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关风月又关卿》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季长清李光宇小说阅读

时间: 2018-07-09 16:51:39 来源:追梦游戏网 作者:追梦游戏网

《非关风月又关卿》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非关风月又关卿 或者书号:942 即可阅读全文

《非关风月又关卿》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非关风月又关卿》由渭城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主角季长清李光宇,内容主要讲述: 奔尧推门开门,走到曲临江身边行了一礼,禀报道:“公子,经过这几日的探查,已经大略摸清了季剑山庄的日常行迹。”“很好。”曲临江道。奔尧又继续说道:“还有,您上次让查的那个女子,刚刚已经查到了。”曲临江...

《非关风月又关卿》 第十章 风波 免费试读

奔尧推门开门,走到曲临江身边行了一礼,禀报道:“公子,经过这几日的探查,已经大略摸清了季剑山庄的日常行迹。”

“很好。”曲临江道。

奔尧又继续说道:“还有,您上次让查的那个女子,刚刚已经查到了。”

曲临江见奔尧的话中似有它意,平静悠然的目光落在他脸上,淡淡道:“哦?她的身份有何特殊之处?”

“公子英明,她的身份确实特殊,”见曲临江猜出来了,奔尧有些激动,破天荒的给曲临江解说起了查找季长清的过程:“您那天说让我们查这个女子,还说她必定是个闲不住的,总要出来透透气。可是,后来的几天里,这女子竟似凭空消失一般,再没出来过。直到今天,终于被我们发现她的踪迹。”

曲临江不动声色,也不打断他的故弄玄虚,只用淡淡的目光将他看着,悠然的等着他说出最后的真相。奔尧察觉到自己废话有点多,不敢再啰嗦,轻咳一声,直奔主题道:“她就是季延唯一的女儿,季长清。”

“哦?”曲临江微微一怔,接着竟轻笑起来,淡淡道:“竟是如此巧合?”

奔尧也笑:“就是如此巧合。”

曲临江微微低头,似在思索什么。再抬头时,眼中已有决断,声音淡静的说:“我们接下来的行事,也许能更方便些。”

奔尧道:“公子的意思是?”

曲临江并不答他的话,依旧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模样,淡淡道:“我们也去街上走走吧。”

春满楼位于冀州城中的主街上,地段开阔,客流量自然不成问题。东边的五层楼上位置还有,但西侧的这一片花林已是座无虚席。院中一色的桃花果然如季夫人说的那般,开的绚丽非常,桃花树下宾客喝酒谈天,猜谜划拳,好不闲适。

季长清来的不早,按理说是订不到这片花林的席位的,但季夫人有意让她出来散心,自然提前派人定了位置,所以季长清一来,递上季夫人之前给她的小票,很快就被春满楼的小厮领着,来到一片开阔的桃花树下。那里已经安排好了席位,似乎专等着季长清到来。

明面上,季长清的身边除了一个侍女萍儿之外,并无他人,但暗地里却有季府护卫守着。两人今天仍是男装打扮,低调的坐在桃花树下。酒菜很快端上来,萍儿沾了季长清的光,坐在她对面。为防有人关注这里,季长清虽不想喝酒,但还是学着那些男人的模样,点了一壶酒,又点了一壶碧螺春。

不远处有座微微高于周围的亭子,是春满楼在这片花林的柜点。因花林不时有客离开,很快又会有人想要预定,所以便在那边排起长队。人多排队,自然免不了磕磕绊绊,中间很可能会发生一些摩擦。

季长清刚喝了一口茶水,那边便有人大声嚷嚷起来,虽然隔得较远,但随着他们的声音渐大,季长清也能听清了。她眯眼去看,只见一个蓝衣侍卫笔挺站在春满楼办事台前,义正言辞道:“这个位子明明是我们定好的,凭什么要让给你们,难道你们冀州人就是这样对待外客的吗?”

那蓝衣侍卫对面的小厮身穿绸缎,衣着不凡,一贯的带出有钱有势人家的派头,昂着头,趾高气扬道:“我们家二少爷要的东西哪有得不到的,就是要抢你的,你待如何?”

