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大结局免费阅读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 2018-08-12 15:51:21 来源:追梦游戏网 作者:追梦游戏网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海豚文学,关注后回复: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 或者书号:1097 即可阅读全文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是弯弯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晴婉欧阳炎宇,内容主要讲述: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能够让妻子的‘梯子’角色能够做到完善完美!让自己借助到‘梯子’,可以爬得更高,可以看得更远!所以,他对于欧阳炎宇向自己妻子内心里边所有着的那一丝‘异心’,他并没有感到有多大的担...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 第9章 :办公桌上的阴谋 免费试读

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能够让妻子的‘梯子’角色能够做到完善完美!让自己借助到‘梯子’,可以爬得更高,可以看得更远!

所以,他对于欧阳炎宇向自己妻子内心里边所有着的那一丝‘异心’,他并没有感到有多大的担心。但是现在,他仔细的一想,这一切,却又似乎并不是如此!因为,欧阳炎宇并不是一个看到女人就会疯狂的**,他这么做,这背后,是不是又有着别样的深意呢?

欧阳炎宇将世佳商贸给收购了,那么,他会不会借着这一次合作的机会,在这接下来的时机里边,将苏氏也给收购了呢?要知道,他一而再的强调要让苏晴婉去执行这一次合作开发的业务!

那么他会不会将苏氏也给兼并了?而自己现在被完全的摈弃于这些合作业务之外,那么到头来,自己会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呢?

而徐东阳更为担心的另一点,那就是与苏晴婉有关了!在徐东阳的眼里边,苏晴婉可不是花瓶样的人物,更不是胸大无脑的花痴女人!她的睿智是众所周知的,也正是因为此,徐东阳自己当年才会不顾一切的去追求她的吧!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徐东阳的内心里边,更加的担心!苏晴婉对于自己的一举一动,对于自己在苏氏的一切,难道会真正的不知道吗?这一次的事情,难保不是苏晴婉针对自己的呢?

女人是男人的‘梯子’,那么,男人为何又不能够被人当成‘拐杖’呢?都是为了能够向上更大的发展空间!苏晴婉也许因为她的起点高,所以表现不会那般的直接!现在,苏晴婉会不会是已经知晓了自己的用心,所以,她才会借着这一次的时机,与欧阳炎宇合作,借机,将自己的权利给架空,然后,再一步步的收拾自己呢?

甚至,她也许是和欧阳炎宇之间,早已经是有了为自己所不知的关系,她和欧阳炎宇早已经是联上了手了!所以才借这一次的时机,来教训自己!到头来,自己会不会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落到一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果呢?

“苏晴婉啊苏晴婉,你会不会如此的高招,如此的心狠呢?”

徐东阳用手指头敲着放在桌面上的合同,嘴里边呢喃的低语着。而就在这会儿,房门上传来一阵敲门声来,徐东阳将合同收进了抽屉里边去,恢复了一脸的平静。一声进来后,徐东阳已经又成为了握着文件在翻阅的公司总经理了。

“徐总,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一声娇滴滴的呼唤声传进了徐东阳的耳朵里边,徐东阳只感觉到浑身一震,刚才因为极力的思考,而变得有些疲惫的神思,在这会儿居然为之一震,似乎是被注入了一剂兴奋剂,又一次的振奋了起来。

“冬儿,你,你怎么来啦!”徐东阳抬起了头来,眼前出现的是叶冬儿,一身职业小西装,让她装扮成的办公室ol丝毫不输人后!徐东阳相信,叶冬儿今天走进苏氏之后,不知引来了多少能够将人杀死的目光!

他甚至能够想象得出来,当叶冬儿朝着自己办公室走来的时候,在她的身后,不知道有多少束羡慕妒忌恨的目光,由公司里边的那些个自以为貂蝉第一,她们第二的女员工眼里边射了出来,狠狠的刺向了叶冬儿!

只是,看眼前的叶冬儿,一脸的娇媚微笑,一副的淡定从容,她迈开莲步,轻摇柳腰,走到了徐东阳的身后来。一股子法国顶级香水的味道,夹杂着一丝丝属于叶冬儿所特有的女人香息,直钻入徐东阳的鼻孔!

“徐总,有一份文件,要你签呢!”叶冬儿说着话,将一直双手抱在胸前,压在自己怀里边的一份文件,递了出来。

徐东阳微笑着,看着叶冬儿的一举一动。文件夹翻开,露出一张纸来。纸上只写着一行字,娟秀雅致,却狠狠的扯着徐东阳的眼球:东阳,冬儿想你了!

在这下方,一个大大的,朱红唇印正涂在那里,看得出来,是中冬儿用她那双娇娇小唇,去拓印下来的!

“徐总,你要如何处置呢,你怎么还不发话呢?”徐东阳看着那枚唇印微微失礼,叶冬儿娇声的说着话,伸出小手儿来,放在徐东阳的肩头,轻轻的摇晃着,嘴里边温柔的说着话。

徐东阳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来,他捧起了文件夹,将脑袋低了下去,大嘴印在那唇印上,当徐东阳的脑袋再次抬起来的时候,徐东阳的嘴唇上,已经是染上了朱红的唇彩!

“这样处置,够了吗?”徐东阳抬起头来,将文件放下去,嘴里边再一次的,温柔的对叶冬儿说着话。

叶冬儿一脸的娇媚,轻笑着却不发言语,她用力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那一副娇媚的神情,看得徐东阳内心里边又是一阵的翻腾!

“是吗?还不够?那么,这样,够了吗?”徐东阳嘴里边说着话,双手一拉,将叶冬儿拉进了自己的怀里边。

“徐总,你签了文件,可是,却还不处理,人家等着的呢!”

“你这个小妖精,看我怎么收拾你!”徐东阳急促的喘息着,甩开了身上的那套名贵西装。而就在这时候,这办公室里边的电话,响了起来!

“徐总,电话!”叶冬儿娇声的提醒着,只是,她分明就没有丝毫想要让他离开的意思。

“当然是秘书重要,电话又算得了什么呢?”徐东阳不以为然的说着话,刚才他将办公桌上的东西完全扫到地上去,这电话非但没有被摔坏,并且稳当当的落到地上,正常的工作!

“嗯!”叶冬儿满意的笑了,双手缠得更加的紧了,紧紧的将徐东阳给搂住,小嘴儿也亲了上去。

可是,两个人还没有来得及进入状态,电话却又再一次的响了起来!两人间的动作被打断,徐东阳皱了皱眉头,叶冬儿却娇声软语,抱着徐东阳的脑袋,将他往自己的身上带来。

只是,电话**在片刻的停歇之后,却又顽强的再一次的响了起来!这一次,刺耳的**,令叶冬儿也不舒服的停了下来。徐东阳带着一丝怒意的下了办公桌,拿起了电话机来。

叶冬儿看着徐东阳一副怒气冲天的神情接通了电话,正准备看到他骂人的时候,却看到他的脸上堆起了一脸的微笑,用着一副讨好的语气来,对着话筒连说了好几声的好!

