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以白衣试天下赵铮掩月 小说阅读 且以白衣试天下文本免费试读

时间: 2018-07-09 17:42:02 来源:追梦游戏网 作者:追梦游戏网

《且以白衣试天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且以白衣试天下 或者书号:949 即可阅读全文

《且以白衣试天下》小说简介

《且以白衣试天下》由亓杳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铮掩月 ,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赵铮背着包袱闷闷地回了小院,“吱呀”一声推开门,便看到陆务观和柳妺儿并肩坐在门槛上。柳妺儿靠着陆务观的肩,垂着头,细长的睫毛微微卷起,遮住一双似水的眼眸。陆务观侧头靠着她,眼神温柔,仿佛一潭春水,水...

《且以白衣试天下》 第十七章 十傀儡阵 免费试读

赵铮背着包袱闷闷地回了小院,“吱呀”一声推开门,便看到陆务观和柳妺儿并肩坐在门槛上。

柳妺儿靠着陆务观的肩,垂着头,细长的睫毛微微卷起,遮住一双似水的眼眸。

陆务观侧头靠着她,眼神温柔,仿佛一潭春水,水光潋滟方好。

赵铮摸了摸鼻子,心想,他回来的真不是时候。

柳妺儿被推门声惊起,看向赵铮的眼睛中敛了水气,刚向前走了两步欲迎上赵铮,又瞪了一眼他,转身回了屋里。

“张兄弟,你终于回来了。”陆务观走上前去,偏头瞧了眼赵铮的包袱,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是我师傅,她说石室里和坟墓里的人,不是我们能惹的,让我们速速离开。”赵铮从刚才的尴尬中回过神,实话实说。

陆务观想了想,拿出昨夜的纸条给赵铮看,“这是昨夜有人扔来的。”

纸条一行小字娟秀工整又带着隐隐的威压,赵铮仔细看了,点头道:“是她的字。”顿了顿又问,“昨夜什么时候扔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半夜月高时。”陆务观轻轻吐出这句话,语气里有几分异样。

赵铮低头沉吟,那个时候他还在院落里抱着柳妺儿。如此说来,掩月和陆务观都看见了?

“昨晚我们……”刚要解释,那厢陆务观已转身回了屋。

赵铮只得闭了嘴,跟着回屋。

屋里柳妺儿坐在桌前,单手支着脑袋,侧眼看着走进来的赵铮,眼尖地看见他的包袱。阴阳怪气地道:“还知道回来,还以为像三年前那样,跑了呢!”

“我……”

“我什么我,我饿了。”柳妺儿强势地打断赵铮。

“哦。”赵铮莫名地有点怕了现在的柳妺儿。

好在包袱里还有一点干粮,三人分了勉强不饿肚子,之后便立马下山。

一路上柳妺儿皆是冷言冷语挑赵铮的不是,赵铮不明白柳妺儿为何言语这般犀利,求救似的看着陆务观。

陆务观耸肩,表示无可奈何。妺儿能在赵铮面前表现出最真实的自己,他虽有些醋意,却也开心。毕竟妺儿在巫族的十多年,每天过着尔虞我诈的生活,把自己伪装的近乎完美,已经不像自己了。

好不容易找到空档,赵铮压低了声音,悄悄问陆务观,“你怎么能容你的女人跟我胡闹?”

陆务观微楞,不解地道:“什么我的女人?张兄弟你不要胡说,若是让妺儿听见了,又要找你的麻烦。”

“我怎么胡说?你敢说你不喜欢她么?”赵铮白了陆务观一眼。

陆务观兀自叹了口气,“喜欢又如何,她的心不在我身上。况且,我早已有婚约。”

“什么!”始料未及的赵铮惊讶地大喊一声。

前面柳妺儿转过身,侧眼看了赵铮,“你乱叫什么!”

赵铮立刻捂了嘴,对柳妺儿摇了摇头,用浓浓的鼻音说道:“没什么。”

柳妺儿满意地转回了身。

赵铮放开手,松了一口气,又压低声音道:“是哪家的姑娘?”想了想,赵铮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娇小的身影,“莫非是你那表妹,唐婉?”

提到唐婉,陆务观不免伤神。自从三年前唐婉不辞而别后,他已三年没有她的消息了。

从陆务观的表情赵铮已看出不是唐婉,“到底是谁啊?”

