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通信书》精彩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谢氓小说

时间: 2018-08-12 16:11:50 来源:追梦游戏网 作者:追梦游戏网

>>>>点击阅读《地狱通信书》全部章节

《地狱通信书》小说简介

《地狱通信书》是由作者殿主.CS著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地狱通信书》精彩节选:谢氓并没在发现其他奇怪的地方,虽然出入口被砖墙封闭了,不过如果是施工建设完后暂时搁置,为怕一些流浪汉入住,也是有这种可能的。谢氓又拿出了手机,仔细的拍照,半天也没在平台上发现其他奇怪的地方,之后他由打...

《地狱通信书》 第十八章 有诡 免费试读

谢氓并没在发现其他奇怪的地方,虽然出入口被砖墙封闭了,不过如果是施工建设完后暂时搁置,为怕一些流浪汉入住,也是有这种可能的。

谢氓又拿出了手机,仔细的拍照,半天也没在平台上发现其他奇怪的地方,之后他由打开探索程序,搜索了一圈附近一样没发现又有什么奇怪的空间,谢氓心下有些放松,也许只是自己吓自己吧,自己之前的一些经历弄得自己只要出门总是疑神疑鬼的。

最可怕的永远不是无知,而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太多的事无法去解释,只能似懂非懂,大概给出一个为什么,就如同一道地下深渊的裂缝,你的手电永远也只能照亮部分,而其下却无法再得知,也许真相就在黑暗之下。

谢氓回过神来,众人已经开始如火如荼的进入拍摄状态,闪光灯各种闪烁,COS者们的姿势动作也在不断变换着,时不时的传来几声嬉笑怒骂的打闹声,看着他们在这样漆黑的环境下还能如此投入,还是无知者有无知的好处,不过谢氓也很快的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中去。

“你们两个太不够凶狠了,难以体现出相恨难离的意思。”谢氓喃喃道

“表听他的,暧昧点,对暧昧点,就是这样太棒了。”希格瓦兴奋的喊着

“草,我才是摄影君啊,你们的裙底呸你们的姿势再自然点就当回到家里,别僵硬着。”盔甲有些不愉快的说道.

“我觉得吧,黑天你把阿布逼在墙角上,壁咚他。”白毛也发表自己的看法。

至于黑天跟阿布他们各自的想法,总之动作是一组一组的摆,谢氓他们的意见觉得合适就听听不合适就算了,反正她们两也早已经习惯这样热热闹闹的伙伴。

就在这时在漆黑的地铁隧道里,亮起了两盏青色的火焰,在一片漆黑之中闪烁着微弱的光芒,白浅首先发现了这一幕。

“快~快看,那是什么!”

谢氓与众人立刻停顿了下来,盯着那两个鬼火般的火焰,谢氓愣了愣,随后就拿出手机开启拍照功能。

“G:冥灯:呼唤灵魂道路的诡异灯火,出现之后通常将伴随着蚀灵的大量出现。”

“提示:请注意回避。”

“我们立刻离开这里!回去!快~!”谢氓无比焦急的喊道。

“不就两个鬼火吗,当我没见过,我小时候晚上在乡下的坟地里见过一回,没啥好怕的呆会就没了。”盔甲显然不甘愿现在撤走,毕竟他才刚拍到瘾头暂时收不住。

“我们还是走吧,这地方看到这样的东西,怪可怕的。”希格瓦提议道,他心里也有些害怕了,毕竟这里感觉其实并不太好。

“恩恩走吧,我们拍的也够了。”黑天跟阿布也纷纷表示要离开。

白毛就更不用说了,他早就想回去了,只是碍着面子跟大家不好开口,另外原因则是他一个人回去的话,路那么黑他一个人也害怕。

谢氓为何会如此果断的要走,区区G级唤灵灯谢氓完全有能力去对付,甚至轻松解决,但看着那两个鬼火,再联想诡师一书里的记载就不难发现一个与冥灯很相似的故事,一段名叫鬼灯的故事,前言是鬼灯不吉见者主大凶速避之,这句很好理解,就是看见了快跑,而后还有两个事故,其中一个有一位诡师曾经在山涧地之中遇到过一盏鬼灯,不过他占着自己是堂堂诡师并不害怕,而是躲起来看看到底有什么邪异的地方,结果他见到了数万的阴兵过道而行,那一次这名诡师占着自己有一件法器护身才得以不死,不过也仅仅不死而已,后续他全身被奇怪的气息侵袭手脚身体完全僵硬,离去不久之后他的四肢渐渐灰败,如同死尸一般生出尸斑慢慢腐烂,救治无法,最后活生生腐烂而死。第二个遭遇也是,一位诡师不信邪,遇到鬼灯后,想办法去扑灭,一开始没事后来回到了家中,却遭遇到了不详,人间蒸发般的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他发生了什么。

