看不见的危险却悄无声息逼进。沙漠里冷热交替的极端天气随时生成,自然现象龙卷风从看不见的黑暗中杀奔而来,站岗的哨兵年轻无知,一班一班的轮换无所察觉,等到汽车剧烈晃动的时候,还不知道是龙卷风袭来,还以为是起风了,扛不住狂风就依靠在汽车上。

汽车篷布被撕裂后像旗帜随风飘荡,打在车上劈啪作响,睡在沙地上的军人们像枯草一样连根拔起,龙卷风的力度不够带不走,又重重地放下,睡梦中的军人们在沙地上滚蛋蛋,互相之间挤压在一起喊爹叫娘。

睡袋束缚了军人们的手脚,同时也帮助了他们抵御沙尘,龙卷风规模不大来去匆匆,破坏力不足以危及生命,转眼之间又风平浪静了,叠罗汉一样堆在一起的军人们相互叫骂,转晕了找不到睡袋拉索,像虫子一样蠕动着,站岗的哨兵吓傻了,反应过来帮助战友们得以解脱。

羽队长从睡袋里钻出来,看了看繁星满天的夜空,依然星光灿烂,北斗星还在哪个位置,听了哨兵的汇报,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没有责怪他,急忙清点人数一个不少,淡定的大手一挥继续睡觉。

惊恐不安的军人们战战兢兢,看着他把睡袋上的沙子抖干净,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钻进里面倒头就睡,其他人一看匪夷所思,心有余悸的睡下了,心里面的恐惧挥之不去,这是招谁惹谁了?睡个觉怎么就这么难?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一回?

沙漠里并不是死海,还有顽强生存的动植物,夜行动物到处游荡寻找猎物,幽灵般绿油油的眼睛,巡视着这群贸然闯入领地的不速之客,惊骇之余,试图一饱口福,权衡利弊得失,还是有些底气不足,远远的觊觎着等待机会,伺机而动。

黎明即起,天荒地老的大沙漠,亘古以来第一次有了不一样的声音,起床了的哨声划破黎明聚然响起,唤不醒沉睡了千万年的大沙漠,却唤醒了刚刚入睡的年轻军人们。

羽队长听到哨声后特别反感,天刚亮的瞌睡金不换,香甜的滋味谁不知道?他并没有立刻翻起身,换了个姿势继续睡觉,如果没有人再督促他,不管什么事就接着睡过去了。这是从小妈妈宠下的毛病,妈妈一声喊他就知道了,却赖在床上不起来,妈妈就会用手拍着**说:“娃子快起来,上学迟到了。”他就会像蝎子蜇了似得一跃而起。

当兵后恶习难改,依然如故,新兵连集合出操老拖后腿,班长杨正义知道这个毛病后,像她妈妈一样拍他一下,他就会如愿以偿一骨碌爬起来,后来学车的师傅对他疼爱有加,自然少不了关爱,再后来成了师傅,徒弟们接过来接力棒传承发扬,现在的赵群里算是他关门弟子,前一任师兄教会了他怎么做。吹过哨子后,跑过来拍了拍他**说:“师傅起床了,连长师爷要清点人数。”

他一听心里一乐,这小子为了哄自己开心拿连长吓唬,翻起身揉着眼睛说:“连长在哪里啊——现在如果有连长师傅在,我就不会这么害怕了,我们现在是没娘的孩子,自己的眼泪自己擦,自己的鼻涕自己舔,再没有人为我们擦眼泪了。唉——小赵,有没有地方跑操......”

“只有这一块平地,都让汽车沾满了,列队的地方还是有的......”“嗯——那就列队好了,喊几嗓子打个招呼......”“是——”赵群里站起来大声呼喊:“全体都有集合——”

羽队长从睡袋里钻出来穿大衣,赵群里把他睡袋提起来抖干净,翻过来又抖了抖,熟练的卷起来折叠好,往行军包里一塞,提起行军包里放在车厢里,沙地上恢复如初,军人们悄无声息的列队完毕。

站在队列前面的他看了看四周状况,都是高低不平的沙包沙梁,不具备跑操的条件,想了想下口令:“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报数——”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短促洪亮的报数声从小到大,从前到后,一直到最后一名准确无误,他大声的喊道:“一——二——三——四......”大家可劲的吼道:“一——二——三——四——”同样的口号连续喊了十几遍,最后一声:“解散——”出操就算是完成了。

军人们各忙各的,黑子不解其意的走过来说道:“大清早的不走步,不跑步,站在这里干喊什么?你这不是折腾人吗......”