“东阳,你怎么啦?”看着挂断了电话,就忙碌着穿妥衣衫,并且是小心翼翼的整理着他的装束,叶冬儿心里边感到一阵阵的悲哀!

“哦,冬儿,刚才欧阳炎宇打电话来了,说是现在双方合作了,为了表示诚意,所以,他今天晚上会借皇都宾馆的地盘,开一场酒会!”徐东阳说着话,再次检查着自己的衣服,有没有走了样的地方。

“哦?你,你今天晚上要带我去吗?”叶冬儿心底升起一股希望来,也许是在徐东阳的幕后太久了,所以,她还真正的是想要能够跟着他,出去见见“阳光”。

“冬儿,这怎么可以?欧阳炎宇打电话来是告诉我,联系不上苏晴婉,所以问问我苏晴婉是不是有啥事,并且转告我,今天晚上的酒会,苏晴婉可是必须得去的!两家公司合作,是苏晴婉和欧阳炎宇两个董事长签的字,如果苏晴婉不出面,那当然是说不过去的了!”徐东阳并没有多去关注叶冬儿已经有些微微失态的神情,而是继续的整理着自己的仪表,他已经要准备离开办公室了。

刚才在电话里边,徐东阳听到了一个令他感到开心的消息,欧阳炎宇在电话当中表示,签约的时候虽然是他与苏晴婉签订的,但是,自己可没有多大的空闲时间去处理合作后的事务,而苏氏这边,似乎苏晴婉这位董事长也是一位甩手掌柜,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今后大部分的事情,都得落到徐东阳的肩上来!

得到了这样的一个消息,又如何的不令徐东阳感到兴奋和开心呢?只要自己能够真正的掌握到实权,那么要再去处理这些事情,又岂不是简单而容易之极的呢?手中有了资源,还愁不能将这些资源化为己有,将苏氏的一切,全都在这一次的大业务运转当中,都转到自己的名下吗?

“哦,那么,你这会儿是要去接她吗?”叶冬儿有些酸涩的问着话,再高炽的火焰,遇上了这些个事情,也会变得意兴阑珊了。

“是的!”徐东阳应着话,这才感觉到叶冬儿神情的落寞,嘴里边再一次的说着话,“冬儿,你别想太多了,毕竟她现在还是苏氏的董事长,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必须得去应付她,是不是呢?你放心吧,现在合同已经签下来了,只要苏氏一到手,我们就远走高飞,到时候,天高地阔,任由我们驰骋,我们的好日子,不远了啊!”

“东阳,我没有说什么,你去忙吧!”女王也化身成为了懂事而体贴的可人儿,嘴里边温柔的说着话,她看着徐东阳兴奋的转身离去!

叶冬儿就这样的,衣衫不整的坐了起来,抱着双膝,她坐在办公桌上,一脸的幽怨。

自己玩了她的男人吗?还是,自己被她的男人玩弄了呢?自己得到了些啥?她,又失去了些什么呢?

“不可以,你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叶冬儿突然仰起了头来,嘴里边发出一声恶毒的咆哮声来。至于她的这一句话语里边所指的是哪些人,就只有她自己,才能够知道了!是苏晴婉,是欧阳炎宇,是李云强,或者还是徐东阳,甚至,还有她自己!

叶冬儿也跳下了办公桌,甩掉了因为松散,而变得有些脱落的衣衫,然后,就如此赤着身子的,在办公室里边走动着,将徐东阳的这间办公室里边的一切,狠狠的都掀倒在了地上。直到她累得气喘吁吁的也同样坐到了地上,这才罢了手。

叶冬儿并不担心会有人闯进来,质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苏氏的员工,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胆子大到随意进入到总经理办公室的程度!叶冬儿拿过了地上的电话来,拔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徐东阳,你不是已经签到合同了吗?还找**什么?你难道只是为了羞辱我吗?”电话一接通,里边就传来了一阵咆哮声音来。叶冬儿皱了皱眉头,他可不喜欢粗鲁的表现。只是,对于李云强这个男人,叶冬儿的心里边,也只是当成了一根简单的拐杖,并且,只是临时的一根拐杖,仅此而已!

“李总,是我!”叶冬儿柔声的说着话,她可以听得到,随着自己的话声通过电波传过去,电话那头李云强的呼吸声,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是叶小姐啊,你还找**什么?我现在不是世佳的董事长了,我只是一个挂名董事,靠着手中的股份分点红而已!”李云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感伤,毕竟从权势的最高点轻易的掉落了下来,心理上的落差,又岂是轻易的能够承受得了的呢?

“李总,难道,你就不想再东山再起吗?还有,苏晴婉那个女人,你不是一直都很向往的吗?”叶冬儿抛出了两个最具有诱惑力的点子来,对于男人的心理,她又如何不了解呢?

男人最想要得到的,一是他手中失去的,二是,想要,却没有能够得到的!

“我输得一败涂地,罢了,我大不了每年守着我的红利过日子!至于苏晴婉,我有钱,还怕找不到漂亮的女人?”李云强对于这一次的失败,在一夜之间,家底都被人抽空了,原本是靠着公司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而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的,可是谁曾想到,清婉国际居然就在一夜之间,凭着收购小股东的股份,集合了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强势入主了世佳商贸!

据他所知,清婉国际只不过是一家刚注册不久的以贸易和投资为主的公司,可是却没有想到,小蛇吞大象,早已经名声在外的世佳商贸,居然会成为了清婉国际的一家下属企业了!

“李总,如果我说,我手里边有苏氏这些年的财务状况,并且,还可以为你提供苏晴婉的行踪,还可以帮你将苏晴婉给搞定,你还会这么悲观吗?”叶冬儿再次的抛出了手中的筹码,她知道徐东阳有一个本子,记录着这些年来,他从苏氏所得到的利益的多少!当然,还有他对于苏氏的评估,以及打算。甚至,这一次与国际大型企业联手合作接下那笑天大的业务,详细的评说,也都是完全记录在里边的!

“是吗?叶小姐,只要你真正的能够帮我,我愿意把我手中现在的股份,让三分之一给你!”电话里边,李云强的呼吸变得更加的重了,叶冬儿抛出来的话,对于李云强来说,当然是具有着无尽的诱惑!

“这样吧,为了表示诚意,今天晚上,我请你在皇都宾馆喝咖啡,可以吗?”叶冬儿轻启朱唇,娇声的说着话。皇都宾馆的咖啡厅在皇都大酒店的二楼,有一个旋转咖啡厅,可以透过玻璃窗,观察风景,而这一楼,就是可以举行酒会的大厅!

