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地狱通信书》谢氓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时间: 2018-08-12 16:12:27 来源:追梦游戏网 作者:追梦游戏网

>>>>点击阅读《地狱通信书》全部章节

《地狱通信书》小说简介

主角叫谢氓的小说是《地狱通信书》,本小说的作者是殿主.CS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谢氓自小就在f市长大,对这所家喻户晓的至诚小学早有耳闻,记忆里是一所拥有着二十年历史私立贵族式院校,师资力量雄厚,所招学员非富既贵,俨然是小上层社会的缩影。然而这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自己从小就是九年义...

《地狱通信书》 第二章 至诚 免费试读

谢氓自小就在f市长大,对这所家喻户晓的至诚小学早有耳闻,记忆里是一所拥有着二十年历史私立贵族式院校,师资力量雄厚,所招学员非富既贵,俨然是小上层社会的缩影。

然而这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自己从小就是九年义务教育长大,上的是公立划片的小学与中学完全跟贵族式精英教育不沾边,却又出现在地狱通信中并留言,这显然不符合逻辑,谢氓的直觉认为其中必定有着联系。

谢氓上网查起了一切与至诚小学有关的资料与传闻,查到的资料不是至诚小学某学生在省、市乃至全国竞赛获奖,就是至诚小学与某某国家学府机构接轨留学的新闻等等,以及那平民完全无法承受的学费介绍。

这么一所德艺双馨的学校,能与自己与手机有什么关联呢,谢氓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查了半天没有什么进展,谢氓望了望天色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不过最终他还是决定亲自去至诚小学周边看一看,也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随意的捡起地上的衣物,谢氓穿戴了起来。褶皱的衣物茫然颓废的神色,这就是现在谢氓,他叹了口气,走出房间关上了门。

初春的气温还比较冷,冷风止不住就往人衣服里钻,让谢氓身体也微微颤抖着。

公交车他是不想再坐了,想了想至诚小学离自己家也就两三千米的路程,还是用走的吧,走路的感觉能让他感觉到踏实,心里没那么犯怵。

随着步行距离越来越远,谢氓的身体也不再颤抖,一呼一吸间谢氓喷吐着白气,一种活着真好的感觉充斥在谢氓心头,他忽然觉得自己还有好多事没做,好想再拥抱一次,好想去恋爱一场,一个接一个念头在谢氓脑海间浮现,对生着希望对生着执着,谢氓将手机握紧,握的手机都有些变形。

“我要活下去,我的生命谁也别想夺走。”

这是谢氓在心头默默发出誓言。

终于至诚小学的大门到了,看着面前花岗岩壁上苍劲有力的“至诚小学”四个大字,在聚光灯下闪亮夺目,让谢氓怀疑是否真镀了层真金在里面。

至诚小学一共有着两个金属伸缩门、两个门卫室用来对应车辆的进出,两个伸缩门之间便是那幅花岗岩壁以及学校金字招牌,门外是一片小广场。

学生们通常是不会走出校门的,而是由专门的校车接送出校门送回各自的家,校门前小广场上自然不会出现那些辛勤期盼家中儿女放学的家长们,况且现在时间也接近8点了,所以在这小广场上,谢氓是独一个。

校门内是一排路灯照耀下的宽阔马路,远些的地方是学员每天必走的庭院,紧接着就是欧式风格的主建筑,那里应该就是教室,不过由于距离较远在灯光下只有一个轮廓,看不见的地方还有一个**,一个人工湖和几栋校舍,那是寄宿生与教职工居住的地方,这些都是谢氓在网上了解的。

“喂!你干什么的!”谢氓的身边传来一声呼喊。

谢氓回过声,却被一道白光闪花了眼,谢氓连忙用手将眼睛遮挡住,闭了一会才好些。这时白光也不聚焦在谢氓面部,照在了谢氓身前。

谢氓闭目了好一段时间,才得以看见面前这穿着一身安保装束,手拿手电的可恶家伙。

谢氓张了张嘴,话还没到嘴边。

“你干什么的!”对方就传来句喝问。

谢氓当即揍起眉头,刚才没准是故意的,现在这审讯犯人的态度,让谢氓的厌恶感爆发。

“出来散步,到处走走!”谢氓厌恶的说道。

“小子看够了没有,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走吧!”保安驱赶着。

“哼!里面黑气缭绕,最近必定有祸事,眼不见反而清净。”这是谢氓在走来路上想好的试探性台词,与手机有关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事,用黑气来形容,如果真发生了什么,那还比较容易试的出。