以上两种都不是谢氓想去面对的,那剩下的路只有逃跑了。

谢氓飞快的跑到封闭的出入口前,唤出恶魔手套,锋利的手爪切入砖墙之中,并没有什么难度就切割挖出一大块砖石,不过令谢氓心灰意冷的是,砖墙后方并非是逃生的通道,而是漆黑湿润的泥土,显然这封堵的实在太过彻底了,就砖墙还不放心,最后还填上了土。

谢氓见再挖也没什么作用回头就朝来时的小隧道里跑去,只是看着一群人惊讶的看着他。

“愣这干嘛还不快跑,一会真的很危险,再不跑就晚了,你们快进去。”谢氓停下脚步朝着他们大喊起来。

盔甲却指了指邪门的身后,谢氓回头看了一眼惊悚的发现,四周的水泥墙体竟然开始快速的开裂与脱落,如今只剩下一条条钢筋骨架留在了原来的位置,谢氓能看到钢筋后的泥土层,不仅仅是这面墙,随后几乎整个平台都发生了这样的转变,这现象像极了寂静岭“黑夜”来临时的样子,这样等下去鬼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这样的情况让人打心里去恐惧着,听到谢氓的呼喊众人拔腿往小隧道里钻,就连盔甲的跑步速度也是虎虎生风,谢氓想盔甲他这辈子估计就没跑这么快过,这样反而是谢氓最后一个进到了隧道里。

然而那种腐化的速度依旧很快,众人没跑多远,这种腐化就已经追上了这群人,她们的前方后方周围都发生着这不同寻常的变化,周围的水泥化成泥灰点滴不剩,只有一些钢筋骨架正继续的顽强支撑,不过也由于腐化的关系,这狭小的通道也变得宽广了一小些,众人的速度才得以加快,不过盔甲依旧在谢氓面前拖着他的后腿,盔甲这货就像一堵墙,虽说隧道由于腐蚀效应得以扩大了点,但也只是让着胖子少了些束缚多伸展下身体,根本没有一个可过人的距离。

而盔甲也没好过到哪里去,他第一下定决心,要是能出去绝对减肥,才跑了百多米的距离却累得他想放弃。

“这里,这里,你们看这里有个山洞。”忽然前方传来希格瓦的叫喊声,可惜盔甲堵路,谢氓依旧看不见呐,终于又跑了一会盔甲大口的喘着粗气才晃荡的走进一个洞里,谢氓才可以得知这里的情行。

这是一个规模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山洞,也不能说是山洞吧因为这明显是有人用石头堆积而成的,并非天然形成,这处山洞,原先应该被外面隧道水泥所给阻挡住了,直到水泥消失才暴露了出来,至于里面众人还没人去探索过。

谢氓也吃不准,是原路返回还是躲到这山洞里面去。

这时的地铁站,已经无完全变成了钢筋骨架建筑,漆黑的地铁隧道里很突兀的出现了一辆老旧不堪,样式很是古旧的那种朱红色火车,车门在到站时便自动被拉开了。

车厢里一片漆黑,似乎等待了一会,忽然间释放处无数光点,它们哀嚎着在这片空间里四散开来。

此时的听到这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嚎声谢氓只觉心中一寒,有点恐惧的朝着地铁站方向看了一眼,看来没有多少时间留给自己去犹豫的了,硬着头皮只能往这山洞里走去了。

众人的心理也是拔凉拔凉的,各种黑暗鬼怪故事传说纷纷涌上心头,跟着谢氓就往着洞里钻。

杂乱的脚步声在洞里回想,大概跑过百米之后,谢氓忽然感觉前方一整宽阔,手机的光线照不到头,不过随后而来的盔甲用灯排照亮了此处还大致看清了全貌。

这里是一个大约三百平方的天然岩洞,岩洞中有一处极为破败的建筑,有点像电视剧里的废弃山神庙的破落庙宇,庙宇的大门一半已经烂透成一堆腐败的黑质,另一半也摇摇欲坠黑漆漆的门板早已经没有当初的颜色,,透过门可以看到一处院子,院子后是一处庙堂,已经倒塌了一半,还好还不算太严重,至少还能躲上一躲。

面对这危房般的建筑,到底是进不进?谢氓回过头想问问大家的,却看到众人身后山洞里出现几个萤火虫般的蓝色光点,极为兴奋的飞舞着似乎还在空中打着8字,这景象瞬间便让谢氓的头皮有些发麻。