“好啊,当然可以,今天晚上我有一个酒会的邀请,原本我是不想去的,这下正好,你和我一起去,好吗?”电话里边,李云强的声音显得相当的兴奋和开心。

“当然好啦,李总,我等你来接我哟!”叶冬儿的声音显得甜腻动人,让人听在耳朵里边,显得是相当的舒服和轻松!

徐东阳到了家,悄悄的打开了门,他并不是想要给家里边的苏晴婉一个惊喜,也并不是想要玩什么浪漫,他只是想要看看,自己不在的时候,她在家里边,究竟是在做些什么!

一楼没有人在,徐东阳知道苏晴婉可没有看肥皂剧的习惯,她喜欢安静,平时会看看书,学习一些东西,或是去健健身,做做瑜伽之类的。她温柔知性,却又有一个严重的洁癖,凡事,喜欢自己动手,不愿意让别人动她的东西。就算是这个偌大的屋子,她也愿意自己去动手整理,而不愿意请钟点工之类的。她不愿意让别人翻乱她的屋子,不喜欢自己的房间里边,沾上了别人的气息!

徐东阳进屋前,他都会在身上喷一点淡淡的古龙水,以掩去身上的其他味道。这已经是他的一个习惯了,虽然,他也不喜欢这样子,很有拘束的感觉。

徐东阳上到了二楼,苏晴婉最常呆的书房里边也没有人,卧室没有人,徐东阳正在以为苏晴婉是去健身房了,所以才会关了机,没有能够接电话,浴室里边,传来了一阵说话的声音!

徐东阳微微的一愣,脸颊上刹那间浮上了一层铁青的神色来。是谁和她在浴室里?徐东阳轻轻的迈开了步子,小心翼翼的朝着浴室靠近。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我不去,我不想去!是,苏氏和你们合作,但是这又与我去不去酒会有什么关系?业务的事情你找我老公,我只是挂名的董事长,公司的业务我不想管!合同签了的,你别以为你还能够耍什么无赖,再说了,拿这事来威胁我去什么酒会,你难道不会以为,这实在是有些太不男人了吗?”

浴室里边传来了苏晴婉的声音,虽然是带着一种愤怒,但她的声音,依然的是婉转而动听!徐东阳听着她的声音,却是长长的吁了几口气,她是在电话,而并不是自己刚才所想到过的,和什么人在浴室里边!

为自己的龌龊感到一丝自责,徐东阳心里边在这会儿却又有了些自豪。她是在和欧阳炎宇打电话,她在电话中把自己给抬了出来,并且,还是说的是‘老公’两个字!还有,她的话语里边,也提到了合作业务的事!

听到这些,徐东阳的心情,似乎是一下子就好得不得了!只是,他在这会儿,依然的是有些担心,他在担心,苏晴婉不会答应去今天晚上的酒会!

“我告诉你,我之所以关机就是不想和听你说话!什么?威胁我?”

浴室里边再次的响起了苏晴婉的声音,徐东阳愣了愣,难道,他和她之间,真正的认识?那么,自己那天在皇都宾馆看到她有些惶恐的跑出来,是在和他见面?

徐东阳那颗高智商的脑袋又一次的快速开动了起来,他在分析着苏晴婉话语里边,所包含着的意思,他再一次的又摇了摇头,甩开自己脑子里边那些混乱的想法来。他此时最想要听到的,就是苏晴婉的意思,她去不去今天晚上酒会的回答!

“这是最后一次,酒会以后,我们两不相欠,明白吗?”

浴室里边终于是又响起了苏晴婉的声音,虽然苏晴婉的话语里边充满了愤怒,可是,徐东阳却是在听到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她总算是答应了!

徐东阳听到浴室里边传来了一阵水声,看着苏晴婉的影子映在玻璃门上,他知道她要出来了!徐东阳悄悄的下了楼,然后,跑进了房子外边的车库,将车子发动,点上烟,慢慢的抽了起来。

一支烟抽完,徐东阳拿出了手机来,拔通了苏晴婉的号码。他脸上带着一丝丝冰冷的寒意,嘴角翘起微微的弧度,似乎是在极度的生气当中。

“喂,老婆啊,刚才欧阳总裁打电话来,说是邀请咱们去今天晚上的酒会,你有时间吗?哦,好,老婆,我就在车子里边等你吧,就不必再上去了吧!”

徐东阳挂断了电话,冷笑了几声。他摇下了所有的车窗,掏出空气清新剂来,在车中四处的喷着。然后,拿出一瓶漱口水来,迅速的将自己的口给涮了一次。做完这一切,徐东阳再将车子里边整理了一遍,就坐在驾驶位置上,眼观鼻,鼻观心,静静的等待着苏晴婉的到来。

徐东阳就是有着这一份耐力,有着如此的坚持,当年才能够在苏晴婉众多的追求者当中脱颖而出,能够夺得苏晴婉的芳心!

久久之后,苏晴婉终于是走出了房门,时间长得有点过分吧?徐东阳心里边不由得想着,她花这么长的时间装扮,又是为了谁呢?

因为沐浴后,一身的肌肤泛着一股子**的耀眼红色,而一套淡粉的晚礼裙,伴着一条洁白的珍珠项链,红色的高跟鞋,她手持一款和晚礼裙配套的小坤包,头发用一根同色的发带,轻巧的束着,看上去,她有着二十岁的纯美,有着三十岁的成熟,更有着四十岁的睿智!整个人,似乎就是一团看不透的谜一般的,令人沉醉!

坐在车子里边的徐东阳,一张脸颊阴沉得似乎是即将大风大雨的天空!她这般的打扮,难道又是为了他?为了那一个强势无比,被无数的光环给套着的男人?

只是,在苏晴婉靠近的时候,徐东阳的脸上,却又早已经是一片大好晴天,他微笑着下了车,绅士的为苏晴婉拉开了车门。

“老婆,你好漂亮!”

“谢谢!”

苏晴婉脸颊微微的有些泛红,带着一丝的羞意。毕竟,这一身打扮,似乎还从来没有曾为自己的老公而出现过。衣服是今天新买的,鞋子也是新买的,就连那项链,还有头上的发带,都是新买的!

徐东阳的眸子里边闪过一抹的恨意,他讨厌这种夫妻之间的对话,看上去客客气气,却是生分无比,让人根本就感受不到,夫妻之间的那种贴心的温馨!

“老婆,时间还早,要不然,咱们去哪吃点东西吧?”徐东阳再次的提出了建议,面对着妻子,内心里边总是有着一丝异样的翻腾,令他无法压抑!

“好吧,你决定就是了!”苏晴婉的反应依然的是那样云淡风轻,并不反对,也不建议,却让徐东阳感到无尽的压力!

