榻上欢:撒旦总裁求放过全文免费阅读 季来茴江铭晟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时间: 2018-07-31 15:02:47 来源:追梦游戏网 作者:追梦游戏网

《榻上欢:撒旦总裁求放过》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兔文学,关注后回复:榻上欢:撒旦总裁求放过 或者书号:416 即可阅读全文

《榻上欢:撒旦总裁求放过》小说简介

《榻上欢:撒旦总裁求放过》是采霓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榻上欢:撒旦总裁求放过》精彩节选:那晚,我出现在同学们面前时,他们已经找了我一个多小时,六十分钟虽不长,却足以改变我一生。当我们走出“魔窟”时,竟然再次让我看到了江铭晟,他比我们先一步出了“魔窟”,几个保镖仍然毕恭毕敬的跟在他的身后,...

《榻上欢:撒旦总裁求放过》 第9章:没有尊严了 免费试读

那晚,我出现在同学们面前时,他们已经找了我一个多小时,六十分钟虽不长,却足以改变我一生。

当我们走出“魔窟”时,竟然再次让我看到了江铭晟,他比我们先一步出了“魔窟”,几个保镖仍然毕恭毕敬的跟在他的身后,那个被我用不屑眼神注视过的狗腿子,替他拉开车门,他正弯腰欲坐进去时,目光无意的撞上了我们。

对视上他那双令人惧怕的眼神时,我慌乱的扭转了视线,但却怎么也忘不了,他唇角勾起的那抹神秘的弧度。

“哇,那不是江铭晟吗??”

一声尖锐的女高音令我心跳差点露了一拍,慌忙找寻女高音的来源,竟然是我室友洛慧,我奇怪的打量着她,平时看她学习挺认真,为人也很老实,怎么就认识黑社会的人了?

碍于同学们都在场,我不想问出我的疑惑让她难堪,等回到宿舍后,立马迫不及待的将她拉到床边坐了下来。

“刚才你说那个人是谁?”

洛慧一脸茫然的眨了眨细长的丹凤眼,不解的问:“你指的是哪个人啊?”

“就出了酒吧你说的那个人啊?!”我一脸的焦急。

“你说江铭晟吗?”

洛慧一提江铭晟的名字,立马满脸的柔情与崇拜,相反的,我听到了这个名字,竟有些坐立不安。

“你怎么会认识黑社会的人?”

我一脸的惋惜与谴责,同样身为法学系的学生,我为她竟然知法犯法而感到痛心。

“黑社会?谁是黑社会啊??”

洛慧一脸诧异的望着我,再次用她的女高音尖锐的喊道。

“那个江铭晟不是黑社会的吗?”

我很肯定的问,心里一点也不觉得冤枉了他,就他那几个随从,若不是混黑社会的,怎能有那般好身手“有点常识好不好啊?早就劝你别只看那些条条例例的法律条文,你偏不信,一个法学系的高材生,竟然说人家江铭晟是混黑社会的,你就不怕被人笑死啊!”

她对我鄙夷的摇了摇头,随手抓起桌边的绿箭口香糖嚼了起来。

我平时是不太关注学习以外的人和事,但也并不代表我就一定要知道江铭晟是什么人。

“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

我被洛慧奚落的有点来火,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干嘛摆出一副全天下人都得认识江铭晟,不认识他就跟犯了滔天大罪似的。

“我跟你话不投机半句多,自己到网上查下就知道了,我有时间回答你这么白痴的问题,还不如去跟我家武郎约会呢。”

说完,不顾我阻拦,硬是丢下不明不白的我,夺门而逃。

如果不是洛慧尖叫的喊出江铭晟的名字,那我不会好奇她怎么会认识黑社会的人,如果不是她奚落我竟然连江铭晟都不认识,我也不会好奇的打开电脑,如果我不打开电脑,那我永远都不会知道,原来那个救我的人,不仅不是混黑社会的,而且还是商界和官界赫赫有名的重量级人物。

确实是误会他了,一想到我临走前那狂妄的语言,终于明白那些保镖为什么用异样的眼神看我,原来他们是在笑我的自以为是,笑我义愤填膺的把自己当成了救世主。秋风微拂,摇下了一地残叶,脚下踏着的那一层层梧桐叶,丝丝伤感浸入心脾。

这些记忆虽已过去三年,却从不曾消失在我的脑海,不是不想忘,只是忘不了。

能感觉到今天的痛苦,就无法忘怀造成痛苦的根源。

第一个找到我的人是严无常,也就是我回忆里那个扳开我双手,说我放肆的男人,那时候单纯的以为他训斥我只不过是为了讨好主子,直到后来才明白,他对江铭晟的维护,比对他亲生老子还要敬业。

“季小姐,请跟我回去。”

严无常三年如一日,平静冰冷的声音,我不屑的扭转头,并没有理睬。

“季小姐,天色已晚,请回家。”

这一句话,令我倍感可笑,抬起头,我嘲讽的笑了笑,然后冷冷的说:“家?我的家在哪里?西山庭院吗?搞清楚了,那里不是我的家,那是江铭晟发泄情欲的地方!”

这是我一次如此激动的跟严无常说话,这三年来,他总是言简意赅的传达江铭晟的命令,而我也是从不反抗的服从命令。

“季小姐,耍耍性子就可以了,请注意适可而止。”

我盯着面前冷静到面无表情的“黑白无常”,很想问他,要怎样,才能如他这般镇定自若?

我以为我可以隐忍五年,但事实证明,我可能做不到了。

“你跟着江铭晟一定很累吧?”

平缓了情绪,我淡然的问道,心里猜想,在我过去不常见他的三年里,都过的如此辛苦,那整天如影随形的严无常,又能比我好过到哪里去?

恶魔就是恶魔,向来不会对身边的人仁慈,江铭晟能那样对我,就一定会对身边的人一视同仁,如果他单单的就喜欢折磨我,那只能说明心理不正常。

“不辛苦,很荣幸。”

他用同样淡然的口气回答我,我不禁嗤鼻,“你那么怕他做什么?难道也是和我一样,有把柄在他手里?”

“不许你这么说!”他大吼一声,着实吓了我一跳,我还从没见过他有如此激动情绪的一面,原来,他也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保持冷静自若。

“很多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所以,不要自以为是。”察觉到了自己情绪的变化,他很快便恢复到了原来的平静。

皎月浮出云层,我仍伫在梧桐树下,双眼盯着满地飘落的枯叶,不再去纠结一些不该纠结的问题。

“真的很晚了,季小姐,请跟我回去。”

一阵冷风吹过,凉意袭遍全身,我恨了江铭晟三年,这一刻,突然觉得,我的恨根本就是微乎其微。

再恨他,我也只能继续屈服,再不甘,我也没有反抗的余地。

必须识时务的,学会如何做一个***,如果想活得好一点,就得把***当工作来做,尽心尽力。

“走吧。”

深吸一口气,我今晚叛逆的情绪,终于到此结束。

双手圈住臂膀,想以此来抵御入侵的寒意,随着严无常的脚步,缓缓的走向江铭晟的布加迪。

表羞涩嘛~喜欢就点我

分享吧~提高逼格:

Copyright © 2017 追梦游戏网 dreame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5029375号-7

苏公网安备 32032402000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