“快跟我进去,再不走怕来不及了。”喊完这话谢氓飞一般的跑进门,跑到院子之中,顿了顿脚步等待众人跟上,谢氓心里有些打算,让他们先进去他才放心些。

众人也是相当迅速,快速的过了门,钻入了坍塌了大半间的破庙里,可轮到盔甲时他又掉了链子,体型太过肥沃钻不过已经变了形的庙门,头跟身子进去了一个硕大**在外用力的挤压着,谢氓看着就来气,看了眼从来时洞里涌出越来越多的光点,踢脚就是用力一踹,在一阵杀猪般的叫声下,噗的一声,盔甲终于钻了进去。

谢氓来不及多想刚才的准头怎么样,一步二爬的也随后进到了破庙里边,进来之后呼唤起拾光魔戒,在一阵蓝光闪耀之后,众人只觉眼睛一花,破庙还是破庙并没什么不同,直到过了一会谢氓才呼出一口气,暂时算是安全了。

也只有谢氓透过拾光魔戒才能感知到外头空间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已经被那些萤火虫般的蚀灵给包围了,甚至大量涌入的进入庙宇内,与他们空间交叠着。

谢氓只期望,这些魂灵按故事里所说仅仅是过路,一会就走,拾光魔戒谢氓自己已经在家中测试过多次,当在越小越封闭空间施展出来的效果越持久,同时对谢氓自身的精神消耗也越小,现在这破庙由于坍塌就剩下个20平方左右的空间,以谢氓的精神大概能支撑40分钟左右,谢氓试过如果精神消耗完他自己便会陷入昏睡状态,而拾光魔戒所制造出的空间也将消失,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失去空间的保护,他们便会暴露在魂灵之下,显然没有什么好结果。

破庙里,谢氓扫了一眼,众人都在喘息还没平复刚才剧烈奔跑带来副作用,破庙里实在破落的厉害,各种破烂的木头,碎裂的瓦片散落一片,在这样的地底怎么会修建起一个这样的庙来,拾光魔戒所制造的空间与真实世界是一模一样的,所以谢氓绕过众人观察了起来,一片废墟中谢氓看到了一个倒塌的塑像,塑像背面朝上应该是泥塑的,下半身被压在了倒塌的废墟里,上半身断裂很几节零零得散再地上,一颗泥塑的脑袋滚得老远,在这样得氛围下说不出得诡异。

谢氓自然没把塑像脑袋捡起来研究的兴趣,索性也就略过揪根问底这到底是个什么神之类的问题,观察起其他地方来,终于他在一旁的墙壁上有了一些发现,墙上有副壁画,不过颜色早就已经退了大半,再加上一些破败的痕迹看的很不清晰。

大致很看到很多很抽象的人物,在经历各种刑罚的煎熬,一个漆黑的人像背后有一个光圈散发着光芒出现在图的最上方,除了图以外谢氓还看到了些文字,可惜都是古文字谢氓就认得一个镇字,其他一概不知。

“椅木,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好像知道些什么。”希格瓦看着正观察壁画的谢氓,显然她缓过了劲来,见这地方也比较安全就问了出来。

“你们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谢氓回过头,看着一副被他所说话吓到的众人:“我,还是不说了吧。”

众人都沉默了一会,破旧的小庙里只剩下的喘息声。

“你还是说吧,不说我感觉更可怕。”白毛却生生的打破了平静,大家小脸一白但都赞同的点了点头。

“好吧,我只知道我们刚才见到的那两个鬼火很可怕,他们会招来些更可怕的东西,至少现在我们安全了。”

“这里为啥会有做破庙啊?”黑天问

“我哪里知道,我也第一次来这里,要问也问希格瓦,她家在这一带的样子。”谢氓话说出口,希格瓦就是一阵脸白,明显吓到了,要是谁知道自己家附近有这么个地方就跟住在坟场附近差不多。

希格瓦接连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这里的事。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谢氓估摸着道

“之前有人说这里很适合拍外景,就带我来了,我看着也觉不错就说带人来拍。”希格瓦回忆了一下。

“到底谁带你来的?”

