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深情又如何》完结版精彩阅读 007 他停妻再娶,娶的人是她?

时间: 2018-07-09 15:51:20 来源:追梦游戏网 作者:追梦游戏网

《纵使深情又如何》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兔文学,关注后回复:纵使深情又如何 或者书号:317 即可阅读全文

《纵使深情又如何》小说简介

乔振邦左凤来是《纵使深情又如何》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甜宝丫,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 她以为乔振邦出了事,急得心发慌,连针扎破手指,都恍然不知。国难当头,江北十三省虽然在乔氏父子的统辖下,几十年来都歌舞升平。但随着近几年国际势力对江北的渗入,和平的局势其实已经被打破。玉帅此次去关外平...

《纵使深情又如何》 007 他停妻再娶,娶的人是她? 免费试读

她以为乔振邦出了事,急得心发慌,连针扎破手指,都恍然不知。

国难当头,江北十三省虽然在乔氏父子的统辖下,几十年来都歌舞升平。

但随着近几年国际势力对江北的渗入,和平的局势其实已经被打破。

玉帅此次去关外平叛,故意留下乔振邦坐镇江北,一是为了锻炼乔振邦的能力,二,也有放权的意思。

乔振邦若受了伤,不说玉帅府一家子怎么活,江北的天,大概都...塌了。

左凤来越心急,小蝶哭的越伤心。

直到左凤来忍无可忍厉喝,小蝶才止住哭声,说道:“不,不是少帅受伤。是他娶了关西穆家的小姐。”

“什...什么?”左凤来怔忡了片刻,左心房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情绪。

她早该猜到的,能令乔家当成喜事,唢呐喧天的,除了玉帅凯旋归来,就是少帅乔振邦的婚事。

可乔振邦对她誓言在先,一生一世不负她真心,不娶二妻。

现在,终于都不作数了么?

失落和痛苦,令左凤来苍白的面容更显憔悴。

小蝶在边上紧张到跺脚:“怎么办小姐?我看安平城各界政要都来了。少帅许是来真的。他若真的休弃您,少爷和老爷,还有您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怎么办?

左凤来掩住心中苦涩,重新落座拿起针线,想装作不在意,但颤抖的话音还是暴露了她的心绪。

“他既然有心要抬一个妾室,我如果不同意去闹,你觉得,世人会怎么看乔家,又怎么看我?”

小蝶咬唇,欲言又止。

左凤来没察觉小蝶的神情有异,她手上的针线走的飞快,继续用矫饰过的话麻痹自己。

“现在玉帅还未回府,少帅再厌弃我,想毁掉左家,也需要请示玉帅。既然大事未定,那我们暗中收集证据,就等着玉帅回来,由他给我们作主。玉帅他不是振邦,他是最大公无私的人。”

左凤来相信,只要自己的公公乔岩回来,左家的冤屈会洗刷干净。

乔振邦是她的夫,却不信她,还停妻再娶用妾室羞辱她,她不能再意气用事,跑到人前让他将自己的自尊狠狠踩在脚下。

更不能让他找到机会,对被关押在监牢里的爹爹找借口惩罚。

可小蝶上前摁住她的手,目光犹豫:“小姐,您随我去看看吧。那个牧家小姐,我总觉得怪怪的。”

“...哪里怪?”

“我觉得我看错了,可是...”

“可是什么?”左凤来急死了,她虽然对乔振邦有委屈和恨,可她一点都不希望他会受到伤害。

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有问题,她要赶在乔振邦受到伤害前就提醒他。

小蝶深吸气,“我方才混着几个丫鬟给新娘换敬酒服的时候,我见到了新娘肩胛上有一个被剜掉的刀疤,看起来是个蝴蝶的印记。我怀疑她是乔小姐。”

乔见薇?!左凤来针都拿不稳了,她立马起身:“别开玩笑了,她不是死了么?”

以乔振邦的手段,他又那么言之凿凿,对她家恨之入骨。乔见薇大抵是真的遭遇不测了。

“可奴婢确定,就是她。”小蝶笃定道,“除了那个怪异的伤疤,我还瞧见了她左胸口有三颗小痣,因为奇特的连成一线,与乔小姐的特征一样,所以,我还特意多看了几眼。而她见我看她,瞪了我一眼,眼神凶狠的要命。小、小姐,我怀疑乔小姐兴许压根没死。”说到没死的时候,小蝶惊惧的压低嗓门。

“马上带我去大堂。”左凤来又喜又忧。

虽然不知道乔见薇用什么手段让自己变脸,还嫁给了乔振邦。

但是她没嫁入乔家前,跟乔见薇关系不错。两人还一起洗过澡,她是知道乔见薇胸膛有那连成一条线的三颗痣的。

如果小蝶说的是真的,乔见薇真的没死,那她爹和她哥的罪名就压根不存在。

他们就不用继续遭到折磨!

