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我的体质很怪异
主人公是况廖何少卿的小说 我的体质很怪异全文阅读

我的体质很怪异咸带鱼

主角:况廖何少卿
主角是况廖何少卿的小说叫《我的体质很怪异》,它的作者是咸带鱼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况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招鬼的体质,为什么那些魍魉鬼魅总是找上自己?还非得跟自己车上关系?难道我就这么受欢迎?...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2-13 16:03:5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突然间,他似乎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触碰脖子后面,不禁心中一凛,下意识侧身一个滚翻,避开身后墙壁,猛地回头定睛观瞧,眼睛立时惊讶地瞪圆了,就只见那墙壁上竟然伸出一双青色的小手。

况廖的职业是法证,这也令他接触过人体构造,其实不必动用职业方面的知识,单凭常识,他以那双手的大小上可以看出,应该属于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不过却是一双干枯得只剩皮包骨的小手。

更加诡异的是,那双干枯的小手从墙壁上慢慢摸索着伸出来后,况廖惊愕地呆立当场,因为那只是一双手,手腕后面空空如也。

这一刻,况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生出的惊恐,遍体生寒,全身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额头冷汗淋淋。

事情并没有结束,那双小手从墙壁上伸出来后,“叭嗒”一声便掉到了地上,慢慢开始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往前蠕动。

这是怎么回事?如果说刚刚那个红衣女人已经被况廖认为是鬼的话,那眼前这双手又是什么怪物?

据说鬼是无形的,一缕幽魂,经常看得见却摸不着,但现在他不但被红衣女鬼差点掐住脖子,如今又多出一双小小的如同婴儿的手,在地上往前爬着,他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手爬过后在地板上遗留下来的蜿蜒印痕。

他不是没见过血腥残忍的场面,工作原因他有时也到过案发现场,也看过碎尸残肢,但真正看到了一双会动的手,他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记得有人曾经说过,看到一个局部会动的肢体,比看到一具能动的尸体更加令人的神经无法承受。

况廖大约是因为脑筋因为过度惊异而开始变得浑噩不清起来,只是一味地盯着那双小手,身体保持着半蹲半起的姿势,那双小手仿佛受着无形cāo控一般,看似缓慢,但不一会儿竟然就快来到了况廖的眼前,小手轮流着一抬一落,马上就能接触到他按在地上的手掌。

况廖因为过度惊愕的僵直身体,猛的如同触电般弹了起来,他神经质地大叫大喊,抬起脚用力往地板上踩去,那架势就像一个怕虫子的女人见到蟑螂一般,他不断地用力踩用力踏,不料想那双小手看上去爬动的甚为缓慢,但躲避的速度却是其快无比,任况廖如何踩,可除了激起阵阵尘埃,次次全都落空。

况廖这样无意识地惊叫着踩了半天,突然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绷紧全身急速后退好几步,干枯的小手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动作,停止了躲避的动作,加快速度开始往他身前靠近。

况廖面色苍白,神情狰狞地伸手指着那双干枯的小手,怒吼道:“我靠,**到底想干什么?”

那双小手好像听到他的叫声,停顿了一下,快速爬前几下,两个小手掌一起用力往下一按,瞬间弹起,直扑向况廖的面门。

况廖二目圆睁,身体本能地往后一仰,硬生生施展出一个铁板桥,竟然成功躲开了扑过来的那双小手,紧接着,他后仰的身体用一只手撑住地,抬腿狠狠地踢中了其中一只小手掌。

那双小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圈,“叭”地跌落到了地上,很快的,小手在地上胡乱兜了两圈,再度弹起,又一次扑向况廖。

“有完没完……”况廖大叫着,一个侧翻想避过那双小手,没想到这一次那双小手直扑是虚,半途之中居然拐了个弯,就在况廖刚想起身时,那双小手绕到了他的身侧,一掌拍到了他的肩头。

“啊……”况廖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况廖被那双干枯的小手击中肩头,忍不住惨叫一声,他只觉得肩头仿佛被无数阴冷的针尖刺中一般,寒气透骨,全身有如被一阵冰冷的电流通过,禁不住浑身颤抖,身体竟然不受控制似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好悬再一次撞到墙上。

况廖下意识借力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躲到一个墙角,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身上有一种从骨子里往外冒寒气的感觉,连牙齿都禁不住上下磕碰。

那干枯小手一击成功之后,重新落到地上,看样子正准备蓄势作第二次攻击。况廖强忍住身体的颤抖,情急之下抬手握手脖子上挂着的“玛尼石”吊坠,一把扯了下来,用力攥在手里,说也奇怪,他清楚地感觉到那吊坠在手心中竟然似有似无地散发出一股温热的暖流,渐渐由手心沿胳膊流遍全身,不一会儿体内那刺骨的寒意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时间,况廖的心情可谓又惊又喜又是骇然,这吊坠居然有如此神奇的效果,这是他以前万不能相信的事情。当初他的女友,或者说是前女友送给他时,曾说过这吊坠拥有辟邪和保佑他的能力,他只不过是一笑置之。在这诡异危急的时候,他居然开始想念起他的前女友来了。

