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绝世邪神绝世邪神章节免费免费试读地址

时间: 2018-08-12 15:50:28 来源:追梦游戏网 作者:追梦游戏网

>>>>点击阅读《绝世邪神》全部章节

《绝世邪神》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绝世邪神》由我本逍遥人所编写的玄幻修真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绝世邪神,书中主要讲述了:《刀境,醉花阴,人非》花香秋风邀醉人,冷雨突袭身。屋漏连夜雨,愁上加愁,她竟不识我。薄情寡义寒人心,聚散总匆匆。山盟海誓言,皆成云烟,秋风也笑我。雨水猛烈的打击在刀客的脸上,使得刀客的眼睛都无法睁开,...

《绝世邪神》 第5章:人非 免费试读

《刀境,醉花阴,人非》

花香秋风邀醉人,冷雨突袭身。屋漏连夜雨,愁上加愁,她竟不识我。薄情寡义寒人心,聚散总匆匆。山盟海誓言,皆成云烟,秋风也笑我。

雨水猛烈的打击在刀客的脸上,使得刀客的眼睛都无法睁开,也不必睁开,就这么死了,倒也一了百了,就是有些舍不得这把刀了,他甚至可以摸到云锦香囊里的戒指,但却一点也不想戴上戒指,因为他已经生念全无,真是万招可破,情伤谁扫?自古有云‘英雄难过美人关’,非是谈笑之言尔。

刀客把刀抱在胸前紧紧的,记起师父生前对他说的话,一个刀客,要是对一个女人动情了,他早晚会死在女人手里,现在想来,当真不虚。

“呦!丑丫头来喽!”

“呦!叫花子来喽!”

“呦!还拉着一个大男人!不嫌丑喽!”

……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或许就在刚才,刀客就躺在一个枯草,竹藤,还有各种不知名的藤蔓编制而成的小车上,说是车,其实没有轮子,全靠前面拖着的人手上的力气。

“滚开!”

一个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像是男的,但你知道她肯定是个女的,就这种声音,一个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来的声音。

刀客面前别过头,看了一眼,前面是个女子的身影,虽是晚秋,身上却只是穿着一件单薄的布衣,还是棉絮的,上面还多地方都有破洞,用粗布挡着,这哪里是凉天的打扮,她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拉着刀客十分的费力,亦或是被人耻笑的委屈和不甘。

刀客早已经没有生念,抱着必死之心,一个翻身,滚落竹藤小车,溅的全身泥水。

或许这表演十分精彩了,周围不少叫好的人,都嬉皮笑脸的,像鬼一样,分不清是人是鬼。

丑姑娘也因为刀客的这突然的表演,预计不到,还弓着身子,往前使劲,刀客这么一翻身,她也顺势向前摔出,跌了个狗吃屎。

“呦!丑姑娘跌倒了!”

“呦!叫花子跌倒了!”

“呦!还看着一个大男人!不嫌丑呦!”

……

丑丫头终于转过脸来,一边冲那些起哄的人胡乱骂了几句,一边看着刀客,那眼神里有火气,全然不像刀客以前见过的女子,狼,女人身上有一种狼的野性。

刀客也终于看清了这丑丫头的容貌,她有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模样,不过十六,且高且受,像根竹竿,怪可怜的。脸有些圆,圆的恰到好处,像一个鹅蛋。至于眉毛,却不知有还是没有,总之看不分清了,因为她的脸实在太黑了,眉毛看不清了,连雨水都没法冲洗掉她脸上的黑。嘴就不提了,总是一副气愤的样子,撅着。鼻子到还算可爱,笔挺的鼻子,还挺有一种英气,要不是胸前两坨显然的肉,你大概不会知道,她是个女的,虽是女的,却也是男子打扮。

刀客自是想到,这要是穿上红装,画上巧眉,再抹一些胭脂,还当真是个绝色的女子,甚至比之前救的那少女还有好看一万倍不止。但越是这样,越让刀客觉得心里凉,凉飕飕的,像个无底洞,里面是永夜的黑暗,一眼忘不到尽头,刀客仰天长叹:生不逢时,天命所归矣!

