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关风月又关卿》小说大结局精彩阅读 季长清李光宇小说阅读

时间: 2018-07-09 16:51:21 来源:追梦游戏网 作者:追梦游戏网

《非关风月又关卿》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非关风月又关卿 或者书号:942 即可阅读全文

《非关风月又关卿》小说简介

《非关风月又关卿》是由作者渭城所著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非关风月又关卿》精彩节选: 那小厮甚是伶俐,立刻明白季长清的意思,躬身道:“是,小的马上去办。”“江公子,请随我来。”季长清没有带曲临江去正厅,而是饶过石子甬路,转过抄手游廊,将他带到了偏厅。陪着曲临江喝了会儿茶,便有人前来禀...

《非关风月又关卿》 第十五章 尊重点 免费试读

那小厮甚是伶俐,立刻明白季长清的意思,躬身道:“是,小的马上去办。”

“江公子,请随我来。”季长清没有带曲临江去正厅,而是饶过石子甬路,转过抄手游廊,将他带到了偏厅。陪着曲临江喝了会儿茶,便有人前来禀报:“大小姐,莫雪居已经整理妥当。”

莫雪居是府中客房,还是较为偏僻幽静的客房,即便府中来了客人,也很少会安排到那里,季长清之所以将曲临江安排到那里,是因为她觉得曲临江应是喜静的人,而莫雪居前面又有一片终年长青的竹林,想来曲临江应该会喜欢。

季长清亲自带路,面上看着镇定自若,实则心中已然紧似一团。一路走在通往莫雪居的路上,她能清晰的感觉到曲临江就跟在身边,越发觉得迈出的步子都僵直了。若不是萍儿时不时在旁指引,她几乎要带着曲临江在府中兜圈。在自家院中迷路,季长清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在心中将自己又暗暗鄙视一番。

“表妹?你这是去哪里?”

听到这个声音,季长清心头一跳,暗道糟糕。李光宇不随着舅舅在前厅见母亲,怎的忽然跑到这里来了?想起李光宇平日对她的纠缠和关注,季长清已经明白,一定是有人偷偷给他报了信,但她却不得不停下来面对李光宇:“表哥,”季长清微微迈出两步,挡在曲临江前面,淡定道:“表哥今日怎么到这里来了?”

李光宇脸上神色古怪,眼中似有探究。目光越过季长清肩膀,朝她后面的曲临江看去,说道:“听闻表妹带了客人回家,我特地过来看看。不想表妹竟是这般悄悄行事,难道客人见不得人吗?”

奔尧听了李光宇的话,面带怒气上前一步,似是要说什么。曲临江倏然回头,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奔尧便又忍住,悄无声息的退回到了原位。

“表哥,”季长清大声斥道,眸中的不悦已经十分明显。李光宇此话说的实在难听,虽然平日里他一向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但却很少这样尖锐的同她讲话,今天这是怎么了,吃错了药?她冷声回道:“江公子是我请的客人,你说话放尊重点。”

“尊重?”李光宇冷笑一声,不退反进。余光瞧见曲临江容姿出众,玉骨神风,心中怒气更盛:“我如何不尊重了,表妹私带外男入府都算尊重,我不过只说了一句,就算不尊重了吗?”

季长清气的脸色发白,声音更冷:“我带朋友入府做客,自是光明正大。况且,我是季府的大小姐,要做什么,还轮不到表哥来管吧。”

李光宇针锋相对,冷笑道:“即是客人,难道不该通报姑母一声吗?表妹如此鬼鬼祟祟,是什么意思?”

如果刚才的话是不尊重,那么李光宇这话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季长清怒极反笑,眼中却无一丝笑意:“李光宇,是不是我父亲对你太过纵容,才让你养成在季府无法无天的性格,我再说一遍,要带什么人回来,是我自己的事。我才是这里的主人,若你看不惯,大可现在就离开。”

每次季长清怒极的时候才会叫李光宇的全名,李光宇看她脸色,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咬了咬牙,态度放软了些:“表妹,你知道我的意思,我只是太喜欢你而已。”

“来人,”季长清看也不看李光宇,直接喊道。

“小姐。”府中的侍卫听到她的话,立刻上前躬身行礼。

季长清眉头紧皱,毫不客气的说:“表少爷身体不适,送他出去看大夫,之后就不用送回来了。”

“小姐?”侍卫一愣,李光宇是季府常客,又是夫人的亲侄子,这个命令,他着实有些犹豫。

“表妹,你说什么?你要赶我出府?”李光宇不可置信的看着季长清,似乎无法相信季长清真的要这么做。

季长清依旧看也不看李光宇,紧皱着皱眉头怒道:“我说的话你们没听到吗?是不是我向来不管事,你们便不拿我当主子了?”

“属下不敢。”侍卫应了一声,转身走到李光宇面前,伸出手臂,客气的说:“表少爷,我送你去,看大夫吧。”

李光宇不甘心道:“表妹!”

