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赵铮掩月 的小说 《且以白衣试天下》 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 2018-07-09 17:41:42 来源:追梦游戏网 作者:追梦游戏网

《且以白衣试天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且以白衣试天下 或者书号:949 即可阅读全文

《且以白衣试天下》小说简介

赵铮掩月 是《且以白衣试天下》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亓杳,小说主要的讲的是: 因为解了发带,赵铮黑色的长发便落下来,白衣黑发,在风中微微飘动。他挥剑抵挡傀儡,长发遮住他的面容,隐约露出他认真的表情。柳妺儿静静地看着他,思绪飘向了远方。待赵铮再次喊她施展法术的时候,她才回过神,...

《且以白衣试天下》 第十一章 黑衣圣女 免费试读

因为解了发带,赵铮黑色的长发便落下来,白衣黑发,在风中微微飘动。

他挥剑抵挡傀儡,长发遮住他的面容,隐约露出他认真的表情。

柳妺儿静静地看着他,思绪飘向了远方。待赵铮再次喊她施展法术的时候,她才回过神,脸微微红了红。

柳妺儿首先捏了法诀,手心闪出一道亮光,双手在身前挥出波浪状的痕迹,便立即有一团黑雾弥漫开来。

柳妺儿双掌向前推,让黑雾逼近傀儡。

不出赵铮所料,黑雾笼罩了傀儡后,傀儡的动作明显滞了一息。

赵铮心下一喜,打了个虚招跳出阵外,那些傀儡按照原来出招的顺序在原地乱砍,并未发现赵铮已经离开。

“这,怎么可能?”柳妺儿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赵铮神秘地笑笑,凑近柳妺儿卖关子:“想知道?”

“嗯。”柳妺儿望向他,一脸期待。

“咳咳,”赵铮故作深沉地咳两声,一本正经道:“方才听你说,傀儡是寻着你的气味追杀你,我便想,若是扰乱他们的嗅觉,是否可以让他们摸不着方向。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

“你蛮聪明的。”柳妺儿露出赞赏的笑容,但又抛出了一个难题,“可我灵力有限,这黑雾支撑不了太久的。”

“先脱身,再想其他办法。”赵铮伸手解了发带,乍一呼吸,一股死亡般的糜烂腐臭的味道便顷刻灌入鼻中,赵铮急忙又系上了发带。

“你怎么不怕臭?”赵铮看柳妺儿一副很平常的神情,不禁问道。

“我在施法的时候便封闭了嗅觉。”柳妺儿说道。

想到陆务观还在庙里等着,两人匆匆往回赶。臭味渐远,赵铮停下来束上头发,见柳妺儿无声的看着自己,赵铮挑了挑眉。

柳妺儿轻哼一声,不再理他。

两人踏进破庙,便看见陆务观靠在墙边,眼睛紧闭,而陆务观面前,有一个全身被黑色斗篷的遮盖的人,正将手放在陆务观胸前。

“你在做什么?”柳妺儿斥问。

此人不敢露出真面目,行事且鬼鬼祟祟,定然不是好人。

黑衣人闻声回头,整张脸都被遮住,只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眸。黑衣人目光扫过赵铮,露出一瞬间的惊诧,随后缓缓停在了柳妺儿身上。

“你便是巫族新掌司,柳妺儿?”黑衣人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听得出来,是个女人。

倒是赵铮略有惊讶地重新打量了柳妺儿,早就猜到她的身份和巫族有关,没想到竟是巫族的掌司,除族长之外,权利最大的人。

只是,既然是巫族掌司,为何会被族长追杀?

“我会和你解释。”看出了赵铮的疑惑,柳妺儿低声道。然后盯紧了黑衣人,厉声问道,“你是谁!”

黑衣女人冷笑一声:“要你命之人!”

黑衣女人如鬼魅般起身,化手为勾,直直攻向柳妺儿,柳妺儿后退一步,将手放在腰间的软剑上。

赵铮早柳妺儿一步拔出剑挡在柳妺儿身前,掩月剑闪着柔和的光芒。

黑衣女人的手勾碰到掩月剑,惊得退了几步。

“倒是好剑。”黑衣女人眼睛闪了闪。

“摧雪!”黑衣女子轻喝,庙外一声剑鸣,一把雪白长剑划过赵铮头顶飞到黑衣女子手上。

赵铮摸摸头,暗叫一声好险。

“这是……”柳妺儿紧紧盯着那剑,“这是,摧雪剑!”又猛地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黑衣女子,“你是圣女!”