皇都宾馆的咖啡厅里,徐东阳和苏晴婉也一了这里,徐东阳为了方便晚上的酒会,特意在餐后,来到了这里,他不愿意迟到,让欧阳炎宇会多心了。苏晴婉对于这一切,并没有多介意,也没有提出自己的看法。

她知道徐东阳的心思,提前去,实在是有些不必要,所以选择这个地方,他可以观察到一楼的动静,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下去!对于徐东阳这一种极力钻营的态度,苏晴婉其实并不太赞成,在苏晴婉的眼里边,凡事太过,都是没有必要的。太多的事情,只要努力了就足够了,何不如又费尽心机,去苦苦钻营呢?

机关算尽一头空,这是苏晴婉所认为的,可是徐东阳在这些事情上的做法,让苏晴婉越发的看不习惯。这,也许就是因为他才会离开公司,只做一个董事长,而将经营的权利,交给徐东阳的吧。

其实,苏晴婉之所以这样做,只是因为,她的心里边还是喜欢徐东阳的,所以,她不愿意徐东阳在追逐财势当中,迷失了自我!所以,她愿意将苏氏的经营权交给徐东阳,让徐东阳得到一种于财势之上的满足感!

“老婆,这里的咖啡挺不错的,怎么样,你还是要黑咖啡吗?”徐东阳和苏晴婉落了座,他关心的问着苏晴婉。

“哦,好吧!”苏晴婉有些混乱的点了点头,似乎喝黑咖啡的习惯,还是陪着徐东阳而养成的!徐东阳说喝黑咖啡才能够提神,才能够让他集中精力来做更多的事情!可是,自己其实最喜欢的咖啡,却是卡布奇诺!

“等一下,东阳,给我叫一杯卡布奇诺吧!”徐东阳招来了服务员,刚要点餐,苏晴婉叫住了他。

当咖啡送了上来,徐东阳依然是一阵不变的黑咖啡。看着徐东阳喝着没加糖的黑咖啡,她用勺子为自己加了一颗糖,因为在她的耳朵边上,正有一个声音在回荡着。

“这卡布奇诺加一点糖才好喝,别信什么不吃糖防止长胖的说法,依你的完美身材,就算是一天吃一斤,都不会发胖!”

想着那一次喝咖啡的情形,苏晴婉不由得嘴角露出了笑意来,“讨厌!”苏晴婉嘴里边发出了一声嗔怪的声音来,听着她在说话,徐东阳有些惊讶的抬起了头来。

“老婆,你,你说什么?”

“哦,没,没有什么!”

苏晴婉回过了神来,赶紧的回应着,只是,她在话语间,却多了一丝的羞涩,一丝的难堪。虽然只是一个偶尔的失神,可是,苏晴婉却似乎是一个偷情被抓了的小媳妇,充满了不安的愧疚!

徐东阳一口紧接着一口的喝着苦涩的黑咖啡,看着眼前的妻子小口小口的饮着卡布奇诺,他的心却有些飘浮。刚才的那一片刻,在她的心里边,想的又是什么呢?难道,是那个男人?难道,她刚才的那一次的笑容,只是为了那个男人,而绽放的?

“呀,冬儿!”而就在徐东阳失神的时候,苏晴婉却看到了一个熟人!远远的,叶冬儿正和李云强挽着手,走进了这咖啡厅!

徐东阳被苏安婉儿的叫声给唤醒,回过了神来。他抬起头来,看到叶冬儿和李云强手挽手的,至少看上去,是一脸幸福,一脸甜蜜的,走了过来!

“冬儿,这,在这呢!”苏晴婉站起了,伸出手来,在挥舞间,大声的呼唤着叶冬儿。徐东阳恨不得是将苏晴婉的嘴给堵住,这时候,怎么可以让这女人和那个倒霉的前董事长给叫过来呢?

徐东阳的心里边最担心的就是今天晚上的酒会,他在乎的是自己能不能够得到那业务的执行权利!这李云强可是刚被欧阳炎宇给赶下了董事长的宝座,他的出现会不会让事情变得尴尬呢?还有这叶冬儿,这个小女人,她到了这里来,会不会坏事呢?要是叶冬儿万一耍些什么小性子,小脾气之类的,在这酒会上爆发出来,岂不是就会让今天晚上的酒会变成一场噩梦了啊!

“婉儿,你们怎么在这里啊?哇,看你们好甜蜜,真是羡慕啊!”叶冬儿也没有料到,苏晴婉夫妇会在这里,只是,她并没有感到尴尬,反而是将李云强的胳膊挽得更紧了,和李云强走到了苏晴婉夫妇的跟前!

叶冬儿也看到徐东阳,更将徐东阳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尴尬和担心的神情,完全的看在了眼里边!只是,叶冬儿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她清楚徐东阳的想法,只是,她却还非得杠上了!你不想我出现在你的眼前?好啊,那我还非得让你感到碍眼了!

“羡慕什么呢?你呀,你看你,现在也不是孤单的啊!”苏晴婉微笑着和闺蜜握着手,虽然这李云强比叶冬儿年纪大了不少,不过,老成的男人对于爱玩的冬儿来说,也许,是最佳的配合,这也说不定呢!

“嘻嘻,虽然我们李总比不上你家的徐总年轻帅气,不过更有几分的成熟感,徐总,你说是不是呢?”叶冬儿和李云强坐和苏晴婉徐东阳坐到了一桌,叶冬儿娇声的说着话,却朝着徐东阳望了过去,一声拉长的娇哼,让徐东阳不由得也关注了起来。

“哪里哪里,我可比不上李总,李总年富力强,更家资丰厚,正是适合我们的冬儿大美女呢!”徐东阳迅速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说话间,朝着李云强伸出了右手,两个男人再次的握了握手,只是上一次二人相见,还是合作的趋势,这一次,又算是什么呢?

“李总,你看,人家小两口多亲热的,你呢,一点都不心疼别人,这都坐了这么久了,你还不给人家点餐呢!”叶冬儿娇声的说着话,酥媚的话语间,她更是伸出手来,轻轻的拍了拍李云强的胸膛!

“呵呵,对不起啊,冬儿,想要什么,我帮你点!”李云强在苏晴婉的跟前似乎是找到了自信,而看着苏晴婉和她老公在一起,他和叶冬儿相当的配合,将叶冬儿的手抓来放在手心里边,轻轻的拍着。

“哎呀,讨厌啦,人家想要喝什么吃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去帮人家点啦!”叶冬儿娇声的说着话,再次撒着娇,轻轻的推了推李云强。

“好,好,呵呵!”李云强今天相当的开心,得到叶冬儿的‘指点’和她合作,并且还可以和叶冬儿如此亲密的在一起!还有就是,苏晴婉的出现,更是让她感到了意外的收获!