刀客既是为自己叹,也是为这丑姑娘叹,自己刀法高强,却还是败在薄情女人手里;丑姑娘绝色容貌,却还是生在潦倒穷困之中;反倒是那会些三脚猫功夫的武林小丑在江湖里你争我夺,兴风作浪;恰说来那些相貌平陋的粗俗女子在闺房里浓妆淡抹,招摇过市,可歌,可叹,可悲,可泣,当真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这世道呦!

刀客一时也是思绪云涌,出了九重天,怔在那里。

过了会,刀客被人摇醒,定睛一看,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看,像是两汪清澈的湖水,刀客从来没有看过如此纯真的眼睛,知道是丑姑娘,刀客说到:“却要怎样?”

丑姑娘说到:“滚到竹藤上去,姑奶奶可没那么多力气,还要拖你走好远的山路。”

刀客自觉好笑,这哪里像个女子,比男子还蛮横些,但想来也是生活所迫,无奈之举,如此苦淡生活,何来闲情逸致,阳春白雪。

刀客苦笑了一声,又翻了个身,回到竹藤上,看着天上的乌云,雨已经小的很多。

丑姑娘又在一片取笑声里,拖着刀客前进,往山里去了。

话分两头,熊府里的风波,并没有因为刀客的离去而平息,之前的误撞三少奶奶,导致三少奶奶早产,虽然大人和小孩都是无恙,但毕竟三少奶奶笃定,就是这一撞,男孩变女孩,要找司徒尔蓝要说法。

还好熊飞拦在中间,不敢离开司徒尔蓝房间寸步,叫来翠荷,吩咐翠荷将熊府里的人情世故再细细说给司徒尔蓝听,所谓知己知彼,尤其是那母老虎,朱颜柔,更是惹不得,让尔蓝姑娘谨记。

翠荷一一听了,推门进了司徒尔蓝的房间,就这会,熊飞还猫着身子往里多看了两眼。

翠荷笑了笑,关上门,走到司徒尔蓝床前,司徒尔蓝只是侧卧虚睡,听到有人推门进来,也是爬起身来,说到:“翠荷,你怎么来了,是传晚饭了吗?”

翠荷搭着司徒尔蓝的手,笑盈盈的说到:“好姐姐,你可说笑了,晚饭待会自是有人送来与你吃,怎么会烦姐姐亲自下床,翠荷来就是和姐姐谈谈心。”,这里翠荷却以‘姐姐’称呼司徒尔蓝,不似先前‘夫人’相称,其察言观色之心,可见能耐不低,心气不小。

司徒尔蓝笑了笑,说到:“正好我也想多了解一些熊府,翠荷妹妹,你且明说,他日高升,少不了你好处。”

翠荷听了司徒尔蓝的话,心下大喜,自是想到:当真明白人。

翠荷说到:“好姐姐,熊府不比平常人家,人多口杂,这是其一,所以姐姐平时讲话做事,都得注意,不能随意,否则落了人家把柄,容易吃亏;对战交锋,当知己知彼,了然对手轻重,事态缓急,这熊府也是一个小江湖,这是其二。”

司徒尔蓝说到:“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还请翠荷妹妹明说。”

翠荷说到:“熊府只有熊飞这一位少爷,三代单传,太老爷以于前几年离世,家中大小事情都是老爷做主,老爷姓熊,名鼎天,是翔龙镖局的把头,平时都待在翔龙镖局,少有回熊府;熊飞少爷,不必多说,你也是见了的,至于熊飞少爷的五位少奶奶,你可是要听仔细,大少奶奶,复姓吐罗,名念梦,是西域女子,年纪刚盈三十;二少奶奶。”

“叮!”,“咚!”,“哐啷!”

靠窗的一只花瓶打碎了,吓的翠荷脸色发青,眼睛直直的看过去。

原来是一只偷吃鱼的花猫。

表羞涩嘛~喜欢就点我

分享吧~提高逼格: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 2017 追梦游戏网 dreame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5029375号-7

苏公网安备 32032402000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