仿佛是自嘲般,柳妺儿喃喃自语:“真是没想到,短短三年,你竟然修炼到了人剑相通的境界……”

赵铮疑惑:“从没听过你们巫族还有个圣女?”

柳妺儿解释道:“三年前,族长从外面带回一个重伤的女子,女子伤好以后,便成了族长的嫡传弟子,被封了个圣女的称号,族长还将巫族三剑之一的摧雪剑给了她使用。我记得那时我嘲笑族长的眼光,师傅却道圣女将会是族长的一大助力。”柳妺儿顿了顿,“果然,才三年时间,你的进步竟如此神速。”

最后一句话,是柳妺儿对圣女说的。

“那你就乖乖受死吧!”圣女眼眸闪过一道寒光,左手一挥,赵铮被袖风扇的往旁边撤了撤,独留下柳妺儿一人面对圣女。

摧雪剑寒光大盛,剑影如雪花飞舞,闪着阵阵冷意。柳妺儿不敢大意,软剑从腰间抽出,奋力抵挡。

赵铮被逼开,早就气愤不已,欲上前帮忙。柳妺儿及时阻止住他,“摧雪剑是巫族三大圣剑之一,不是旁的兵器能比的,你还是不要插手了。”

赵铮见柳妺儿对付傀儡时显得慌张、招架不及,对付圣女时虽吃力却也从容,想来是人数变少的缘故。怕是自己不出手,柳妺儿也能应付一些时间。

嘴上却不饶人地道:“我的剑不能比,你的剑便能比吗?”掩月剑是婆婆送的,赵铮总得给剑讨个面子。

圣女分出心来,对赵铮道:“公子怕是不知,巫族掌司的配剑,历来都是巫族三剑之一的执花剑。”

闻言,赵铮看向柳妺儿手中的软剑,剑影凌乱起来,倒真的有几分落花的美丽。

既然同是三大圣剑之一,彼此想伤到对方也就不容易了。

思及此,赵铮收起剑,跑到陆务观身边查探了一下情况。手探上他的脉搏,赵铮眉头一皱,刚才他去追柳妺儿前把过陆务观的脉,柳妺儿给他输了一夜的灵力,陆务观确实恢复了十之三四。但现在,竟然已好的七七八八,没什么大碍了。

赵铮忽然想起刚才回来时圣女的动作,莫非是在给陆务观疗伤?

正疑虑间,陆务观眼皮动了一下,旋即睁开了眼睛。似乎感觉到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又见到赵铮正在他面前,便笑着道谢。

赵铮刚想说不是他,陆务观已将注意力放到了柳妺儿与圣女的打斗上。

见到柳妺儿隐隐落在下风,陆务观手腕一转,一柄暗红色的短剑从袖中滑出,落到手上。

赵铮看着那断短剑,认出了是陆家庄的鱼肠剑,他眼睛眯了眯,心下已了解了陆务观的身份。

没想到,他遇到的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和这些个大角色比起来,他当真是不值一提。

“妺儿,让我来。”陆务观提剑对上圣女,招招凌厉。

圣女眼神氤氲,一边痴痴地望着陆务观,一边无心地应付。

赵铮在一旁看出了点端倪,似乎这个圣女,对陆务观不大一样。

陆务观越打越有力,圣女有心放水,被逼到了角落。

柳妺儿同样看出端倪,但她以为,圣女定是存了什么诡计,故意诱陆务观大意。便开口提醒:“务观,小心有诈!”

