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追爱:老婆别玩了》完结版精彩阅读 《首席追爱:老婆别玩了》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 2018-08-12 15:57:03 来源:追梦游戏网 作者:追梦游戏网

《首席追爱:老婆别玩了》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海豚文学,关注后回复:首席追爱:老婆别玩了 或者书号:1095 即可阅读全文

《首席追爱:老婆别玩了》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首席追爱:老婆别玩了》是血玫瑰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薄逸凡苏洛离,书中主要讲述了:苏洛离看着自己老爸语重心长的模样,脑海里竟然出现自己老爸已经老了这样的想法,这让苏洛离大吃一惊,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呢,“外公外婆,你们有没有想朗朗啊?”小朗朗蹭到了苏爸爸怀里,一副需要疼爱的模样,苏爸爸...

《首席追爱:老婆别玩了》 第十五章 定心丸 免费试读

苏洛离看着自己老爸语重心长的模样,脑海里竟然出现自己老爸已经老了这样的想法,这让苏洛离大吃一惊,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呢,“外公外婆,你们有没有想朗朗啊?”小朗朗蹭到了苏爸爸怀里,一副需要疼爱的模样,苏爸爸开心地把苏朗抱到了怀里,他最宠爱的就是自己这个外孙了,真是人见人爱的孩子啊,苏洛离看了半天,还是没找到自己哥哥的踪迹,现在都过年了,自己老哥不应该不在家啊,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家才对的,“妈妈,哥哥呢?”苏洛离问道,苏爸爸看了看苏妈妈,他也是刚发现自己家的大儿子没在家,“他去超市了,今天知道你们要回来,所以特意去买一些你们爱吃的东西。”

苏洛离了解了,自己家的老哥还是这么疼爱自己,苏洛离的哥哥叫苏洛,是一家小公司的小老板,现在还是单身,“红玉,我们下去看看哥哥吧,我猜他肯定又买了很多好吃的。”苏洛离激动地说道,在家里她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红玉点了点头,然后就被苏洛离拽着走了出去,“红玉这孩子看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苏妈妈看着红玉的背影说道,“是啊,还是和以前一样。”苏爸爸感慨地说道,似乎眼前能看到小时候的红玉一般,苏朗歪着小脑袋看着自己的外公外婆,为什么他们说的话自己听不懂呢,好像很难理解的样子,苏洛离一直拽着红玉去了超市,到了那里她们很容易就发现了苏洛,因为他正站在肉类食物那,一般情况下知道是他出来买东西,总会在这个地方带上很长时间,理由就是苏洛离喜欢吃肉,“哥哥,好慢哦,你怎么还没买好呢。”苏洛离看着面前各种各样的肉肉,开心地说道,苏洛一抬头就看到了自己的小妹带着红玉来了,他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着自然点,“洛离,你看你想吃什么呢,哥哥回去了给你做。”

苏洛刚说完,洛离就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自己老哥什么时候会做饭了?在苏家,除了苏洛之外,其余的人都会做饭,五年没见自己的老哥,他不会学会做饭了吧?

“怎么了?这么让人难以置信吗?”苏洛皱着眉,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苏洛离扑哧一下就笑了起来,自己老哥还是这么的可爱,如果他不是自己亲哥哥的话,苏洛离都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会爱上他呢,“才不是呢,只是很激动而已,老哥居然也学会做饭了,你说是吧,红玉。”苏洛离一下子把问题丢给了红玉,苏洛的身体微微一震,不过没人发现而已,红玉看着苏洛离,然后微微点了点头,从小她跟苏洛的关系就不怎么熟,她只有苏洛离这么一个熟悉的人,看到红玉点头,苏洛离笑的更开心了,红玉很少会附和她说的话呢,“哥哥,红玉也喜欢吃肉,你知道吗?”苏洛离似是不经意间的问,苏洛刚想回答知道,苏洛离立马说出了后面的话。“不过你肯定不知道的,这是只有我才知道的习惯哦,哥哥,我想吃五花肉,还有排骨。”苏洛离开心地指着面前的吃食,一副小公主的模样,红玉只是跟在两人后面看着他们,苏洛笑起来的样子很漂亮,苏洛离一直觉得自己老哥是阳光下生出来的帅哥,要不然他笑起来的样子不会这么漂亮,每次看到苏洛的笑容,苏洛离就感觉像是见到了阳光,尤其是在阴雨天,这种感觉就特别的明显。

