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小红亭
小红亭全文免费阅读 小红亭林可可顾嘉最新章节

小红亭岳丘

主角:林可可顾嘉
精品小说《小红亭》由岳丘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可可顾嘉,书中主要讲述了:百年老店的守护,是几代人要走同一条路。在小红亭,一行五人,在时代潮流的吞噬中,他们爆笑跌撞,守护的已经不仅仅是百年传承的美食,一路前行,不离不弃,看他们能否让落寞的小红亭再活一次?...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2-22 09:49:1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气象局发布台风橙色预警,在24小时之内将会有特大级台风登陆本市,受热带气旋影响,沿海或陆地平均风力达10及以上,或阵风达12级以上并可能持续……”

小红亭门前有棵大梧桐,当年不知道是哪里飞来的种子,顾嘉的父亲说这棵树长在那里风水好,就一直留到了现在。如今这棵老树,年年受台风的摧残,即使枝断叶落,到了时候总能抽出新芽,长出新叶。

伴着窗外隆隆作响的风声,刘一航的迷你收音机里传来声音,“老大,台风季来啦……”他从床上一跃而起,飞奔到顾嘉的房间。

他们同住在二楼阁楼的套间里,林可可偶尔会过去住。

“老大,老大,醒醒,收音机里预告特大台风要来啦,橙色预警呢。”一航一边喊一边拍着被子里的顾嘉。

“大清早的,没这么早开门……又不用买什么菜……”顾嘉嘟囔着,忽然惊坐而起,“什么?!台风季要来啦?”

“是啊老大,广播刚才播报的。“

“这么年轻听什么广播啊,“顾嘉又躺下了,”台不台风的,反正都是不见个人影儿……“

“可是老大,两个月没发工资了呢……我还想……”一航拽着顾嘉的被角,支支吾吾,“老大,起来啊,你不是昨天还给我们打气来着么,你这么厉害,想想办法呗。”

说完,刘一航打开手机的音乐播放器。

“我的朋友,我想骄傲的告诉你,我真的很不错,我真的很不错,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我真的很不错,我真的很不错,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

刘一航就在床边跳了起舞来:“老大起来,老大加油……”

顾嘉翻起枕头捂住了头。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歌声和刘一航的蹦跶声贯穿入耳。

“有了,”顾嘉猛得坐起,“你过来,一航,别跳啦,过来。”

“老大,有办法啦?”刘一航坐在了床边瞪着大眼睛。

“把音乐关了。这歌什么玩意儿。”顾嘉嫌弃道。

“噢。”刘一航心想:“老大终于体会到这首歌有多么摧残人心了啊。”

“你刚才说,台风橙色预警?”

刘一航点头。

“是不是得放台风假?”

“应该是吧。”刘一航一头雾水。

“你说,咱们几个,谁长得最帅?”

“这……老大最帅?”刘一航试探答。

“这个嘛,也没有说错。”一脸自恋。

“老大,你问这个干吗?”

“除了我之外呢?”

“除了你之外,就只有我和书哥哥豪,当然是书豪哥哥帅啦。”

刘一航说的确实没错,秦书豪眉清目秀,身材修长,一点都没有传统大厨的模样。说实话,很多时候,刘一航看着秦书豪做饭赏心悦目,几次挪不开眼光。

刘一航这样想着,眼神都有些闪躲恍惚。

“可行可行!一航,快起来,买菜去,咱们要多备点存货,你去把秦书豪叫起来。”

顾嘉麻溜的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

“老大,你还没说呢,啥办法啊?”

“小屁孩别问这么多,去叫书豪起床,温柔一点啊。”

“我……好的吧。”刘一航想起秦书豪的起床气,欲言又止。

“对了一航,林可可昨晚不在这住吧?”

“不在啊。”

“好的,知道了,去吧。”

顾嘉的床头一直放着一个木制的存钱罐,罐子破旧的很,底部的塞子已经有些松动了,被顾嘉用胶布粘了又粘,存钱罐上有一个小卡槽,刚好放下一张拍立得的照片,那张照片很是模糊,大约看得清是小男孩拿着一个木罐子咧着嘴开心的大笑着。

是的,那就是当年父亲做好这个存钱罐送给顾嘉做生日礼物的时候拍下的,照片里,顾嘉的门牙刚掉,说话直漏风,每句话都听见fu的音,携着风,带着雨,扑面而来。

顾嘉抱着存钱罐站在楼梯上朝书房喊道:“老头,今晚加餐庆祝啊,我要吃糖醋排骨,红烧狮子头。”

通过厨房的香气判断,顾来顺明显在做红烧肉。

顾来顺端着红烧肉出来,喊:“你昨天语文考试不是没及格吗?加餐庆祝什么?”

