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榻上欢:撒旦总裁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榻上欢:撒旦总裁求放过》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 2018-07-31 15:02:17 来源:追梦游戏网 作者:追梦游戏网

《榻上欢:撒旦总裁求放过》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兔文学,关注后回复:榻上欢:撒旦总裁求放过 或者书号:416 即可阅读全文

《榻上欢:撒旦总裁求放过》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榻上欢:撒旦总裁求放过》是采霓所编写的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主角季来茴江铭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从认识江铭晟的那一天起,我的人生就成了一出独角戏,向来都是他看戏我演戏,敢把角色混淆了,恶毒的人是不会放过我的。果然不出所料,他突破重重包围,来到了我的面前,我站起身,装傻似的讨好他。“江总,有什么需...

《榻上欢:撒旦总裁求放过》 第5章:被折磨 免费试读

从认识江铭晟的那一天起,我的人生就成了一出独角戏,向来都是他看戏我演戏,敢把角色混淆了,恶毒的人是不会放过我的。果然不出所料,他突破重重包围,来到了我的面前,我站起身,装傻似的讨好他。

“江总,有什么需要我为你做的吗?”

他越过我,然后坐在了我原来坐的位置上,手指往后面扬了扬,冷冷的说,“摆平她们。”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抬眼,就看到了刚才的莺莺燕燕们全都向这边走来,这就是我混淆角色的后果,他明明知道我不喜欢争夺,还是将我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怎么摆平?”我为难的望向他。

“连这个都摆不平,你认为你称职吗?”他毫不留情的提醒了我的身份,以及该尽的义务。

我不再征求他,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份上,如果我再征求的话,不过自取其辱。

“江总,怎么一个人躲到这来了?让安诺陪你喝几杯怎么样?”第一个走过来的女人,妩媚中透着高贵,我知道我惹不起她,但我的职责所在,惹不起也要惹。

“不好意思,借过……”我拿掉她搭在江铭晟肩膀上的玉臂,然后鸠占鹊巢的坐在了江铭晟的身旁,在那个自称安诺的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将唇贴在了江铭晟性感的薄唇上。他没有推开我,他一定对我的演技非常满意。

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一堆的女人围在我们中间,我知道,她们一定想将我撕成碎片,但碍于江铭晟在场,都没有造次的胆量。

我不是轻浮的女人,我只是没有权利选择不轻浮。

继续装作很深情的吻着江铭晟,只有他自己知道,我的吻有多假,就跟所有的电视剧一样,只是为了演给别人看。

叫安诺的女人终于反应过来了,她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将我分离了江铭晟,然后目光如矩的质问:“凭什么让你借过?”

我不想在这样的公众场合,为了一个男人去跟她争风吃醋,可是我根本就没有退路。

江铭晟,他从来就不给我退路。

“凭我是他的女人。”我言简意赅。

这一句话说出来,连我自己都震惊万分我怎么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说是他的女人?

就算江铭晟把我逼的前无出路,后无退路,我也不能越俎代庖的忘记自己真正的身份。

“呵呵,真是可笑,这里哪个人不知道,你是江总***的***?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再大言不惭,不要以为住在金窝里,就一定是金凤凰!”

面前的女人伶牙俐齿的讽刺着我,人群里发出一阵嘲笑。

指甲掐进了掌心的肉里,江铭晟事不关已的态度令我心寒。

站在卑微的低端,仰望着高高在上的名媛们,我不应该奢求他会伸出援手,他跟这些女人们有着共同的目标,就是为了让我难堪!

在江铭晟面前,我可以无奈的忍,但除了他以外的人,我不想再忍,我不觉得我季来茴天生下来就该被人践踏的。

“是,我是他***的女人怎么了?你有本事让他把你也***了!”

江铭晟因我如此不甘示弱的一句话,抬眸深究了我一眼,他一定觉得现在这个泼辣勇敢的我,跟在他面前低眉顺从的季来茴判若两人。

许是我的挑衅刺激到了安诺,她忍无可忍的扬起手掌准备向我掴过来。我知道这一巴掌下来,打的不仅仅是我的尊严。

“放下!”

没有等到那来势汹汹的耳光,却听到了熟悉的冷冽声,没有丝毫的温度,却也叫人不敢轻举妄动。

安诺愣在半空中的手,硬生生的收了回去,江铭晟起身准备离开,他,终于玩够了。

我像一个小丑立在原地,一如我的人生,就是一个闹剧。

“江总……”安诺看他要走,赶紧拽住了他的胳膊,眼里的柔情就差没化成一片汪洋,将江铭晟整个淹进去。

“想让我***你,你还不够格。”

他的声音透着拒人千里的冷淡,我不去看安诺是什么表情,她的任何表情,都与我无关。

紧跟在江铭晟的身后,我没有被他挽回尊严的庆幸,有的,只是突然间的心累。

我扮演的小丑角色终于华丽的谢幕,江铭晟觉得玩够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深秋的夜透着初冬的寒,一如我的心情,从来就只停留在冬天。

回到别墅时,陈妈紧张不安的打量着我脸色的表情,照顾我三年多了,她早已学会了从我脸上的表情,看出江铭晟的心情。

今晚,也不例外。

从出了宴会酒店再到西山庭院,一路上我都在隐忍着心里的悲凉。

江铭晟从浴室出来时,我正站在窗边望着外面的夜色,华灯初上,城市没落在一片迷离灯火中,显得妖冶而又诡异。

“过来。”他命令。

转身走向他,我早已习惯了他的命令。

一个旋转,将我压倒在床上,他恶魔的面孔抵着我的鼻尖,一字一顿的说:

“真会演戏。”

“是你调教的好!”

无需衡量话里的轻重,今晚,我的下场横竖都是三个字,“被折磨……”

表羞涩嘛~喜欢就点我

分享吧~提高逼格: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7 追梦游戏网 dreame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5029375号-7

苏公网安备 32032402000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