“孤狼珊。”陆务观淡淡道。

赵铮在自己惊呼出声之前捂住了嘴巴,复又低声问道:“你们竟然有婚约,可是上次她怎么一副和你有深仇大恨的样子,而且她并不认识你?”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她想和我退婚。”陆务观解释道。

陆家庄是出了名的富商,陆务观的父亲陆家庄庄主和孤狼赤一直有生意上的来往,为了巩固两家的合作关系,早在孤狼珊出生时,两家就定了亲。

长大后的陆务观并不同意这门亲事,便带了表妹唐婉偷偷去找孤狼珊退婚,谁知被孤狼珊先绑了去。才知孤狼珊也并不同意亲事,但孤狼情却坚持不退婚。

争执之下,为了陆家庄的经济利益,陆务观不得不妥协,况且他是偷跑出来退婚,即便婚退了,两家大人不承认,也无济于事。

后来在回家的途中,唐婉便写了信不辞而别,其中缘由不言而喻。

这一份青梅竹马的表亲情意,便随三年时光暗淡了。

听罢陆务观的一席话,赵铮忍不住感叹说书先生的故事略显俗气了。

刚一下山,七个黑衣傀儡便出现了。

有了昨天破阵的经验,赵铮很快找出了阵眼。

柳妺儿担心赵铮会被阵法反噬,即便昨天完好无损,也脱不了是碰巧。此次七个傀儡,比昨天的六个要厉害一倍,柳妺儿担心赵铮会受伤,便在赵铮刚找出阵眼之际冲了上去,一剑刺爆其中一个傀儡的眼球。

汹涌澎湃的力量将柳妺儿震飞到数丈之外,陆务观紧张地跑过去,却发现竟和赵铮一样,没有收到丝毫伤害。

陆务观不由苦笑,莫非是他人品不好,才会受伤?

赵铮像是知道陆务观心里在想什么,沉重地朝陆务观点了头。

三日后,三人终于赶到了黄州地界,在一家客栈里落了脚。

两三日日夜兼程,未曾好好吃东西的三人,点了一桌的美味佳肴。因为陆务观言明要请客,赵铮便不客气地要了几样贵菜,惹得柳妺儿一阵白眼。

不过这三天来,面对柳妺儿莫名的脾气和白眼,赵铮早已习惯。

正吃饭间,赵铮忽觉得有两道目光有意无意落在他们这桌。

赵铮朝这两道目光寻去,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刚放进嘴里的菜差点被吓得吐了出来。

在客栈角落里,不起眼的一桌上,坐着两个年轻男子,其中一个手持一把折扇,眉眼斜飞,长相邪魅,正笑吟吟地瞧着赵铮。

见赵铮望来,男子挑了挑眉,用唇语说了句好久不见。

赵铮未做言语,默默低下头吃菜。

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天下第一高手,孤狼情。

陆务观和孤狼珊有婚约,那么孤狼情便是陆务观的大舅子,但看他的意思,只是和赵铮打了招呼,似乎并不想让陆务观知道他在这里。

赵铮实在拿捏不准,孤狼情那轻挑的眉毛是什么用意。

吃过饭后,三人皆让店小二准备了热水,各自在房间里洗了澡,除了尘。

赵铮洗完后正穿戴衣服,柳妺儿突然大喊一声推门而入,还赤着上身的赵铮下意识叫了一声。

柳妺儿顿时红了脸,立即转过身去。但柳妺儿仍没放弃数落赵铮的机会,“洗澡洗这么慢,你是几年没洗过了。”

赵铮匆匆穿好衣服,走到柳妺儿跟前,嘿嘿一笑,“在下今年二十岁,恰好有二十年未沐浴了。”

柳妺儿脸红了一会,才想起正事。

“前两日,我们一共破了八傀儡阵和九傀儡阵,只差今天的十傀儡阵便能真正摆脱傀儡的追杀了,但今天十傀儡久久未出现,我以为过几日才回来,但我刚刚心神突然涣散,想是十傀儡要来了,我们得赶紧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破阵。”

“那快走吧。”赵铮率先跑出房间,又忽然想到陆务观并不在,“陆大哥呢!”