顾嘉咚咚咚的跑下楼,笔直冲到了餐桌前。

“这你都不知道,老头,你看这是什么?”顾嘉拿着存钱罐在老头眼前哐啷哐啷的晃:“你都不知道你儿子有多天才,你看啊,咱们小镇的人,如果每个人都给我一块钱,我不就有……”顾嘉翻着白眼心算着:“反正,那就是很大一笔钱啊……那我不就发财啦!哈哈,老头,你就等着养老吧……”顾嘉说着,口里的风雨淅淅沥沥的飘向桌上的饭菜。

老头笑着,把饭菜往顾嘉那边挪了挪,说道:“今天排骨是没有了,红烧狮子头也太麻烦了,没时间做,今天咱们顾少爷就先凑合吃吧。”

顾嘉的口水已经流成河就差汇入大海了,他顺势坐下说:“好吧,今天就先凑合。”他大口大口的吃着红烧肉,“老头,你好好想想,你退休后想干嘛?到时候咱们的小红亭你就别管了,每天出去旅游都可以,我找最厉害的人来帮咱管理小红亭……”顾嘉满嘴是饭菜,大门牙就像泻洪的闸门,关不住了就一发不可收拾。

那天晚上睡觉前,顾来顺走到顾嘉床头,“喏,这一块钱,我第一个给,剩余的靠你自己了。”

“好的,老头,有眼光,你就是我第一个合伙人了。”

活了八九年,那是顾嘉睡得最安慰的一晚,那晚的美梦把顾嘉笑醒了好几次。

那天之后的一个月,顾嘉每天放学就去挨家挨户的实行自己的暴富计划。功夫不负有心人,顾嘉花了一个月时间装满了存钱罐。

为了庆祝,顾来顺做了红烧狮子头和糖醋排骨。

老头问:“嘉嘉,你现在是班里最有钱的啦,你想怎么花这些钱啊?”

顾嘉半仰着头,骄傲的说道:“首先呢,给老头买一百个顾客天天来小红亭吃饭,再给老头买个新的自行车。”

顾嘉抱着存钱罐得意洋洋的回来炫耀的那天,他突然发现老头的自行车靠在院子的墙角,没有锈迹斑斑,也没有破损,但顾嘉看着它,就是忽然觉得这辆自行车像老头一样,开始变老了。

父子俩坐在顶楼的屋顶上,看向摇曳的梧桐树,树枝伸展着仿佛是在追逐飘向远方的云,夜幕降临,那晚的星星很亮很亮,好像母亲的眼睛,晚风如斯,在两人的耳边温言软语,

顾来顺满是感动,他问:“你不给你自己买点什么吗?”

顾嘉本不想说,男孩的倔强有时不需要理由,他抬头看了看天空的星星,转头看着父亲的眼睛说道:“剩下的钱,我要存起来,存到足够多,我就把全世界最好的科学家都买回来,让他们把老妈变回来。”

顾嘉对妈***印象,起初是在照片上,顾嘉还是个婴儿的时候,顾来顺就把妈***照片贴在婴儿床上,顾嘉吃过撕过,喷过奶撒过尿,顾嘉哇哇大哭,但是顾来顺看着照片却哈哈大笑。后来,顾嘉长大了,能读懂父亲对母亲的思念了,对母亲的进一步了解大多来自顾来顺的眼神。

眼眸里的妈妈,是完美的。

在顾嘉心里,父母的相爱,是永远的。

顾嘉的回答,让老头很意外,那一瞬间,他眼里的泪水如老牛犁地缓缓落下,和夜空里的星星交相辉映,时空交错,一家三口仿佛在这个夜晚相聚了。

沉默了许久,顾嘉很认真的问道:“老头,书上说,人有钱了就会众叛亲离,我马上就变成富翁了,你还会永远陪着我吗?”

缺门牙的“风和雨”呼啦啦地吹向老头的脸。

“会啊,爸爸在的,爸爸会永远陪着你。”

夜幕中,仿佛出现了一张笑脸,父子俩歪着头,笑着流下了温暖的泪水。

刘一航去找秦书豪的时候,他已经早早起床并且洗漱好了。

一大早,门外的台风还没有刮起来,风依旧是大,雨还只是小雨。

“书豪,走,咱去菜场备货去,这几天台风,咱们换点新菜品,权当试菜了。回头咱们把餐单的价格调整一下,换个能做外卖的新餐单出来,咱们现在的餐单可是没有一个菜能做速食快餐的,守着老店的脸面还卖着高价也不是个事儿,也看看外卖什么的怎么弄,等林可可过来通知她一声就可以了。”

秦书豪接过顾嘉哼哧哼哧收拾出来的拉杆车,问:“你可想好了?不摆小吃摊啦?”

