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苏晴婉欧阳炎宇目录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小说阅读

时间: 2018-08-12 15:50:45 来源:追梦游戏网 作者:追梦游戏网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海豚文学,关注后回复: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 或者书号:1097 即可阅读全文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由弯弯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苏晴婉欧阳炎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徐东阳安抚了半天,吕小铃总算是停止了哭泣,而这时候,徐东阳却看到了那张被匕首插中了的檀木桌上,还放着一个文件夹!徐东阳拿了起来,这一看,却是一脸的震惊!上边,写着以欧阳炎宇为首的一副人物关系架构表!上...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 第11章 :他的第四者 免费试读

徐东阳安抚了半天,吕小铃总算是停止了哭泣,而这时候,徐东阳却看到了那张被匕首插中了的檀木桌上,还放着一个文件夹!徐东阳拿了起来,这一看,却是一脸的震惊!上边,写着以欧阳炎宇为首的一副人物关系架构表!

上边,由欧阳炎宇衍生出来的人物表,写得清清楚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徐东阳最怨恨的,是上边所写的欧阳炎宇与苏晴婉之间的关系,上边写的是情人关系,只是在后边注明了,没得手,正在发展阶段!

不过,这一点,徐东阳还不算是最震惊的,而在下边最令徐东阳感到震惊不已的,是对于欧阳炎宇的身份的介绍!

欧阳炎宇,恶魔杀手组织的两大顶柱之一,号称恶魔炎宇,出道后至今,从未失手!只是,近年来与组织面和心离,挪用组织资金,投资了皇都连锁企业,涉及宾馆,酒吧,以及酒店,证券投资,等等行业!并且于前段时间,开设清婉国际贸易,以强势的手段,收购对手世佳商贸,成为与苏氏唯一的合作伙伴!夺得了当下,商业界最为热门的一大业务!

其余的,就是对于徐东阳,叶冬儿,等人的身份介绍分析,以及与欧阳炎宇的利害关系。甚至,就算是李云强,还有萧天磊这些人,都在其间!徐东阳放下了文件夹,浑身却都已经颤抖得更加厉害。

他不知道这个恶魔组织的来头,可是,对于这个组织的行事手段,能够如此迅捷的将这么多的消息给查出来,这让他的心里边又如何的不会感到恐慌呢?虽然他在商业界里边,也没有少经历那些尔虞我诈的坑蒙拐骗,甚至,也有暗地里施手段对付对方的事情发生。可是,真正的比起这一个组织来,却是差得太远!

文件的最后,是这位自称恶魔波尔的人所留下的手写的英文字,他的目的,不仅要除去欧阳炎宇这一个‘叛徒’,更为重要的,是要从欧阳炎宇的手里边,不计代价的,用任何一种方法,将他手里边的资财给‘合理’的转移过来,重新的交回组织!

“东阳,怎么办?遇到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怎么办?要不,东阳,我们逃吧,离开这里,让他们找不到,就不会有事了!”刘小玲勉强的冷静了下来,只是,对于这眼前的情形,她却没有丝毫的安全感。嘴里边说着话,神情再一次的变得紧张了起来。说话间,更是抱着徐东阳的胳膊,用力的摇晃了起来!

“小玲,你冷静一下,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你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徐东阳用双手抱住吕小铃,大声的对她说着话。看着吕小铃逐渐的平静了下来,徐东阳的嘴角却露出了一抹带着浓浓邪恶的笑容来!

徐东阳的心里边,已经是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无比疯狂的决定!他要与这个所谓的恶魔组织联手,与恶魔组织合作,去对付欧阳炎宇!先别说欧阳炎宇现在是他最大的对头,他也需要对付欧阳炎宇,其次,就是徐东阳更加的信奉一句话,那就是冒险和收益是成正比的,只有冒的险越大,那么收益才可能越高!

他知道恶魔组织并不是一个与人为善的组织,但是,他相信,只要自己合理利用自己手中的资源,利用一些个手段,又何必害怕不能够得到自己所想得到的呢?

就在这会儿,徐东阳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徐东阳并没有感到惊讶,而是镇定的接通了电话。

“我是恶魔波尔,徐先生,相信我所留下的东西,你也已经是看到了吧?既然这样,那么不知徐先生现在的决定是怎么样的呢?”

恶魔波尔的声音在电话里边传来,听起来似乎是要多了些人情味。徐东阳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明白,恶魔组织之所以会找上自己,只能证明,恶魔组织已经是与欧阳炎宇交上了手了,并且,还是恶魔组织并没有讨到好处!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他们只能够是退而求其次,用这一种找伙伴的方法,来从外围寻找机会下手,去对付欧阳炎宇!

“我答应你们,只是,我要这收益的百分之三十!”徐东阳在脑子里边迅速的理清了自己的思绪,嘴里边沉声的说出了自己的条件。百分之三十,这是徐东阳的要价,他知道对方是不会给自己这么高的。只是,自己不要价,那岂不是证明自己是只有依附于他们了吗?

这一点,徐东阳也是明白的,这至少算是一种谈判的方法,只有这样,才能够让自己在极不利的情形之下,获得最高的收益!

“百分之十,这是我最大让步!”

恶魔波尔的声音里边带着一丝的冰冷,徐东阳故着考虑的过了十几秒,这才答应了下来。挂断了电话,徐东阳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和恶魔波尔这样的人打交道,可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

“东阳,我们,我们不会有事吧?”吕小铃虽然见着徐东阳在打电话,却并不知道徐东阳是在做什么事情。女人的心总是比较胆小的,在经历了刚才的事情之后,在现在,她依然的是感到相当的害怕!

“不会的,放心吧,小铃,你等着吧,相信不久之后,我就可以带着你,离开这里,远走高飞了!”徐东阳带着兴奋的说着话,冒险的收益,一定能够给他带来生命上的最大的转机的!

徐东阳并没有想到,第二天一大早,李云强居然会给自己打来了电话,并且说是约自己去喝早茶,有着极其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徐东阳很不想要理睬李云强的,现在他已经是有了新的靠山,并且这靠山比起李云强,甚至比起欧阳炎宇来,都要强上不少!这样的结果,让徐东阳的心里边很是兴奋,有着大展鸿图的向往!

只是,李云强却一而再的强调,这事情对于徐东阳来说,是有利无害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徐东阳也去赴约了。李云强所约下的茶馆,并不是类似于皇都之类的大地方,而是一个类似于街边小店的小地方!

徐东阳对于这一点倒没有多大的讲究,他只是想要看一看,李云强这个落魄的家伙,还能够给自己带来一个什么样的惊喜呢!