只是,当下情形可容不得他多想,那双小手已经再度弹起向他扑来,况廖虚眯双眼,咬紧牙关,下了长这么大第一次豪赌的决心,举起握着吊坠的拳头全力迎了上去,恍惚间,他似乎看到自己的拳头被一团淡得若隐若现的温和光团笼罩着。

异常幸运的是,况廖这一次的确赌对了,那双小手似乎觉察到了他拳头上的异样,在半空中顿了一下,也正因为这样,况廖的这一拳并没有与那双小手对击,而是狠狠打到了上面。

房内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婴啼,其声尖厉凄楚,那双小手被况廖直接打入了墙壁之中。

由于小手消失得太快,令况廖没能再次发动攻击,只好眼睁睁看着那小手消失墙壁里,再度留下一个黑红色的十叉。他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用力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让自己过快的心跳在最短的时间内平稳下来。

好一会儿,他站直身子,情绪也总算稳定了许多,从他昏迷后清醒过来,到刚刚经历的一连串攻击,不过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但对况廖来说,仿佛已经过了几个钟头,但也就因为这样,他也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至少他已经意识到,现在所呆的房间,并不是一个真实的环境。

不止是这个房间,恐怕自从他们进了这幢楼开始,看到的一切都不一定全部是真实的了。况廖抬眼看了看那能够望见明月的窗户,晃了晃头,明明在楼外时看到整幢楼的窗户不是碎掉就是积满厚尘,再看现在,月明窗净,唯有铺满尘埃的地板与肮脏的墙壁还能显示出,这楼还似他自外面见到的那般又脏又旧。

蓦然间,他心中一沉,想到刚刚一起同何少卿搜寻的那个房间内,一样的窗户,一样的明月,他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原本额头消失的冷汗重又隐隐冒了出来,不同角度的房间竟然全都能看到月亮,这种情形还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啊。

但这一切似乎又不全是幻觉,他看着布满灰尘的地板上凌乱的痕迹,那都是刚刚打斗时遗留下来的,他可以清楚分辨出那些是他留下的脚印,而另一些却正是那双干枯的小手留下的掌印。

况廖皱着双眉,扒开衣服看了一眼肩膀,肩头处刚刚被那双小手击中的地方,留下一个淡淡的青色手印,轻轻摸了摸,不痛不痒,看样子并无大碍,可刚刚被击中时明明痛得自己惨叫。

他使劲咬了一下嘴唇,唇上传来的疼痛与咸腥味让他感到自己不像是在做梦,看来一时半会儿是无法了解目前情形发生的原因了,眼下最主要的还是赶快离开这间房,但是,房门呢?

况廖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走到一面脏兮兮的墙壁前,不过印象中这里可是房门的位置,他可不敢再用力去撞,刚刚就是在这里被两面夹击才撞晕过去的。

他抬手小心翼翼地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墙壁,冰凉坚硬,没什么异状。他又屈起指关节敲了敲,不禁苦笑一下,这明明就是墙壁,又不是什么夹层,敲又能有什么用处。

但时间上并不允许他太过犹豫,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东西还会出现。况廖一时没有什么太好的主意,只得选用了最笨的办法,也是他的第二次赌博,用握着吊坠的拳头用力砸每一处墙壁,不过他有意无意间,避开了那扇可以看到圆月的窗户。

就当他围着整间房差不多砸了一圈时,眼看就剩最后一处,也就是与他印象中房门位置正对着的那面墙壁时,他的手已经痛得麻木了。站在这面墙壁前,他有些沮丧地喘了几口气,甩了甩手,不等他鼓劲继续这最后一搏,房间内异变再起。

况廖清楚地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哼,他不觉全身一震,下意识地冒出一个念头:“靠,又来了……”

他忍不住侧头一看,心里顿时又是一紧,斜对着他的一侧墙角处,悬空出现一个小孩的脑袋,或者说这小孩还只是个出生不久的婴儿,只不过,除了一个脑袋外,这个婴儿没有身体,脑袋下面只有一坨恶心的内脏,他的额头上布满了细细的皱纹,皮肤因干燥而紧缩,空洞的双眼一片白色,而他的脸正对着自己,上面竟然还挂着古怪扭曲的笑容,嘴一张一合,一个空灵飘悠的声音传了出来:“留下,陪我。”