萍儿压低声对季长清道:“小姐,您看这。”

“萍儿,不要多事,少说话。”

季长清平日里顽劣胡闹惯了,但若真正遇事,还是知道分寸的。那个抢人席位的霸道之徒身份不凡,乃是冀州刺史的次子。此人向来在冀州城中嚣张惯了,便是连季剑山庄这样的江湖门派,也要受冀州刺史的辖制。

况季家的长剑经常要被官府检查,季延早就警告过季长清,没事不要随便招惹冀州刺史府的人。

“放肆,你们竟然如此无礼。”那蓝衣侍卫听到对方的话,气的眉毛倒竖,伸手便要拔剑。

忽听一人低声喝道:“洛熙,住手。”

话音一落,蓝衣侍卫立刻便停了手,快步走到一个黑衣男子身边,低声道:“主子,他们竟敢如此无礼。”

“洛熙。”黑衣人打断他的话,唇角勾起一个奇怪笑容:“我们初来乍到,就要多听多看,莫要惹事。”

黑衣人一说完,刚刚还义愤填膺的洛熙竟然瞬间没了怒气,低头道:“是,属下知错。”说着,规规矩矩的走到黑衣人身后站好。

季长清看到这里微微一愣,仔细看着黑衣人的背影,眼中露出疑惑神色。他此刻的站姿正好背对季长清,所以她这会儿还无法看到他的脸,但那侧脸的轮廓已有一半落到眼中。

萍儿见季长清看的入神,忍不住疑惑问道:“小姐,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季长清低声回道,说完低下头,不再朝那边看。这时饭菜已经上的齐全,季长清拿起桌上的筷子说,:“我们既是出来散心的,你也不用拘谨,陪我一起吃吧。”

季长清不说,萍儿只得压下心头疑惑,陪她吃饭。

然而,还未等季长清夹的第一道菜入口,那个刚刚还背对着她的黑衣男子突然回过头来,对着季长清这边勾唇一笑。季长清在这时却鬼使神差的抬了头,正正对上他的目光,这一看,顿时受惊似得愣在当场。手中夹着的菜,一下掉到了面前碗中,季长清却似毫不在意,目光只一顺不顺的盯着对面的黑衣男人。

男人长得很美,近乎妖娆。眉目如画,眼若桃花,薄唇粉淡,一身华贵纯黑丝质长袍,站在人群中,绝对是鹤立鸡群的存在。很明显,他已经看见季长清,而且,正朝这边不紧不慢的走来。季长清手中的筷子握的紧紧的,她发现自己似乎被一种奇怪的气机锁定了,虽然她努力想要挣脱这种状态,但却总也挣脱不开。

男人终于来到跟前,低下头,水光潋滟的桃花眼微微上挑,唇边展开一个绝美的笑容,声音低沉幽柔:“这位公子,这里没有座位了,不知我是否有幸可以坐在这里,与公子同桌而食?”

《非关风月又关卿》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非关风月又关卿 或者书号:942 即可阅读全文

第十一章 化干戈为玉帛

季长清神色僵硬,她已经认出这个声音,正是因为认出了,才更觉得恐怖。因为这人就是那天她和李光宇在郊外遇到的采花贼。这人好大的胆子,季长清心惊肉跳,竟然敢公然来到冀州城,现在还如此明晃晃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还妄想与自己同桌而食,当她瞎了吗?

“小姐?你怎么了?”萍儿一时间被黑衣男子过于妖美的容貌所吸引,半晌后方才醒悟过来,待转头看向季长清时,不由吓了一跳。但见此刻季长清脸色发白,浑身僵硬,似是对眼前这个漂亮的男人十分惧怕。

季长清愣了一愣,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冷声拒绝道:“这里不欢迎你,你还是另寻它处吧。”

黑衣男子对季长清的反应似乎早有预料,他自顾自的拉过一张椅子,好整以暇的坐在了她旁边。季长清感到头皮一阵发麻,这个家伙怎么又靠她这么近?她刚欲阻止,便听对方愉悦的笑了一声,嗓音慵懒。随即探头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你的护卫瞬间可到不了这里,如果你聪明的话,我劝你不要出声哦。”温热的气息喷在耳边,季长清全身僵硬,耳根顿时通红。

确实,这人现在靠她太近,虽然周围人很多,但她知道此人轻功夫十分了得,且不说这里有没有人能对付的了他,即便是有人能对付,他现在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别人也不能将他如何。而且,上次他是带着面具的,当时在场的人中也只有季长清与他有过接触,此时她虽然认出他,但空口无凭,哪怕现在指证,应该也没什么效果。

季长清全身紧绷,攥紧手中的筷子,按耐住心中害怕,低声说:“你想,怎么样?”