三个人买好东西之后就结伴回家了,没出苏洛离所料,苏洛真的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一共用了三个袋子,本来一人拿一个挺好,但是苏洛和苏洛离两人非要合拿一袋,这让红玉完全帮不上忙了,看着那兄妹俩一人抓着一个环开心地走在前面,红玉觉得他们三个像是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的苏洛和苏洛离的力气都不是太大,为了能拿动那个沉沉的袋子,他们俩人就一人提一个环,这样重量就减轻了很多,当时红玉也是像今天这样跟在她们身后,看着他们快乐的模样,红玉也感觉很快乐,“洛离,听说你见过墨冰了。”苏洛突然提到了墨冰,苏洛离的神情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了。“别相信她,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冰了。”或许从一开始他就不了解她吧,苏洛后来的话没说出来,他知道苏洛离会懂的,“嘻嘻,哥哥,你别总是一副严肃的样子,是不是一个人太孤独了啊,要不要我介绍红玉给你当女朋友啊?”苏洛离开着玩笑,这句话换来了苏洛的沉默,还有红玉的白眼,红玉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拿自己开玩笑了,苏洛离害羞地吐了吐舌头,她也不是故意提到这些的,只是觉得哥哥和红玉两人其实蛮适合的,现在试探一下发现老哥对红玉还是蛮有感觉的嘛,至于红玉这边嘛,肯定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有她在,一切都不是问题,三个人就这样沉默到了家里,回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了做午饭,苏洛自发报名去做饭,“老妈,哥哥行不行啊?我可从来没吃过苏洛做的饭呢。”苏洛离不放心地看着厨房,像是担心苏洛会把厨房烧掉一样,“放心吧,你哥哥在做饭那方面可是下了苦功的。”苏妈妈说的没错,苏洛为了学好厨艺,不仅报了学厨班,还跟着好多高级厨师学了很多做饭的技巧,他是下定决心做饭了,至于为什么这么刻苦学习的动力,就不得而知了,苏洛离怀疑地看了看厨房,自己老哥最讨厌的就是厨房了,尤其是厨房里的烟味,没想到现在自觉地学习做饭了,这个学习的动力会是什么呢?苏洛离的眼睛转了转,不自觉地落在了红玉身上,话说红玉做的饭只能自己吃,而且是特别平常的味道,嘿嘿嘿,“苏朗,你想吃什么啊,你舅舅可是什么都会做的哦。”苏洛离痞子样地跑到苏朗旁边搂着他的小脖子,弄得苏朗的脖子直痒痒。“你问问红玉阿姨,看她想吃什么啊?”苏洛离悄悄地对着苏朗说,用只能两人听到的话说,苏朗是多么聪明的孩子啊,自己妈咪这么一说他就知道了,“红玉阿姨,你中午想吃什么啊?我舅舅做饭可好吃了。”朗朗扭着小身子跑到了红玉身边,苏洛离满意地看着他,这个孩子还真不用多教啊,这么懂事,红玉完全没有被人设计到得自觉,她努力地想了想,“随便,我不挑食。”她确实不挑食,真心不挑食啊,苏洛离记得某女最喜欢吃红烧肉了,因为不管她怎么吃都不长胖,怎么现在不说呢,“红玉阿姨,没有随便这道菜。”苏朗更给力,直接说美随便这道菜,世界上大概哪都没有随便这道菜吧,红玉和苏洛离都笑了起来,这个朗朗还真是好玩,“那我就吃红烧肉吧。”红玉努力做想象中,最后还是没憋住,看着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盯着自己看,红玉觉得自己有点招架不住了,苏洛离在一旁欢喜地看着自家孩子,他好可爱,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苏朗笑嘻嘻在沙发下冲苏洛离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这让苏洛离笑的更开心了,苏洛的厨艺真不是盖的,这个家大概没人能跟他抗衡了,就连之前以自己厨艺自傲的苏洛离都甘拜下风了,自己老哥做出来的饭真是太好吃了,吃饭的时候苏洛离的赞美声就不断,苏洛本来不是害羞的人,但是从吃饭开始就被苏洛离不停地夸着,他觉得自己实在是担当不起来了,吃完饭之后苏妈妈就帮她们三个人安排了房间,苏家本来就不小,所以每人一个房间这点还是能做到的,朗朗从小就习惯自己一个人住,不喜欢大人陪着,吃过午饭,一家人就围在一起玩起了五子棋,苏洛和苏爸爸的爱好就是在象棋上,而红玉和苏洛离是喜欢五子棋,总之一家人都站着不同的地方玩了起来,苏妈妈就负责准备水果和果汁,一家人相处的很是融洽,这样的生活似乎是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的红玉在过年的时候就经常来苏洛离家,她们俨然一家人的模样,这样的生活真的很有意思,在家里幸福地住了几天,苏洛离和家人的关系更加融洽了,之前因为薄逸凡的关系造成的不愉快也消除掉了,闲来无事,苏洛提议出去买些衣服去,年假快放完了,他快要工作了,今天算是最后一天休息日,而苏洛离和红玉也该回家了,至于苏洛的这个提议,苏洛离一开始还不知道为什么,因为苏洛一直不喜欢逛街,但是看到他温柔地看着红玉,苏洛离完全明白了,这丫的肯定是娶了媳妇忘了娘的娃,现在就对自己心仪的女子这么的好了,红玉一直是听苏洛离的话,所以没反对,苏朗因为不想出去玩,所以就呆在了家里,“哥哥,你休息的时候也可以来我家做客的哦,咱们是一家人,不用计较那么多。”苏洛离这句话无疑是发给苏洛一张通行证,这就相当于对苏洛说可以有事没事去洛离家看看红玉去,苏洛默默点了点头,算是知道了,红玉坐在后面无聊地玩着手机,她已经养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习惯,喜欢玩手机游戏,“坐车的时候看手机会头晕。”苏洛看了眼后视镜,语气淡淡地说道,红玉不自然地把手机收到了口袋里,苏洛离惊讶,自己老哥秃煊窈孟翊用凰倒?鞍桑??裁此?且凰祷熬透芯跗?找幌伦愚限纹鹄戳四兀?章謇胝馐焙蛲耆?恢?篮煊袷窃趺聪氲模??男睦锖π叽笥谵限蔚陌桑?谒?睦锼章逡恢笔谴蟾绺缫话愕拇嬖冢?淙凰?撬章謇氲母绺纾??嵌院煊窭此担?章搴妥约旱母绺绮畈欢啵??伊饺四炅渖喜罴杆昴兀?凳歉绺缫裁淮恚?章蹇?岛芪鹊保?煊裰?坝械阈≡纬担??亲?章宓某等创永疵桓芯醯讲皇视Γ???档氖焙蚝退?娜艘谎??氯嵯感模?暗搅恕!彼章宕??抢吹氖且患夜何锷坛。?闶?市最大的商场吧,苏洛离记得这家商场是薄逸凡那厮家开的,不过她从来没进去买过衣服,应该说她从来没接触过薄逸凡的产业,结婚之前她对他的家庭不是太了解,结婚之后她一直窝在家里,根本没机会接触,自从离婚之后苏洛离才明白自己是多么的糟蹋自己,明明薄家那么有钱,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为自己的穿衣打扮飞过心思,怪不得薄逸凡会说自己是黄脸婆呢,如果苏洛离是男人的话,她大概也会嫌弃这样的自己吧,现在好多商店都开门了,薄氏的产业就算是过年也都是处在营业状态,似乎他的员工和他一样都是无父无母的孩子一般,弄得谁都像是没爹疼没娘亲一样,苏洛离在心里鄙视了一下薄逸凡,“不知道会不会在这里碰到熟人呢。”红玉无心地说道,没人想到无心的一句话竟然也能出现效果,他们还没逛几个店呢,红玉就被一个女人叫住了,“哎呀,真的是金玲呢,好久没见,听说你现在离开那里了啊。”苏洛离好奇地看着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还有她身边那个一脸横肉的大叔,两人看起来关系很暧昧呢,不知道是不是小三和包养主人的关系呢,“薛娜,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红玉是认识这个人的,而且两人看起来关系还不错,这个薛娜是红玉进去那里的入门人,如果不是薛娜带着红玉,她也不会进入那种地方,所以红玉在心里对她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那个女人看到红玉一脸担心的模样,鼻子里哼出了声,似乎是很不屑的样子,“我现在挺好的啊,不用再和其他女人分享那些男人了,对了,这是我老公,他是薄氏的副总助理。”说到自己的老公的时候,苏洛离感觉那个女人的眼睛都是抬高了的,红玉没心情看那个男人,她只是紧张地握着薛娜的手,似乎对她现在的样子很是惋惜,薄氏副总助理?苏洛离用那个职位和自己这三个人比较了一下,就连苏洛这个小老板都比不上呢,薄氏的副总助理可不是一般人啊,这个女人还真是找了一个有钱的男人,“金玲,那两位是你的朋友吗?好不容易碰到,我请你们去吃点饭吧。”那个女人的表情明显是在施舍什么,苏洛离不开心地看着周围的衣服,“不了,我们还在买衣服,对不起,你结婚的时候我都没去。”红玉恐怕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在什么时候结婚的吧,红玉什么都好,但是最怕的就是欠别人的人情了,苏洛离对红玉这个缺点是了如指掌的。

一说到结婚,那个女人的兴致似乎又来了,她开始不停地说着自己结婚时那盛大的场面,苏洛离不屑地看着她,不管再怎么盛大也是一个风尘女子的结婚仪式,如果结婚之后好好的在家相夫教子也就算了,偏要浓妆艳抹地出来显摆显摆,苏洛离对这种女人是最不屑的了,这让她觉得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也能嫁给薄逸凡当老婆,她觉得特别的恶心,“你刚才说买衣服,对了,我也正想买一件呢,要不我们一起去转转吧。”那个叫薛娜的女人热情地邀请着红玉,好捎带着邀请着苏洛离,盛情难却,更何况红玉已经被那个女人拽走了,苏洛离和苏洛只好跟在那个女人的后面走了过去,苏洛离这次出来买衣服的兴致完全被这个女人破坏了,真是的,她不好好地自己逛,非得拉着红玉干什么,苏洛离最讨厌有陌生人假如的团队了,这样会让她从头到尾觉得厌恶,“金玲,你来看看这件衣服怎么样啊?”那个女人拿着一件看起来黑乎乎的衣服在自己身上比划着,苏洛离无聊地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这个店这么大,大概能让她们转一圈的吧,抬头一看,苏洛正站在苏洛离身边认真地盯着红玉看,似乎怕红玉从他眼睛里消失一样,苏洛离自觉无聊,最后干脆半躺在座位上了,买衣服店的座位就是好,和一个小床一样,苏洛离开心地躺在上面盯着天花板看,店里的天花板也很有特点呢,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洛离突然感觉自己老哥从自己身边离开了,她也条件反射一般地坐了起来,“这件衣服真的只有这一件了。”那个售货员一脸的难色,苏洛离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多出来两个人,那个女人穿的相当的高雅,一副贵妇人的样子,在她身边的男人也长得人模狗样的,反正比刚才那个薛娜的老公强多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两个女人似乎是为了一件衣服发生了争吵,红玉站在一边左右为难的样子,“美菱,别以为找了个有钱的老公就了不起了啊,我再怎么说也是你大姐。”薛娜倚老卖老,其实她看起来也不是多老啊,那个叫美菱的女人似乎很是生气的样子,她的手抓着那件衣服一脸不放松的样子,“薛娜,之前我就受够你了,如果不是白总把我从那里救出来,我的一生早就毁了。”

