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追梦小说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江亭寒雪暖

更新时间:2018-10-07 14:57:39

江亭寒雪暖 连载中

江亭寒雪暖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上尉诗人分类:仙侠主角:姜阳生

主人公叫姜阳生的小说叫做《江亭寒雪暖》,本小说的作者是上尉诗人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江湖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摘星楼上鱼临道以江山社稷为棋要搏出一个朗朗乾坤!一代剑魁孔道德慨然赴死一窥仙门究竟!苍鬓道童观剑一个甲子却一日悟剑,登临大道!更有白发翁苍苍大雪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黄昏中,风尘仆仆的官道上一老一少,一高一矮,一丑一俊,主仆二人被夕阳余辉拉长了身影,远处落日熔金,金光湛湛,天边晚霞红的娇艳,老仆挑着一个长长的槐树做的粗陋扁担,挑着两包破布一样的行囊,一瘸一拐,还缺了一只鞋,老仆看到远处依稀清楚的城池,嘿嘿一笑,露出满嘴黄牙;少年一身破麻衣,不修边幅,一只手有气无力拉着老仆的衣角,拖拖拉拉的走着,逃难盲流一般。

“老孔,我要是死了,你就跟姜贷说我做鬼也不放过他,他欠我的。”

老孔嘿嘿一笑,腾出一只手提了提裤子,远处北莱城墙如此高大巍峨。

八千里归途,就差没沿街乞讨,偷过鸡摸过狗,遇见小河下河捉鱼摸虾,饿得实在是不行了树皮都啃过,遇见带腥味的哭爹喊娘都得咽下去,别管好不好吃,饿不死就行。

自己还是个二世子吗?

哪个世子不是左拥右抱,威风八面,反观自己呢,一身破烂麻布衣,衣不蔽体的,草鞋一双,随从更不用想了,只有半截身子埋在黄土下的老仆老孔,姜阳生生怕哪一天老孔突然挂掉了,自己走那八千里?一路上要是没有老孔给自己偷鸡摸狗这会儿早饿死了。

遥遥的望见城墙外路边上招摇在风中的酒幡子,知道自己终于是到家了,姜阳生二话不说噗通一声躺在官道中央,再也挪不动腿了。

老孔左看看右看看,也学着世子殿下那般四仰八叉躺在官道中央,身边呼啸的马车过去好几辆,可是唯独没有见到自家迎接的马车,思来想去感觉不妥,老孔起身拖着昏睡的世子殿下一步步挪向城门。

戍卫的士卒见到一老叫花子拖着一个死人进城,皱着眉头拦住了,喝问一番。

老孔不喜说话,急的猴急,上蹿下跳,终于伸手在地上写了世子二字。

那悍卒定睛一看,这可不就是出走两年有余的二世子殿下吗?

赶紧回去禀报一声,消息一经上禀,城中顿时炸开了,不消一会儿,城门大开,瞭望台上莱字大旗高高挂起,鲜红如血,在凛冽的寒风中呼啸招摇。

城门正中冲出一群铁骑,细细看来,足足四五百号人,铁骑冲过,顿时尘土飞扬,周围吃足了灰尘的百姓只道是有战事发生,个个惊心动魄。

五百号铁蹄步伐一致,轰隆碾压过城门,气势逼人,铮铮铁甲泛着寒光,为首的高大将军一招手,所有的铁骑整齐停下,没有一丝紊乱。

这位军营将军侧身下马,摘下盔甲,托在身侧,快步走到城门下,噗通一生单膝跪下,高声道:“末将陈子仪参见二世子殿下。”

身后五百骁骑无一不是下跪行礼,一时间万籁俱寂,只剩下二世子沉闷的呼吸声。

这位跟随姜贷戎马半生的将士有些犯难,世子殿下到底经历什么遭遇,这般狼狈,可是思来想去,世子这般打扮入城可是有伤风化。

就在陈子仪犯难的时候,内城里面传来了阵阵鞭炮的轰鸣声,城中大小青楼妓院勾栏都张灯结彩,点燃爆竹,一些龟公老鸨不清楚什么情况,但是满城最大主顾大世子殿下姜环吩咐的事情自然照做。

街边上怕自己弟弟不乐意特意换上一身粗陋麻布衣的大世子走拥有抱,带着各个勾栏里的花魁俏姑娘数十人,大摇大摆的朝城门奔去。

一些个平日里被姜阳生唤作嫂子的俏姑娘此时也是浓妆艳抹站在城中道边上翘首以盼。

二世子殿下回城的消息如同春雷滚滚一般瞬间在整个北莱城炸响。

大街上同龄的少年都吓得不敢出门,当年世子跟随他那个霸道的哥哥可是没少胖揍他们,不要说北莱城里面的大小膏粱子弟,就是周围几个郡县的都逃不了,可以说是谈虎色变。反倒是另外一些少年,身着华丽的服饰,跟着一群群粉黛女子站在官道中央等候着,他们都是姜阳生的死党,从小到大被姜阳生打出来了,原本都是在城里面横着走的主,如今见到二世子殿下,一个个熨帖的跟小媳妇一样,暖心的很。