“闭上你的乌鸦嘴,瞎着里看不到没地方跑操吗?不站在那里还能干什么......”“没地方就不出操了,你这是瞎指挥......”“你知道个六?这叫孙子兵法先礼后兵,懂不懂......”“切——胡说八道,怎么就先礼后兵了?给哪个敬礼?给哪个用兵?”黑子一头雾水的说。

他一看黑子就来了兴趣,向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说:“你猪脑子呀——想想看,这里千万年来没有人过来,即便是有人来过,也是孤身一人的探险者,或者是人数不多的科考队,能走出这片死亡之地的人凤毛麟角,其中有没有军人不好说,都是有来无回......”“啊——你——你这是危言耸听?你——你不要吓我,有来无回是什么意思?你是说这里是死亡之海?我们也在劫难逃?”黑子怕怕的说。

羽队长掏出烟来给他给了一根,自己抽了一根烟“呼......”故弄玄虚的说:“什么地方都有神灵,没有人的地方就是神仙们的地方,佛语说离头三尺神灵,难道说这里没有?我们现在是一支庞大的军队进入这里,打破了这里的平静,只是不得已借道通过,并没有冒犯神灵的意图,我让弟兄们喊口号,就是给这里的神灵们打个招呼,保佑我们安全通过,这是先礼......”

“你——”疑神疑鬼的黑子一听一个趔趄,上下左右看了看说:“越说越邪乎了?还要用兵?往哪里用兵?这里荒无人烟的,你胡说什么......”

“什么叫兵?兵者不祥之物——兵者国家利器,保家卫国没有兵怎么行?神灵们同样有兵,你没有听说过天兵天将吗......”“天——天兵天将——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黑子胆怯的向四周看了看。

幸灾乐祸起哄的他一看,轻蔑地说:“切——你肉眼凡胎,怎么能看的到......”

“我是肉眼凡胎,你是什么?你就能看得到了——别哄我了,我和你一起长大,我还不知道你是谁......”“看——看看——你娃死是个犟,哪有一成不变的道理?我修炼的时候你知道吗?我能看得到,你为什么就看不到?你就跟着我好好学吧,这辈子你娃是望尘莫及了......”“切——看把你能的?咦——这几天你脑袋是不是让驴踢了?说起话来神神叨叨的让人发毛?神灵在哪里——拉出一个让我看看啊——喔喔......”黑子的嘴被捂住了。

羽队长捂住他的嘴说:“胡说八道什么?你不是封建迷信的继承者吗?让神灵们听到了就会招灾惹祸,哎呦呦——济公和尚不是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头留吗?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佛祖,你没有听说过吗?切——和你这个猪头说话真费劲,啥求不懂乱说一气,不说了,吃早餐。”他说完就走。

黑子不依不饶的一把拉住他说:“我看你才是猪头,尽说些没边没沿的疯话?我才费劲呢,以后我不跟你说了,谁稀罕你。”他像小孩子一样甩着手走了,羽队长站在原地大笑不止,要得就是这个效果。

赵群里已经烧好水泡好茶,看到他过来后就说:“大清早的就和三班长抬杠,不吃饭啦?马上就要出发了赶紧吃,水都凉了。嗯——不洗脸刷牙真难受,嘴里面总觉得有一层垢痂,不习惯......”

“呵呵——时间长了就习惯了,你可得把握好用水,不能寅吃卯粮亏空了,让大家就笑话死了......”“怎么可能?师傅你放心,我会计划用度,保证在规定的时间里不亏空,超过时间就不好说了。”赵群里把握十足的说。

凝固的沙海沉默不语,一轮红日像盛装的新娘喷薄而出,红艳艳蔚为壮观,万里无云万里天,湛蓝湛蓝的天空深邃浩瀚,一尘不染。万里黄沙沐浴在朝霞中静如处子,轰隆隆的机器声响震撼大地,沙坡上震落下来的流沙,大片大片塌落着,是唯一看的着活动的景观,枕戈待旦的车队一路向西,一路塌落,无穷无尽......