“黑~黑气,你小子别胡说快走!”保安语气不太稳定,谢氓两眼放光,里面果然有问题。

“这个是你说的。”谢氓过身头也不回的就走了,保安见谢氓离去也就回到自己的岗位,不过心里微微有了些坎坷。

谢氓心里也很紧张,这事他第一次做,按自己的设想保安应该把自己追回来才是,那样自己就可以再说其他台词套出更多情报来的,可惜现实并没按谢氓所想的那般发展,一直到谢氓走远保安都没有任何喊他回来的举动。不过这样至少知道至诚小学应该是发生什么事。

谢氓走到了马路的对面在一个不太亮的角落里观察起对面至诚小学的一切,偶尔有车辆从校内开出,也实在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谢氓想了想决定明天再来观察,毕竟现在天黑模模糊糊也看不清楚,但就在这时一辆轿车缓缓驶出校门,谢氓只是看了一眼也没太注意,不过当车开到马路上的时候,谢氓才吓了一跳,车自然是豪车,但让谢氓惊吓到的显然不是车子本身,而是车辆后追逐的那个娇小的黑影。

黑影很黑披头散发呈现一个人形,大概一米二的个头,追逐着这辆轿车,漆黑的手向着汽车后备箱抓绕着,可惜车子一驶上马路,油门一踩就跑远了,黑影被远远的落在了马路上。

f:a7563这是那辆车的车牌号,谢氓默默的记下,当然让谢氓更关心的显然是那个黑影,黑影原地转了几圈似乎认方向,之后朝着一个方向走去,速度并不快,谢氓可以轻易的跟上。

谢氓在远处跟着这么个黑影走着,这黑影显然不是人,谢氓不敢离的太近,只是默默的跟着,一路上的行人都对黑影不理不睬似乎完全看不见,当黑影穿透过一个行人的时候,谢氓确信这个黑影就只有自己才能看见,也许这黑影便是传说中的鬼魂。

谢氓拿出手机拍了张照,原本只是想尝试看看能不能拍下来,结果谢氓差点把手机砸了,只见手机屏幕上清晰的拍到了一个身影,在照片里它不再是漆黑的,而是一个裸体的娇小背影,照片里她显然是个人,光着身子跟**,头发散乱的走着。

谢氓跟着黑影路过一个小公园,黑影在滑滑梯旁逗留了一会,又继续走了,横穿过公园来到一老旧的小区门口,小区叫光荣小区。

黑影走了进去,也许外来人口流动成分比较杂乱的关系,门卫形同虚设也无人值守,谢氓也就跟着进入小区

接着黑影在一栋楼前绕了三圈,谢氓也跟着绕了三圈,最后黑影停在了这栋一个楼梯口处,楼梯上的铁门敞开着,黑影似乎犹豫着什么,迟迟没再移动。

谢氓离的不算太远,拿出手机选了个角度拍了张黑影的侧面,画面里的一个光着身子的小女孩,头发乱遭遭,的两双空洞失神的眼睛流着泪水,静静的站在楼梯口。

看着谢氓一阵心痛,就在这时黑影似乎鼓足了勇气一般的走上楼,只是头低着很低很低,谢氓跟了上去,保持与黑影只见半层楼梯的间隔,最终黑影停在了四层,回头面朝了一下谢氓,指了下楼梯边的大门,忽然消失了。

谢氓眨了眨眼,确定自己不是眼花那黑影真的消失了,原来那黑影早就发现了自己,还带自己来到这间单元房外,它到底要告诉自己什么呢?

谢氓来到门边,也许答案就在门内。

谢氓寻思了会,没发现门边有什么类似门铃的东西,便伸出手敲打起铁门来。

“请问有人在家吗?”

等了一会,门内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一阵开锁的声音,门便开了。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女性,她面容憔悴,头发散乱的盘着,浓浓的黑眼圈深陷在凸起的眼眶里,充血的双眼直视着谢氓。

这让谢氓有种活见鬼了感觉,要不是刚见一个“鬼”的话,谢氓定会被吓一跳的,现在的谢氓显得很淡定,至少表面上很淡定。

“我从至诚小学那边过来。”谢氓一副见怪不怪淡然的说道。

中年女性听了谢氓的话后有些歇斯底里,焦急的问道:“我的女儿,你们找到她了吗?”随后也许是见谢氓没什么反应又补充了一句。

“这是你们保证过的,我要见我的女儿,不然我就报警!”