“徐总,我今天就开门见山吧,这里的茶不好喝,可是这东西,你一定会喜欢!”徐东阳落了座,早到一步的李云强并没有帮他叫茶,而是说着话,掏出了一个小册子来,递给了徐东阳。

“李董还喜欢玩神秘啊,呵呵,看来真的是无事一身轻,所以得找一点事情来玩玩了啊!”徐东阳带着戏谑的语气说着话,对于失败者,徐东阳一向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在徐东阳的心里边,他一直的认为,只有胜利者,才有权利去指点江山,而失败者,却只能够躲在一个角落里边,暗自发抖!

“徐总啊,你还是看看吧,大清早的我可是给你送礼呢,要知道我为了搞到这一份礼物,可算是煞费了苦心呢!”李云强却并没有生气,徐东阳的冷嘲热讽,听进他的耳朵里边,似乎只是一阵风一般,对他形成不了丝毫的影响。

“呵呵,谢谢李董的好心,我倒还真的是得见识见识了!”徐东阳嘴里边说着话,却也翻开了那一本小册子。只是,随着徐东阳的动作,随着他将这小册子慢慢的打开,他的脸色,全都变了!

“你,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徐东阳颤声的说着话,虽然这小册子变了样子,只是里边的内容,却是徐东阳相当熟悉不过的了。这上边不是其他的东西,正是徐东阳自己平时所记下的,在苏氏的时候,他从苏氏得到的利益的多少!

“至于从哪里来的,徐总就不必多问了吧,现在我只是想要得到徐总的一个承诺!”李云强笑了笑,举起茶碗来,有滋有味的狠狠喝了一口。

徐东阳和他对坐着,却并没有马上的回答,两个人就这样的互相对坐着,李云强看着他,他也看着李云强,两个人似乎是在比赛着定力一般!李云强在这会儿一张脸颊上,带着得意的微笑,面对着眼前的事情,他一副老神在在,而在他的心里边,还在想着,等到叶冬儿答应的事情兑现的时候,他就可以得偿所愿,能够真正的好好的玩一场了!

徐东阳也盯着李云强在看,李云强并没有做更多的反应,依然的一副得意的神情。只是,突然之间,徐东阳的嘴里边,发出了一声声的笑声来!李云强正在喝茶,一口茶水差一点就喷了出来!

“你笑什么?难道你还不能够分清楚眼前的状态吗?”李云强有些恼羞成怒,看着徐东阳那一脸的笑意,他大声的质问着徐东阳。

“李董,好歹我还是一个现任的总经理,而你呢?哼哼!”徐东阳说到这里,冷冷的将那一本帐册扔在了桌上。

“你说什么?徐东阳,你难道就不怕我将这东西送给苏晴婉吗?”李云强狰狞的说着话,对于徐东阳的表情,他内心里边是相当的愤怒。

“送吧,你如果想送就送吧,对了李董,你难道就不怕到时候,你连一个董事都做不成了吗?”徐东阳冷声的说着话,内心里边已经是阴狠的打算着,既然恶魔波尔不是已经选择了和自己的合作吗,那么,就让他们先做出一点表示诚意的事情来吧!

苏晴婉已经是连续三天白天在苏氏处理事情,晚上就住在皇都宾馆陪着受伤的欧阳炎宇。提议她应该接手苏氏,不能让父辈的一腔心血付之东流的是欧阳炎宇,而她也居然听从了。虽然自打婚后,从一些蛛丝马迹当中,她就感觉到了老公的变化,只是她不去怎么理会而已。

而这三天的时间里边,让苏晴婉没有想到的是,老公徐东阳没有再露过面!他的办公室,一片混乱!苏晴婉没有主动的去联系他,而是在这三天时间里边,将苏氏好好的理了一理。不管不知道,这一管下来,苏氏的事情,让苏晴婉是吓了一大跳。一年的时间,苏氏似乎是只剩下了一个空架子,外表风光,内里,却根本就不能够支持多久了!

白天在公司忙碌,晚上,她也并没有去回那个家,而是去到了皇都宾馆。她已经做好了打算,再过些时间,等徐东阳出现,那么就和平离婚,她对于欧阳炎宇找来的关于徐东阳和叶冬儿之间甚至还有其他女人之间的那些东西,随便的翻了翻,就付之一炬。

在她看来,自己不也是做错了事的吗?自己的精神洁癖,不能够容忍再这样下去,也许,好聚好散,是最好的结果了!

晚上回到皇都宾馆,每天都会重演一场,就是她坚持睡沙发,可是到了最后,依然的是会推托不过欧阳炎宇的要求,而和他躺到同一张床上去。只是,虽然是躺在同一张床上,苏晴婉却坚守着最后的界限,因为她一再的强调,和他之间这样,已经是不应该了,至于想要再深入一步,那么,就等到她真正的彻底离婚之后再说吧!

欧阳炎宇对于此倒没有坚持,对于苏晴婉,他确实也尊重无比。至少在这事情之上,他对于苏晴婉是说到做到的,并没有做出过分的要求和举动!

三天的时间,欧阳炎宇的伤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了,他甚至提议陪苏晴婉去公司,苏晴婉再一次的拒绝了。她不想在自己没有和徐东阳摆脱关系之前,让这事情闹得一个满城风雨!苏晴婉就如此的坚持着自己的坚持,对于欧阳炎宇这个天马行空般闯入自己生活的男人,苏晴婉的心里边,已经是种下了情感的种子,生了根,发了芽了!甚至,和徐东阳之间的事情,却也是成为了催化剂,让她内心里边的压力和负担为之减少,而让那情愫之芽,开始不断的催长了!

苏晴婉再一次的来到了苏氏,经过三天大刀阔斧的整顿,苏氏总算是又有了规模,让公司又有了发展的劲头。苏晴婉今天到公司,跟前三天一样,她依然的是忍不住朝着徐东阳的办公室望了过去。只是,她不知道,在面对着徐东阳之后,应该如何的处理两人之间的关系。

是质问翻脸?还是,可以再和平的坐下来谈一谈?只是,两人之间的关系不理不知道,这一理,还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了!这婚后的一年,自己和他之间,似乎是越来越淡,越来越乱!夫妻?情人?或者说,是朋友呢?

今天的苏晴婉走到了徐东阳的办公室门前,发现门居然是打开的,这让她的心里边变得更加的紧张。深吸了一口气,苏晴婉走进了办公室,既然是自己的事情,就没有逃避的必要,自己和他之间,始终是得解决这事情的!

只是,这一走进去,苏晴婉却更是大吃了一惊!因为,坐在办公桌前的,并不是徐东阳,而是她的闺蜜,叶冬儿!