军区司令部作战室里,刘副司令站在巨幅地图前,手里拿着放大镜认真查看,指头蛋大小的一排小红旗,弯弯曲曲贴在地图上,缩短着与兵站的距离,兵站用一个剪纸带圆圈的红五星标识,看起来特别醒目。

杨参谋手提话筒打电话,说话的同时,一只手不停地在胸前打着手势,上下左右晃动不止,手指也在变化着不一而终,表达着自己的情感。

刘副司令听着他的话,时不时的转过头来看着他不怒自威,杨参谋吐沫星子乱飞,解释强调着客观理由的重要性,主观愿望的责无旁贷,看样子一时半会儿完不了。

刘副司令听不下去了,转过头说:“别给他们解释了,告诉他们,有困难自己解决,物资必须按计划到位,上千测绘兵的生命重于泰山,总不能仍在高原无人区置之不理吧?人命关天啊——没有困难要他们干什么?如果拖延时间,贻误战机,到时间别怪我不讲情面,你告诉他们我的意思。”说完后,转过身又看地图,手里面拿着纸剪的小红旗,准备标识在地图上,却掌握不住标识在哪里好?一时之间举棋不定,在地图上来来回回比划着。

杨参谋终于打完了电话,放下话筒,长长地出了口气,一脑门子汗,抬起手擦了擦说:“这些人真不知道咋想的?有问题自己不想办法,一个劲推诿踢皮球,就好像给上级机关汇报了,事情就解决了似得......”

“这都是给他们惯下的毛病,老想着多哭的孩子多吃奶,以后别给他们啰嗦。”刘副司令头也不回,不假思索地说。手里面的小红旗找不到准确位置,标识不到地图上,说道:“杨参谋,今天这个红旗贴在什么位置好?你过来参谋参谋?”

杨参谋来到地图跟前看了看,指着一片沙漠地带说:“嗯——他们最多能跑到这个地方,还要方方面面顺利才行,再快了不现实......”

“嗯——能到这里就算是胜利在望啊——这片沙漠浩瀚无边,凶险无比,没有人知道里面会有什么样的艰难险阻,车队会不会消失在这里......”“首长,你是担心强强了......”“怎么能不担心?这小子这几年把我愁死了,恨铁不成钢,这次总算是找对了门路了......”“百炼成钢,强强是块好钢,这次他主动请缨到二一八车队磨练意志,是不是钢过头了?此一去凶多吉少,我担心......”“有什么好担心的?这孩子忒匪了,占着我的名头目中无人,为非作歹,没有人管得了,也不知道这个羽队长能不能降得住他?替我好好的管教管教,让他改邪归正,让我少操点心......”“首长放心,我老乡文化水平不错,意志坚强,心存志远,事事争先,对人对事力求公正公平。强强虽说是高干子弟,在他那里也不会另眼相看,一定会打压强强的嚣张气焰,决不允许他放任自流,要不然怎么带兵......”“嗯——说的没错,作为一个带兵人,力求的就是所有的兵齐头并进,上下一盘棋,才能团结一心攻无不克。咦——你说说看——羽队长知道强强是我的儿子吗......”“嗯——我估计他暂时不知道,但一定知道强强不是一般的人。一个人有什么没什么,言谈举止就会泄露一切,我老乡那么聪明,瞒得了一时瞒不过一世,时间一长就会真相大白的......”“哦——万一他知道了强强是司令员的儿子,会不会患得患失的不敢管?投鼠忌器呀......”“这有可能,就看我老乡的心胸如何了......”“这话怎么讲?”刘副司令吃不准的说。

杨参谋给刘副司令的杯子里倒满水,看着他说:“我老乡一个农村娃,没有见过达官显贵,自然就有些患得患失了,知道了强强是背景显赫的高干子弟,管教起来就会缩手缩脚。不过反过来说,他要是心胸广阔不藏私,就会反其道而逆行......”“哦——反其道而逆行?那就是不要强强了......”“不是,而是越发严厉,痛下杀手,把强强培养成一个有用的人才,让别人刮目相看,彰显自己的才华......”“哦——呵呵——那可就太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要好好的感谢他,我就担心他不敢痛下杀手啊——唉——强强让他奶奶娇生惯养的惯坏了,眼高于顶忒匪了,我都管不了,愁死我了......”“呵呵——首长放心,自己的孩子自己管不了,是因为溺爱太多,下不了手,别人可就不一样了。他现在是一个兵,就要干兵的事,我老乡是一个要强的人,绝不会让他为非作歹,成为害群之马,一定会不遗余力的严加管教,让他不掉队,成为一个合格的兵......”“但愿如此,嗯——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天随人愿一路平安?五天后就能到达兵站,测绘大队就能得到补给,继续前进了,他们返回来,准备下一次的供给了。”刘副司令担忧地说。

