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之1993
重生之1993完整版 张一鸣王发全章节阅读

重生之1993大漠孤烟

主角:张一鸣王发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之1993》由大漠孤烟最新写的一本重生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一鸣王发,书中主要讲述了:张一鸣的人生,终结在了男人四十一枝花的年龄。再睁眼竟回到三十年前。那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张一鸣将重来的人生过成了诗和远方,财富和梦想,亲情和爱情,他都要。...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3-28 11:12:1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干净?张一鸣,你当你爸是傻子还是瞎子,我和你妈辛辛苦苦一个月才能挣上不到四百块钱,你多大,十六岁,吃喝拉撒都得靠着家里,你说这钱不是偷的不是抢的,难道是别人给你的?”

张河山有轻微的心律不齐,情绪一激动,心脏就会疯狂的跳动,连带着整个身子都会跟着发抖,此时的张河山,身子就像是一片被秋风卷起来的落叶,不仅肩膀不断的耸动,半个身子也摇晃起来。

“河山,你发这么大火干啥,有啥话先听孩子说,看给孩子吓的。”

秦芳看到张一鸣脸色发白,以为张一鸣是被张河山吓的,语气立刻带了几分嗔怪。

“妈,这孩子都是你们惯的,再这么惯下去,他就要杀人放火了。”

张河山也是个孝顺的人,从小到大,基本上没有过像现在这么大声和秦芳说话的时候,可想而知现在是有多生气了。

“河山,你怎么这么和妈说话,妈说的对,你不能这么无凭无据的就对孩子发火,至少得给鸣鸣个说话的机会。”

张河山被两个女人一人一句的怼了回来,面色更加的不好看,但刚刚跟秦芳吼过之后他就后悔了,所以,范玲玲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没再开口,但是胸脯起伏的厉害。

“鸣鸣,你是好孩子,从小到大,从来就不撒谎,你跟妈说实话,这钱到底是咋来的?”

看到丈夫没再开口,范玲玲这才看向儿子,语气十分的温柔,说完,还伸手在张一鸣的头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

“小鸣,你说实话,有奶奶在,你爸他不敢把你咋地。”

秦芳气鼓鼓的看着儿子,她大老远的从农村过来,可不是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子受气的,哪怕给孙子气受的是自己的亲儿子也不行。

张一鸣看了看秦芳,又看了看范玲玲,最后才看向张河山。

“爸,这钱是我自己赚的,不信的话,明天一早你可以去步行街上的大发通讯店问一问,问问老板王发,这八千块钱是不是他给我的工钱。”

大发通讯店?

“就是给免费发削皮刀的那个卖屁屁机的店?”

秦芳最先反应过来,不过她不太知道BP机,张嘴就说成了是屁屁机,她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早上她出门倒脏水的时候,隔壁的小媳妇儿跟她说的。

“就是那个店。”

张一鸣原本是想了其他的理由的,可是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毕竟张河山不是个很容易糊弄的人,如果随便扯个理由,恐怕这八千块钱张河山是绝对不会用的,那他的苦心也就白费了。

“人家凭啥给你工钱?你一个小毛孩子,难道还能生产出来BP机?”

张河山当然不信,他是知道BP机的,工厂的几个领导,还有两个家里条件好的工友,都买了这个东西,几千块钱一个,每次有人找,那东西就会一边发光一边嘀嘀的响,十分的拉风。

但那么贵那么高科技的东西,别说是生产,就是能用明白都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对于张一鸣的解释,张河山是一千一万个不信。

“爸,我是不会生产,但我会组装,我从小就看着你鼓捣电路,家里的电视、收音机、电风扇坏了都是你自己动手修的,我从小就对这个感兴趣,后来我跟马俊去了一趟西关的维修点,看人家修过BP机,回来自己就在脑袋里一直想这个,正好碰上大发通讯店的大发哥招组装BP机的人,我就去了,我真的是靠自己的技术赚的这些钱,爸,你从小就教育我要正直,我怎么可能去做违法的事呢?”

张一鸣的这段话说的真真假假,马俊是他的发小,家里条件还不错,马俊的爸爸马家民就是在西关街开五金店的,他以前经常去那儿找马俊玩,这一点张河山是不会怀疑的。

至于他是在哪看到的BP机维修,张河山查不到,西关街的那些维修点绝大部分都是四轮推车,今天来明天走,打一枪换个地方的比比皆是。

果然,张一鸣的这话一说完,屋子里的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就算是你会维修BP机,人家也不可能给你这么多钱吧?”

“当然不能,我替大发哥组装一个BP机,大发哥给我两百块钱,不过大发哥知道咱家急需用钱,就先预支了我一半的工资,等我以后再慢慢还他。”

张一鸣睁眼说瞎话,但是神色却淡定的很,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他知道,合伙的这件事不能说,因为这个谎太难圆了,他会组装BP机的这件事尚且还能解释的通,如果说他认识能够提供BP机组装件渠道的人,那就太离谱了。

“不行,不该得的钱咱们一分不能拿,多出来的钱明天就给人家送回去,还有,家里还没到揭不开锅的地步,用不着你出去赚钱,明天把钱给人家还了,就不许再去了。”

张河山沉着脸。

他虽然觉得这事总有点怪怪的,但也知道张一鸣的脾气秉性,可能有些调皮,本质却很正直,而且张一鸣喜欢鼓捣这些东西也是事实,他之所以脸色很难看,更大一部分原因是觉得自己无能。

他是一家之主,却让明明应该安享晚年的母亲到现在还要替他操劳,让明明年纪轻轻的妻子因为生活的艰辛而过早的憔悴和苍老,让明明应该无忧无虑成长的儿子过早的为家庭而奔波。

他自责,他惭愧,他觉得自己愧对于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

“爸,您常跟我说,做人一定要讲诚信,答应别人的事儿,哪怕是再苦再难也要咬牙完成,我答应了大发哥,一定会帮他组装完剩下的那些BP机,至少要把这八千块钱的活儿得做出来,至于以后,我一定专心念书,再也不干这些了。”

知父莫若子,张一鸣知道父亲此时心里的想法,也知道怎么才能说服父亲。

“妈,奶奶,你们就劝劝我爸吧,家里欠着高利贷不说,还欠着那些亲戚的钱,我昨天听到二姑的话了,表哥要结婚,二姑来要钱也是天经地义的,咱们不能因为我看病需要钱,就耽误了表哥结婚啊,还有,家里欠了这么多钱,你们表面上不说,心里多着急上火我知道,现在咱们能把这些饥荒都还上,为啥不还啊?”

张一鸣说的句句在理,句句都说在了点儿上,说的秦芳和范玲玲两个女人的眼窝子发红。

小说《重生之1993》 第8章 合理的解释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