城门外一片萧索,不仅仅是因为眼下是初秋季节,五百狰狞铁甲木木的耸立在城门口,将偌大的城门围得水泄不通,昏死在地面上的姜阳生,蹲坐在一旁嘿嘿傻笑的老孔,别是一番风景。

姜环急匆匆的奔出城门,眼见远处五百森然不禁加快了步伐,扒拉开人群,这位北莱王大世子殿下看见闭眼躺在官道中央的弟弟,一把抱住,眼角瞬间湿润,嚎啕大哭起来,身后浩荡的环肥燕瘦也跟着莺莺燕燕低声啜泣起来。

“我的弟弟啊,你死的好惨啊,眼看到家了,怎么就死在家门口了呢?”

说完姜环哭的更加凶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尽数涂抹在姜阳生的衣服上。

“大世子殿下,二世子殿下还没断气呢。”

从三品右骁卫将军职务的陈子仪小声提醒道。

姜环一楞神,哭声顿时停滞,身后的莺莺燕燕也是极有默契的停止了啜泣。

他伸出一根手指在弟弟的鼻子下探了探,呼吸平稳深沉,倒不像是断气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

抱起弟弟,姜环吹出一口极为悠扬的口哨,不一会儿,一匹高大骏马自城中飞驰而来,小心的将弟弟伏上马,自己翻身跃上,双脚轻夹马腹,这匹神骏异常的高头大马一骑绝尘,奔向城中。

城门外,陈子仪一摆手,五百骁骑极为默契的跨上马,轰隆奔向城中。

···

北莱王府

偏居一隅的二世子殿下大院,也是最靠近摘星楼所处的断崖,大院里面种了一株参天梧桐,这是姜贷按照当地习俗在姜阳生出生的时候亲手种植的,细细算来已经十六年半了,只是已然入了深秋,梧桐叶掉落,留下枯杈,要是盛夏的时候倒是别有一番景致。

奢华的屋子里面,南海运来的安神沉香静静地在螭龙紫铜香炉里面燃烧,不温不火,镀金的青铜滴漏在滴答滴答的响着,正间高悬着硕大的青铜镜,听说是姜贷特地从一个道教尊长那里求来的,能避世间妖邪魍魉。

姜阳生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熟睡,面色憔悴,嘴角惨白,周围纱帐朦胧,盖着一床金黄的虎皮毯子,此外,内室里面,炭盆火热的燃烧。

床边上坐着一个风韵妇人,妇人也是神情憔悴,面无血色,已经守在床边五日了,适才打发走了大世子姜环,好生安静下来。

她不止一遍的打量自己的这个儿子,一走两年半,瘦了黄了也高了壮了,一想到一走就是一万六千里路,美妇人便是泫然欲泣,泪水不禁在眼角打起转儿来。

嘤咛一声,姜阳生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阔别两年有余的脸庞,眼角干涩,顿时无声哽咽。

“你是我的娘亲吗?”

姜阳生小声嘀咕道,只是声音早已经干涸沙哑,不成样子。

一听到姜阳生说话,美妇人再也矜持不住,瞬间落泪,泣不成声。

“天杀的西娘皮,在门外好好站着,我弟弟要是醒不来,你就等着我给你把家败完吧。”

屋外,传来大世子姜环的叫声,话音刚落,一身锦绣缎袍的大世子跨进门来,见到睁开眼的姜阳生,赶紧跑过来握住他的手。

“你是姜环哥哥?”

姜阳生还是有气无力道,美妇人急忙给他倒碗温水润润嗓子,然后差遣下人给世子殿下安排膳食。

“儿啊,还不让爹进去看看你弟弟?”

屋外,传来一阵询问声。

“姜贷···姜贷···我···啊···”

姜阳生一句话没说完,一哽咽,又昏死过去。

大世子姜环一听姜贷说话,狠狠哼了一声,见到姜阳生直接昏死过去,以为是被姜贷的给吓得,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瞪着一双大眼,锵的一声拔出自己腰间的装饰佩剑,气冲冲的奔向门外。

“老梆子,你个挨千刀的,西娘皮,又把我弟弟吓昏死过去了,老子跟你没完。”

说完,抄起剑鞘就追着一顿狂追猛打,在外一向不苟言笑的北莱王,一边跑一边念叨道:“爹还不是为你弟弟好。”还不忘陪着笑脸。

“驴草的老东西,为阳生好?一走就是两年半啊,你可真狠心,要赶人,你赶老子我啊,怎么大的欺负不过就欺负小的。”

姜环一边打一边不解气骂着,想想似乎自己说的还有不妥的地方,接着道:“就是阳生的脾气好,不跟你计较,你要是赶老子出门两年半,看老子不把你这北莱王府给拆个底朝天。”