“快去吧,亲爱的,人家等你哟!”叶冬儿温柔的说着话,一句话之间,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似乎都已经是拉近了不少!

李云强去点餐了,叶冬儿温柔的挥了挥手,回过头来的时候,那张娇艳如花的脸颊上,更是充满了温柔和体贴!徐东阳再一次的感觉到自己的心里边有些异样,他猛地喝了一口咖啡,站起了身来。

“老婆,冬儿,你们姐妹俩聊聊,我去趟洗手间!”

苏晴婉并没有多想,叶冬儿却是意味深长的望了望徐东阳的背影,那双眸里边,带着更多的笑意。

徐东阳刚刚离开,苏晴婉的手机也响了起来,叶冬儿看着徐东阳的背影,跟苏晴婉说了声上洗手间,也跟了过去。

苏晴婉这会儿,可没有心情去研究自己的闺蜜和自己的老公之间有什么猫腻的事情,因为在这会儿,一个电话,让她正烦闷着呢。

电话是欧阳炎宇打来的,她听着话筒里边传来的他的声音,就感到一阵阵的不安和异样的混乱。这个**,怎么又来了!

“怎么,不想听到我的声音?”

“你还是有自知之名!”

“当然,要不然,又怎么能够入得了苏总的法眼呢!”

“我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有话快说,没话就挂!”

“挂了,你舍得吗?”

“你个**!”

“好,**提醒你,今天晚上,我们再跳一支舞,可以吗?”

“没那兴趣!”

“你转过身来,看楼下,对,看到了吗?”

苏晴婉虽然想挂断电话,却也不由的转过了身,朝着楼下看过去。楼下,正是大厅外的那个小花园,而苏晴婉望下去的位置,正是自己和他那天晚上,所到过的位置!

这会儿,欧阳炎宇正站在那里,一套男式晚礼服包裹着他那一身令人‘眼馋’的身体,头发系成一个马尾,洒脱的挂在脑后。他的左手握着手机,右手上,拿着一只类似喷雾瓶的东西。

看着苏晴婉出现在了窗口,欧阳炎宇扬起头来,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来,挥舞着手中的东西。苏晴婉脸儿泛红,对于自己的举动,她都有些不明白,自己干嘛非得听他的呢?

“你究竟有事没事?没事的话,我挂了!”苏晴婉脸儿更加的绯红,看着楼下小花园里边的那一个男性的身影,她感觉到自己的神思浮动,在内心深处,有着一阵阵的无比异样冲撞着自己,让自己无法‘躲闪’,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还有与她之间的无比异样的感觉,在这会儿,全都一股脑的冲上了心头,让她,不知是羞耻,还是应该感觉到幸福!

“等一下,你看!”欧阳炎宇的声音再次的传来,那声音当中,透着无比的温柔,透着一丝丝的爱惜!苏晴婉被这一呼唤给完全的吸引住了,不由得,目不转睛的望着楼下的那个他!

只见欧阳炎宇的右手轻轻的挥起,随着他右手的挥动,手中的喷雾罐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的痕迹!干什么?你要清新空气?无聊!苏晴婉内心当中正在斥责着欧阳炎宇,正想要骂这个家伙一番,然后,将电话给挂掉。

可是在这会儿,她却看到了相当怪异的一面!只见那喷雾罐喷洒过的痕迹,在这会儿,变成了粉红色,那些痕迹,化成了一个个的粉红大字,出现在了空中!

婉儿我爱人!而在这些字的最后,还有着一个大大的心字!依然是红红的,挂在空中!

“婉儿,好看吗?”

欧阳炎宇的声音温柔无比,带着一股子粘粘的,糯糯的,腻腻的味道,如果说曾经的欧阳炎宇是北方的飞鹰,那般的狂傲不羁,而此刻,他就是江南的细雨,如丝如雾,飘洒在半空中,却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就袭上人的心头,缠住人的内心,令人再也没有办法避得开!

“好看!”

苏晴婉被那声音所迷惑,被那情景所震惊,不由自主的,张口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来。只是,话一出口,她才醒悟,脸颊已经是红得无以复加,那内心的羞涩,让她无法自处,想要挂断电话,收回自己的目光,却又似乎根本就无力做到!

“晚上,陪我跳支舞!”

欧阳炎宇的声音再次的响起,虽然依然的是温柔的,只是在那温柔深处,却依然的带着那一丝丝的霸道,那命令,依然的是有着一种不要让人有丝毫抗拒的可能!

“不要!”苏晴婉咬了咬唇,好不容易吐出这样的两个字来,心中却有着一丝微微的失落和担心。他,会不会生气?

如此的一个念头浮上心头,她感觉到自己都有些荒唐,自己这算是什么,还在担心着他?摇了摇头,还来不及说些什么,更还来不及听他说其余的话语,这会儿,李云强却已经是回来。她赶紧匆匆挂断电话,将电话放回自己的坤包,正襟危坐,不敢再往小花园瞧一眼!

苏晴婉原本是有些不屑于和李云强说话的,对于李云强如此卑劣的一个男人,她的心里边,甚至是连鄙视都不愿意,因为那会让自己的心境受到污染和影响!只是在这会儿,她却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不由得冲着李云强点了点头,笑了笑。

李云强坐回到了位置,看到没有叶冬儿和徐东阳,也没有多问,毕竟他来此也是有所图,只要自己想得到的最后真正的到了手,还有什么划不来的呢?

“噫,苏总你看,那是什么?”

就在李云强坐下后不久,他突然的惊讶的望向了窗外,苏晴婉听着他的话,心中却是一阵的震惊和担心!他,看到了?

苏晴婉感到一阵的羞涩和不安,要是被这个男人看到了楼下的情形,那又应该如何是好?自己居然和一个男人有着如此的事情,那么,被人发现了,自己恐怕是连鄙视人的资格都没有了!能够得到的,只是被别人的鄙视了!

“什么啊?”

苏晴婉带着一丝惊恐和担心的朝着楼下望了下去,苏晴婉硬着头皮,将目光望向了楼下,要是真正的看到了那些字,又应该如何是好?只是,这一看让苏晴婉松了一口气,空中并没有那些字,有的只是一层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淡淡的红雾!

苏晴婉知道,这是一种可以在空中凝形,显现,并且会迅速消失的喷雾,只是却没有想到,会被欧阳炎宇用来做这种事情!

“无聊!”