“还在房间,我不想再让他涉险了,所以没喊他。”柳妺儿解释道。

赵铮隐隐觉得十傀儡阵要比之前的厉害的多,嘴上仍不忘抱怨柳妺儿偏心,但脚下却没半点迟疑,随柳妺儿出了客栈,朝城郊奔去。

《且以白衣试天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且以白衣试天下 或者书号:949 即可阅读全文

第十八章 双双赴死

此时正值未时,一天中阳光最烈的时刻。

赵铮和柳妺儿两人刚赶到城郊无人的枯木林中,十个黑子傀儡便悄无声息地出现了,奇怪的是十名傀儡并非原来的身形一致高大,其中一名身材娇小,倒像个女人,只是他们皆蒙着面,看不出端倪。

柳妺儿和赵铮对视一眼,纷纷握紧了手中的剑。两人都有察觉,这次的傀儡,实力远非之前的可比。

“小心点,我觉得他们已经隐隐超出了族长柳媚儿的实力。”柳妺儿低声提醒,“你先不要动手,我来探一下深浅。”

赵铮犹豫了一下,点头退下。

谁知那名身材娇小的傀儡上前一步,竟妩媚地笑出了声,“妺儿,即便你逃过了前面傀儡的追杀,但今天,注定是你的祭日了。”

赵铮和柳妺儿皆是面露惊色,从前的那些傀儡虽然厉害,但并没有神智,他们的一招一式都是按照阵法的设计。

可这次的女傀儡,竟然能说话!

但让柳妺儿真正吃惊的,并不是眼前的女傀儡存在神智,而是这声音好像是……是师傅的声音。

不,不可能。柳妺儿摇头,师傅已经死了,死在了柳媚儿手里。

赵铮察觉到柳妺儿的异样,靠近她身边,出声问道:“柳姑娘,你怎么了?”

柳妺儿没有回答,只死死地盯住女傀儡。

女傀儡将目光放在赵铮身上打量,赞赏似地啧啧嘴,“这是你的情郎么,模样倒还英俊。”忽又一阵厉色诘问柳妺儿,“师傅我养育你十多年,怎么有了心上人,也不知会师傅一声?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师傅吗!”

心中的疑惑得到确定,柳妺儿身子一下瘫软下来,幸好赵铮及时扶住她,才没有倒下,但仍浑身颤抖不已。

“你果然是师傅……”两行泪从柳妺儿脸颊划过,她向女傀儡伸出颤抖的手,“师傅,你怎么变成了傀儡?”

女傀儡阴冷地一笑,“柳媚儿答应我,只要杀了你,她就帮我复活。”

赵铮见柳妺儿两眼悲凉,神色涣散,嘴中模糊地嘟囔着“你要杀我?”,知道她是受了刺激,一时接受不了师傅变成傀儡的事实,被迷幻了神智。

赵铮低头在她耳边轻颂《静心经》,不断呼唤她,“柳姑娘,你别被迷惑,眼前的这位不是你师傅,她只是柳媚儿用来对付你的傀儡。”

柳妺儿恢复了一点神智,轻声问:“真的不是师傅吗?”

“不是。”

女傀儡却冷笑一声,伸手解开面纱,露出一张清秀的脸,“不敢认师傅么!”

“是师傅,是师傅!”柳妺儿激动起来,推开赵铮就要朝女傀儡走过去。

赵铮拦住她,“你清醒一点,她不是!”

“她是!她就是!”柳妺儿见赵铮一直拦着她,一剑挥起,架在赵铮脖子上,大声吼道:“你让开,否则我杀了你!”

柳妺儿泪水混着血水从眼中流出,一双赤红的眼睛狠狠地瞪着赵铮。

赵铮无奈,只得侧身让开。

“师傅,如果能让你复活,徒儿情愿死。”柳妺儿突然发笑,满脸的血泪看上去分外狰狞。

赵铮待柳妺儿从身前走过,迅速扬手拍在她的后颈。

柳妺儿挣扎了一下,倒在赵铮怀中。

“不知好歹的小子!”女傀儡见计划被阻止,面目变得狰狞起来,吩咐道,“全部上,给我杀了他!”

女傀儡身后的九名傀儡得到命令,纷纷持剑向赵铮涌来。

赵铮这才发现,根本没有所谓的十傀儡,还是昨天九傀儡阵法,只是实力略微强了些。

想来女傀儡才是对付柳妺儿的杀手锏。

赵铮分出注意力在女傀儡身上,发现她暂时没有要对昏迷中的柳妺儿动手的意思,便安心破九傀儡阵法。

阵法与昨日相比有了一些变动,但赵铮只需多用一点时间便能找出阵眼。

女傀儡眯眼看着赵铮的一招一式,“倒是有点本事。”

终于找出阵眼,赵铮嘴角微勾,变换剑法,刺向阵眼,九傀儡阵突然爆炸,赵铮借着这股力退到柳妺儿身边。

想是好运用完了,前几次的反噬没有受到伤害,这一次却是的的确确伤到了,虽然不重,但仍让赵铮肺腑一阵疼痛,忍不住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染在白衣上,胸前红了一片。

“好小子,有点本事,之前的傀儡阵便是你破的吧?”女傀儡眼底生出一阵戾色。

赵铮抿了嘴角的血渍,勉强站起,笑道:“正是不才在下。”

“既然敢坏我的事,就要做好准备付出代价!”