府中的老少仆人似乎见惯了这种事情的发生,一个个,或是眼观鼻鼻观口,或是仰望天空。

这几年被**掏空身子的姜环身子虚,没跑多远便是气喘吁吁,拿着长剑拄着地面,大口喘气。

姜贷不忘停下来等一等姜环,等他休息够了再跑。

“儿啊,就让为父去看看你弟弟吧,想来你弟弟也想念为父了。”

姜贷站在离姜环不远不近的地方小心翼翼说道。

谁知姜环憋的脸通红,最后吼出一句‘滚’,姜贷顿时撒丫子跑的远远的。

再次昏睡了半天的姜阳生终于苏醒了过来,只不过,别在面前提起姜贷两个字,不然姜阳生就会一阵抽搐,然后昏死过去。

二世子苏醒了,北莱王府上下一阵欢腾,当然少不了一些仆人婢女愁眉苦脸的,只道是小冤家又回来了,有的折腾了。

在床上休息了四天的时间,北莱王妃守在姜阳生床前十天九夜,合眼的时间少,终于是见到二儿子生龙活虎起来,憔悴的面容上笑颜也多了起来。

看了看屋子里面堆满的各类补品,这些天姜环可谓是将整个北莱王府府库里面的珍品全部搜刮到姜阳生的屋子里面,当然姜贷也舔着笑脸送补品过来,可是一听到姜贷的声音,二世子就顿时瘫软昏倒在地,然后大世子就追着姜贷满院子打,一时间倒成了一条风景线。

姜阳生换了一身舒服的锦绣缎袍走出了大院子,梧桐树高大了很多,看其枝桠比起两年前大多了,能覆盖住半个院子,树下摆着一套大理石的桌椅,上面刻着棋盘,摆着一套茶具。

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姜阳生,望了望站在远处的婢女,怯生生的站在远处,年纪约莫也就跟自己差不多大小,看样子是这几年才进王府,不认识这个曾经祸胆滔天的二世子,摸不清楚主子的脾气秉性,所以不敢靠近。

姜阳生也没有过多的在意这个婢女,只是自己愣愣的对着远处的高崖上的摘星楼发呆。

“儿啊,还在生爹的气?”

身后姜贷小心翼翼的靠近姜阳生,笑呵呵的问道。

一听到姜贷卑尊屈膝的软骨头样子,姜阳生就想到了两年前他极为硬气的将自己赶出家门的情形,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两年半前,除夕刚过不久,距离姜阳生的生辰还差八天,姜贷便是将自己扒的干干净净赶出家门,净身出户。

一走就是八千里,将士讲究个‘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那样的将士功成名就,永垂不朽,载入史册,自己算什么?

“你···”

姜阳生‘啊’的大叫一声,便要顺势晕厥过去,姜贷赶紧扶住他,然后在耳边悄声说道:“儿啊,爹已经知道错了,要不这样,爹带你去摘星楼楼顶赏光怎么样?”

姜阳生嘴角抽搐,眼见是不行了,就要昏厥,姜贷一看,翻了翻白眼,谄媚讨好,接着说道:“要不爹改天带你出海,捉那吞吐夜明珠对月流珠的鲛人行不?”

姜阳生终于不再装昏厥,而是嘟哝着嘴小声道:“不许骗我。”

姜贷汗颜道:“不敢了不敢了。”

“乖乖哎,你要是还装病,你哥哥还不把我连带北莱王府一起拆咯。”

姜贷苦笑,只有自己王府中的人才知道自己这个北莱王一直都是‘外王内圣’在外面不苟言笑,铁血杀伐,可是在家里就必须得舔着笑脸才行。这不,惹了这个小祖宗,不仅长子发飙,就连夫人一连十几天都不给好脸色,晚上连床都不让上,这个北莱王当的有点意思,可是偏偏自己还不能发脾气,被大世子治的狠狠地,哪里容得下堂堂北莱王说话。

“只是我的儿啊,这眼看就要入冬了,这渤海怕是要结冰了,就算不结冰,万一掉进海里面你这小身板也经受不住。”

姜贷话才说出口,便觉不对头,隐隐间见到眼前的小祖宗又有要昏厥的先兆,连忙道:“爹怕你了行不,日子随你挑,这几年无战事,我倒要看看北莱水师是不是都变成了熊包蛋了。”

“随我挑?”

“随你挑。”姜贷一咬牙,暗道一声我的小祖宗哎。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八千里路云和月
  • 第二章 蜀山当兴一百年
  • 第三章 北莱有楼可摘星
  • 第四章 归来池苑皆依旧
  • 第五章 佛门经藏五万卷
  • 第六章 小人报仇不过夜
  • 第七章 百里荒绞悍匪
  • 第八章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 第九章 盘纹螭龙玉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未来小说
  3. 青春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