苏洛离察言观色,大概了解了是怎么回事,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句话一点都没错,而且那些女人身边还有自己的男人帮自己助威,这下子就更好看了,苏洛呆站在不远处,似乎不知道是应该走到红玉面前还是应该怎么办,“哥哥,你帮我看好红玉啊,如果有人欺负她了,回家我再跟你算账。”苏洛离一说话,那些人的目光就转到了她身上,男人的眼睛里是惊艳,女人则是不以为然地看了她一眼,似乎没把她这个小菜放在眼里,红玉神情复杂地看了眼苏洛离,然后就看了眼走到自己身后的苏洛,苏洛离说完之后继续躺在座位上发起了呆,自从被某人说成是泼妇之后,她就很少参加这种具有争议性的话题了,万一引火烧身怎么办啊,她可不想变成泼妇,到时候再来个泼妇骂街,那她的名誉就全都丢光了,争吵还在继续,那两个人似乎是在为一件白色的狐裘争吵,每个人都说自己能付起那个价钱,好像是有上万了吧,那两个男人看起来都是很有钱的样子,的确时能担负的起呢,“你喜欢这个吗。”似乎是看着红玉一直拿着那件狐裘,苏洛才好心地问了一句,没想到这一句让气氛一下子热了起来,那个叫薛娜的女人一把从红玉手里抢过那件狐裘,美菱也是一副不放手的样子,红玉尴尬地站在中间的位置,她本来是想劝解的,没想到现在把自己也带进去了,薛娜和美菱相互说着对方的不是,连带着把红玉的过去也说了出来,苏洛离瞄了一眼那件狐裘,一片雪白,是上等的东西,可怜自家的红玉了,被那些人说来说去的,虽然说的是金玲那个名字,但是伤害到了却是红玉的心,红玉似乎一点没受到那些话的影响,还是一副淡定的模样,但是她没有离开的倾向,“你们的嘴巴放干净点。”苏洛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的开口在苏洛离看来是理所应当,男人就应该保护好自己喜欢的女人,但是对红玉来说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她看了眼苏洛离,把苏洛的行为当成了苏洛离的指示,“你是谁啊?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们?”美菱像是的了疯狗病一样,逮到谁咬谁的,“就是啊,从来没听金玲提起过你,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穷小子。”薛娜也不客气地酸着苏洛,苏洛一下子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他没想到被女人一攻击自己竟然连抵抗的能力也没有了,“他是我男朋友,你们不要为难他。”红玉一句话让苏洛离和苏洛都傻眼了,红玉怎么可能这么说呢,苏洛离吓得坐了起来,看到红玉别扭的表情时,方才知道红玉是为了怕苏洛尴尬才这么说的,她怎么知道苏洛会因为自己这句话更加尴尬呢,事情一下子变成了三女争一个狐裘,那个售货员最后竟然站在一旁什么也不说了,不管最后谁买那件狐裘都行,她不用在那里费心费力地解释什么,这个售货员似乎是学聪明了,苏洛离也事不关己地躺在那边,最后她竟然数起了头顶上的灯有多少个,数着数着不自觉地就感觉有点困了,“总裁好。”那个售货员毕恭毕敬地说了一句,店里一下子静了下来,苏洛离想要爬起来看看到底是不是薄逸凡来了,但是身子沉得不行,似乎是不愿意起来的样子,“亲爱的,我也想要这件”一个娇媚的声音,让人感觉如沐春风,那个女人肯定长得特别的可爱,苏洛离在心里想着。

“那好吧,把那件包起来吧。”这个声音的确是薄逸凡的,他今天是带着自己的新宠来的吗?怪不得已经一星期没见到他了,原来他又有新欢了,苏洛离感觉自己的心里苦涩到不行,薄逸凡这个**,有了新欢都不知道及时通知一下苏洛离,这也好让她准备一下迎敌政策啊,当苏洛离摇摇晃晃地坐起来的时候,她只看到了薄逸凡和那个女人相互依偎的背影,两人看起来特别的甜蜜恩爱,苏洛离在心里小声地咒骂着,回头一看,那个薛娜和美菱正一脸的难看色,这也难过,人家薄总想要的东西谁敢跟他抢啊,红玉疼惜地看着苏洛离,似乎是在担心她见到刚才的场景,苏洛离一脸茫然地看着那些人,她对假装什么都不知情是嘴在行的了,“哥哥,怎么了?你们怎么都不抢了啊?”苏洛离的语气就像是看热闹的孩子一样,那些人也自觉没趣了,“既然好不容易碰在一起,我做东请你们一起去吃饭吧。”这次换美菱提议了,“好啊,我好饿。”苏洛离率先同意了,刚才的重创让她的肚子迅速地饿了起来,该死的薄逸凡,竟然这么快就给她引来了情敌,真是太气人了,苏洛离貌似还没有做好打小三的准备,苏洛离答应之后,红玉和苏洛也不好意思拒绝了,薛娜也跟着同意了,那个美菱的气焰一下子就高涨起来,他们几个都是开车来的,美菱说的那个地方就在附近,所以他们也是都是开着自己的车去的,在路上红玉简单地跟苏洛离说了一下那两个女人,凭借苏洛离超长的想象能力,她很容易就知道了那两个女人的身份,原来那个美菱和红玉是在同一天进那个夜总会工作的,一开始美菱很不听话,那个薛娜就经常开导她,当时的美菱还是清白之身,正好在当晚那个白总看上了美菱,所以他就把美菱包了,之后发现美菱是处子之身,然后就包了这么多年,那个薛娜是在一年前结婚的,红玉的脾气虽然很孤傲,但是在夜总会里的人缘却很好,任何人不喜欢服务的客人她都能应付下来,苏洛似乎很不愿意听红玉提起她之前的事情,因为在红玉说话的时候,他一直咳嗽个不停,“哥哥,你老咳嗽干什么啊?”一下车苏洛离就不客气地捶着苏洛的胸脯,似乎是在为他顺气,“没什么。”苏洛被苏洛离打的差点喘不上气来,这个妹妹下手怎么不知道轻重啊,害得他差点以为自己会撒手人寰,“没事就别老咳嗽,给人的感觉弱了很多呢。”说着苏洛离还象征性地往美菱和薛娜那边看了看,意有所指,苏洛往那边看了看,然后就沉默了,红玉被那两个女人热情地拉近了饭店,苏洛离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饭店,从外面看起来像是一座小型的皇宫,没想到里面也别有洞天,里面的人穿的都是古代的衣服,给人一种穿越了的感觉,不知道这家饭店的老板是谁啊,这么有想法,“您好,请问有预订吗?”迎上来的服务员笑容满面,身材也是凹凸有致,连一个服务员都长得和天仙一样,这个老板如果是女人那可就厉害了,不是绝世美女就是超级大丑女,“怎么还要预订?”美菱的头一皱,似乎没想到还要预订,薛娜身边的那个男人一下子趾高气昂起来,连苏洛离都不知道他有什么好高傲的,只见他慢慢从人群中走出来,那个服务人员一见到他,立马对他毕恭毕敬的,就像是见到王爷一样的感觉。