“知道。”在出招的空挡,陆务观回头给柳妺儿一个安心的微笑。

圣女无声地看着两人,一时间忘了抵挡,鱼肠剑从她左肩穿过,将她钉在墙上。

陆务观错愕,惊讶地望向圣女唯一露着的眼睛,却见她的眼泪如泉水般涌落。

“你……”陆务观愣住,不知是该问“你怎么不躲”还是“你为什么哭”。

无法掩饰的伤心从圣女眼眶流出,“我恨你!”圣剑挥剑从陆务观头顶砍下,歇斯底里地喊出这三个字。

眼看摧雪剑就要落在陆务观的天灵盖上,陆务观急急后退,鱼肠剑抽出了圣女的左肩,鲜血顿时涌出。

圣女捂住伤口,从庙门口飞速奔出。

柳妺儿欲出去追,赵铮拉住她,对她摇了摇头。

《且以白衣试天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且以白衣试天下 或者书号:949 即可阅读全文

第十二章 破傀儡阵

“她似乎与陆大哥是旧识。”赵铮压低声音对一脸不解的柳妺儿道。

“怎么说?”柳妺儿看了一眼怔住的陆务观,低声问道。

赵铮还未开口回答,那边陆务观已走过来,出声道:“是谁给我疗的伤?”

开始时他以为是赵铮,现在仔细感受,体内除了有妺儿留下的气息外,还有另一股阴柔之气,绝对不是赵铮。

赵铮瞧了眼柳妺儿,又看向陆务观,“若是我没猜错,应该是刚才的那位巫族圣女。”

见陆务观略有疑惑地望着自己,柳妺儿便将圣女的来历大略告诉了陆务观。末了,问道:“你可认识她?”

圣女的血沿着鱼肠剑身滴落,陆务观凝望着剑低头沉思,在他的记忆中,并未认识过什么天赋奇才的女子。所有三年前离开他的人中,倒是有一个,只是她素来胆小,又只热衷于诗词歌赋,对打打杀杀的并无兴趣。后来听说是远嫁了他人,不可能会是巫族圣女。

最后只得摇摇头,道:“在我认识的女子中,找不出与她符合的。”

“多想无益,下次若再见了,问清楚便是。”赵铮开口,转而看向柳妺儿,“你说会与我解释。”

三人寻了处干净的地方坐下,柳妺儿便讲起了事情的始末。

江湖人皆知,百年前的巫族是江湖圣地,人人都以成为巫族子弟而感到自豪。而百年前那位名盛一时的族长陨落以后,巫族的一些修炼功法也跟着消失了。巫族子弟的修为,一代不如一代,只靠着那些残缺不全的法术支撑门派。

后来的掌权人便滋生出修炼巫族禁地里的那些邪门歪术来光耀门楣。

以族长为代表的一派持赞成态度,以掌司为代表的一派持反对态度。

巫族自此分为两个派系,派系之间互相打压,斗争不断。

后来族长一派修炼了邪功,日渐强大,而掌司一派只剩寥寥数人。

到了今天,掌司一派只剩下柳妺儿和她的师傅。巫族族长柳媚儿诡计多端且心狠手辣,两个月前,柳妺儿的师傅将巫族掌司的令牌传给柳妺儿后,便遭到了柳媚儿的暗害。

柳妺儿誓要为师傅报仇,恼怒之下与柳媚儿撕破了脸,落得个被四处追杀的后果。

“一个月前,我与务观相识,一见如故。他也因我被追杀的事,受了不少连累。前日在与五名黑衣傀儡的打斗中,务观阴差阳错破了傀儡阵,但也因此受了极重的内伤,我心里已是十分愧疚。今日想独自一人离开,没想到被你们拦住。”

柳妺儿说罢,一脸惭愧地望向陆务观。她几次差点害他丧命,没想到他还肯守在她身边。

陆务观哈哈一笑,看柳妺儿的目光,多了几分宠溺,“朋友之间,两肋插刀是应该的。”

看到两人眉来眼去,不知为何,赵铮突然觉得胸口闷闷的,莫名其妙地说道:“怕是过不了多久,该说是‘夫妻之间,共患难是应该的’。”

听到赵铮此言,陆务观脸色一变。对面柳妺儿已开口了:“张公子还是不要开我们玩笑了。”

陆务观听到柳妺儿如此说,偷偷看向柳妺儿,见她神色平常,苦笑道:“我们只是朋友。”

“哦。”既然他们都说没什么,那便没什么吧。

一阵无声之后,柳妺儿忽然站起,警惕地望着庙外,“傀儡们来了,黑雾果然挡不了他们太久。”

话音刚落,门外六道黑影涌进来。

马是灵性之物,赵铮拴在门柱上的马察觉到危险,仰头嘶叫了一声,黑衣傀儡随手一挥剑,剑锋划过马儿的脖子,马儿倒在地上哀鸣了几声,便没了动静。

汩汩的血从伤口处流出,染红了一片。

赵铮看到陪伴了自己三年之久的马竟然被杀了,一时怒火冲天,拔剑就向傀儡冲去。

“敢杀我的马,我要你们偿命!”