“亲爱的,怎么,没有想到是我吧?”叶冬儿今天一套艳装,头发也盘成了一个发髻,高高的顶在头顶。坐在徐东阳的办公椅上,舒适的抽着香烟。

“冬儿,是你?”苏晴婉吃惊的说着话,按理说,面对着‘情敌’,她似乎是完全的有着发怒和生气的理由,可是在这会儿,她却是发不出火来了。

“是啊,我来看看老朋友了,亲爱的,这段时间,我可是没有睡好觉啊!”叶冬儿说着话,娴熟的弹掉烟灰,将烟头在烟灰缸里边摁灭,吐出最后一口烟雾来。

“冬儿,你有什么事吗?”看着曾经最为依赖的闺蜜,苏晴婉的心中感到一丝丝的痛楚,自己和她之间,难道多年的友谊,就真正的只能够成为过去式,再也不能回来了吗?

“婉儿啊,你别这样好不好?要不,你骂我,打我一顿,好不好?你老是这样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让我很没有成就感啊,你的男人我可也是费了劲才引诱到的啊!”叶冬儿嘴里边说着话,用手指头去捅着空中她喷出来的一个个的烟圈。

“冬儿,你说要我不恨你,是不可能的,毕竟,女人也是有尊严的!只是这事情我也仔细的想过了,我和他之间,是出了问题了,要不然,你也不可能会得手的!冬儿,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将你当成我的好姐妹,甚至,是亲姐妹一般的对待的!你,你又何苦这样呢?”苏晴婉有些心酸的说着话,多年的爱情一朝变了味,而在爱情之前就培育走的友情,难道到了今天,也是到头了吗?

“呵呵,苏晴婉,你和我说这些话,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表示你的清高?还是为了证明我的**?”叶冬儿听完苏晴婉的话,却又笑了笑,她站起身来,双手撑在办公桌上,望着苏晴婉,然后,一副淡然的样子,又一**坐下,掏出香烟来,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在吞云吐雾间,她那张艳丽的脸颊,似乎都变得狰狞了起来!

“冬儿,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苏晴婉有些生气,她不知道叶冬儿会说这些话,曾经亲如姐妹之间,又会是什么样的事情,才可以让两人之间,变得如此的生疏了呢?

“你不懂?呵呵,你当然不会懂了!”叶冬儿冷冷的笑着,将手中的烟头再一次的,狠狠的摁灭在烟灰缸里边。她扬起了头来,那张俊俏的脸蛋上,浮着一抹病态的粉红!“你有良好的家势,你有漂亮的外貌!你还有聪明的头脑!走到哪里,你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是核心!而我呢?我只是你的小跟班,是你身边的附属品!甚至,只是那些人眼里边的,围着你又吼又闹的一个小丑罢了!这些年来,你难道都不明白,我跟在你的身边,过得有多难吗?你有人追,有人宠,你又何曾低下头来看过一眼我呢?”

叶冬儿大声的嚷着,一声声的话语,听起来近乎是在吼叫着了一般!她怒视着苏晴婉,一脸的愤怒。

“所以,因为这些事情,你就处处与我作对,然后,找机会,勾引徐东阳,再让徐东阳搞垮苏氏,是吗?”苏晴婉望着叶冬儿,叶冬儿毫不回避的昂着自己的脑袋,和苏晴婉对视着。半晌之后,苏晴婉沉声的开了口。

“是,就是,我就是要让你受到挫折,让你不能够总是一帆风顺!”叶冬儿大声的叫嚷着,她再一次的站了起来,双手拍打着桌面,似乎是恨不得这桌面变成了苏晴婉,任由她的用力拍打,让她可以发泄一番,心头的怒火!

“够了!”苏晴婉也是一声怒喝,一个巴掌挥了过去,啪的一声,扇在了叶冬儿的脸颊上。叶冬儿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脸颊,用一副不敢相信事情发生的眼神,望着苏晴婉。

“冬儿,如果说你说的那些都能够成为理由了,那么,你和徐东阳所做的事情,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杀人了?冬儿,这些年来,我一直把你当成好朋友,好姐妹!甚至可以说,真正的亲姐妹来看待!不论什么话,我都跟你说,不论什么事情,我都和你一起去做!难道,我对你来说,就只是一个对付的对象,就只是一个要超越的对象吗?”苏晴婉沉声的说着话,这事情的打击,对于苏晴婉来说,比起得知徐东阳这些年来背着自己和其他女人来往的打击,都还要强烈!

“苏晴婉,你又要做好人,又要表达你的佛心了吗?哈哈哈哈!”叶冬儿捂着自己的脸颊,听着苏晴婉的话,却是朗声长笑了起来。面对着这一切,叶冬儿却似乎已经是走火入了魔,一条道要走到黑,再也没有了回头的可能了!

“冬儿,随你吧,人各有志,这事情上,我说服不了你,只是可惜了那多年的友谊!”苏晴婉声音微颤的说着话,多年的友谊到了头,这又让她如何的不会感到心疼呢?

“呵呵,好啊,反正,其实你和我的生活,真正的不算是同一类人。说开了,心里边还没有那么多的负担,不是吗?”苏晴婉话音一落,叶冬儿却笑了起来,她再一次的坐回到了椅子上去,露出一脸舒服的神情来。只是,在那些笑出来的纹路深处,却分明的隐着她浓浓的痛楚!

“好啦,冬儿,没事的话我要办公啦!”苏晴婉也强忍着心中的痛楚,发出了逐客令。面对着叶冬儿,总是会去想着那夭折了的友谊,曾经以为会地久天长,伴随一生的纯洁的友谊!

“别急啊,其实我今天来,是有要事找你的!”叶冬儿并没有马上的离去,而是继续的坐在那椅子上,再一次的摇出了香烟来,自顾自的点上。烟雾腾起,此时叶冬儿的脸颊,在那烟雾当中,变得妖冶了起来。

“哦?是什么事?”苏晴婉回着话,对于叶冬儿的话,她依然的是听在心里边。如果说叶冬儿真正的是有事情要求上了她,那么,她依然的是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并且,会是想尽一切办法的,去帮助她的。

“我其实,是给你送礼物来的!”叶冬儿说着话,掏出了一个小本子来,递给了苏晴婉。“你看看吧,相信这字迹,你一定会认识的!”

苏晴婉接过了小本子来,这正是徐东阳办公室里边的那个帐册的原件,叶冬儿拿到后,并不是直接的就给了李云强的,而是复制了好几份。而现在,苏晴婉手上的那一份,才是真正的出自于徐东阳的手笔。

苏晴婉接过小本子,再望了望叶冬儿,叶冬儿是摊了摊自己的双手,耸了耸双肩,一副爱信不信的模样。苏晴婉没有再去多想,翻开了小本子,上边的字迹她当然熟悉,大学的时候,正是被这种中规中矩的小楷字体的情书给打动了的。

苏晴婉翻看着这个小本子,脸上的神情却并没有多大的变化。结婚后他就阻止自己再去公司,虽然理由很伟大,可是,他的变化,依然的是被细心的苏晴婉看在了眼里的。她只是不愿意去多想,毕竟刚结婚,毕竟,那是多年情感的‘修炼’结果!