季长清冷声道:“带他出去。”

再不甘心,李光宇也被请出去了。一旁的萍儿早已目瞪口呆,她头一次见季长清发这么大的脾气,虽然她和表少爷时常吵架,但以往生了气,最多不见他,躲着他。像这种直接把人赶出去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季长清见李光宇被请出去,转身对曲临江满脸歉意的说:“江公子,实在对不住,他,是我表哥,如果冒犯了您,我带他向您道歉。”说完,恭敬的行了一礼。

从始至终,曲临江都只是风轻云淡的立在旁边,未发一言。此刻见季长清行礼,忙伸手将她扶住,淡淡道:“季姑娘不必如此,江某不会放在心上。”

隔着衣袖,曲临江圆润修长的手指微微托在季长清手臂上,明明感觉不到温度,但季长清还是觉得一股异样的感觉顺着衣袖缓缓流入心头,忙顺着他的力道站直身体,脸上飞起一抹可疑的红霞。

曲临江却是笑的一派如沐春风,“季姑娘,我们走吧。”

季长清道:“好。”

将曲临江送到莫雪居,季长清刚嘱咐了一遍伺候在这里的下人,忽然有人前来禀报道:“小姐,夫人找你。”季长清愣了一下,点头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季府内院,季夫人和季庄主的卧房内,季长清垂着头坐在椅子上。季夫人就坐在她旁边,此刻房中除了母女二人并无他人。季夫人面色凝重,静默半晌,方叹了一口气,皱眉道:“清儿,你,你今天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季长清抬起头,面上十分镇定:“娘,女儿问心无愧,今天就是表哥不对,他随意冒犯我的客人,女儿将他赶出去又有什么错?”

《非关风月又关卿》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非关风月又关卿 或者书号:942 即可阅读全文

第十六章 降降火

季夫人一向宠爱季长清,但这次似乎觉得她确实做的不对,便语重心长的劝她:“清儿,他毕竟是你表哥,你这样做,将你舅舅置于何地?”

“舅舅向来明理,”季长清咬了咬唇,“娘,您不知道表哥说的话有多难听。而且,您还从未见过江公子,也没问过他是什么人,为什么就先帮着表哥说话呢?”

季夫人一愣,想起李光宇的话,目光不觉闪了闪。她知道自家女儿一向胆大,也知道她不喜欢李光宇,但这样私自带人回府,即便她这个做娘的不说什么,季庄主也不会轻易允许。她原本想着,一会儿委婉些和季长清说这件事,没想到她自己这会儿到先提起来了。虽然觉得尴尬,但季夫人还是顺着她的话问:“娘只知道,他是你的,”季夫人眼神有些不自在,转向别处才道,“你的朋友,难道还有什么特殊的身份?”

季长清却似没有注意到季夫人的表现,坦荡道:“娘还记得我那天在郊区被人劫持的事吗?”

季夫人的目光重新投向她,有些疑惑的点了点头:“当然记得。”

季长清目光清亮,一字一顿说道:“他就是我的那位救命恩人。”

季夫人的表情立刻变成惊讶,双手不自觉的互握,恍然道:“难道,那天在城外救你的人,就是这位江公子?”说完后她又顿了顿,话音一转问道:“娘记得你说过不认识他,怎么现在突然又认识了?”

季长清心中有鬼,不敢说自己之前就死皮赖脸的邀请过人家,但人家却没来的事实。这会儿见季夫人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连忙含糊的辩解:“娘,我之前不过与他只匆匆见过一面,如何算的上认识?今天正好在大街上偶遇,这才忽然认出,将他请到家里来。”

季夫人听了这话,相信了似的点点头,末了又问:“听说你将他安置到了莫雪居?是打算让他在府里住一阵子?”

季长清当然想让曲临江在季府住下去,住的时间越长越好。可是,她却不知曲临江心中到底是如何想的。也许,他不过是不忍看她多次邀请的愿望落空,所以才勉强答应的呢?

季长清不说话,但态度很明显是默认的模样。季夫人细眉皱了皱眉,缓缓伸出手,将季长清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又将她额前的一缕头发拨到脑后,语重心长道:“清儿,不是娘要故意说你,知恩图报是没错,但你这样冒然把一个陌生人请到家里来住,是不是有点冒失了?”

“娘,”季长清知道季夫人是担心她,便就势蹭到季夫人怀里,抱着她的腰撒娇道:“江公子人很好,一定不是坏人。”

季夫人对季长清的撒娇无力抵挡,低着她的发旋暗自叹了口气,轻轻抚着她的头发说:“算了,你爹今天不回来,明天你便带那位江公子给你爹见见吧。”季长清知道,季夫人既然松口,这便算是答应了。只心中暗自打算着,父亲那里一定要好好说,让他和娘一样,不反对才好。

一大早,季长清便带着萍儿来到莫雪居,曲临江早已起床,正不紧不慢的端着一杯早茶轻轻啜饮着。见季长清来,便放下手中的茶,唇角勾起一抹温和笑意:“长清,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季长清走进,便见曲临江今日换了一身新衣服,依旧是一袭白衣,纤尘不染,上面用音色的丝线细细绣着竹纹刺锦,简约雅致。乌黑长发用束起,简单的用一根白色丝带轻轻绑缚,羊脂白玉的玉扣轻扣后顶。五官温润如玉,额头白皙,似散发着莹莹的光泽。姿态闲适,举手投足透着清贵优雅的倜傥风流,漆黑如墨的温润眸子,此刻正目光温柔的注视着她,霎时间,一股潺潺如溪水的暖流,不可遏制的涌入季长清心中。