杨参谋看了看地图,指着地图说:“我估计他们就在这个位置,今天已经是十二天了,最迟二十天到达,三天的预留期,是依据去年的经验得出来的。去年没有完成任务,主要就是后勤保障跟不上趟,原因诸多,主要是汽车性能不理想,今年就不一样了。三桥越野汽车机动性能优越,自我生存能力强,再加上二一八车队技术精湛,人员素质超强,我想不会有问题......”“应该是没有问题,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以防万一,第二套方案还是要准备充分,空军直升机大队要随时待命,先让他们预习大漠气候,航线和地理坐标,万不得意就要开辟空中救援通道,不能让上千名军人无依无靠,弃之不顾。这次的任务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都特别重视,关系到国防建设的大事情,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只要后勤保障不成问题,完成任务就有保障了......”“首长,刚刚后勤部打来电话说,第二批物资还有十天就到达基地了,二一八车队返回了就能出发了......”“哦——这就好,你告诉他们,物资供应不得拖延,按时到达基地。你打电话到基地找曲司令员听电话,这个人太不像话了,到现在还没有到这里来,工作起来不要命,这样下去怎么得了?这些老同志,都是国家的宝贝,戎马生涯一生,到现在积劳成疾,浑身都是毛病,还不配合治疗,推三阻四,全都是客观理由。哼哼——这次我要强制执行,让他在疗养院调养一段时间,要不然就报废了。”刘副司令决绝的说。

杨参谋提起电话,几经周折才接通了基地电话,正好是曲司令员接电话,他把话筒递给刘副司令,刘副司令满心欢喜说道:“老伙计,你现在怎么样?上次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二一八车队出发后就来军区,到现在怎么还不见人影?是不是还要耍赖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倒下了可就悔之晚矣,明天你就动身,听明白了没有?呵呵——老伙计,这次强强的事情办的漂亮,我感激不尽,这孩子能到车队去,对他来说将是一次机遇,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淬淬火,砸吧砸吧就能堪大用了。对了,你来的时候把丫头安排好,那可是个懂事的孩子,你要是离不开她就带上也行,你看着办。我在强调一次,明天必须动身,要不然我就派车去接你了,呵呵——行——行行——好——好好——我信你一次,三天以后我派车去车站接你,就这样,见面再谈。”“喀嚓”一声挂断了电话,看着杨参谋说:“你给疗养院打电话做好准备,曲司令明天动身,这次要让他们看好了,病情没有起色,绝不能让他溜了,没有我的同意,不许他出院,这次要给他好好的修理修理。”刘副司令得意地说。

杨参谋点头称是,提起电话给疗养院安排妥当后,刘副司令兴匆匆的说:“杨参谋,强强的妈妈问儿子的事,你怎么说了......”

“我就说找不到人,可能是出去玩去了吧?她不相信,又打电话到基地,被梦医生敷衍过去了,看样子还是有些怀疑了......”“呵呵——这几天她天天问儿子,说是做梦的时候老是梦到儿子,在冰天雪地里冻得发抖,吃不上喝不上疑神疑鬼,是不是母子心有灵犀啊——她怎么知道强强在冰天雪地里......”“这也许就是亲情的感应,强强是你唯一的儿子,一家人怎么能不上心?找不到人,不就更加是不安心了吗?据实相告不行吗......”“那可不行,强强的妈妈倒也无妨,不能把我怎么样,老佛爷知道了我可就无法交代了——强强就是命根子,知道了要去的地方是凶多吉少的无人区,吓都吓死了。嗯——这件事暂时保密,等待他这次能回来,让他自己告诉他奶奶,我就能顺利过关了......”“首长,你是个大孝子......”“唉......谈不上孝不孝,老太太风烛残年,作为儿子挡不住岁月无情,医不好疾病缠身,只能顺从的过好剩下的日子。人是隔辈亲,强强让老太太惯的不像样子,打架斗殴危害一方,把公安局当成了后厨房常进常出,气得我恨不得枪毙了他,可老太太护犊子我没办法,这次能去二一八车队,真是老天有眼,让他知道什么是艰难困苦?也许会因祸得福。嗯——我就想,刘晓强凭什么要去羽队长的车队?他那么狂傲不羁,军区大院藏龙卧虎,人才济济,都没有看上眼的人,刚刚到基地羽队长,有什么过人之处?让这臭小子心悦诚服,俯首称臣?我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我很高兴,哈哈哈......”刘副司令得意洋洋的说。

杨参谋看着他心情不错,略一沉吟说:“首长,曲司令到这里来疗养,他姑娘一个人放在基地能行吗......”

