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妇不从良》小说在线阅读 《毒妇不从良》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 2018-07-09 15:49:49 来源:追梦游戏网 作者:追梦游戏网

《毒妇不从良》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蜡笔文学,关注后回复:毒妇不从良 或者书号:3515 即可阅读全文

《毒妇不从良》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毒妇不从良》是糖心没有心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荣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空气中有一瞬间的胶凝,高云意眼角处微乎其微的厉色被荣昭尽收眼底。荣昭心中冷冷一笑,却话锋一转,道:“其实也没什么,人还有个头疼脑热哪,何况是畜生,瞧我问这话问的。母亲来得巧,我正要去看阿曜,不如咱们一...

《毒妇不从良》 第一卷 005 马厌香衣 免费试读

空气中有一瞬间的胶凝,高云意眼角处微乎其微的厉色被荣昭尽收眼底。荣昭心中冷冷一笑,却话锋一转,道:“其实也没什么,人还有个头疼脑热哪,何况是畜生,瞧我问这话问的。母亲来得巧,我正要去看阿曜,不如咱们一起吧。”

“是啊,好巧啊。”高氏咬着牙笑着,心中恨死了荣昭。若不是这臭丫头突然出现,荣曜一定会惹下大祸,都是这个臭丫头坏了她的好事!

荣曦不动声色的拽了下她母亲的衣袖,“好啊好啊,曜哥哥被马惊着一定是吓坏了,我们赶紧安慰一下吧,不然他又哭鼻子了。”

她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如一个天真懵懂的孩子,只是那点小动作依旧逃不过荣昭的眼睛。

嘴边的凝滞化作温婉的笑容,高云意敲了敲荣曦的脑门,带着几分嗔意,“你这孩子,刚到你六姐这闹一番,又想着去你曜哥哥那,真是一会儿的功夫都不得闲。看来真应该请个教书先生好好磨一磨你的性子了。”

荣曦缩着脖子躲到荣昭身后,就像是有了仗腰的,反驳道:“爹说我的性子像六姐,娘要是想请教书先生,也看六姐答应不答应。”

荣昭心中很厌烦看她们娘俩在自己面前演戏,却又不得不配合着。反手将荣曦拉到前面,说笑道:“像我这性子怎么了?母亲可是说过我这是率性而为,若是请了教书先生反而拘束了我,弄的和其他府上的小姐一样如泥塑木雕一般,岂不失了天性。”

荣昭已经十五,却没像其他府上的小姐一样学习些正经的东西。以前她父亲也提过给她请先生,却被高云意一口回绝,说是女子无才便是德,又唯恐那些先生的酸腐之气框条了她的本性。

现在这是看荣曦也到了年龄,又想着给她请先生了是吧?这会子怎么就忘了女子无才便是德了?

在她面前提这么一嘴,还不是因为怕在父亲面前自打嘴巴,所以想借她的嘴去说。

可她偏不让她如意!

“曦儿才多大母亲就给她请先生,也不怕养成了个呆木头。我最是喜欢曦儿这天真可爱的性子,要是被教成了那整天满口诗词歌赋的娇小姐,我可不愿认她这个妹妹。”也不给高云意说话的机会,荣昭兀自说道。

看着高云意有些变色的脸,她就说的更欢,“若是爹的意思,那我去和他说,定让曦儿和我一样,不被先生的酸腐之气熏着。”

“不不,你爹没有说。”高云意连连摆手,生怕荣昭真的去找侯爷说此事。

此时她真是哭也不得,笑也不得,只暗骂荣昭真是个没脑子的,还真的以为她是怕教书先生拘束她的天性啊?她只是怕她知文明理,以后不好控制罢了。

心里骂着,表面却不能表现出半分,高云意摁在荣昭的肩上,颇有几分慈爱欣慰之色,“怪不得曦儿成天在房里六姐姐长六姐姐短的,连我这亲娘在她心里也不及你半根手指头。这满府里就你最是偏疼她,处处顺着她的心意来,可不就觉得你最好。”