柳妺儿紧张地看着赵铮,忍不住开口提醒:“张公子且莫冲动伤了自己。”

“我去帮他。”陆务观提着鱼肠剑上前。

柳妺儿握紧执花剑,眼前这两个男人如此不顾性命帮她,她拼了命也要斩杀了这些傀儡,不让他们伤他们分毫。

“这把执花剑是百年前巫族护法的佩剑,是我们三人中唯一有可能伤到这些傀儡的兵器,你们掩护我,我注进所有灵力,看能不能将他们斩杀。”

“你要小心。”陆务观关心道。

赵铮轻笑,“最好把他们分尸,给我的马报仇。”

赵铮看似孩子气地说话,手上的剑却是一点不含糊,招招狠绝,想是真的动了怒。

陆务观看着赵铮奇异的身法和剑招,心道不愧是能在孤狼情手中脱身的人,果然不同凡响。

“陆大哥小心!”赵铮大喊一声。

陆务观正和两名傀儡打斗,未分心身后,一个落单的傀儡正举剑砍向陆务观。

赵铮飞速摆脱眼前的两名傀儡,将剑招攻向了陆务观身后,剑锋挑开傀儡的黑剑,直刺进傀儡的眼睛。

哪知掩月剑刚刺进去,剑身便亮起了奇异的光芒,剑光聚在剑尖,滑进傀儡眼睛里。

而柳妺儿那边也无意刺中了傀儡的眼睛,同样的光芒滑进了傀儡的眼睛里。

“嘭,嘭”两声,两具被刺中眼睛的傀儡的脑袋像炮仗一样炸开。

惊得六道疑惑的目光交织在一起,似乎都在问发生了什么。

陆务观反应较快,迅速道:“我记得前日我无意破了傀儡阵法时,也是刺中了傀儡的眼睛。只是我只刺中了一个傀儡,其他傀儡一同都爆了。”

赵铮听罢,迅速进入了沉思,“我知道了,你那日刺中的便是阵法的阵眼。你们抵挡一阵,我来找出阵眼。”

赵铮撤出去,借助从前掩月交给他的阵法知识,眼睛紧紧盯着剩下四只傀儡的一举一动,很快便发现了端倪。

赵铮大喜,“你们让开,我找到阵眼了。”

柳妺儿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撤离。

赵铮提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向其中一个傀儡。

这时柳妺儿仿佛才想起什么,大声喊道:“小心阵法反噬。”

柳妺儿这么一说,陆务观也想到了这一点,前日就是因为不知道破阵后会有反噬,他才受了重伤。

但柳妺儿这一句提醒的太晚了,赵铮的剑已经刺进了傀儡的眼睛。

一阵汹涌澎湃的力量通过剑身传到赵铮身上,赵铮被震飞出去,重重落在破庙里原本供奉佛像的木桌子下。

傀儡被刺中以后,如同前日那般,纷纷爆了,在庙里激起一阵烟尘。

烟尘消散之后,柳妺儿和陆务观连忙去桌下询问赵铮的伤势,谁料桌下并没有赵铮的身影,而是多出了一个洞,像是密室的入口,怕是赵铮落下时触动了机关,掉进去了。

柳妺儿二话不说,跳进洞里,陆务观紧跟其后。

入口处向下有一个很陡的木梯,里面一片漆黑。

柳妺儿捏了法诀,掌心生出一道白色的火焰。柳妺儿看向木梯尽头,隐约看到赵铮躺在地上没有动静,他手中的掩月剑在火花下折射出一丝光芒。

《且以白衣试天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且以白衣试天下 或者书号:949 即可阅读全文

天下

类型:策略 星级: 平台:

7.0

不错 值的玩玩

表羞涩嘛~喜欢就点我

分享吧~提高逼格: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7 追梦游戏网 dreame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5029375号-7

苏公网安备 32032402000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