“就是我们社团里的小童啊,他带我来的。”希格瓦认真的回答道。

“那个,我说我们社团里根本就没有小童这个人啊!”盔甲忽然开口了

一股毛骨悚然的情绪在众人只见弥漫,希格瓦与阿布几乎叫出声来。

就在这时透过拾光魔戒,谢氓感觉到外部那些光点魂灵,仿佛接收到什么讯号般的迅速回游,没一会外部空间就彻底的陷入了漆黑,看到这些谢氓呼出一个气,似乎安全了,不过他并没立刻解除这处的空间。

“好了,这事情谁也别再提起。”谢氓也觉得这事慎得慌。

“啊!这里手机没有任何信号!”阿布忽然恐惧的叫起,其他人也想起来了什么纷纷看起了自己手机型号0格。

谢氓自然是知道为什么,这里是拾光魔戒的空间,自然不会有什么信号之类,不过就算在外头,被困在山腹里估计也差不多没有信号吧。

“彼山神镇狱图!”黑天忽然对着墙上的壁画大字说道

“你认得这些字。”谢氓问道。

“我以前出古装研究过古文,大致能认得。”

“那这里还有一段句子你看的懂吗?”谢氓指着壁画的一处,上面写着一些古文字句。

黑天有些费力的看着壁画,因为本来就有些不太明显,认得也很是吃力。

“彼山多诡事,填山封狱,永镇于此保水土太平。”

这段文字意思并不是很难解读,鼻山多有离奇事情发生,后来在山中修了这座庙宇,填上了土埋了起来,目的事镇压这里的怪事,后来应该也就太平无事了。

众人也大致得知了这庙的作用和由来,可恐惧却又加深了许多,有些人这辈子也不想再靠近这处地段。

谢氓叹了口气,将拾光魔戒的空间给散了,一阵蓝光后大家又回到了真实的破庙里,由于环境并没不同,所以大家并不知道刚才他们已经去了一趟其他空间再回来。

谢氓感知了下,已经没有什么危险的感觉了。

“我们回去吧,现在应该已经安全了。”

之后谢氓钻出破庙,探了探路并再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众人也跟这谢氓走了出来,不过再走出山洞时候却犯了难,因为他们发现水泥重新出现在了原先的洞口处,别的不说单说这处封闭的洞穴如果没有新鲜空气等待大家的只有活生生的闷死,也许若干年后会被人发现他们的尸体,讨论他们是怎么进到里边从而闷死的,成为另一个未解之谜。

就再众人进入臆想引发惊恐着快要尖叫的时候。

“别慌,这里空气并不沉闷应该有其他出口,我们往里走看看。”谢氓沉静的说着。

几人沿着洞穴进到内侧,果然有一个岩石开凿而成的通道口,其上还有一些石阶可以向上走,一些新鲜的气息则从上方飘来,几人走了一段路后,就看到了一个金属围网,在这个洞口给严实的罩住,外面则是防空洞的一角。

这个金属围网锈蚀的也有些厉害来,谢氓用身体撞了几下,就将他给整个撞开,几人又重新回到了防空洞中,这样的穿行经历让几人都难以忘怀。

西格瓦重新在防空洞内找了起来,寻找了许久才找到他们之前留下的足迹,只要跟着这些足迹反向走就可以出去,这样大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一路上没什么事情发生,众人走出防空洞都有些虚脱,重见天日与阳光的感觉实在太好了,谢氓估计他们这辈子也不会再想进什么防空洞了。

大家也都够呛,今天的外景自然是破产了,准备各自回去压压惊。

“椅木,你能去我家住几天么,这几天我爸妈都不在家。”希格瓦在队伍解散后忽然拉住了正要离开得谢氓,一连轻声细语。

谢氓到很想回答你想干嘛我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不过这种时候明显不大合适,谢氓有些知道希格瓦的意思,无非今天的经历让她无法释怀,自己家边有这么个恐怖的地方,一个人住着实在害怕想找个人陪一下,只是语言实在暧昧了点。

谢氓要走,却也有些放心不下,小童这个事实在让人觉得心慌慌,但去希格瓦家住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见者谢氓为难的样子,希格瓦觉得有些好笑:“算了,不为难你了,我去亲戚家住上几天应该就没事了,有事挂你手机。”

谢氓也没再好的提议,点了点头之后道了个别。

没走多远路,谢氓拿出手机想了想还是给张建军拨打了个电话,这里的事有必要跟他说一下,有些地方最好还是封闭起来的好。

电话很快通了,一阵寒暄之后谢氓直接进入到了正提,将今天的事情,去掉了其他不必要的成份,只说是去调查灵异事件,把大致经过与张建军说了一遍。

“这事我会处理的,另外有份资料可以看一下以后就别调查这些了。”

表羞涩嘛~喜欢就点我

分享吧~提高逼格:

Copyright © 2017 追梦游戏网 dreame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5029375号-7

苏公网安备 32032402000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