眼角往肩上的手上一瞄,说不出的恶心。荣昭轻轻吸了一口气,抵住心头的作呕,亲切的挽起她的胳膊,甜腻腻的声音如沁在蜜糖里,“母亲对我最好了,比爹还疼我,您对我好,我当然也要对曦儿好才是啊。”

你对我的“好”,前生,今世,加起来,我都会加倍还给你,加倍。

又说了一番话,几人才去了荣曜的御风堂。刚进御风堂院子时迎面出来一个丫鬟,冒冒失失的,差点撞到荣昭身上。

“没长眼啊?这般莽撞差点冲撞了六小姐,你是不是不想在荣府当差了?”未等荣昭说话,落霞一个耳光上去,连丫鬟手里的衣服都打落在地上。

荣昭横了一眼落霞,她才讪讪的收回手退到一边。

“六小姐恕罪,奴婢不是有意的。”那丫鬟倒还镇定,被打了一巴掌也不怯不哭,将衣服捡起来,低着头认罪。

这不卑不亢的态度却引起荣昭的注意,何时荣曜这里有这么沉稳的丫头。不由打量了她几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六小姐的话,奴婢叫春卷。”

荣昭脸颊上抽了抽,春卷?她这弟弟怎么不给她起名叫馒头?看了眼她手里的氅衣,再道:“我看你挺稳重的,怎么刚才却那般急躁?”

“奴婢急着把世子的衣服拿去浣衣房,本昨天长天姐姐就让送去,奴婢忙着给世子煎药给忘了。这会子想起来,就赶紧送去。”丫鬟很老实,如实回答。

“哦,那你快去吧。”荣昭迈开步子往院里进,走了几步脚下突然一顿,喊住那丫鬟,“等一下。”她转身折了回去,扯过那件大氅里里外外检查了一番,又闻了闻,有浓重的香味。

高云意见她如此,攥了攥手心,与荣曦对视了一眼,连忙上前拦住她的手,“这么冷的天赶紧进屋吧,一件衣服有什么好看的。”横了下春卷,语气呵斥,“还不赶紧送去。”

只是春卷却没有动,抬起头看着荣昭道:“这是昨日世子骑马时穿的衣服,上面被人撒了大量的雪兰香。”

马厌香衣,本闻得香味就容易发狂,而这雪兰香是常用于让人兴奋的药剂里的一种香料,马闻到了不疯狂才怪。

“你胡说八道什么?”高云意心头大震,瞪着眼睛斥她。又对着荣昭道:“昭昭别听她胡说,一个粗野丫头哪里有那么多的见闻,只会满嘴胡诌。”恶狠狠的瞪了眼春卷,出言威胁,“再胡言看不撕烂你的嘴!”

春卷被吓的一激灵,几次欲言又止。荣昭见她如此,知道她是惧怕高氏,遂出言安慰,“别怕,夫人明察秋毫,只要你不是胡说,夫人是不会为难你的。”侧目看了眼高云意,“是吧母亲?”

高云意讪讪一笑,道:“昭昭你在这和一个丫鬟说什么话,没得失了身份。”

对着她,荣昭含笑不语,又闻了闻氅衣上的味道,微微蹙了蹙眉,“你怎么知道这是雪兰香?”

春卷抬起头看了眼高云意,被她眼中的阴狠之色吓的赶紧低下头,犹豫了片刻,方道:“奴婢家养过马,给马配种的时候一般都会用到这种香料。”

密密的香味如缕缕青烟钻到鼻孔里,刺鼻得难闻,荣昭抓住衣服的一角,胸口里燃烧的火浆几欲喷出。

她眼角的厉色如一道闪电霹雳,在高云意脸上划过后定在落霞脸上,吩咐道:“去,将父亲请来御风堂。”

表羞涩嘛~喜欢就点我

分享吧~提高逼格:

Copyright © 2017 追梦游戏网 dreame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5029375号-7

苏公网安备 32032402000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