顾嘉停下了脚步,回头对秦书豪露出大白牙笑嘻嘻的说:“嗯,想好啦!不用摆小吃摊啦。”

秦书豪愣了一愣,“好的,那走吧。”

“等等我,等等我啊。”刘一航从二楼冲了下来,手里还抱着零食,嘴里也塞满了食物。

“快点儿啊,台风可要来了。”刘一航一把冲进了顾嘉的怀里,顾嘉顺势拍了拍他的头:“不是没发工资嘛,还有零食吃呢。”

“不是没吃早餐嘛,我饿,我可还要长身体呢,老大。”

“这小屁孩儿,走吧。”

三个人的影子很快消失在愈来愈大的狂风暴雨中。

餐厅的采购每次都是秦书豪负责,有时带着刘一航,话少高冷的秦书豪只有在菜市场才笑容满面,甚至啰嗦的像个话痨。当年顾嘉第一次发现这种现象的时候,瞠目结舌又不禁觉得有趣,他想跑上去跟秦书豪唠唠别的,结果发现,秦书豪完全不理会他,那时候顾嘉便知道了,静默的秦书豪,心中那片嘈杂的人间烟火地也是静默的。

在喧闹的早市场,白白净净的秦书豪深谙食材的择选之道,在人潮涌动的菜市场秦书豪无疑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三人从菜市场满载而归时,林可可也趁着台风没来之前回到了小红亭。

“我说你们三人干嘛去啦,买这么多菜回来干嘛呢,这台风难不成还能给我们揽客?”三人提着满满的食材走进厨房,林可可紧随其后问。

“你不懂,待会儿跟你说。”顾嘉说。

“你们老大干嘛呢?”林可可扭头问起了刘一航。

“我不知道啊,可可姐,老大他也没说。”

“我可是为这一周的台风备了很多东西啊。”林可可说着指向橱窗外的一个餐桌,上面摆满了各种零食水果,纸牌,游戏卡,飞行棋等。

“我说,你酒吧不用顾的吗?”顾嘉把一捆青菜放进了冷藏室。

“台风来了就该放假啊,顾嘉你是嫌亏的不够吗,台风天准备这么多菜,怎么想的你。你过来,我正好有事找你。”

林可可把顾嘉拉到吧台,她弯腰从吧台底下拿出一个大编织袋,递给顾嘉:“这些都给你,你帮我给卖了。”

顾嘉接过来打开一看:“这么多包儿?你是不是疯了?都卖了?”

“这些都过时了,我也不喜欢了。”

“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说越复古越好看你就越喜欢,这就好比你的孩子们,你要给卖了?”顾嘉想起平日里林可可看自己这些包的眼神,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再说了,你除了那酒吧,就这些包了吧?”

“哪那么多废话呢,让你卖了就卖了。”林可可尽力忍住不看那编织袋。

“噢,我知道了。”顾嘉恍然大悟,“你是怕我没钱,小红亭撑不下去了吧?”

“我是财务主管,我能不知道你这钱包有多羸弱吗?这包都卖了,还能撑段时间,想想办法,实在不行,这玛瑙项链也值几个钱……”

“这叫苗条,精瘦,什么羸弱啊,显得多营养不良似的,再说了,我可不想要你那项链啊。”

“无论如何,蚂蚱酒吧是不能卖的,我还有好十几个兄弟要养哪。”

“想什么呢,我都不要,你也都不准偷偷拿去卖,听见没有?我有办法啦,相信我,我们即将迎来小红亭的第二春。你啊,上网看看新款包包,有看上的跟我说,等这段时间过了,我给你买。”说着就把编织袋塞进了林可可的怀里。

“你给我买包算怎么个说法儿啊,我得找个男朋友给我买。”林可可抱紧了怀里的包,半仰着头,说罢脸上居然还有些红晕。

“别YY啦,你要是不累的话就帮我一起把菜归置归置,辛苦啦。”顾嘉扶着林可可的肩膀,一脸得意,“待会儿你就会为我的伟大想法热烈鼓掌的,秦书豪,别收拾了,交给他们吧,我有事和你商量。”

“噢。”刘一航答。

“欸,你这臭小子……”林可可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冷库。

“老大,什么事?”秦书豪洗了手,跟了出来。

“先坐嘛。”

“憋什么鬼主意呢,神神秘秘的。”

“秦书豪同学,你知道自己有多帅吗?”

顾嘉眼神放光,话音刚落,秦书豪便觉得身后一阵凉意,心内一阵哆嗦,双手便不自主的在胸前交叉起来:“老大,你想干嘛?”

从未见过秦书豪这副模样,顾嘉忍不住窃笑:“嘿嘿,我昨晚梦到你咯,我们……”

“我们什么我们,说正经事。”见顾嘉一副不正经的样子,秦书豪说。

“是这样,我开始觉得吧,在餐厅门口摆摊位,一是看能不能增加一些人流,二来,只要不是在小红亭操作,就不算违背诺言。你也知道,重新开业以来咱们就一直是亏损的,积蓄消耗的差不多,两个月都没钱发工资了……”

秦书豪心想:“我当然知道。说要摆个摊位,不仅没有达到的引流增收的目的,反而又亏损了一笔,这次不知道又有什么鬼点子。”

“我也想通了,穷则思变,其他的管不了了。这台风就是很好契机。”顾嘉继续说着。

“老大,你什么时候说话婆婆妈***了,能不能说重点?”

“我想让你开直播……”

小说《小红亭》 第二章 嘿,台风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