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念一场相思梦》温暖宋祁渊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时间: 2018-07-10 11:11:29 来源:追梦游戏网 作者:追梦游戏网

《幻念一场相思梦》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龙猫文学,关注后回复:幻念一场相思梦 或者书号:623 即可阅读全文

《幻念一场相思梦》小说简介

主角叫温暖宋祁渊的小说是《幻念一场相思梦》,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顾暖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总裁,我派人在白天跟踪温暖小姐,不过对方警觉性很高,每一次都甩掉了我派出去的人。而且,从她出狱以后的信息,能查到的很少。”“你说她行踪鬼祟?”“她很神秘,而且很警惕。”办公室里,助理离开后,宋祁渊...

《幻念一场相思梦》 第十章 她竟有个孩子 免费试读

“总裁,我派人在白天跟踪温暖小姐,不过对方警觉性很高,每一次都甩掉了我派出去的人。而且,从她出狱以后的信息,能查到的很少。”

“你说她行踪鬼祟?”

“她很神秘,而且很警惕。”

办公室里,助理离开后,宋祁渊沉默了……

他不会承认,他渐渐地对她在意了,期限即将到,他心中那种不安愈来愈深!

特别是今天,心神不宁了一整个上午,心底堵着那股子憋闷的气,就连签合约时,都能犯将自己名字写成‘温暖’这种低级的错误!

脑海中,昨晚上她在他身边承欢时,禁受不住却又坚强的不肯认输的模样!以及,事后,开口又提钱的事儿!

她似乎是个补不足的无底洞,他给了五百万,她又狮子大开口,他若是拒绝,她就明目张胆的要求找下一任金主。

他肺都要气炸了,将她双手反困,一遍遍抽打着她的屁股,狠狠地的搅动,直到她化作一潭春水……

……

宋祁渊回家时,屋子里空荡荡的,他心一滞,从未有过的慌乱使他乱了分寸。

直到,看到屋子里的行李未有挪动的迹象,他才如释重负的嘘出一口气。

在客厅,他焦躁的等待着,一遍遍的刷着手机屏幕,一直到十点多,她依旧没有回来。

犹豫了片刻,他拿出手机打开了定位系统,输入她的电话号码后,很快清晰无比的显示出她的位置。

‘后宫’酒店!

宋祁渊的眉头紧锁着,心底那份淡定瞬间变成了躁动,无数种稀奇古怪的想法窜入脑。坐立不安了半个小时,他终于憋不住了,像是一个要捉奸的丈夫,拿着车钥匙直奔目的地。

温暖,你最好别给我揪到,敢犯贱出轨,我弄死你!

酒店停车场,他开了车门,耐心的等待着,一直到十一点多,他终于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他蹙眉,抬起沉稳的步伐想要靠近时,突然入眼的一幕,让他彻底的惊愣了!

“麻麻,你好久没有来看阮阮了。麻麻你不要我了吗?”小家伙从陈警官儿子的怀里挣脱了出来,投入了温暖的怀抱。

她摘掉了墨镜,寻着声音源头,摸索着将孩子抱在了怀里。

“怎么会,麻麻这辈子最爱的就是你了。我的阮阮,乖孩子,你将来一定要听小陈爸爸的话,要乖乖地,不要调皮。”

温柔的抱着软软的一团,她尽量用轻快的语气,不想把任何悲伤的情绪透露给小家伙。

她的阮阮才三岁,却敏感的就像是个大孩子。

“你的眼睛……”

“近乎失明了,所以,我想趁着还能看见那么一点点光影,再来见见孩子,今后我不会来了。”

“最后的时间,你难道不想待在孩子身边度过?”

“不了,我早晚都会……离开,让他尽早的习惯没有我的生活。谢谢你,答应替我抚养孩子……”

几米之外,宋祁渊像是被失了定身术一样,怵在那儿,眸底从骇然逐渐的转变,最后嗜血,戾气,酝酿着滔天的怒火。

他想过无数种可能性,她养小白脸也好,她犯贱的找了金主卖也好,可唯独没有想到,她竟然有一个……孩子。

‘蹭蹭’地怒火往外冒。

这个沉重的打击,几乎击溃了他心中所有美好的奢求,在见到那个男人时,他还存着侥幸的心态。

如今,现实无情的打他的脸,她竟然在监狱里生下了一个孩子!

那么孩子的父亲呢?就是眼前那个弱不禁风的小白脸?

宋祁渊快气炸了,养了温暖三年,包括将那个女人送到监狱,他潜意识里认知,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将她绑在自己身边。

可一切似乎都脱离了现实,他们之间竟变成了不可相交的平行线,她用最彻底的方法,生下了别的男人孩子。

这时候,温暖终于察觉……

对上身后那道阴厉的视线,她表情有一瞬的僵硬。

下一刻,她收放自如的笑着开口:“宋先生,你怎么在这儿?这是我儿子,和一个狱友玩了一夜情,没注意就怀上了。你不会在意吧?”