苏晴婉松了一口气之余,却不由自主的嗔声呢喃了一句话,对于欧阳炎宇的这个举动,她直接的划为小孩子的游戏。

“苏小姐,你也看到了吗?你看,那是不是欧阳炎宇,欧阳总裁?”苏晴婉的话虽然被李云强给听到了,但是,李云强并没有听清楚苏晴婉所说的是些什么。

“什么?欧阳,欧阳总裁?”苏晴婉却是被这几个字给吓着了,她这会儿最不想要听到的,就是‘欧阳炎宇’这个家伙的名字。

“对啊,你看,他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呢?”李云强也说着话,依然坚持的指着楼下。苏晴婉望了下去,欧阳炎宇这会儿正一个人站在楼下,冲着自己的这个位置,当苏晴婉望下去的时候,却看到欧阳炎宇朝着自己飞来了一个飞吻!

苏晴婉赶紧的躲开,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坐这楼上将所有的杯呀碟呀之类的全都扔下去,将欧阳炎宇这个家伙给砸死收场!

“呵呵,看来咱们的欧阳总裁还是一位多情种子呢,在这里来是和女孩子约会吧,却不知道今天晚上的酒会,他会不会将这个女孩子给带来呢!”李云强打着哈哈说着话,虽然欧阳炎宇加在他身上的事情,可以是令他一辈子都不会忘却的。只是,商场多年的打拼,让老奸巨滑的李云强,那一份容忍心可是相当强的。

“哦,也,也许吧!”苏晴婉带着一丝的尴尬说着话,对于与欧阳炎宇有关的事情,她可不愿意再去谈多了,也许,说得太多了,自己的心里边,就不能够将那个东西,轻易的由自己的脑子深处给甩出去了。

“苏总真是年轻有为,最为难得的是,如此的漂亮啊!”李云强也收回了目光来,将目光放到了身前的苏晴婉身上来。虽然曾经因为苏晴婉吃了一次大亏,不过,李云强的心里边,却并没有因为此而收敛。更因为这一次,叶冬儿对于他的承诺,这让他的心里边,再一次的燃起了对于苏晴婉的贼心!

“谢谢,他们怎么还不回来!”苏晴婉冷声的说着话,面对着李云强所露出来的那种让她厌恶的神情,她有一种想要愤然离开的冲动。

“别担心,不会有人迷路的。我们也有些时间没有见面了,不如好好的聊聊?”李云强露出一副猪哥模样来,也许是因为生理上的缺失,让他在这些方面,却更加的在意。看他此时的那一副神情,似乎是恨不得将苏晴婉也都给吞进肚子里边去了一般!

“对不起,我没有兴趣!”苏晴婉不满的说着话,低下头去,自顾自的喝着咖啡,不再去理依然自顾自的在那里自言自语,说各唾沫四飞的李云强。卡布奇诺的味道真正的是好醉人,只是,在那咖啡杯中,苏晴婉低下头喝的时候,却总是会看到一个头像出现在那里,就是那一个让她感到不知是应该厌恶,还是应该回避,甚至,或是可以喜欢的家伙的头像!

徐东阳到了厕所,他进到了一个格子间里边去,掏出香烟来,看着头顶的烟雾检测头,终于又将香烟放回了兜里边去。他恨恨的一拳捶在墙壁上,却又颓然的一声叹息,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感慨些什么,坐在马桶盖上,想要坐几分钟之后,这才出去。

而就在这时候,格子间的门,被人推开了!

“有人了,难道没看到吗?”徐东阳可没有好心情,嘴里边冷声的斥责着这不长眼睛就闯进来的人。

“先生,明明是你,没有锁门啊!”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进了徐东阳的耳朵里边,他抬起头来,入眼处,是一张明艳动人的脸颊,这,不正是刚分手的叶冬儿吗?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徐东阳惊讶之余,却也有些佩服叶冬儿这个女人的胆大包天,这里可是人来人往的男厕所,她追来干嘛?

“是因为,我看到徐总似乎心头有火,我这来,不正是为了帮你嘛!”叶冬儿嘴里边柔声的说着话,并且,反手将格子间的房门给锁上了,然后,轻摆着腰肢,走到了徐东阳的身前来。

“你个小妖精!”徐东阳的嘴里边轻笑着说着话,看着叶冬儿挤进了自己的怀里边来,两人的体重,压在这马桶盖上,让马桶盖发出一声痛苦不堪的哼哼声来。

“怎么啦,徐总在生气?是为了什么呢?看你的老婆如此明艳动人,你的心里边应该高兴,应该开心才是啊,你怎么会这样不开心呢?”叶冬儿的双手环上了徐东阳的脖子,嘴里边柔声的说着话,轻轻的将自己的身子完全的贴上了徐东阳的怀抱。

“你这小妖精,不提这些不可以啊?”徐东阳听着叶冬儿的话,脸上明显露出不快的神情来。徐东阳喜欢和叶冬儿呆在一起,就是因为,不论他露出什么样的神情来,眼前的这个女人,都会关心自己,自己不必担心她不开心!

“好,好,徐总不喜欢聊天,那么,徐总喜欢这些吗?”叶冬儿面对着徐东阳的愤怒,一脸的娇羞,嘴里边温柔而讨好的说着话,同时一张小嘴往徐东阳的脸颊上去,温柔的亲吻了起来!

“哦,你这个小妖精!”徐东阳被叶冬儿的这一阵顺服的‘侍候’,感受到了无比美妙的异样。胸口的那一团怒气,在这会儿似乎是已经化成了一团火焰,一团正在不断升腾着,不断的肆意滋生着异样的火焰,狠狠的,去吞噬着徐东阳的内心!

“徐总,别生气啦,如果你真的心里边不畅快,就把我当成让你生气的对象,狠狠的发泄,好吗?”叶冬儿嘴里边再一次的温柔的说着话,女王化成温顺的小猫,娇柔的贴进徐东阳的怀抱。

一番发泄之后,两人气喘吁吁的拥在一起。

“徐总,我真是爱死你了……”叶冬儿温柔的说。

“你这小妖精,别灌迷汤了,好啦,收拾一下,得出去了!”徐东阳一番的发泄,却也是让他冷静了下来,他整理着衣衫,时间耽误得不少,一会儿出去,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怎么,害怕你的‘梯子’等久了吗?”叶冬儿心中感到一阵的酸涩,自己始终不是他真正的女人,只是他的一个可供发泄的工具吗?

“得了吧,你不也不可以让你的‘拐杖’等久了,不是吗?”徐东阳低下头来,嘴里边轻声的说着话,却也再低头亲了亲叶冬儿一口!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温柔,应该给她一丝的希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一直牢牢的,将她控制在自己的身边!

女人,不都是容易控制的动物吗?

徐东阳满意的想着,心里边,却又有些不甘,因为,有一个女孩子,却始终不受他的控制,不受他的摆布,这,就是他的妻子!