女傀儡扬剑,划出一个奇怪的印结,打向赵铮。

这是术修者的打法,不必近身,只需要施展法术对战。但极其耗费灵力,柳妺儿一般都不这么打。

赵铮被女傀儡逼退了好几步,脚下滑出一道痕迹,但总算接住了她法术。

女傀儡继续挥剑,一道道剑影从不同方向砍向赵铮,赵铮奋力去接,但接住了前面的便无暇顾及后面的,不多时,赵铮已是浑身剑痕,白衣破碎凌乱,被鲜血染就。

“张公子……”柳妺儿不知何时醒了,眸色已恢复正常,想来已是清醒,但刚才神智受挫,此刻还非常虚弱。

“醒了?”女傀儡冷笑一声,“正好,让你亲眼看着小情人痛苦地死去。”

“不,”柳妺儿一脸哀求地望着女傀儡,“你要杀的是我,求你放过他吧!”

“放心,今天,你们谁也活不了!”

赵铮勉强笑出,朝柳妺儿露出柔和的目光,像是安慰,又像是告别,“我没事,还能拦住她一阵,你快走。”

赵铮持剑在身前划出一道弧形白光,像三年前对付孤狼情时一样,但这道弧形比之前大了许多,这次不用赵铮挥剑斩断,弧形自行分散成多个影子,散落到附近,皆是赵铮的模样。

细数下来,有二十个之多。

女傀儡望着众多的赵铮,一时也分不清真假,便向原来真正的赵铮的位置刺过去,黑剑穿过赵铮的胸膛,赵铮立即化成虚无。

女傀儡没有办法,只能一个一个的试。想是被赵铮彻底激怒了,心情浮躁起来,没能发现其中一个身影悄悄靠近柳妺儿。

待女傀儡发现时,赵铮已带着柳妺儿逃出一段距离。

因为受了重伤,又带着不能行动的柳妺儿,赵铮的速度并不快。

只一会的功夫,女傀儡变从后边追来,黑剑划过空气,直刺向赵铮的后背。

“不要!”

柳妺儿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掌拍向赵铮,助他向前跑了一段,自己却留在原地,生生受了女傀儡一剑。

这一剑刺得非常准,恰中心脏。

女傀儡冷笑一声,将剑又刺深了一分,柳妺儿嘴角有鲜血流出,一滴滴的落在地上。

女傀儡将剑在柳妺儿体内转了一圈,用力抽出,柳妺儿心口显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鲜血直直地喷出来。

“妺儿!”赵铮冲过来抱住倒下的柳妺儿,口中的称呼从柳姑娘下意识改成了妺儿。

赵铮捂住柳妺儿的伤口,还能感受到她微弱的心跳。柳妺儿用尽力气朝赵铮笑了笑了,“对不起……”

柳妺儿的声音十分虚弱,赵铮将耳朵贴近她的耳朵,声音哽咽,“妺儿,你说什么……”

“对不起,连累……你……”柳妺儿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头微微一歪,闭上了眼睛。

泪水从赵铮眼睛里滑出,混在柳妺儿的血里。赵铮哭出声,“是我对不起你,没能保护好你……”

赵铮紧紧搂住柳妺儿的尸体,白衣瞬间被柳妺儿的血染红。

赵铮脑海中浮现出第一次见柳妺儿的情景,他记得那时妺儿清冷的眼神让他微微心动。

后来柳妺儿的笑,柳妺儿的骂,柳妺儿的无理取闹,一幕幕涌现在脑海,挥之不去。

赵铮这才发现,这个才认识几天的女子早已在他心里留下无法磨灭的痕迹。

“好深情的戏码,”女傀儡冷冷地看着血淋淋的两人,“那便去地府做鬼鸳鸯吧!”

女傀儡扬起剑,注入灵力,砍向赵铮的脖子。

赵铮闭上眼睛,不再反抗,只是在心里凄凉地道:“婆婆,母亲,陆大哥,对不起……”

《且以白衣试天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且以白衣试天下 或者书号:949 即可阅读全文

天下

类型:策略 星级: 平台:

7.0

不错 值的玩玩

表羞涩嘛~喜欢就点我

分享吧~提高逼格:

Copyright © 2017 追梦游戏网 dreame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5029375号-7

苏公网安备 32032402000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