“嗯——我也担心这件事,那个丫头太漂亮了,还倔强的不是一般,这么大了没有男朋友,让人放心不下。我给她介绍了好几个青年才俊,都是相貌堂堂,才貌出众的好后生,她都看不上眼,不知道这丫头怎么想?上次她说要等待一个奇遇,一个让她能动心的人,这不是痴人说梦吗?现在是和平时期,没有鲜衣怒马,快意恩仇的英雄豪杰,哪来的奇遇?现在的这些年轻人不知道想什么?自古道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在她们眼里一文不值......”“呵呵——首长,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已经过时了,那是你们这一代人的宿命,现在的我们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自由恋爱已经蔚然成风,介绍对象已经行不通了......”“呵呵——可不是吗?咦——杨参谋,去年我不是把梦丫头给你介绍过吗?怎么无疾而终了?你这么的优秀青年也搞不定吗......”“呵呵——谢谢首长关心,说起来惭愧。梦医生实在是人中尤物,她外表看起来弱不禁风,贤良淑德,可骨子里却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放性格,不甘心过那种平淡无奇的生活,追求一种轰轰烈烈的**,她到基地就是为了寻找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等待一个能让她动心的人......”“哦——白马王子?现在是新社会,哪里来的白马王子......”“呵呵——首长,这是一种比喻,就是让自己心仪的梦中情人。梦医生在上海医科大学是留校的高材生,又是讲师,自身条件和环境可谓无与伦比,就是不甘心那种没有**的平庸生活,才央求她爸爸调到高原边关,还不是你帮忙的吗?”杨参谋说道。

刘副司令身形一顿,豁然顿悟的说:“哦——这个鬼丫头原来是这个目的?我还以为是为了照顾她爸爸才远走高飞?如果早知道她是追求**,我就不让她去边关。为这事,她妈妈到现在还埋怨我不近人情,只有那么一个闺女都职守边关,这孩子,做事太离谱,这不是胡闹吗?哼哼——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怎么也搞不定......”“呵呵——首长,说来惭愧,我和她见过两次面,她光彩照人,热情大方,我有些不匹配,她还鼓励我下基层,说像我这样的人应该在大漠边关施展拳脚,和年轻人在一起朝气蓬勃,战天斗地,吃苦受累才有意思,打拼自己的荣耀......”“哈哈哈......这孩子真有意思,说的蛮有道理?都到基层去了,机关上就剩下我们这些老同志了?这也不现实嘛——工作不分贵贱,总得有人才行。哼哼——这丫头找机会我的说道说道,这种想法缺乏顾全大局嘛?嗯——杨参谋,你说梦丫头在你们年轻人心目中感觉怎么样?”刘副司令顽皮的说。

杨参谋一听一个趔趄,涨红着脸说:“首长,梦医生是出类拔萃的好姑娘,是人见人爱的大美人,文化层次极富涵养,大有江南才女的风范,诗词歌赋张口就来,唐诗宋词头头是道,极有品味,在当今社会中的凤毛麟角,是极品级的人物。她追求**,说明懂得生活,我想会有人会适合她的口味......”“哈哈哈......这个丫头让我看走眼了,我还以为就是那种贤妻良母的姑娘,没想到会有这般豪情?不错——不错——这样的女人有味道,咦——你小子条件不错呀?怎么就打退堂鼓了?知道她好就使劲追呀?中原逐鹿嘛?好姑娘不多,能让人值得追的姑娘就更不多了,你有我在怕什么?我支持你?”刘副司令笑着说。

杨参谋莞尔一笑说:“首长,谈情说爱要两厢情愿,还得要有好感才能兴趣盎然,不是一厢情愿的穷追猛打,就是我愿意追,梦医生冷着脸不给机会,我怎么好意思上杆子追呀?我有自知之明,我不配......”

“呵呵——听你这口气就底气不足,怎么能自堕威风?看样子你是错过好风景了,我可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我还得为这个丫头物色人选。嗯——我现在了解到了她的胃口,有一个人选一定能旗开得胜......”“哦——首长,哪个人?我认识吗?说出来我给你对症下药参谋参谋......”“哈哈哈......这个人就是那种风风火火的人,我想就是她寻找的那种不安分的如意郎君。呵呵——暂时保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唉——这个丫头的婚姻大事,高不就低不成,害得我捉摸不定,如果能成,也算是了却了我心头大患啊——哈哈哈......”刘副司令得意地说......

“......”

小说《喋血荒漠》 第十三章如意郎君 试读结束。

    1. 贵族小说

      追梦小说网贵族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贵族小说大全,打造贵族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贵族小说免费阅读。看贵族小说,就上追梦小说网。

    1. 搞笑小说

      追梦小说网搞笑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搞笑小说大全,打造搞笑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搞笑小说免费阅读。看搞笑小说,就上追梦小说网。

    1. 种田小说

      追梦小说网种田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种田小说大全,打造种田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种田小说免费阅读。看种田小说,就上追梦小说网。

    1. 豪门小说

      追梦小说网豪门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豪门小说大全,打造豪门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豪门小说免费阅读。看豪门小说,就上追梦小说网。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