现在,这小本子的出现,还有这些天来,徐东阳的消失,让苏晴婉的心里边不再有什么猜想。她随意的翻了翻,数字惊人,内幕惊人。这一年来苏氏会落到现在的这个地步,完全的都被这一本小册子给记录下来了。

苏晴婉翻完了小册子,然后将小册子扔到了桌面上去。叶冬儿却微微的感到有些失望,在她的猜想当中,苏晴婉在看到这小册子之后会勃然大怒的,甚至,是会失声痛哭的!一个女人,受到男人的背叛,并且,这一种背叛,还是相当彻底。叶冬儿认为,就算是自己,遇到这些事情,也都会痛恨之极,甚至会当场大骂,或者是就要去找人出来教训一顿!

“婉儿,你,你没事吧?”叶冬儿也没有想到,自己看到苏晴婉看完小册子后,坐在那里,露出一副凝重的神情之后,会这样的问出一句话来。自己和苏晴婉之间,在以前的时候,在太多的时候,都是用着这一种语气,和她说话的,不是吗?想到这些,叶冬儿突然的发现,自己的心脏位置,有一种些微痛楚的感觉。

“没事,冬儿,难道你希望我出什么事吗?呵呵,也对,你那么恨我!”苏晴婉说着话,咬了咬嘴唇,心中滑过一抹的酸楚。自己和她之间,真正的是就此远离,不会再有心灵相接的可能了吗?

“婉儿,你难道不教训教训他吗?”叶冬儿感觉到自己似乎都在为苏晴婉叫不平,都在为苏晴婉叫屈。她是真的很优秀,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妒忌这么多年吧。而徐东阳这样的一个男人,却背叛了她。虽然,徐东阳的背叛,与自己是有着分不开的关系的,可是,叶冬儿一直的认为,男人没有什么好东西的,所以,在她的心里边,依然的是认定这个男人,是应该好好的收拾教训一番的了!

“算了,好聚好散,他也算是为苏氏努力过。我现在只想他能够回来,然后,和他把应该了结的事情,给了结了!”苏晴婉冷静的说着话,伸出手来,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要说心中没有丝毫的痛楚和郁闷,那是根本就不太可能的事情!

“婉儿,以前的事情,我不会向你道歉,我也不承认我做错了,可是,如果你还能够把我当你的朋友,我也愿意!”叶冬儿看着苏晴婉,突然的内心里边涌出一阵阵的心疼感觉来。莫来由的,又想起了学校里边的时候,那一个和自己情同姐妹,那一个纯纯的,可爱的,总是让人怜惜的小女孩来。

“冬儿,我说过,没有一点恨,是不可能的。可是,我还是愿意把你当我的姐妹,因为,你是我所认定的,这一生的朋友,一生一世,都不会改变!”苏晴婉抬起了头来,嘴里边诚挚的说着话。

叶冬儿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强忍着,坚持着,不让自己流下泪水来。平时大大咧咧,平时狂妄无比,自女王自尊,却又行事出人意料。视男人如玩物,却又沦为男人的玩物!叶冬儿突然的发觉,自己的人生,真的是好混乱,好混乱,混乱得一团糟!

“冬儿,其实,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和我说的,和我沟通的,我们,还是以前的两姐妹,你和我之间,依然的是那一双无敌的姐妹花不是吗?”苏晴婉动情的说着话,她朝着叶冬儿伸出了手来。

多年的友谊,她不想就此的毁去。失去了爱情,想要挽留住友情。虽然,自己和徐东阳之间的事情,与她有着很大的干系!

“婉儿,我走了,我提醒你一句吧,也许,徐东阳和好些人都会对付你,自己小心吧,苏氏,别毁了!”叶冬儿愣了片刻,却终于是站了起来,她并没有去握苏晴婉的手,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叶冬儿的背影,苏晴婉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叶冬儿的出现,再离去,在她的心里,在她的生活当中,都掀起了巨大的风浪!苏晴婉坐了半晌,拿起那小册子,离开了这间徐东阳的办公室。

李云强看着苏氏那高高的办公大楼,再次的捏了捏手中的文件夹,他嘴角挂起冷冷的笑意,走进了苏氏办公大楼。

苏晴婉坐在董事长专属的真皮办公椅上,看着站在办公桌前的李云强,双眸里边带着轻蔑和厌恶。对于这个男人,苏晴婉甚至是连那只是用表面上的礼貌一番,都有些做不到了。而李云强这会儿却是一脸的舒心,面对着眼前他心目当中的女神,看着苏晴婉,这个在他的内心里边,有着极其重要地位的女神,他的心中,很想要能够去拥着她,去享受那一刻最为绝美的舒畅!

“说吧,我已经等了你一分钟了,我只能够给你五分钟,现在还剩下四分钟,说完了,就出去吧!”苏晴婉沉声的说着话,总算是强自忍住了一个‘滚’字。毕竟这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边,在苏氏里边,要顾忌的地方,太多太多了!

“呵呵,其实,不需要四分钟,再给一分钟,就可以了!”李云强笑着说着话,只是,他也许是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的,但现在听起来,他的这一句话里边,所包含着的诚意完全的变成了猥琐,让人听起来,根本就生不出丝毫的好感。

“说!”苏晴婉冷哼着,只说了一个字,这会儿,她已经是在强自的压抑着那一种想要叫保安赶人的冲动了。为什么这个男人,怎么在自己的眼里边,无论如何看起来,都只是一个可恶之极的邪恶大叔呢?

“这个东西,是我精心准备,送给苏总的礼物,苏总可以看一看,我没有别的要求,如果这一份礼物还入苏总的法眼的话,那么我只想苏总给我一个机会,可以和我一起去吃一顿饭,好吗?”李云强嘴里边说着话,虽然在他与苏晴婉之间,还隔着一张办公桌呢,但是,他却故意的凑了过去,在他与苏晴婉之间的距离,好近好近。

这一种呼吸可闻的感觉,让苏晴婉再也无法忍受,她腾地站了起来,拉开了自己和李云强之间的距离。“请你放尊重一点!”苏晴婉大声的说着话,她的一只手,已经按到了办公桌上的呼叫器上,只要她一按上去,那么李云强就只能够是被叉着扔出去了!