“这些都是我的朋友,预约就免了吧。”果然是副总助理,他这么一说,那个服务员也不好说什么了,她还是想要保住自己这个工作的,而且稍微做一点假应该没问题的吧,最重要的是现在给足副总助理面子,“既然是您的朋友,那当然可以破例了,这点请。”看着这么识相的服务员,薛娜和她的老公自然是开心的不行,苏洛离只是一个蹭饭吃的,她对这些小事情一点都不在乎,只是没想到这家饭店也是薄逸凡家的,他跨行,跨的不小啊,不愧是需要预定的饭店,几乎每个来的客人都能享受独立的包厢服务,而且房间里面也是不可小视的设计,苏洛离一进去就感觉自己再次穿越到了古代的餐桌上,无论是餐桌的设计还是房间里的设计,完全都是古香古色的,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高贵感,一进去苏洛离就觉得自己不能随随便便大大咧咧的吃饭了,要保持高贵与优雅,“随便坐吧。”这下子又换做美菱热情地招呼他们了,只是因为美菱这一句话,苏洛离内心的高贵感一下子被冲到了九霄云外,你见过哪家古代宫廷吃饭会说随便坐的啊,苏洛离大人有大量,暂时没把那件事放在心里,她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因为靠边就可以少听点那些人的闲言碎语,果然还是苏洛离有先见之明,再吃饭的时候,那些人还在不听地说着话,尤其是薛娜和美菱那两女人,她们一直在说自己买的各种各样的奢侈品,红玉夹在中间很为难的样子,苏洛离为红玉感到默哀,认识这样的女人真是有够烦的,“金玲,你男朋友是做什么的啊?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啊?”那两个女人似乎是越比越没意思了,最后把注意力转到了苏洛身上,苏洛离感觉坐在自己身边的哥哥身体紧绷了起来,“是不久前的事情。”红玉淡定地说着不大不小的谎,那两个女人又开始问长问短了,在听到苏洛只是一家小公司的小老板时,免不了又是一阵冷嘲热讽,苏洛离不开心地对着那些人撇着嘴,不过那些人似乎已经无视掉苏洛离的存在了,菜上来之后,苏洛离就自己默默地吃了起来,反正是别人出钱,不吃白不吃,吃了不白吃。

“金玲啊,那个小女孩是谁啊?新来的姐妹吗?”薛娜一句话让苏洛离把自己刚喝的水全喷了出来,什么?姐妹?对啊,她是红玉的姐妹,但是不是新来的姐妹,这句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格应人呢,“她是我好朋友,从小一块长大的。”红玉继续将淡定发挥到底,她的情绪似乎很少受到波动,“是吗?真是一颗好苗子。”苏洛离承认自己很漂亮,而且她胆子也不小,但是她还是承认自己被薛娜看自己的眼神吓到了,那种眼神就像是要吃掉自己一样,苏洛离在心里为自己默哀,她是一个好孩子,别用那种看货物的眼光看着自己,苏洛离在心里把薛娜从头骂到了尾,果然职业病这种事情是存在的,要不然薛娜不会那般看着苏洛离,饭吃到一半。苏洛离感觉那些人的目光全都放在了自己身上,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男人的眼光**的,女人则是嫉妒的目光,苏洛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些人突然把自己当成了敌人一半呢,当然红玉和苏洛除外了,“洛离妹子,不知道你有没有男朋友呢?”苏洛离敢保证,如果自己说没有,那两个人肯定是要给自己介绍了,而且介绍的不一定是什么歪瓜裂枣,“我的命比较苦,被老公抛弃了,带着一个孩子孤苦无依的。”苏洛离说的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苏洛离的话那两个女人的神色都好了很多,那两个男人却是一脸的失望,似乎在可惜一朵好好的野花就这么被糟蹋了,“没关系的啦,好男人到处都是,有时间姐姐帮你找一个不介意带小孩的男人,可能他的外在会差点。”直接说给你找一个模样难看的男人不就行了,什么外在的会差点啊,苏洛离在心里画圈圈鄙视这两人,“洛离妹妹长得这么漂亮,怎么可以嫁一个长相平平的男人呢,我看还是把孩子交给那个男人抚养吧,我给你找一个有模样的男子。”潜意思就是没内在呗,哼,这个女人更狠,要知道家暴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苏洛离的不开心被这些人彻底引了出来,刚才竟然说让她把苏朗交给薄逸凡,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呢,而且她们说话的语气好像她没人要了一样,苏洛离承认自己被这些人气到了,但是面前这么多人呢,苏洛离也不好发作,就算她发作了好像也没有说什么意义吧,“薛娜,美菱,洛离的婚事就不劳你们操心了”红玉盯着杯子的红酒看着,脸色透露着不友善。似乎是在表示如果她们再敢说什么,她不敢保证会不会当成撕破脸皮,薛娜和美菱也不是一般人,看到红玉这个模样,大概也知道自己说的过分了,两人均是无语了,苏洛离开心地看着自己老哥,好像在说,看,这才是姐妹,苏洛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像是没看到苏洛离得意的小模样,几个人吃完饭,美菱就把服务员招来结账,当她看到账单时,眼睛不自觉地扫了一眼桌上的饭菜,这些菜的味道的确很不错,但是也不该这么贵吧,薛娜看到美菱吃了大便的样子,心里那个高兴啊,“把账单拿过来我看看。”她那个架势像是要结账一样,但是账单到她手里之后,她的脸色也没比美菱好到哪去。“快点结账吧,我们还有事呢。”美菱的期望被打破了,薛娜一点都不想结账,“既然这个饭店是你老公所在公司开的,我看今天就让你们买单吧,下次再换我们这边。”美菱好心情地说道,薛娜又不是笨蛋,自己老公一个月挣多少钱她还是清楚的,这一顿饭就能把他一个月的工资吃掉,那她们这个月喝西北风啊,“付不起帐就别抢着请客,这下子呛到了吧。”薛娜不咸不淡的话让美菱的脸色变了又变,“白总,我们结账走人。”美菱被人一逼,最后还是让自己的包养主人付钱了,白总说起来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上市公司老板,这点小钱还是出得起的,只是出完之后他对美菱的态度肯定就不会像以前那般好了,苏洛离无意间瞄到了那张单子,表面上虽然是风平浪静的,但是心里早已翻江倒海起来了,一顿饭竟然要十几万,薄逸凡你这还不如去抢呢,简直比抢劫还有效率,不对,应该说薄逸凡这种方式是比较安全的,警察不会把他抓起来,前者是要坐牢的,在监控室的薄逸凡看着画面上的小女人,嘴角微微勾起,他是为了这个小女人才把价位提高了一下下,自家的东西当然不会超出物价那么多了,吃完饭之后薛娜似乎还不想这么快离开,“我听说这家饭店还有专门的休息间,我们一起去跑个温泉吧。”这个提议很好,苏洛离早就想要好好泡个澡了,可惜自己是没钱来这种高档的地方消费,“薄氏内部人员是不是打折?”薛娜问着一旁的老公,“是啊,好像是打八折。”这时候打折对薛娜夫妻俩算是无限的荣耀了,苏洛离屁颠屁颠地跟在他们后面,有时候就不要多逞强,能享受点是一点,在这个饭店四楼有个专门的私人会所,里面泡完温泉就可以享受舒服的SPA,然后可以回到休息厅吃自己点些自己爱吃的东西,温泉女子和男子是分开的,苏洛离和红玉跟着薛娜来到了女子温泉那,先是洗了个澡,然后再泡在温泉里,苏洛离懒洋洋地休息起来了,薛娜拉着红玉说动说西,似乎有说不完的话,等到几个人都回到休息厅的时候,苏洛和薛娜的老公早就等在那里了,苏洛脸上的表情很难看,好像是受到什么不公平的事情了一样,苏洛离小心翼翼的跑到自己老哥身边,“哥哥,怎么了?像是踩到大便一样,脸色臭臭的。”苏洛离问着苏洛,苏洛望了一眼苏洛离,“没什么,你老老实实坐着就好了。”看着穿着浴衣的苏洛离,苏洛的脑海里又想到了刚才的话,那个薛娜的老公竟然对他商量着把苏洛离让给他当小三,苏洛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居然对着女方的亲哥哥说这样的话,苏洛当时保持着绅士风度所以没有当成发火,没想到薛娜老公把这点看成了苏洛默认了,然后还在他耳边继续说着,苏洛觉得自己的耳朵简直要爆炸了,这个男人绝对是厚脸皮加没眼力见的行家,几个人休息了一下,薛娜的老公就去刷卡结账了,回来的脸色和美菱的脸色差不多,估计价钱也不是一般的高,因为苏洛离看到他在那边和工作人员说了些什么,但是那些人好像一点都不给他面子,苏洛离顿时对薄逸凡的这家饭店产生了好感,竟然让自己不喜欢的人都脸色都变得臭臭的,当然苏洛除外啦,开车回家的路上,苏洛才意识到今天出来是为了什么。