季长清声音越发温软,亲切,微笑道:“江公子,家父今日便会回来,长清特来相告,到时应该会见一见公子,还望您到时能赏脸一见。”季长清总觉得曲临江似乎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当初她那样邀请他,他都不为所动,虽然后来不知道他为何又同意来府上,但一个人的习惯,想来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这次来请他,实属无奈,毕竟季剑山庄不是普通的庄户人家,曲临江要来,父亲不论如何一定会见一面的。

曲临江闻言一笑,淡淡道:“长清太客气了,江某既是冒然登门,自然是要遵从主人的意思,若是季帮主想见我,在下自当从命。”他说着又是温润自然轻轻一笑,坦然道:“长清既然与我结为朋友,,自是不需对我如此客气,我既叫你名字,若你不嫌弃,叫我临江便可。”

季长清最喜欢的便是曲临江的笑容,温温的,暖暖的让人觉得十分舒服,让人忍不住的要沉浸在这样的温柔里,同时她更开心曲临江和她关系的进一步亲近,便高兴的说:“说的是,若我在以公子相称,难免觉得疏远,只是,”她停顿一会儿,迟疑着说:“长清今年十七,不知”

季长清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曲临江已经明白她的意思,微笑着说道:“我今年十九,虚长你两岁,既然如此,你便叫我江大哥吧。”

这话正合季长清心意,曲临江话音一落,她便脱口而出道:“江大哥。”她声音本就娓娓动听,此刻温言软语,更叫人入耳苏心。只不过,曲临江听在耳中如何季长清是不知道的,她这一声江大哥出口,自己便先被触动了。

曲临江温和的点了点头,轻轻应了一声。季长清似乎是呆住了,一时陷入了沉默,只将一双明媚的眸子一瞬不瞬的落在曲临江身上。萍儿重重咳嗽一声,却无奈季长清花痴太深,一时难以得缓。正当萍儿暗自无奈之时,便听曲临江又温和问道:“长清过来的如此早,可用过饭了?若还未用,便在这里用吧。”

莫雪居作为季府不常用的客房,虽然较为僻静,但占地却是不小。据说季家祖上并不是专门铸剑的,也曾是豪门大宅,但却不知为何,后来渐渐落寞了,到了季庄主这一辈,便只有他一个男子,再到季长清这一辈,便只得她这一个女儿。

季长清知道莫雪居有独立的厨房,下人也已齐备,只是这才第一天,她这个主人不请恩人吃饭倒也罢了,现在反而要在他这里蹭饭?季长清十分羞愧,面色微红的说:“这,江大哥,会不会打扰到你。”季长清的语气不自觉的带上了些小心和扭捏,与昨日那个干脆利落将李光宇赶出府的模样判若两人。

曲临江忽然轻笑一声,竟不同于刚才清浅笑意,如墨的眸子都染上了浓浓的笑意,淡淡道:“长清多虑了,我到季府做客,便是你的客人,你都不怕打扰,我有什么怕的?何况,你不是早说我们是朋友了吗,既是朋友,又何须如此客气?”

推脱不过,或许季长清根本就不曾认真推脱。她同曲临江一起坐在了饭桌前,饭菜已经准备就绪。不过是几碟清爽小菜,软糯可口的清粥,再加上一些精致漂亮的糕点,未见得有多丰盛,却也简单温馨。季长清很安静的吃着,头微微垂着,目不斜视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食物。仔细看去,身体似乎也有些僵直。

“长清,是饭菜不合口味?”曲临江见季长清吃的很慢,只盯着面前的两个菜来夹,便轻声问道。其实他不过是来季府做客的客人,但季长清如此模样,反倒有些显得他才是这里的主人。季长清听到他的话,连忙咽下口中正在咀嚼的食物,“不是,很好吃,”一边说还一边点头,嗯,真的很好吃,只要和你在一起,吃什么都好。

“即使如此,那便多吃些。”曲临江放心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放下自己的筷子,用公筷给她加了一些离她较远的青笋,淡淡道:“春日火盛,长清多吃些青笋,降降火。”

季长清受宠若惊,眼中顿生一抹盈盈微光。在曲临江的注视下,白皙俏丽的脸蛋立刻如同火烧一般。季长清汗颜,看来她最近的火的确是有些大了,降降也是应该的。她夹起曲临江给她夹的青笋,放在口中咀嚼,只觉爽脆至极,竟是比她以往吃过的任何青笋都好吃。

饭桌上的气氛十分和谐,便在此时,门外有小厮前来通报:“禀大小姐,庄主回来了。”

《非关风月又关卿》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非关风月又关卿 或者书号:942 即可阅读全文

表羞涩嘛~喜欢就点我

分享吧~提高逼格: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7 追梦游戏网 dreame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5029375号-7

苏公网安备 32032402000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