“苏总,你先看吧,你看了后一定会明白我的苦心,这可是一份大礼的!”苏晴婉的斥责,让李云强有了些许的收敛,他后退了半步,拉开了和苏晴婉之间的距离。苏晴婉微微的松了口气,她不是一个喜欢随便和人翻脸的一个人。她知道,李云强这个有既然都已经说出来了,那么,他又怎么会轻易的就离开呢?

李云强翻开文件夹,将叶冬儿交给他的那一个重要的帐册,慎重的拿了出来,然后,递给了苏晴婉。他的双眼里边充满了期待,他完全的相信,只要苏晴婉看了这一份东西,一定会在愤怒之外,感觉到自己的‘苦心’的。

苏晴婉有些无奈的接过了这一本小册子,一翻开封皮,苏晴婉的嘴角翘起了一个弧度来,露出了一抹笑意来。李云强在惊讶苏晴婉为什么没有生气,反而是露出了微笑的时候,他更加的震惊于苏晴婉在这会儿那面带微笑的惊艳感觉来!

“这,就是你所说的什么礼物?”苏晴婉摇着手中的册子,一脸轻蔑的说着话。

“对啊,苏总,你看,我这不是帮你揪出了最大的害虫,这不就是最好的礼物吗?”李云强不愿意自己精心的准备就这样的被苏晴婉给否认了,他再一次的强调着,说着话。

“呵呵,请吧李董,我要开始办公了!”苏晴婉淡淡的笑了笑,这一份东西能够带给她的**和压力,早已经是被化为无形了。看着李云强的那张脸颊,她心里边的厌恶变得更加的重了。这个男人,就似乎只是一个跳梁小丑一般,在自己的眼前上窜下跳,让自己的心里边,真正的是感到相当的厌恶和讨厌!

“苏总,不是吧,你怎么可以这样?”李云强此时就似乎是一个被男人玩弄后,又惨遭抛弃的可怜女人一般,抓住那一份被他当成了宝的小册子,在那里大声的叫嚷着。

“李董,你这话我不懂,我怎么可以啥样?这些事情,不论真假,都是属于我苏氏的事情,我如何处理,也都是我们苏氏的自己的事情,明白吗?李董,你又有什么权利来质问我呢?”苏晴婉沉着冷静的说着话,因为对于李云强的鄙视,让她的心里边,极其的讨厌这一个家伙。

“苏总,抛开这些事情,我也想和你说一件事,苏总,其实,我真正的是好喜欢你,好喜欢你的,你应该明白的,是不是呢?”李云强嘴里边说着话,不由分说的,爬上了办公桌,然后,伸出手来,紧紧的抓住了苏晴婉的双手,就往自己的身前拉。

“你要干什么?**,你**!放了我,赶紧放了我!”苏晴婉嘴里边大声的说着话,愤怒的斥责着眼前的李云强。只是在这会儿,苏晴婉双手被捉,根本就不能够按下那呼叫器!而且,这种董事长的办公室,隔音效果极好,其他人又是等闲不能够进来的,在这会儿,苏晴婉的处境可谓是相当的危险!

苏晴婉愤怒的斥责着,更是极力的挣扎着,想要能够让自己摆脱眼前这个**的控制!只是,男人和女人身体相对抗之间的差距,让苏晴婉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可能,不能够摆脱李云强的控制。

而李云强这个人在这会儿,完全的疯狂了一般,他身体在办公桌上似一只虫一般的蠕动着,一双手大力的将苏晴婉给拉过来,全力的往自己的身前拉动着。并且,李云强在这会儿,更是低下头来,将自己的嘴唇,还有双手,更是全力的朝着苏晴婉的身上去亲吻着,去摩擦着!

李云强在这会儿就似乎是一只疯狂的恶狗,所有的邪恶完全的爆发了出来,双手紧紧的握住苏晴婉的小手儿,大嘴更是胡乱的拱动着苏晴婉的身躯。一次次,一下下的,去**着苏晴婉!苏晴婉愤怒的大声斥责着,双手不能够动弹,她就用自己的身体去撞,甚至,是用自己的嘴去咬!不论如何,她都不愿意让李云强得逞!

“苏晴婉,你,你别逼我,别逼我啊!”李云强几次三番,连想要亲吻都不能够得逞。他有些恼怒的嚷着,双手用上更大的力量来,紧紧的抱住苏晴婉,就想要把苏晴婉往自己的怀里边拖,想在达成自己的目的!

“**,**的流氓!你又能够怎么样?你再敢有丝毫的过分的地方,我就和你同归于尽!”苏晴婉全力挣扎着,终于是挣脱了被控制的一只手,那只手中,这会儿握住了一只签字笔狠狠的对准了李云强的太阳穴!

“你,你别激动,别激动!”面对着苏晴婉的强势,李云强迅速的感到了恐惧和害怕!他一脸惶恐的说着话,想要摆脱眼前的危机。只是,苏晴婉在这会儿,却表现得比她更加的强势了。苏晴婉的另一只手,反手抓住了李云强的大手,让他现在连想要躲开,都没有可能!而他那只握着签字笔的手,狠狠的对准李云强的太阳穴,看她那坚决的神情,李云强相信,只要稍有不适,苏晴婉就一定会将那只笔狠狠的给刺下来的!

“激动?哼,李云强,我苏晴婉原本想做淑女,你却非得逼我当泼妇!你别以为我一再的容忍,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告诉你,在学校的时候,有太多的男人想对我无礼,让我变成了太监!”苏晴婉冷冷的说着话,话语里边,带着太多的威胁!

“别,别,不要!”李云强惶恐不安的说着话,面对着苏晴婉的强势,第一次见到一个女人可以如此的强势,他真正的是畏惧了!

“撒手,要不然,我就先废了你,再杀了你!”苏晴婉大声的怒斥着,自己明明是整天以淑女之极的良家妇女形象出现在别人眼前的,可是到了现在,这个**男人,却是非得要逼着自己变成了一个泼辣的女人!

“好,好,我,我松,我松!”李云强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嘴里边颤声的说着话,一双手,乖乖的松开了苏晴婉。面对着苏晴婉的表现,李云强内心里边真正的是感到极其的震撼。至少,在他的生命当中,他所遇到的女人,任何一个,都表现得乖乖的,可是现在,这个苏晴婉,平时看着娇娇弱弱,似乎是任谁都可以欺负的一个女人,怎么到了现在,却是如此的强势了呢?

李云强松开了苏晴婉,苏晴婉也松了一口气。刚才的表现完全的是强装出来的,学校的时候虽然是骂过男生,可却还真正的没有如此的做过。都是这个可恶的李云强给逼出来的,**男人,连女人是用来尊重的都不知道!