《幻念一场相思梦》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龙猫文学,关注后回复:幻念一场相思梦 或者书号:623 即可阅读全文

第九章 那块伤疤

五年前,她做他情人时,意外怀过。

可最终的结果是,她被他派来的人押到了医院,生生地刮掉了那个孩子……

宋祁渊未语,当年他养她,不过是交易,所以怀了自然也是弄了。那件事,他也的确没放心里过。

如今,听着她淡然的提起过往的事儿,眸光平静无波澜,他心底闷闷的,揪着紧,难受的似乎有口气透不过来。

“你后背的伤是怎么回事?”这个问题,昨晚碰她时候就发现了。

她的原本白皙平滑的肩胛骨上,有一块狰狞可怖的伤疤,像是烫伤。

顺着他的视线,温暖看向自己左肩胛上那道被电熨斗烫出的伤。当年,她刚入狱,被欺负过,被暗整过,她不够圆滑,处事也不够聪明,与那些人硬碰硬……

这个伤,便是那时候留下的!

“这个啊……当年入狱时,睡了个不该睡的款爷,被监狱里头的大姐大给烫的,是不是很难看?”温暖笑着拉了拉衣服,遮挡住了那块难看的疤痕。

宋祁渊心底的那点不忍与心疼,瞬间荡然无存。

他丢掉了手里的浴巾,狠狠地将她又压到了床上:“温暖,你他妈要不要脸!你到底睡过多少男人?啊……”

“你猜呢?”她笑而不答,风骚的扭动着软绵绵的身子骨:“宋祁渊,我有过多少个男人,你在意么?你不爱我,当初那么绝情,不由分说将我送进监狱,这一切结果都是你造成的。江以柔她做过什么?你查了么?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失去了什么……”

宋祁渊动了动唇,那些狠厉的话语,在对上她决然的眸色时,被堵在了嗓子眼里!

从前的她,乖顺的像是一只小兔子,而不是像如今一般,满身的利刺。

躁动不安了一晚上,在她离开之后的半小时,宋祁渊憋闷的心终于舒坦了,没错,他想通了,五百万买她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他绝不会再花一毛钱心思在这个女人身上。

接来下的一星期,宋祁渊没有再过问温暖的任何事,只是在每晚结束工作后,召唤她到酒店,按部就班的侍寝。

而她,乖巧听话,不提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儿,进退有度,完美的扮演着情人的角色。

她平静如水,温柔从容,可就是如此,他心底像是堵了一口气,不自在,不舒服。

“你去查查,那个女人白天都去哪儿了,还有,她最近落脚地在哪儿?”

这两天他失眠的严重,每天发泄折腾过后,身边的女人睡得香甜,而他总是乱七八糟的东想西想。才一个星期,他就焦虑了起来,天天期盼着时间能过的再慢一点,一个月的时间,最好是无限延长!

时间快要接近月中旬时,他发现自己的心态越发的病态了。

他竟然暗生出了,一辈子将她拴在身边的想法。

周末

等着宋祁渊离开后,温暖疲惫的睁开眼,想要起床时,一阵晕眩感,让她滚落到了地上。

眼前视线一阵阵的模糊,噩梦如期而至。

终于,她卸下了坚硬的外壳,蜷缩着,抱着腿儿抽动着肩膀,一声声低泣。

不能再久一些么?就不能多给她一些时间……

彷徨时,手机响了起来,借着微弱的光,她摸索着,终于在床头柜上找到了手机。

“温暖,我是陈警官,我给你联系了凉城市医院肿瘤科的许医生,她是这方面的专家,今天下午两点,你带着以往的病历,去见一见她。还有啊,你十几天没有见阮阮,那孩子很想你。”

没错,她之所以能提前出狱,之所以费尽心思从宋祁渊身上诈钱,皆是因为她得了癌症,脑中枢长了肿瘤。

颅内肿瘤压迫中枢神经,她的右眼在三个月前已经失明,唯一能视物的左眼,也快要看不见了……

她快死了!

她努力过,期望过,抗争过,可病魔就像是箍紧在她脖子里的刀刃。在绝望过后,如今她只想多捞点钱,留给孩子。

她会找律师成立一款专项基金,她会铺好所有的后路,尽可能的将最好的留给他。

至于宋祁渊,他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她替他生了一个孩子。

……

《幻念一场相思梦》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龙猫文学,关注后回复:幻念一场相思梦 或者书号:623 即可阅读全文

表羞涩嘛~喜欢就点我

分享吧~提高逼格:

Copyright © 2017 追梦游戏网 dreame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5029375号-7

苏公网安备 32032402000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