“今天好像什么都没买到。”他们三个人好像是出来买衣服的,怎么回去的时候竟然是空手而归,这一天过得还真是快啊,“算了,老哥,如果你真想给我们买衣服的话,直接把你的副卡给红玉算了,我管不住钱的。”苏洛离一句话让苏洛的脸色有了些许的不正常,红玉还是一脸的平静,她是完全没听出来苏洛离话里的意思,“好啊,一会回家给你拿。”**裸的**,如果说苏洛不喜欢自己的红玉的话,苏洛离可以立马撞墙,自己家的老哥自己是很清楚的,苏洛平时可是爱钱如命,不对不对,应该是说特别爱惜自己的金钱,但是今天却这么轻易就把副卡拿出来了,虽然还没有彻底交给红玉,但是苏洛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他这么说就表示他想这么做了,哎呀呀,不得了了,爱情的力量真是超级伟大的啊,回到家苏洛就钻进了房间,直到吃晚饭的时候他才慢吞吞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老哥,我知道你的副卡一直压着箱底,别这么纠结了,拿出来吧。”苏洛离努力地从苏洛手里扣着什么,苏洛一点也不放松,他们两兄弟就在桌子底下抢着那一张小小的卡,“红玉,你快点吃饭吧。”苏洛离适时地叫了声红玉,看到红玉淡笑的脸蛋,苏洛最终放手了,苏洛离得意地把副卡放进了自己的小口袋,嘻嘻,能拿到自己老哥的副卡这说明她一下子就拿到了老哥一半的财产,这是一个多么让人自豪的数字啊,一半的财产呢,这张小副卡里闪亮亮的课都是钱呢,一顿饭吃下来,苏洛离吃的那是有滋有味的,直到晚上苏洛开车把她们三个人送回来家,苏洛离的脸上还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一下车,苏洛离就看到了自己很不愿意看到的男人,“薄逸凡?天色这么晚了,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天知道苏洛的思维是怎么转过去的,天晚了还跟他过去一下,不过薄逸凡没有计较这些,他看了一眼苏洛离和苏朗,然后就跟着苏洛开车走人了,苏洛离长长舒了一口气,被那个花心男盯着的感觉真不好受啊,在苏洛离的心里薄逸凡已经变成了花心男,因为他背着自己和一个说话娇媚的女人逛街,还给她买了那么贵的狐裘,苏洛离不承认自己吃醋了,她只是觉得自己这么久以来的努力全部都作废了,这个男人绝对是个水火不进的怪物,“朗朗,我们回家睡觉。”苏洛离摸了摸朗朗的脑袋,两人回家之后就锁上了门,红玉早已经回房睡觉了,苏洛离躺在床上就睡了起来,今天逛商店的时候她就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昏的,现在一挨着床,她这种感觉就更加明显了,一夜昏沉沉地睡着了,第二天一早,红玉就带着苏朗早早起床了,“洛离,今天我要带着朗朗去参加同学聚会,你在家好好呆着啊。”

“恩,知道了。”苏洛离支支吾吾地答应道,红玉说的同学聚会是高中时期的聚会,苏洛离是个超级爱面子的人,在高中那时候和苏洛离结仇的人不少,为了防止那些人对洛离进行语言上的攻击,红玉决定只要自己一个人去参加就行了,至于苏朗,就当一天红玉的儿子,她倒要看看那些人会怎么损自己,红玉在高中时期也不太招同学们的喜欢,她和苏洛离是半斤八两,但是邀请函上清清楚楚写着她们俩必须要有一个人来,要不然就是不给她们三年同学的面子,红玉从小就不爱不给人面子,苏洛离从来没给过人面子,所以这次去的就变成了红玉,如果不是红玉提醒,苏洛离大概忘记了今天是高中同学聚会,摸了自己晕晕乎乎的脑袋,苏洛离觉得自己发烧了,因为全身无力,脑袋发热,“呜呜呜。”苏洛离痛到最后哭出了声,因为她连下床去拿药吃的力气都没有了,不管她用多大的力气想要坐起来,最后还是被狠狠地甩摔倒了床上,最后苏洛离被急的哭了出来,出于无奈的苏洛离翻开了手机,上面就四个男性,苏爸爸她是绝对不会叫过来的,苏洛今天上班,齐桓呢,苏洛离不想再欠他的人情了,最后只剩下薄逸凡了,一想到昨天薄逸凡带着小情人乱逛街的场景,苏洛离的恶向胆边生,她要做的就是要尽量缠着薄逸凡,让他的眼里心里只有自己,这样才能让薄逸凡爱上自己,主意一定,苏洛离就按了通话键,电话那边嘟嘟了好多声,终于还是被人接了,不过……“喂,您好,请问你找谁。”奶奶个熊的,怎么接电话的是个女人啊,“王秘书,是谁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薄逸凡的声音,苏洛离忍住自己想要骂娘的冲动,因为这个声音和自己昨天听到的肯定不是同一个女人,没想到啊没想到,薄逸凡竟然还有一个女秘书,听她的声音就知道这个女人肯定不是善类,很可能也是薄逸凡的情人一族,“总裁,给。”那个王秘书小声地说着,苏洛离确定手机现在是在薄逸凡手上,但是她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你们先讨论一下。”薄逸凡说话的语气让苏洛离感觉他好像是在公司开会,这也能解释他为什么把手机交给自家秘书了,薄逸凡这个人就喜欢在开会的时候把手机给别人,好像在表示自己多么多么敬业一样,苏洛离最不喜欢的就是薄逸凡这种假惺惺的做法了,因为别人一打电话接到的最后还不是他啊,天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是苏洛离打开的,薄逸凡怎么样也是不会接的,之前他跟秘书说过了,只要是苏洛离打来的,他都会接,不管是在什么时候,“洛离,怎么想到跟我打电话了?”薄逸凡承认自己有点小骄傲,因为一个叫苏洛离的女人给自己打电话了,虽然不知道她打电话来是为了什么,但是能接到她打来的电话,薄逸凡觉得自己今天的心情肯定会好到很,“我感冒了,发烧四十度,头晕脑胀的,你说怎么办啊?”苏洛离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生病的样子,薄逸凡看了看会议室里,“你等我一下,我马上过去。”来不及衡量两者之间的重要性,对薄逸凡来说就算现在有天大的案子要作,他还是会不顾一切地去找苏洛离,因为这就是薄逸凡,会议开了一半就中途结束了,薄逸凡把会议推到了明天,然后他就快速地下楼走人,公司里的职工们都在猜测着给总裁打电话的是什么人,因为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总裁这么的着急,虽然表面上没怎么表现出来,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着急的样子,恐怕连薄逸凡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着急什么,他只知道苏洛离需要自己,因为她是给自己打电话的,苏洛离躺在床上继续唉声叹气着,她再次鄙视自己柔弱的身体,在感叹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自己卧室的门被人扭开了,苏洛离的第一反应是把枕头丢了过去,因为能在大白天进她家门的人很可能是窃贼什么的,要不然不可能在没有自家钥匙的情况下进来的,“我看你这样完全不像是生病了啊。”苏洛离千想万想都没想到来的人会是薄逸凡,她估算了一下薄逸凡来的时间,不可能这么快的啊,而且他还没有自己家的钥匙。“我让门卫师傅帮我开的门,说你突发急症。”没见过这么狠的男人,竟然说她突发急症,她的身体可是很健康的哦,怎么可能会突发急症,哼,这就是传说中的无毒不丈夫吧,看到苏洛离气哄哄的样子,薄逸凡觉得心情特别的好,他这么快赶来绝对是值得的,苏洛离也不跟薄逸凡一般见识,她气的把脑袋蒙到了被子里,薄逸凡好心情地坐到了苏洛离身边,他伸手摸了摸那个滚烫的脑袋,确实是烧得不轻,“起来吃点药吧。”苏洛离从小最不喜欢的就是发烧进医院打点滴和打针了,薄逸凡对这点早就记在了心里,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苏洛离还是从被窝里爬了出来,接过薄逸凡手里的清水和感冒药,咕咚咕咚地喝到了肚子里,“谢谢,我想睡会。”苏洛离的恢复力不是一般的好,尤其是感冒这种小病,只要她吃完药睡一会就好了,薄逸凡接到她感冒电话之后毫不迟疑地跑过来,这个女人在利用完自己之后就把自己扔在一边自己睡觉了,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情大概只有苏洛离这样的女人才能做出来吧,薄逸凡也不生气,他的脾气对于苏洛离那是特别的好,给苏洛离盖好被子,他悄悄地关上了门,当然他不是要离开了,万一苏洛离突然醒来了怎么办,他肯定还是要被叫回来的,为了避免继续被苏洛离叫来叫去,薄逸凡选择在客厅呆着,一台笔记本加上一?瑁?∫莘簿涂梢栽诩依锕ぷ髁耍?比徽庑┦撬章謇氩恢?赖模??韧暌┲?缶秃艉舸笏?鹄戳耍?章謇胍桓忻熬筒恢?雷约鹤隽耸裁词拢?郧八?忻暗氖焙蚧嵊兴章杪枥凑展怂??罄淳褪潜∫莘才阍谒?肀撸??栽诟忻暗氖焙蛩?呕崽跫?瓷涞亟猩媳∫莘玻??丫?迥昝桓忻傲耍?退闶歉忻傲怂?哺芯醪坏剑?鞘焙虻乃??宰佣急怀鸷蕹涑庾牛?章謇朐谡獗吆艉舸笏?牛?貌豢旎睿??煊衲潜呔偷姑雇付チ耍?糇潘绽世吹酵?Ь刍崴?诘姆沟辏?煊窬捅荒切┤俗Ю醋?サ模?袷强此:镆谎??煊窈闷⑵?厮孀拍切┤耍?暇故峭???旯?