苏晴婉心底恨恨的想着,恨不得真正的是将这笔尖刺进这个李云强的太阳穴里边去。只是,苏晴婉自己却是明白的,这种行为,用来吓吓这个李云强是可以的,要真正的杀了他,她可没有那个胆子。就连碰到了蚂蚁,都得先抬抬自己的脚,让蚂蚁走过去了,自己再过路的。

李云强在苏晴婉的逼迫之下,乖乖的爬下了办公桌,苏晴婉也下了办公桌了,她是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至少自己没有在人多的时候表现得这般强悍吧。

苏晴婉正想要命令李云强这个**滚出办公室,却看到自己的衣服却也因为刚才的一番挣扎,而变得有些混乱了。苏晴婉低下头去,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哪里料到,李云强在这会儿却突然的发难了。他抓住这个机会,全力的冲了过来,一双手,迅速的将苏晴婉手中的笔给抢了过来,扔到地上,还不忘记用脚跟上去,狠狠的踩上几脚。

然后,李云强强势冲过去,借着体重的惯性冲力,双手带着苏晴婉,又一次的,将苏晴婉给压到了办公桌前去!苏晴婉完全的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了如此的一个局面。李云强的举动,大出她的意料,而这一连贯的动作,让她也受到了伤害。身体撞在办公桌前,疼痛难耐。

而李云强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她羞怒难当!李云强的一双手又一次的扬了起来,借助着身体的力量和强势,狠狠的将苏晴婉顶在桌前。双手贪婪的往苏晴婉的后背上伸了过去,而他的大嘴,却也是狠狠的,亲吻了上去!

“**,**,该死!”苏晴婉再一次的大声的骂着,一半是在骂着李云强这个**而邪恶的男人,另一半,却是在骂着自己。明明都已经是占了先机了,自己就应该先叫来保安,把这个**男人给控制住了,再去做其他的事情也来得及啊。这一下可好,自己可谓是演了一出真实的农夫与蛇,不过也不对,这个李云强是蛇,自己可没有好心想要救他!

“苏晴婉,今天,今天我一定要你!”李云强大声的叫嚷着,一双手胡乱贴在苏晴婉的身上揉捏着。虽然是隔着衣服的,不过,却已经是让苏晴婉感到了无比的羞耻,感觉间,自己的身体似乎是被毒蛇给咬了一般的,痛楚难当了!

李云强心里边却感到相当的满意,因为在这会儿,在身体和苏晴婉的身体接触间,在和苏晴婉身体的碰撞间,他感觉到,自己的那个地方,却已经是开始再一次的燃烧了一阵阵的火焰来!

要知道,李云强的身体,早已经是出了问题太久太久了。可是在这会儿,居然是又一次的找到了燃起熊熊火焰的可能了!李云强兴奋得想要大声的叫喊出来!只是在这会儿,李云强却并没有把时间浪费在大叫之上,在这会儿,他所想要做的,就是完全的去拥有着这一切!将眼前的苏晴婉,狠狠的,完全的,用尽全力的去拥有!

“**之徒,你,你一定不得好死!”屈辱的泪水流了出来,苏晴婉最讨厌眼泪,一直认为,眼泪是无能的表现。可是今天,她却无力的落泪了!面对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邪恶**,侮辱她的男人,苏晴婉无力叫苍天,感觉到,自己在这会儿,真正的是叫着生不如死了!

“没事,只要能够得到你,我就算是死,也心甘情愿了!”李云强大声的说着话,话语里边充满了兴奋和得意。能够得到苏晴婉,在这会儿,已经是成为了他心里边最为重要的!他用双腿紧紧的将苏晴婉给顶在办公桌前,然后,借助着自己身体的力量,狠狠的将苏晴婉给压住。

并且,在这会儿,他腾出了一只手来,将那一只手,朝着苏晴婉身上的衣服伸了过去,在这会儿,他要用自己的手,去撒开苏晴婉的衣服了!苏晴婉惊恐无比,在这会儿,衣服要是被撕去,那就是自己最终的耻辱了!

李云强的呼吸变得急促无比,那双眼睛里边,也是充了血一般的,变得鲜红无比!他也兴奋的期盼着那最为美妙的时刻的到来!甚至,在李云强的眼里边,在这会儿,苏晴婉已经是变成了他的绝世良药了,可以任由他的摆布,可以治好他身上的那‘隐疾’!

“喂,你够了没?”就在这会儿,李云强被人拍了拍肩头,一个带着一股阴森森的声音,在他的耳朵边上响了起来!

“你,你,你怎么进来的?”李云强惊恐的抬起头来,看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正是他心中最大的恶梦!这个蒙了面的家伙,不正是在皇都宾馆的时候,教训了自己一顿的那个男人吗?

“哎,要做坏事,这些事情是最基本的,所以,我是如何进来的,你就别管了!”这人正是欧阳炎宇,只是为了不让李云强给认出来,他蒙了面而已。

“你,你要干什么?”李云强惊恐的说着话,对于碰上欧阳炎宇,这应该是李云强心里边感到最为害怕的事情了吧。

“你说呢?”欧阳炎宇故作高深的笑了笑,李云强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上表情,但是看着那一双带着邪恶笑意的眼睛,也感到了无比的恐惧!

“我,我自己走,别,别伤害我!苏,苏总,我,我是无心的,求求你饶了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李云强这会儿心里边的什么火都没有了,在这会儿,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的逃开!那天在宾馆里边的遭遇,完全的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里边,这恐怕是一辈子,都是没有办法可以忘记得了的事情了吧!李云强赶紧的又向苏晴婉道歉,他冲着苏晴婉又是拱手又是作揖的,生怕苏晴婉不会放过自己。

他倒也还算是有些自知之名,知道现在这事情的关键是苏晴婉,只要苏晴婉放过了自己,那么,自己才有逃离厄运的可能!

“你这个**之徒,死有余辜!”苏晴婉嘴里边恨恨的怒斥着,挥起巴掌来,狠狠的朝着李云强的脸上扇了过去!啪的一声响,李云强的脸颊上留下了五根纤的红印。苏晴婉却甩了甩手,打人却并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这一巴掌扇过去,自己的手却疼得厉害了!

“是,是,我死有余辜!苏在人不计小人过,就,就把我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李云强面对着眼前的情形,哪里还有什么的威风和强势可言呢?嘴里边哀求着说着话,露出一副可怜之极的神情来。

“滚吧,打你这种人,我真的是嫌脏了自己的手!”苏晴婉怒斥着,再一次的甩了甩自己的手。哎,刚才这一巴掌,虽然是出了气,可是自己的手,还真正的是够疼的!

“谢谢,谢谢!”李云强赶紧的陪着笑脸,嘴里边连声的说着谢谢,再一次的冲着苏晴婉和欧阳炎宇两人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的!