风从耳旁呼啸而过,左凤来脚步迈的更大。

她头一次那么希望,待会儿见到的情敌,就是乔见薇。

堂上,中西方合璧的婚礼正走到最后几个环节,新郎新娘向在场宾客敬酒。

左凤来眼睛一瞬不动地盯着乔振邦的左手边——那个穿着纯白嫁衣,笑得一脸幸福的女子。

虽然只是身形相似,脸长的完全不像。

可左凤来对她的感觉却诡异的熟悉。

是否真的是她?

“乔见薇!?”

她试探性地叫了一声,拨开人群走到新人面前。

《纵使深情又如何》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兔文学,关注后回复:纵使深情又如何 或者书号:317 即可阅读全文

008 乔家只会有一个正夫人

她原本只是想靠近新娘,看这个女人左手腕上还有没有那枚自杀时留下的伤疤。

如果这都能对上的话,她确信这人就是乔见薇,那她父兄就能解开冤屈。

可她的手,还没碰到新娘。

乔振邦就以决然的保护的姿态挡在新娘面前,一个巴掌就将她掴到地上。

“滚出去!谁准许你离开屋子?马上滚回后院!”

乔振邦的勃然大怒令左凤来错愕,她的大脑有一瞬的空白。

“乔——”她张嘴,想告诉她小蝶的猜想。

可乔振邦猿臂一揽,关切的将新娘护在怀里,温声安抚:“婉婷,别怕。”

两厢对比之下,新人和旧人谁才是少帅的白月光,一看便知。

宾客哄堂的奚落传来,在左凤来耳边嗡嗡嗡响个不停。

左凤来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前一刻还朝自己沉眸厉喝,转身就将别的女人搂在怀中安抚的男人。

心,一点点归于死寂...

呵。早该死心的不是么,她不过就是想确认这女人的身份,连伤人的意思都没有,可乔振邦却问都不问清楚,当众将她推入这样不堪的境地,甚至都没顾虑到她现在还怀有身孕...

下身有隐隐的疼,左凤来惨白着脸,让小蝶将自己搀起。

“小蝶,我们回去。”

原本她想当众说出猜测,逼那女人露出马脚。

可看乔振邦对那女人的维护,她怕如果猜想的是不对的,到时候惹怒了乔振邦,会给她和小蝶带来难以承受的后果。

索性离开这里罢,暂时躲开眼前憎恶的一切。

她不要再呆在这讨厌的地方,不要再忍受着乔振邦给自己的一遍遍凌迟。

她就当作过往一心恋慕乔振邦的那个傻女人,已经死了。

可左凤来主仆搀扶着没走出门,身后就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声音。“姐姐别走。”

是她!

这女人要做什么?左凤来紧了紧手心。

“少帅,这就是姐姐么?婷儿不知为何,见到姐姐竟一见如故,内心欢喜的不得了。我可不可以以茶代酒,敬姐姐一杯?”

她是没事找事还是故意挑衅?

左凤来惊愕地转过身,目光对视的一刻,果然,她在这女人眼中看到了不加掩饰的得意。

得意什么?

左凤来心头攒着火,冷冰冰道:“穆小姐别乱攀关系。我们左家就我一个女儿,我公公玉帅也只承认我一个儿媳。你这一声姐姐,我担待不起。”

说罢,她拉着小蝶的,扭头径直离去。浑然不顾身后气的脸色通红的女人。

穆婉婷当众下不来台,委屈地一头扎进乔振邦怀里,嘤嘤可怜道:“少帅,我不依。姐姐是不是对婷儿有什么误会,她怎么一点都不喜欢婷儿呢?”

她角色扮演上了瘾,真当自己是穆家大小姐。此刻能投入她一直思慕的男人怀里,心中又是得意,又是嫉恨。

胸腔里跃动着怒火,她真想要左凤来立刻就死,这样,谁都不会跟她争振邦哥哥了...

乔振邦看着左凤来远去的背影,本想张口将她叫住,质问她甩脸给谁看。可见左凤来明明瘦的脱了型,却依旧将脊背挺的笔直的背影,他眸色暗暗,终是什么话也没说。

穆婉婷不依不饶,还在诉说委屈。乔振邦压抑住心里的不耐烦:“她说的也没错,乔家只会有一个少夫人。”

什么?!

穆婉婷一张脸登时变色,又红又白。

“振邦哥——”

《纵使深情又如何》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兔文学,关注后回复:纵使深情又如何 或者书号:317 即可阅读全文

表羞涩嘛~喜欢就点我

分享吧~提高逼格: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7 追梦游戏网 dreame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5029375号-7

苏公网安备 32032402000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