谢氓从这句语中听出点威胁的味道。不过从这位女士话语中获悉她女儿失踪了,那个**的小女孩?也许就是她失踪的女儿,至于至诚小学,被追逐的车辆,以及来自至诚小学校方的承诺,这可能是一条线索,谢氓在心中快速的分析着,这本就不太难猜想。

“女士您也许误会了什么,不过您的女儿我想。”谢氓掏出手机,点出刚才在楼下所拍摄的照片,递到中年女性面前。

“晓美!这是晓美!”中年女性一把抓过谢氓的手机,直勾勾盯着手机屏幕里的照片,之后忽然凶狠的盯着谢氓,扑了过来将谢氓手牢牢的抓住。

“你把我的女儿怎么了!”随后竟然向着谢氓跪了下来“只要你把我的女儿还给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钱!对!你要钱是不是!”说完也不待谢氓回答,站起身将谢氓拉进了屋。谢氓只觉手臂被中年女性抓的生疼,但也不好挣扎怕伤害面前这位可怜的母亲,所以也就配合着进了屋。

房间内没有什么装修,地板用瓷砖铺设,四壁只有简单的白灰粉刷,老旧的家具安放在房内,一定要说有什么特点的话就是满墙的奖状和一张合照,照片中只有两个人,一位便是面前这位中年女性,不过照片里她显得很年轻很有光彩,另一位自然就是她的女儿,与自己所拍摄到的画面迥异,小女孩很漂亮,眉宇间有着几分中年女性的模样,女孩欢笑的样子总让觉得青春可人。

中年女性抓起一个被鼓得长长方方的信封,透过封口谢氓能看到一抹亮眼的粉红色,看这厚度少说得有3万吧。

“拿去,求求你我只要我的女儿,没有她我真的活不下去。”

谢氓看了眼信封上的至诚小学的专用信封,大致猜到这笔钱是如何得来的了,谢氓没有伸手去接,顿了顿尽量用安抚的语气说道:“女士您冷静点,我并没有绑架您的女儿。”

“你胡说!晓美没事怎么会拍这种这种照片!”中年女性说着晃了晃手机。意思很明显,这照片显然是遭人胁迫拍下的。

谢氓顿时有些答不上来,原本以为把事情大致说清楚就行了,没想到这点自己似乎真的说不清楚,引起误会是必然的,换以前的自己,自己也不信,偏偏照片还是裸体,回忆起照片的拍摄地点,与时间,谢氓想到了一套说辞。

“这不得不先介绍一下我的职业,我是一名灵异侦探。”灵异侦探完全是谢氓瞎编出来的,不过总比业界的风水师与道士的可信度要高的多,利用人们对未知事物有好奇心,至少听起来很哄人。

“做我们这种职业的通常都能看到一些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而今晚路过至诚小学的时候,我看到了她,出于职业的关系,我一路跟着她,来到这里。事情就是这样,您要是不信的话可以看看这张照片的背景。”

中年女性低头看起了之前没太注意的背景。

“这是我们家楼下。可是晓美呢?她不可能不来见我的。”中年女性发愣的看着照片喃喃的道。

谢氓叹了口气,说道“女士虽然这么说很抱歉,您的晓美可能已经不在了。”

“不!不会的,你一定在骗我对不对,晓美!晓美你快出来呀!”中年女性瞬间坐到地板上,眼神更加涣散了,似乎原本支柱她心灵的支柱瞬间崩塌了。

“女士,凶手难道不找了吗?另外晓美只是可能已经不在了,但也许还活着,类似的事情在我们行业里也是有先例的。”谢氓自说自话,只是希望这位母亲能振作些。

谢氓在桌上找了两张张纸和一支笔,分别写下了一个车牌号和自己联系方式,递给中年女性。

“这个车牌号是晓美告诉我的,应该就是线索,直接报警吧别再相信什么校方的承诺,另外这张是我的联系方式。”

中年女性死死的捏住谢氓递上的两张纸,手捏的太紧都有些颤抖,神情中又一股难以言述的怨恨,她看了看谢氓,没再说些什么。

谢氓走了,走的时候将门给关上,说实在的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似乎见到楼梯口处那可怜女孩时,他就被触动了,觉得自己应该要做点什么。

忽然一阵古怪的音乐声响起,谢氓暗道一声该死,刚才他明明把手机留在了那女人手里,无奈的掏出手机,划过一个死字。

“F:至诚小学达成”

“获得3日寿命!”

死亡倒计时7天18:12:58

表羞涩嘛~喜欢就点我

分享吧~提高逼格:

Copyright © 2017 追梦游戏网 dreamerd.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5029375号-7

苏公网安备 32032402000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