“啊,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采花”萍儿忽然发出一声惊呼。

“萍儿。”未等萍儿说完,季长清连忙制止她。萍儿的反应虽然慢了些,但上次她也在季长清身边,结合眼下季长清的反应,后知后觉的明白了眼前之人是谁。不过听道季长清阻止,她下意识的住了口。惊愕又害怕的瞪着那张风流妖娆,笑的人畜无害的俊脸。

黑衣男子轻轻撇了萍儿一眼,那一眼忽然让她心头一凉。随即,他将头转向季长清,笑道:“我不想怎么样?”他修长的手指忽然抚上了季长清肩膀,在她耳边低声说:“你放心,我不是什么坏人,上次也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我们化干戈为玉帛可好?”

季长清再也控制不住,一下躲开他的手,坐到旁边的位置。戒备又不确定的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说什么?上次是和我开玩笑?”那样的玩笑,是随便开的吗?

黑衣男子点头,桃花眼里的波光来回晃荡,还故作无辜的眨了眨,勾着唇角笑道:“是啊,你这么可爱,我同你开个玩笑。要不是上次遇到那个讨厌鬼,没准我们现在已经是无话不谈的好友了呢!”说完,还故作姿态的叹息了一回。

“等等,等等,你先打住。”季长清投降似的举起青葱玉指,受不了似的说道:“你能好好说话吗?这样阴阳怪气的我真受不了,而且,”她泄气般的放弃挣扎,明媚的眸子里满是无力:“我跟你一点都不熟啊,大哥。”

“大哥?”黑衣男子愣了一下,喃喃了一句。忽然又朝季长清嫣然一笑,明丽若百花齐放,绚烂似锦绣华章,比这春满楼的桃花还要明媚几分。季长清一阵恍惚,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暗道一声,此人是个十足妖孽。不过,这个妖孽浑身上下透着古怪,让她时刻都有敬而远之的冲动。可惜的是,她现在被迫受制于人,只能暂时忍耐。

好在黑衣人看起来似乎真的没什么恶意,他拿起季长清手边的茶杯,笑道:“你对我的这个称呼,我觉得很有意思。”

“你干什么?”季长清话出口的同时,已经伸手阻止黑衣人,“这是我的茶,你要喝自己另外找杯子。”

“咦?小丫头,你不怕我了吗?”黑衣人眨了眨漂亮的桃花眼。

季长清面对着他似乎时刻在都放电的桃花眼,终于忍不住的红了脸,但还是强自镇定道:“你不是说没有恶意吗,那我怕你做什么。”

黑一人听了她的话,眼中闪过一丝莫名光亮,片刻后又恢复镇定,笑道:“我没看错,你这小丫头,果然有些意思。”

季长清一阵莫名,这个黑衣人说的话到现在她都是云里雾里。她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又为什么要接近她,难道只是想和她做朋友?这可能吗?不可能吗?季长清不知为何,脑中忽然又浮现出白衣人的身影,她那天不也是不受控制的想要和别人做朋友吗?可惜的是,她追随他,跟着他,最后还是被拒绝了。她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小丫头?你怎么了,不开心?”黑衣男子直觉敏锐。

季长清忽然抬头,眸光清亮,莹润的眼睛如同洗练般的清澈无害。既然躲不了,那就先虚与委蛇着吧,总能找机会脱身的。这样想着,她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没有,我很开心,来,为了我们能成为朋友,喝一杯吧。”

黑衣男子一笑,举起杯子与她碰了一下:“干杯。”

“对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两人喝了一杯后,季长清忽然问道。见黑衣男子面露迟疑,季长清大大方方先报了自己的名字:“我叫季长清。”

“我叫,”男子目光一闪,自然的说道:“文右。”

“文右?”季长清无意识的重复了一遍,笑着说:“真是奇怪个的名字。”

“二位似乎聊的不错?”忽然,一个低沉带着冷意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季长清一惊,连忙抬头去看。只见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带着好几个手下围了过来。萍儿惊下意识的走到季长清身边站着,小心的躲在她旁边,声音极低的说:“小姐,我们也没得罪彭程啊,他怎么过来了?”

季长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此刻一脸茫然。黑衣人虽然开始的时候威胁季长清,但却没什么大动静。彭程现在带这么多人过来,隐在暗处的季家护卫此刻便现了身,全都站在季长清身后,满是戒备的看着彭程。

《非关风月又关卿》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非关风月又关卿 或者书号:942 即可阅读全文

表羞涩嘛~喜欢就点我

分享吧~提高逼格:

Copyright © 2017 追梦游戏网 dreame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5029375号-7

苏公网安备 32032402000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