“红玉啊,洛离怎么没来呢,我听说她大学没毕业就结婚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啊?”女同学甲一见到红玉就像是见到亲人一样,红玉记得自己和这个八卦女没有这么好的交情吧,“怎么不是真的呢,后来听说刚结婚一年就被对方抛弃了,现在的有钱人就是这样,麻雀变凤凰这样的事可不是谁都能碰到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女同学乙冷嘲热讽道,红玉再次肯定自己来这里是非常错误的了,这些都是什么人啊,都多大了,还和小孩一样勾心斗角着,“好了啦,你们别叽叽喳喳个没完了,烦不烦啊。”红玉忍不住说了一句,那些人自讨没趣地散开了,这时候男同学丙走了过来,他神情复杂地看着红玉,似乎在询问红玉旁边的小男孩是谁,“这是我儿子。”红玉热情地介绍着,苏朗笑嘻嘻地看着那个男同学丙,他的长相还行,就是看着神经兮兮的,“哦。”哦了一声之后,那个男同学就走掉了,苏朗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聚会,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同学聚会是这种热热闹闹的场景,这些人大部分都25岁左右了,但是看起来还和小孩子差不多,而且好多人都是单身,现在的剩男剩女真是太多了啊,红玉今天已经打定主意到待到最后了,所以不管那些人说什么,她都表示的很无所谓,她表示下一年的聚会她是绝对不会再出现了,“红玉啊,你知不知道当年咱们班有多少人暗恋你啊,我帮你数数啊。”一直坐在红玉身边的某女开始变得疯疯癫癫的了,红玉想当然地以为是她喝多了,“能数的清吗?那时候不是全班的男生都喜欢红玉嘛。”不远处的一个女生酸酸地说道,周围的男生都沉默了,似乎是被这个女人说中了,这个女人说完之后心情好像也变得不好了,她拿起酒杯毫不迟疑地猛灌进了自己嘴里,“红玉,这里就你和洛离结婚了,这次你怎么没带老公来啊?难道也离婚了?”在同学面前提离婚似乎是不伤大雅的事情,红玉点头默认了,虽然她从来没有领过证,但是她现在的经历和被人抛弃没什么两样,“天啊,现在的男人都怎么了,怎么能把这么好的红玉抛弃呢,真是瞎了眼了。”在红玉旁边的女人也喝多了,说出来的话没遮没拦的,红玉自动被她想成了被抛弃,而不是她抛弃别人,周围的男人似乎也活跃了起来,不知道是谁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红玉无奈被那些人拽了进去,后来她才知道这个游戏就是专门来整自己的,如果她不玩的话,那些人也不会放过她的,“红玉,如果让你在这些人中选择一个伴侣,你会选择谁啊?”红玉无可奈何地看着那个酒瓶口冲向了自己,她想了想,最后把目光放在了苏朗身上,问问题的人自觉没趣,“不能是小孩子,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那些人显然不想这么轻易放过红玉,因为那个瓶口可是转了十多次才转到了红玉那边,“大冒险吧。”苏朗到现在为止还没发现什么事大冒险,所以他想试一试,“红玉,你让苏朗从手机里随便翻出一个电话号,然后你对那个人说一句我爱你,这个怎么样?”女生堆里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这句话让那些男人都醋味横生,红玉不好意思不答应,她只能求救般地看着苏朗,希望他能帮自己选个好点的号码,她手机里只有一个人的手机号,那就是苏洛离的,一想到这个红玉的心里镇定了好多,“好吧,朗朗,你翻吧。”众人看着红玉坦然地交出了手机,红玉坦然到根本没看苏朗在那里玩着她的手机干什么,在她心里大概不知道这个小不点会用手机吧,可以说是天算地算不如人算,苏朗全世界只记得四个人的电话号,其中就有苏洛的,所以嘛,他很好心地按出了苏洛的电话,然后把手机递给了红玉,红玉接过电话之后连看都没看,直接对着电话说了起来,“一直想对你说三个字,我爱你。”红玉说的格外轻松,说完之后周围的人沉默了几秒,然后都鼓起掌来,似乎是在佩服红玉的勇气,电话那边在掌声之后挂掉了,红玉自觉地以为是苏洛离听到自己表白之后激动之下挂掉电话了,她以前很少对苏洛离说这样的话,现在突然这样说肯定让那个丫头高兴一段时间吧,红玉是那种不喜欢事后询问人感受的人,所以这就注定了这件事成为一个隐藏的感情,知情人只有苏朗和苏洛两人,薄逸凡从早上九点一直呆到了下午四点,房间里那个女人才从床上爬了起来,她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厨房做吃的,她真的要饿扁了,感冒一场会让她消耗很多的热情,“呼呼,啊……”吹了吹面前的热粥,苏洛离不顾形象地打了一个哈欠,期间薄逸凡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哎呀……你怎么在我家啊?”苏洛离惊讶之余再次打了一个哈欠。这下子她是彻底清醒了,被人盯着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薄逸凡早就想到这个丫头会过河拆桥的,利用完自己之后就把那件事忘记的一干二净,这就是这个丫头喜欢做的事,“就是被某个人莫名其妙地叫了过来,然后喂某个没良心的人吃完药之后被某人赶了出来,现在又要遭受某人不负责任的询问。”薄逸凡说的无痛无恙,苏洛离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尖,“你说的某人不会是我吧?”苏洛离完全没记得自己做过那般不负责任的事情啊,一感冒苏洛离就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事情,她对自己做过的事情处在失忆的状态,这下子被薄逸凡这么一控诉,她貌似有了一点点的印象,自己似乎真的做过那么不负责任的事情,“答对了,就是你。”薄逸凡笑了笑,这个女人还是这么搞笑,一感冒就不锻?撬?械氖虑椋?绻?裉焖?辉谡饫锏鹊较衷冢??赡芑岚阉?运?龅氖虑槲彝?堑囊桓啥?话桑?章謇牖叵肓艘幌伦约嚎赡茏龉?氖虑椋?詈罂醋疟∫莘部剂苛艘环??詈蟮淖詈笕范ū∫莘菜档氖钦娴牧耍??拇竽圆欢缘匕没谧牛?约旱笔痹趺椿崮源?⒃谓辛苏飧鑫辽窭茨兀?盟?锩Φ拇?鄄恢?阑崾鞘裁茨兀??飧鋈丝刹皇鞘裁瓷评啵?氨鹣肓耍?魈烊ノ夜?旧习喟桑?腋?惆才殴ぷ鳎俊北∫莘菜凳且晌剩??撬章謇敫芯跛?坪跻丫??园炎约喊才诺绞裁粗拔涣耍?章謇氲拇竽灾型蝗幻俺隽俗懿妹厥檎飧鼍哂屑榍榈闹拔唬?绻??潜∫莘驳拿厥椋?饺嗣患榍椴殴帜兀??液芸赡芑岱⑸?旃?伊登椋?绞焙虮∈系奶炜隙ㄒ??恕