欧阳炎宇挥了挥手,对于李云强这种人,就似苏晴婉说的样,打了他脏了手!只是他的双眸里边,有难以忍住的怒气。

李云强赶紧巴巴的就朝着门边冲了过去,打开房门,就要冲出去。只是在这会儿,欧阳炎宇却大声的喂了一声。

李云强听到欧阳炎宇的声音,赶紧的煞住了车,停住了脚,不敢再往前跑了!他知道自己在这个人的眼前,就似乎是一只小蚂蚁,而他要捏死自己,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李云强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陪着一脸的笑意。

“你记得从后门走,别走前门了!”欧阳炎宇沙哑着嗓子说着话,虽然他从来都没有将李云强当成一回事,也更不存在着说是会怕他的事情,只是这里是苏晴婉的办公室,在这里,他可不想给苏晴婉带来太多的麻烦!

“这个,这个!”李云强嘴里边嚅嚅的说着话,却又不敢问出口。欧阳炎宇的话,让他的心里边,依然的是感到害怕的。为什么自己不可以走前门,却只能够走后门呢?这事情,在他的心里边可是形成了一个疙瘩,让他感到相当的不安。

“你自己看看吧,这前门外边,可是有人等着你的!”欧阳炎宇说着话,伸出一只手来,抓住李云强,就似乎是老鹰抓小鸡仔一般的,将他拖到了窗前来。顺着欧阳炎宇的手指方向,李云强望了下去,看到几个黑衣人,正在苏氏办公楼前门外边不远处,正盯着苏氏办公楼的前门看呢!

“他们,我,我不认识他们啊!”李云强不安的说着话,这几个黑衣人一看就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李云强却又不敢相信就是要对付自己的人。

“是吗?可是,我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看到他们正拿着你的照片在看,并且听他们小声的在说,是什么李总请他们来的,并且,必须得杀掉照片上的人呢!”欧阳炎宇嘴里边轻描淡写的说着话,李云强听到欧阳炎宇的话,却似乎是听到了这世间最为可怕的声音一般。

他赶紧的冲出了房间,似乎是疯了一般的,就往外冲了出去。欧阳炎宇轻蔑的笑了笑,面对着李云强这种人,他真正的是只有厌恶。

“你,你是骗他的吗?”苏晴婉认出了这个人是谁,多日的相处,就算是欧阳炎宇穿什么样的衣服,她都能够认出他来。那体形,那种感觉,又岂是如何不识得的呢?苏晴婉并没有说什么谢谢,她和欧阳炎宇二人之间,似乎已经不再是说一两句谢谢就可以解决任何事情的了。

苏晴婉问着欧阳炎宇,她很想知道,欧阳炎宇所说的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虽然已经是决定了要和徐东阳离婚的了,可是突然间听说,曾经和自己相爱,和自己同床共枕多年的男人,变成了如此的情形,居然做出了买凶杀人的事情,她又如何的不会感到一阵阵的心凉呢?

“对不起,这事情我没有骗你,这是真的!”欧阳炎宇也能够体会苏晴婉的心情,嘴里边轻声的说着话,伸出手来,紧紧的握住苏晴婉的小手儿。

“没事,我没有什么的,只是想知道,他到了什么样的程度!”苏晴婉轻轻的摇了摇头,笑语间,那一脸的淡然,却分明就是装出来的。苏晴婉原本就是一个重情的人,而今突然的听到关于徐东阳如此巨大变化的事情,她的心里边,又怎么能够平静得下来呢?

“是真的,因为,当时他就在旁边的一辆车里边,他还在吩咐着那些杀手,一定要用狠招!”欧阳炎宇再一次的说着话,虽然她不忍看到苏晴婉露出那样的神情来,只是,在现在的这种情形之下,他却知道自己不论如何,都应该是将所知的事情,完全的讲出来。

痛是肯定的,只是暂时的痛,能够换得她的清醒,能够让她明白,她所遇到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让她可以迅速的和那个男人划清关系,岂不是更好?不是自己落井下石,关键是那样的男人,实在是没有必要再对他用情用心了!

“我明白,呵呵,你也别笑话我,只是,只是心里边实在是有些不好过!”苏晴婉点了点头,她沉声的说着话。对于这事情,她当然是清楚不过的,也是在不断的提醒着自己,应该醒了,别再去沉浸在过去了!

“你稍等一下,一会儿我回来接你!”欧阳炎宇突然的说着话,他站起身来,就走了出去。苏晴婉并没有问他要去哪里,因为她知道,他如此做,有他的理由,她更相信,欧阳炎宇这个男人,他所做的一切,都不会是为了伤害自己的!

欧阳炎宇并没有坐着等待,她收拾着自己的办公室,她不愿意让这办公室里边,留下什么不好的记忆。半晌之后,欧阳炎宇回到了办公室,他带着微笑的,走向了苏晴婉。

欧阳炎宇伸出手来,轻轻的搂住了苏晴婉。苏晴婉这一次没有拒绝,而是轻轻的,靠在了他的怀里边。面对着这个男人的温柔,苏晴婉的心里边,也生出阵阵的柔情来。

“你去做什么了?”苏晴婉靠在男人的怀里边,欧阳炎宇靠在窗边,就这样的拥着她,拥着怀里边的可人儿,两人轻声的交谈着。

“我去杀人了,我从后门追出去的。他太可恶了,居然胆敢想要伤害到你!”欧阳炎宇嘴里边说到这里,重重的哼了一声,他也在恨自己,为啥不早些来,这样,苏晴婉不就可以少受些罪了吗?

“你,你如果要这样,为何不让他从前门走呢?”欧阳炎宇的话,让苏晴婉微微的有些吃惊,只是很快的,苏晴婉倒也是镇定了下来。在知道欧阳炎宇的真实身份之后,苏晴婉就知道,这个男人,不会是什么中规中矩的行事的人,只是,她不愿意他再去做这些事情了。所以,她的话语里边,带着一丝丝的责备。

“婉儿,看着自己的女人受到了伤害,面对着想要伤害自己女人的**,我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借他人之手,可不是我欧阳炎宇的风范!”欧阳炎宇沉声的说着话,话语里边,充满了坚定和对于苏晴婉的浓浓的爱意!

“我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也不想过问你做事的原因。我只是想告诉你,别再去冒这些险,毕竟这种事情,永远都不可能会只有你胜利的!任何的事情,都是具有强烈的偶发性的!万一,万一你遇到了危险,我会怎么办?”苏晴婉依在欧阳炎宇的怀里边,嘴里边沉声的说着话。

在她的话语里边,透着无尽的关切,而更为重要的是,那最后的一句话,听得欧阳炎宇这个家伙是眉开眼笑,心里边的那一个开心和兴奋劲啊,更是别提有多美了!