徐东阳和叶冬儿先后回到了原来的坐位,两人的回来和离开都一样,并没带来多大的关注。李云强一直的在关注着和苏晴婉之间的关系,他最想的就是能够和苏晴婉之间有些突破。而苏晴婉却一直在装着听不见李云强的那些废话,只是,她的心思却并没有停着,当然,并不是去想老公为啥去了那么久,因为她知道,自己和徐东阳之间,似乎是出了问题了,只是,并不是她不想解决,而是,徐东阳却似乎是根本就没有想要和自己解决的意思。

苏晴婉总是有些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思想,她发现自己的脑子里边,总是会出现一个让自己感到有些厌恶的影子!那个影子,就正是刚才在楼下出现,给她带来了一丝丝的震撼的欧阳炎宇!

徐东阳也在想着事情,他并不是为之前在洗手间里边发生的事情而担心,或是感到什么愧疚之类的事情。他此时心里边所想的,正是在担心着今天晚上的酒会,曾经认为可以和欧阳炎宇相抗衡的李云强,现在只成为了一个闲着的董事,那么,欧阳炎宇今天晚上,他会兑现所说的,将业务交给自己来做吗?自己一直努力的,不就是为了能够得到这些吗?而今天晚上,又是这一事情的关键,这让他的心里边,又如何的会不紧张呢?

而叶冬儿的心里边也在想着事情,自己最初的出发点,似乎只是为了能够和苏晴婉相对抗,只是为了折损苏晴婉的面子,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的和苏晴婉的老公徐东阳靠近。可是现在,自己所想要得到的,只是让苏晴婉难堪?只是为了能够得到苏家的财势吗?如果不是,那么自己的付出,又是为了啥?自己不顾一切的帮着徐东阳做事,甚至,跟李云强这样的一个变态男人走近,又是为了什么呢?

一张桌子,四个人,四种心思,喝着咖啡,吃着点心,表面看上去一团和气,平平淡淡,只是,在每个人的心里边,却都在想着自己的事情。

时间就如此不咸不淡的流逝着,四个人终于是等来了酒会开场的时刻,只是四个人都没有动,楼下酒会大厅不断的有人进入,都是一些商场上的重量级的人物,直到没有几个来宾了,徐东阳这才开口,四个人走下了楼。

苏晴婉有些心不在焉的走进了酒会大厅,而欧阳炎宇当然是正在等着他们的到来。今天的酒会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庆贺苏氏和清婉国际的世佳商贸的合作,苏晴婉身为董事长,在今天的场面里,又如何的逃得过做半个主人的命运呢?

“苏总,徐总,二位总算是来啦。叶小姐,李先生,你们也来啦,请进请进,酒会可就等着四位呢!”欧阳炎宇一派彬彬有礼的做派,倒是让苏晴婉感到有些异样,这个家伙,刚才的时候,不是那么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就可以对着自己这个有夫之妇表白吗?怎么到了现在,这个家伙居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了!

“欧阳总裁久等啦,只是苏总事务繁忙,所以到这会儿才赶来!”徐东阳接过了话头,他这会儿极担心苏晴婉会耍上小性子,女人在某些时候,是极有可能会不顾一切的发脾气的,这对于苏晴婉没有什么损失,可是他却有些承受不起啊!

“贵人事忙,苏总女中丈夫,商场英雌,令我佩服!”欧阳炎宇嘴里边说着话,居然朝着苏晴婉伸出了右手来。

苏晴婉愣了愣,这个家伙,干什么呢?又不是和他第一次见面,怎么又搞出这样的名堂来呢?只是,虽然心中感到郁闷和不情愿,苏晴婉却也只能够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和欧阳炎宇握在了一起。

“欧阳总裁年轻有为,清婉国际居然猛龙过江,强势收购,苏氏能够有这个机会和欧阳总裁合作,真是荣幸之至!”苏晴婉也客气的说着客套话,脸上带着职业性的微笑。欧阳炎宇右手轻握着苏晴婉的手儿,外人看起来,他的手是按着礼节,虚握着苏晴婉的右手的。只是,苏晴婉自己却是相当的清楚,这会儿欧阳炎宇这个家伙,正用他的拇指,又一次的,轻轻的挠着自己的右手手心!

随着欧阳炎宇的动作,苏晴婉感受着手心里边的**麻乱,那无尽的异样,狠狠的**着苏晴婉的内心!只是,她却又不能够显露出来!最让她感到郁闷的是,这握手就握手吧,欧阳炎宇这个家伙似乎还握上瘾了,这一握着手,就不再松开自己了!

而欧阳炎宇这会儿却是带着笑意,一脸认真的说着什么佩服啊,倾慕之类的话语。这种商场上应酬的话语,却是最让人不能够翻脸的。此时苏晴婉虽然是恨不得马上的和欧阳炎宇这个家伙给翻脸,将他给推开,可是,当着众人的面,她却做不出这个举动来!别人是一定会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那么,她又如何的解释?

“苏总,一会儿你可得和我发言,对了,酒会开始后,我们还得一起去致谢,今天晚上来的客人,可有大部分都是冲着苏总的名声才来的!”欧阳炎宇总算是松开了手,只是一句话,却是让苏晴婉再一次的感到了郁闷。这小子,还是不放过自己啊!

“欧阳总裁,苏总确实累了,这一会儿的事情,是不是可以?”徐东阳知道苏晴婉自打让自己进入公司做总经理管事之后,她对于这类事情,已经是有些厌烦的了。为了不让苏晴婉因为反感而会生气,他只好插了句嘴。

“其实,我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一会儿得和苏总宣布,合作的这笔业务,要让徐总来执行的呢。你看,这我是不是考虑得有些不到位了啊?”徐东阳的话音一落,欧阳炎宇一句话,让徐东阳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这个?婉儿,你看,是不是坚持一下?”徐东阳带着一丝丝有点嘶哑的声音,开了口。这是他今天最看重的一件事情了,怎么可以让这事情,在自己的手中落了空呢?他对妻子说着话,他的这句话,在苏晴婉听来,却有着几分的哀求的意味。苏晴婉毕竟和徐东阳相爱过,也更是深知徐东阳的为人,她又怎么会不明白,徐东阳此时刻意想要的是什么呢?

“好吧,欧阳总裁,一切,都听你的安排吧!”苏晴婉说出了一句皆大欢喜的话来,至少,徐东阳和欧阳炎宇都喜欢她的这个决定!

李云强到这里来,只是为了带叶冬儿来玩的,他所在意的,是叶冬儿答应给自己的东西。而叶冬儿到这里来,除了玩,她还有一丝不能说明的想法,那就是,她想要看到苏晴婉是不是真正的一个不会受到引诱的女人!

对于欧阳炎宇的出现,叶冬儿这个聪明的女人,又如何的会看不出来,苏晴婉的神情,有着一丝丝不易觉察得到的表现吗?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她想要看一看,苏晴婉和欧阳炎宇二人之间,究竟是隐藏着些什么事情!