“算了,我还是自己去面试吧,对了,工资方面你之前说可以十倍,是不是真的啊?”苏洛离还是有点小贪财的,之前说的那么坚定是因为她当时还没想去,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这一步已经成了她计划的一部分,况且上次跟他要一百万的时候他那样子特别的爽快,这让苏洛离感觉跟薄逸凡要钱的感觉其实也不是很糟,而且她现在是在跟他谈判,“怎么突然这么喜欢钱了?”之前薄逸凡硬塞给她钱,她都不要,现在竟然脸皮厚到跟他提钱,这可不是薄逸凡认识的苏洛离了,苏洛离也不矫情,直接说出了自己喜欢钱的理由,“世界上最可以信赖的就是金钱了,提什么都是假的,提钱才是真的,怎么样?要不要花十倍的价钱要我?”苏洛离最后直接用强了,似乎薄氏没了自己就活不成似地,薄逸凡觉得这么狂的话大概只有她敢说出来,就算是薄氏首席设计师也不敢对薄逸凡这样说话,薄氏离开她肯定能活,但是薄逸凡离开苏洛离可能就不会活的那么自在了,“好,你面试成功之后我会给你十倍的工资。”薄逸凡不是一个好商量的人,但是这个商量的人如果是苏洛离,那整件事就会出现一面倒的现象,苏洛离在薄逸凡心中的地位就是这么的重要,重要到他希望她能在自己手底下工作,只是苏洛离暂时还不知道薄逸凡对于自己到底是什么态度,她现在的定义还在小三和情妇那方面停留着,就这样,苏洛离就这么轻易地把自己卖给了姓薄得那个大灰狼,红玉那边到了晚上十点多才散开,红玉一回到家就知道奔向了自己温暖的大床,苏朗也一脸的困倦,“朗朗,今天玩得怎么样,那些叔叔阿姨有没有为难你们啊?”那哪是为难啊,简直想要把他和红玉阿姨吃进肚子里,苏朗不想再多说什么了,他摆了摆自己的小手,然后就兴趣欠缺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客厅里一下子只剩下一脸兴奋的苏洛离,她今天可是睡到了下午才起的床,一想到明天就要去薄氏了,苏洛离的心情难免要激动一番,理由除了薄逸凡,还有一点是因为薄氏是A市最厉害的企业,她在里面可以学到好多东西,而且更容易出人头地,不管出于哪方面,反正她对这次去薄氏充满了信心,人一开心就容易出事,苏洛离在早上将近八点的时候才从床上爬了起来,“糟了,这下子肯定要迟到。”今天可是还要面试呢,如果她第一天就迟到了,那像个什么样子啊,等到苏洛离风风火火地出了家门,红玉和苏朗才从被窝里爬了起来,“妈咪这么早起床干什么啊?”苏朗揉着眼睛不解的问着正在做早饭的红玉,红玉看了看刚才打电话问苏洛离了,得到的回答是她要去薄氏面试,红玉对苏洛离的回答嗤之以鼻,哪有人睡到将近八点才起床去面试的,不要仗着曾经是总裁夫人就目中无人了啊,女人,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去你爹地公司面试了,你什么时候去上学?”红玉现在俨然成为了苏家的小保姆,什么事都要操心一把,苏朗掰着小手指数了数,“还有五天,快了。”红玉早就知道这个孩子其实是知道薄逸凡是他老爸的,所以在没有苏洛离在场的情况下,红玉总会用大人的交谈方式对苏朗说话,她知道他都懂,但是今天看到他掰着手指头的样子,红玉在心里雷到了,这个孩子说到底也还是只有五岁啊,不对,过了一年应该是六岁了,不过依然是个小奶包。

苏洛离火急火燎地来到了薄氏,面试的是一个男士,他一脸严肃地看着苏洛离,这让苏洛离的心里承受能力再次受到了重创,被面试的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了,不知道这个面试官是不是对自己不满意呢,怎么这么一脸大便色。

“叫什么名字?”晕,简历上不是写着呢嘛。

“苏洛离。”

“学历证明呢?”……苏洛离觉得自己今天走霉运了,不对不对,是没有人像她这么幸运了,她还是第一次听说面试需要毕业证的,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竟然需要拿那种东西,这个面试官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吧,“来的匆忙所以没拿,你在网上可以搜到的。”苏洛离实在不想多说话,但是这种事她不多说好像不能根本解决什么问题,那个面试官一副早就知道苏洛离会这么说的模样,“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肯定是想让我去被你设计的网页吧,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知道走旁门左道,是不是只是高中毕业而已啊,好了,我都知道了,去销售部吧。”难道这就是薄氏的面试官?苏洛离出门的时候再次看了看门牌,在一百次确定自己并没有走错之后,苏洛离只能为自己默哀了,她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现在竟然沦落了到了这步田地,苏洛离从某个职业女性手里拿到工作证,接过工作服,再次为自己默哀了一下,“薄逸凡,薄氏这个公司还真是超级有意思啊。”苏洛离咬牙切齿地对着电话说道,电话那边的薄逸凡都能感觉到这丫头的怒气了,他作为薄氏最高的领导人,对于某个菜鸟小职员的遭遇完全不知情,“怎么了?我们公司的员工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了?”竟然把薄氏的老板娘气到这种程度了,薄逸凡实在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竟然连薄逸凡的女人也敢惹,苏洛离明显感觉到电话那头的男人在幸灾乐祸,“没什么,我很好,你记住你说过的话,要付我之前工资的十倍,不管我现在做什么工作。”苏洛离看着自己手上的工作服,再次确定地问着薄逸凡,“那是当然了,不过能不能改一改称呼。”

什么?苏洛离一瞬间没反应过来,称呼?想了想才发现自己老是薄逸凡薄逸凡的叫,确实不怎么好,“那以后就叫薄总了,薄总再见。”苏洛离不客气地按掉了挂机键,反正薄逸凡喜欢出十倍的工资把她招揽过来,反正他又没说要她做什么,那她在商店里买东西应该是没问题的吧,恩哼,不过这也太屈才了吧,她怎么说也是一个高材生,怎么可以沦落到在这里买化妆品的地步,是她人品太差,还是怎么地了,能不能不要这么悲催啊?