况廖又惊又怒地大吼一声:“陪你妈个鬼……”说着,他一拳狠狠地砸到了墙上。

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那婴儿头表情狰狞地瞪大眼睛,与此同时,况廖面前的墙壁宛若投入石块的水面一般,泛起大片大片的波纹,如涟漪般迅速向四面墙壁扩散,空气仿佛随着卷起一阵波动,令况廖只觉得呼吸都为之窒息,大脑一阵眩晕,四周景像在眼前一片模糊。

只不过瞬间,况廖便清醒了过来,他立刻发现目光所及之处的房内景像,已经与刚刚完全不同了,关得紧紧的房门再度出现在他面前,况廖大喜,而那依然悬在墙角的婴儿头脸上却露出惊怒的神情,“哇”的一声,咧开黑乎乎的嘴巴,嚎叫着就那么于半空中向况廖飞了过来。

况廖原本喜悦的心情刹那间熄灭了,他卯足全身力撞向房门,“砰”一声巨响,硬木房门两旁的合页与锁生生被他撞断了,房门带着风声飞落到外面的地毡上,砸起满天灰尘,而他也随着那门重重跌倒在地。

不等他抬头,头顶上一阵阴风略过,那婴儿头拖着内脏正好从他的身上飞过,“嗖”的一声没入了房门前不远处挂着的其中一面镜子当中。

况廖趴在地上,长长出了口气,不留神又吹起一蓬灰土,呛得他连连咳嗽不止,涕泪交流着迅速抬起身子,一翻身坐到地上,喘着粗气,手中依然紧紧攥着那为他保住性命的吊坠。

他用衣服擦着脸上的汗水,侧头看了一眼斜对面的镜子,估计不用照他现在脸上已经快成画了,他决定稳稳神就赶紧去找到何少卿,抓紧时间设法离开这楼,他真不想在这鬼地方多呆了。

不过是刚刚喘了几口气的功夫,况廖忽然感觉到头顶头皮痒痒的,似乎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在他头上轻轻轻轻划来划去,一股淡淡的腐臭味道钻入鼻孔当中,他下意识抬手往头上摸了一把,毛茸茸的一缕缕的,不等他有所反应,抬起的手腕上已然被什么东西缠了上去。

况廖一惊,正想挺身而起,无奈那缠手腕上的东西力道也不小,这一挣他不但没起来,反而跌倒在地,手腕被扯得扬了起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他踉跄着用另一只手撑起身子,这才看清楚缠住手腕的竟然是从墙壁中渗出来的一大团黑色头发,阵阵腐臭的味道正是从那上面散发出来的。

况廖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喉咙发紧,他强压下呕吐的感觉,尽力尝试着拿另一只手中的吊坠往那缠着手腕的那团头发上按去,没想到那头发对吊坠全无反应,却好似感知到他的举动,立时从旁边又冒出一团头发,张牙舞爪地向他抬起手扑来,吓得他急忙缩回手,情急之下,他脑中灵光一闪,将手里的吊坠揣进外套内层口袋,顺手掏出一个zippo打火机。

这个zippo也是当初他前女友送给他的,虽然现在已经戒烟了,但还是习惯性带在身上,经常保养、换芯、换火石、灌油,偶尔会拿出来玩上一玩,以前他经常在女友面前显摆自己那娴熟的打火技巧。

如今他根本没时间秀什么玩法,只是凭直觉拿出打火机时它的底部朝上,便信手用中指打开盖子,迅速靠手腕向下滑动打火轮打燃zippo,这个方式还有个名称叫“亡命之徒”,不知算不算他当下的写照。

况廖举着zippo往缠着手腕的头发靠去,火苗立刻将头发烧断了一大片,那头发仿佛很怕火的样子,火苗所及之处,原本张牙舞爪、跃跃欲试缠过来的头发都被惊得连连后退。

况廖一只手示威性地高举zippo对着那些头发,另一只手撑着地以最快的速度往后退了一段距离,慢慢爬起身,这时他才看清楚,那些墙壁中渗出来的头发中还隐藏着一张人脸,那是一张女人的脸,如果没记错,正是当初在房间内出现的那个红衣女鬼的脸,此刻,她正用一副异常怨毒的神情盯着况廖。

小说《我的体质很怪异》 3.又来了 试读结束。

    1. 腹黑小说

      追梦小说网腹黑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腹黑小说大全,打造腹黑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腹黑小说免费阅读。看腹黑小说,就上追梦小说网。

    1. 民国小说

      追梦小说网民国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民国小说大全,打造民国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民国小说免费阅读。看民国小说,就上追梦小说网。

    1. 穿越种田小说

      追梦小说网穿越种田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穿越种田小说大全,打造穿越种田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穿越种田小说免费阅读。看穿越种田小说,就上追梦小说网。

    1. 宫廷小说

      追梦小说网宫廷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宫廷小说大全,打造宫廷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宫廷小说免费阅读。看宫廷小说,就上追梦小说网。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