甚至,叶冬儿也有些怀疑,那天晚上苏晴婉消失之后,在她的身上,究竟是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因为,苏晴婉喝的酒里边的药,是她亲自下的,对于那种药的功效,她从来不会怀疑的,那么,苏晴婉喝了那么多加了料的酒,然后又消失了,这,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呢?

叶冬儿想不明白,在苏晴婉的身上,究竟是发生了些什么样的事情,不过,酒会的事情,还是让徐东阳感到相当满意的。

苏氏和清婉国际的合作,在酒会上被宣布,而徐东阳的身份,也完全的被抬高了,他成为了两大企业合作中得益最大的人!

欧阳炎宇带着苏晴婉一个个的拜访着今天晚上到场的嘉宾,每一个人都对于两大企业的联手而祝贺着,只是,今天晚上的每一个人,却都有了一种错觉,那就是眼前的这双男女,现下最有竞争力的两大企业的掌门人,看上去却如此的相般配,真正的是男才女貌!并且,男人也有貌,女人也有才!这极的配合,岂不是最佳的?

徐东阳也有这种错觉,只是,他却并没有去顾忌这么多。因为,今天晚上他很开心,这一笔业务到了手,那么,他只需要再去多加的经营,就可以让苏氏的大部分,落入到自己的手中了!

所以,开心得有些兴奋的徐东阳,也和酒会的来宾们不断的碰着杯,不断的聊着天。他也在和他们套着交情,徐东阳相信,自己将苏氏化为己有之后,和苏晴婉分手之后,自己一定得去创造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而今天的这些来宾,就可以成为自己最为重要的资源,让自己在今后的发展当中,可以创造出更多的财富!

李云强今天晚上却并不多开心,毕竟曾经的大企业董事长,成为了一个挂名董事,今天在这样的庆功场面上,他还得露面!并且,还是以清婉国际的下属企业的董事身份出现!这样的事情,又让他如何的会不感到尴尬呢?

而叶冬儿今天晚上,却是感到有些开心,开心得有些玩味!眼前的苏晴婉今天晚上是很惹人注目的一个女人,甚至可以说,是今天酒会的焦点!可是,她难道忘记了一点,她是一个已婚女人吗?一个已婚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却和别的男人如此的亲近,这种事情,是可大可小的,就看有没有有心人,在这其中推波助澜了!

叶冬儿是女人,她当然明白女人的心思了。她特别的关注苏晴婉在和欧阳炎宇一起的时候,所显露出来的神情,关注着苏晴婉眉宇间,每每在有人祝福,甚至有人开玩笑说二人合作一定事半功倍的时候,她那眉宇之间,所显露出来的淡淡的情愫,让叶冬儿心中感到一阵阵的开心和得意。因为,她发现了这其间所隐藏着的,足以让她可以推一推这其间事情的机会来!

酒会终于是进行到了舞会的阶段了,随着特别邀请来的主持人的一声有请苏总和欧阳总裁带领大家起舞的欢呼声,明亮的灯光消失,大厅里边明灭的亮起了暧昧的五彩闪灯,一典优雅的舞曲响起,苏晴婉红着脸,随着欧阳炎宇,进入到了舞池!

“今天晚上,你要是再似那天晚上那般,别怪我不客气!”苏晴婉轻声的警告着欧阳炎宇,她对于欧阳炎宇的‘无赖’举动,在那天晚上,早已经是领教够了的。她可不愿意再重蹈覆辙,再被这个的家伙带进那般的‘深渊’!

“你知道,我为何要将公司的名字取名为清婉国际吗?”欧阳炎宇回答着苏晴婉,只是,他却是答非所问,并没有针对苏晴婉的问话提出回答。

“为什么?”也许是条件反射,苏晴婉听着欧阳炎宇的话,马上的反问着。

“因为你!”欧阳炎宇凑到了苏晴婉的耳朵边上来,轻声的说出了一句话来!

“什么?我?”苏晴婉完全没有想到,欧阳炎宇会说出这样的一个回答来。她一脸的震惊,望着眼前的欧阳炎宇。

“当然,清婉,清扬动人的婉儿,世间无双的婉儿,我做这一切,其实都是在见你之后的事情,你明白吗?因为,我为你着迷了!”欧阳炎宇嘴里边柔声的说着话,双手轻轻的将苏晴婉给拉进了自己的怀里边,他更是将自己的唇也送了过去,借助着这些个时候的接触,将两人的唇,紧紧的凑到了一起!

苏晴婉再一次的感到了自己陷入了深渊,在这一时刻,那几乎只是在一些所谓的文学作品里边才能够看到的什么脑中一片空白,什么眩晕的感觉,完全的出现在了苏晴婉的身上!此时的苏晴婉,就似乎是初涉爱河的小女生,在欧阳炎宇的怀里边,进入了一个面红耳赤加心跳的境地了!

好在这一次,欧阳炎宇的为恶,时间并不长,蜻蜓点水的一吻之后,欧阳炎宇就松开了苏晴婉的嘴唇,轻轻的搂着她,依然的迈开着步子,让两人之间的舞步,继续的进行着。

苏晴婉嘴里边发出嘤咛的一声哼声来,张了张嘴,却不知要说些什么,抬起头来,看到的正是欧阳炎宇望向自己的那张明朗而带着微笑的脸颊!

苏晴婉心中一惊,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去,眼前的欧阳炎宇,让她的内心变得更加的复杂起来。在这眼前的时刻里边,她不知如何是好。推开他,根本就是不太可能,她只能够和欧阳炎宇一起,保持着眼前的这种局面,两人轻轻的搂着让两人继续的轻轻的迈动着步子,让两人之间的舞动并没有停止,也只有如此,才不会引起更多人的注意,才不会让自己丢脸!

“婉儿,我没有要你马上的接受我,只是请你相信,我会让你满意的,我会一步步的一点点的,做到让你真正的会喜欢上我的,一定!”欧阳炎宇温柔的说着话,他的语气虽然比起以前来,变得轻柔了不少。可是,他的话语里边,依然的是充满了霸道,让苏晴婉感觉到他那男人的强势,自己,能够有反驳的可能吗?

“你别说话,不管你现在是反驳还是赞成,极有可能不是发自内心的,所以,我会给你时间,直到你能够真正的,完全的用你的心去接受我!”欧阳炎宇紧紧的灵着苏晴婉,嘴里边认真的说着话。音乐在这会儿婉转悠扬,舞池中的男男女女都深陷其间,没有自拔的可能!明灭不定的灯光,看不清人脸,甚至,近在咫尺,都没有办法捕捉到人脸上的细节神情!

表羞涩嘛~喜欢就点我

分享吧~提高逼格:

Copyright © 2017 追梦游戏网 dreame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5029375号-7

苏公网安备 32032402000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