薄逸凡放下手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问秘书寻找苏洛离的去向,在得知她去当了一个小小的售货员时,薄逸凡承认自己被雷到了,他们薄氏还没有发达到让一个从美国留学回来的高材生去卖东西的地步吧,这也太浪费了,不过想到苏洛离竟然能够屈尊去卖东西,薄逸凡的脑海里竟然能浮现出那张气冲冲的小脸,一想到她的模样,薄逸凡的唇角毫不吝啬地弯了起来,让她在那里待一段时间好像也是蛮有意思的事情,上班第一天,换上不怎么习惯的工作装,苏洛离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爆炸了,因为她对卖东西一点都不熟悉,而且还是卖她最不熟悉的化妆品,要知道她平时很少化妆的,就算是化妆也是花淡妆,看着琳琅满目的化妆品,苏洛离觉得自己的世界遥遥无期,最可悲的是没有一个人教苏洛离,她面前堆着一大堆化妆介绍小册子,里面写着各式各样化妆品的功效和价位,她现在的目标就是把这些全都烂熟于心,这点对苏洛离来说不是难事,但是对于自己没兴趣的事情,苏洛离是完全提不起兴趣啊,苏洛离回家之后用了一晚上时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死记硬背了下来,第二天又对着化妆品实物对比着默念了一遍,直到她确定自己不会搞错了之后,这才自信地微笑着面对着来来往往的顾客,苏洛离刚站好,远远就看到自己公司之前的同事走了过来,糟了,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碰到她们,苏洛离现在的这份工作是倒班的,没有休息日这样的概念,她怎么这么点背,要是让她们看到自己辞去秘书职位之后来到这里当售货员了,回去之后不一定怎么笑话自己呢,苏洛离可丢不起这个人,苏洛离情急之下从自己小包里掏出了化妆品,然后在自己脸上乱七八糟地涂了一通,最后照了照镜子,连她自己都认不出镜子里那个浓妆艳抹的大婶是谁了,这才满意地站了起来,那几个同事正好从她身边路过,看到她的样子,眼里满是惊讶,“天啊,你是刚从鸡窝里出来吗?”领班的大姐正好从苏洛离身边走过,当她看到自己手下的职员竟然把自己化成血盆大口的怪物时,她的怒火一下子冲向了脑门,不管三七二十一,她指着苏洛离的鼻子就骂了起来,苏洛离再次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她怎么就这么的倒霉呢,“是是,下次我再也不敢了,您别生气了。”苏洛离在确定那些认识的人全都走掉了之后才开口,这时候那个领班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看到苏洛离点头哈腰毕恭毕敬的样子,她的心情也舒畅了很多,“下不为例,还不快点去洗手间里洗洗去。”领班说完之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踩着高跟鞋优雅地走掉了,苏洛离长舒了一口气,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悲剧,薄逸凡正好站在不远处看到了这一幕,他不自觉地笑了起来,搞得他身边的王秘书有点摸不着头脑,她刚才好像没说什么特别的话吧,薄总怎么突然笑了起来呢,薄逸凡也是碰巧来这里视察情况,绝对不是刻意的,要不然王秘书也不会陪在他身边,“薄总,要不要去那边看一看?”王秘书的意思是往苏洛离所在的位置看一看,“不用了,我们回去吧。”薄逸凡看了眼王秘书,然后就离开了,苏洛离对这件事情一点都不知情,她正在郁闷以后再碰到这种事要怎么办呢,总不能每次都化成鬼脸怪物吧,“洛离?”快到吃中午饭的时候,苏洛离突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回头一看,竟然是墨冰,还好还好,幸好不是她之前工作的同事,“墨冰……你怎么来这了?”苏洛离本来想叫墨冰姐姐,但是话说到一半就改口了,因为她知道墨冰现在不喜欢自己叫她姐姐,苏洛离的记忆力可是很好的哦,“来买点补水霜,你在这工作吗?”墨冰的表情格外的惊讶,似乎现在还无法相信苏洛离在这里工作的事实,“对啊,你想要哪一种呢,我可以给你优惠哦。”苏洛离笑着说道,她是个工作很尽职的员工,墨冰顺手指了一个品牌,她的眼睛一直看着苏洛离,似乎还在怀疑她出现在这里的可能性,“我一直用这种,你帮忙包起来吧,洛离,你怎么来这里工作了?”墨冰到现在还是无法相信,她可是很了解苏洛离和薄逸凡之前的关系,现在看到苏洛离在这里工作,墨冰实在想不出是为什么,“面试来的。”苏洛离说的理所当然,墨冰不解地看着她,似乎还是不明白是为了什么。“好了啦,你就别问了,总之薄氏就是喜欢大材小用,浪费资源,反正工资不少付就好了,何必计较做什么呢。”薄逸凡都不怕花冤枉钱了,她还担心什么呢,皇上不急太监急,“哦,要不要一起吃午饭?”墨冰对苏洛离的想法产生了巨大的兴趣,之前的苏洛离可不是一个甘于屈居人后的人,现在竟然心甘情愿地说出了这番话,光是这一点就很值得墨冰研究一下,“不了,我还要值班。”苏洛离今天上午的时候和别的班的女生换了一下,所以她现在算是刚上班的状态,在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墨冰就离开了,苏洛离无聊地看着自己面前的柜台,她从来没有幻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出现在这里买东西,现在做的事是她想都想不到的,不得不承认那句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你好,请你帮我拿一瓶护肤的产品吧。”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突然出现在了苏洛离的面前,苏洛离感觉像是王母娘娘下凡一般,因为她之前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人的存在,而且这个人说话的语气特别的和善,苏洛离急忙拿出了自认为很适合中年妇女使用的护肤品,那个女人接过苏洛离拿的瞧炕し羝罚?仁强戳丝闯煞郑?缓蠡寡芯苛艘幌率褂盟得魇椋?章謇牖故堑谝淮渭?娇吹恼饷醋邢傅穆粽吣兀??菜屏?孔拥闹柿慷佳芯苛艘环??厦嫘吹目啥际怯⑽模?馑得髡飧雠?说难?犊隙ú坏停??蝗凰?膊换岷眯那榈饺タ茨切┟苊苈槁榈挠⑽模?土?章謇氲笔笨凑庑┑氖焙蚨季醯煤芡诽郏?盎褂忻挥斜鸬模俊蹦歉雠?丝戳税胩欤?詈蟀涯抗庥址旁诹怂章謇肷砩希?章謇氚炎匀衔?玫娜?寄昧顺隼础!罢庑┒蓟共淮恚?还?一故蔷醯媚?掷锬玫哪瞧孔钍屎夏?!彼章謇胨淙徊挥谜庑┞移甙嗽愕幕し羝罚??撬?牧煳蛄?芎茫?豢闯煞志椭?勒庑┗し羝返淖饔檬鞘裁矗?歉雠?舜悠甙似炕し羝防锾?鹜防矗???即蛄科鹚章謇肜础

表羞涩嘛~喜欢就点我

分享吧~提高逼格:

Copyright © 2017 追梦游戏网 dreame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5029375号-7

苏公网安备 32032402000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