欧阳炎宇露出得意的笑容来,双手一搂,将苏晴婉给抱了起来,在原地转了一个圈。他得意而开心的笑着,望着苏晴婉。

“婉儿你放心吧,我已经脱离了以前的生活,我今后为了你,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更是一定会用心的珍惜自己的!只是,如果有人要阻止你和我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那么,可就别怪我了,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我对于胆敢想要危害到你我幸福的人,可是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的!”欧阳炎宇朗声的说着话,也算是对于苏晴婉说出了自己的誓言来!

“嗯!”苏晴婉应了一声,同时,用力的点了点头。自己能够遇上他,不知是孽还是缘,只是,不管是孽还是缘,既然是遇上了,就勇敢的去面对!

“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给你幸福!”欧阳炎宇轻轻的捧着苏晴婉的脸颊,嘴里边温柔的说着话。

“嗯!”苏晴婉用力的点了点头,听着欧阳炎宇的话,她的心里边暖暖的,甜甜的。生命当中有了他,也许,这真正的是自己的新生的开始吧!

欧阳炎宇看着怀里边的可人儿,感受着指间传来的她肌肤的娇嫩,感受着手指间所传来的她的温度,他轻轻的低下了头去,将他的嘴,轻轻的印在了苏晴婉的朱唇上!苏晴婉的身子轻轻颤了颤,只是,却并没有完全的逃开,也没有再躲闪,她只是羞涩的,轻轻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欧阳炎宇微微的一笑,苏晴婉的变化,欧阳炎宇看在眼里边,甜在心里边。她的变化,分明就是对于自己的亲近啊!苏晴婉脸颊绯红而滚烫,在这会儿,身子酥软的,贴在欧阳炎宇的怀里边,贴在他的胸膛之上!

在这会儿,她和他的身体,似乎都已经是通了电流,在这会儿,两人的身体,更似乎是要完全的融化,然后是融为一体了一般!苏晴婉娇羞无比,能够在这会儿,真正的将自己的情感给投入了,和他如此的亲吻,在自己的梦中,是不是也已经出现过了呢?

两人情不自禁的亲吻着,苏晴婉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一双手紧紧的搂住了欧阳炎宇的腰际,紧紧的,深情的,两人所有的情感,似乎都完全的透过这无尽的接触,传递进了对方的身心深处去!

欧阳炎宇忍不住用力的搂起了苏晴婉,朝着那宽大的办公桌,就走了过去!苏晴婉脸上滚烫无比,心里边,也是不断的翻腾着那令她感到娇羞,感到不安的情愫!

苏晴婉张了张嘴,只是,想要阻止的话语,却也完全的没有说出来。她只是羞涩的搂紧欧阳炎宇,不愿意将他给松开!自己的坚持,在这会儿似乎都没有了作用!也许,自己今天又是喝了酒吧?要不然,自己怎么又可能会似那天晚上的那一般,完全的疯狂了样的呢?

苏晴婉在心里边为自己找着理由,找着自己到了这会儿,却也和他之间,如此情形的理由了!苏晴婉被欧阳炎宇放到了办公桌上,她的双手紧紧的搂住欧阳炎宇的,也将欧阳炎宇给带着,两个人一起的,躺到了办公桌上。欧阳炎宇的身子轻轻的压着苏晴婉,苏晴婉却也是紧紧的将欧阳炎宇给搂住,两人就这样的,表达着自己的情感,表达着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

两个人在这会儿,都舍不得再分开,都不愿意和对方分开了!苏晴婉将自己的一切情愫,都不再有丝毫的掩饰,完全的将自己的身与心,都贴到了欧阳炎宇的身上去!

只是,就在两人终于是完全的准备好了,就在那最为激荡的时刻,即将要到来的时候,却突然的,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来!苏晴婉听到这敲门声,整个人才是真正的变得脑中一片的空白,在这会儿,突然之间的冒出了人来,遇上这种事情,又应该如何是好呢?

苏晴婉呆滞了一般,而欧阳炎宇在这会儿却似乎是活过来了一般!苏晴婉愣在了那里,欧阳炎宇却是迅速的整理好自己的衣衫,然后,抱起苏晴婉闪电一般的冲向了办公椅,将她放下,顺便,还为她理了理衣衫!

这一过程,也就是三十秒不到的样子,苏晴婉这会儿回过了神来,而欧阳炎宇却早已经是坐到了她对面的椅子上去,点燃了一支雪茄烟,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苏晴婉的脸颊依然的是羞红的,呼吸依然的是急促的,她恨恨的瞪了欧阳炎宇一眼。

而欧阳炎宇却是冲着她耸了耸肩,一副‘好心’的模样,提醒着苏晴婉,“冷静,冷静,被别人看出了什么,那可不好!”欧阳炎宇说着话,还轻轻的摇了摇手,那一副神情,让苏晴婉是气急交加,这个**,也不看是谁惹出来的!

“请进!”苏晴婉迅速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一句话出口,声音还有着颤抖的感觉。俏丽的脸颊上,依然的是浮着红晕。只是在这会儿,她却不能不赶紧的让人进来,要不然,别人半天敲不开门,岂不是更加的欲盖弥彰了啊!

“老婆,我来啦!”

办公室的房门打开,徐东阳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徐东阳张嘴一句话,让苏晴婉杀人的心都有了。这个**男人,这一消失就是好些天,这再次的出现,却又带着四个黑衣黑裤,加上黑墨镜的男人,这是干嘛?玩黑社会啊?

“婉儿,别发怒,他来是为了摊牌的吧,这些人应该就是他收卖的人吧,刚才要等着收拾李云强的。现在等不到,也许就正好带着人上来,在你跟前摆摆威风,好和你摊牌的吧!”欧阳炎宇看着苏晴婉的神情,赶紧的轻声说着话,劝住了苏晴婉。

苏晴婉这一生气,因为愤怒,脸颊更加的红了,倒也将之前的羞涩事情,完全的给掩饰住了!苏晴婉很想要发火,至少应该怒斥一番这个男人,是不是?只是在这会儿,欧阳炎宇的话却是完全的起到了给她降温的作用。

苏婉和用力的深呼吸,居然发现,自己完全的可以冷静下来。平静下来之后,内心里边,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居然完全的可以做到无视的地步!这样的一种感觉,让苏晴婉的心里边感到有些诧异,抬起头来,两个男人进入视线,似乎在这一刻,原本是无心比较,可是,眼前的这两个男人,却迅速的在她的心里边流转,很快的,有了一种高下之分了!

表羞涩嘛~喜欢就点我

分享吧~提高逼格:

Copyright © 2017 追梦游戏网 dreame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5029375号-7

苏公网安备 32032402000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