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王富贵李雨的小说名最后的天师无弹窗阅读

2020-09-15 09:58:29   编辑:泪冰清
  • 最后的天师 最后的天师

    王富贵李雨是小说名字叫《最后的天师》的主角,它的作者是叁月,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三十年前龙虎山一场大乱,爷爷成了叛徒,我们王家成为了叛徒之后。三十年后,爷爷去世,大学系花找上门,揭开了当年叛乱之谜的冰山一角。...

    叁月 状态:连载中 类型:灵异
    立即阅读

《最后的天师》 小说介绍

主角叫王富贵李雨的书名叫《最后的天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叁月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老头站稳之后,再次起手画符。但我哪等再给他机会,用力咬了口舌尖,强迫自己站起来,一脚揣在老头的脸上。他牙都被我踹掉了一颗。正常道士之间的比拼都是斗法,像我这样不按套路出牌,动拳脚的,估计是头一家。老头...

《最后的天师》 第14章 不按套路出牌 免费试读

老头站稳之后,再次起手画符。

但我哪等再给他机会,用力咬了口舌尖,强迫自己站起来,一脚揣在老头的脸上。

他牙都被我踹掉了一颗。

正常道士之间的比拼都是斗法,像我这样不按套路出牌,动拳脚的,估计是头一家。

老头被我踹蒙了,趴在地上半天没起来。

我手捏雷印,心里动了真怒,又一发掌心雷从他头顶拍下去。

可就在这时,一股黑烟从老头的天灵盖冒出来,直奔我面门。

只感觉眼前一黑,紧接着浑身冰凉,手脚发麻,动都难动一下,手上的雷印也散了。

黑烟绕到我身后,在肩膀上凝聚成一个瘦高的阴灵,死死的缠着我的手脚。

老头从地上爬起来,抹了把脸上的血,阴狠的盯着我,“你个娃子这么小就这么阴毒,不能留。”

我朝着老头吐了口血沫,“**的比我好到哪去了,你不阴毒。”

“呈口舌之快。”老头撕开我的衣服,以手为笔,血为墨,在我胸口画符,“今天老夫就要替天行道,收了你这个顽劣之徒。”

看起手式,我就知道坏了,这老头不仅要杀我,还要炼了我的魂。

我的手贴近腰带的位置,解开装着五谷布袋的绳子。

“哗啦”一声,五谷洒落在地上。

五谷是谷物经过阳光暴晒形成的种子,阳气很足,对阴邪有很大的克制作用。

谷物洒在地上,一股恶臭味从脚底升起,缠着我的阴灵发出一阵刺耳的惨叫声,松开我转身就跑。

此时符已经成了一半,老头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出。

我抡起拳头,直接砸在他的脸上,又掉了两颗牙,血水吐了一地。

斗法都都到我们这么惨烈,要是让同行知道了,得笑掉大牙。

但对我来说,方法不重要,管用就行。

我也来不及捏雷决了,上前两步,对着老头的下巴就来了一脚。

趁他病要他命,对于想害我的人,我不会留手。

揍了一会儿,李子玉坐不住了。

他鬼鬼祟祟的绕道李雨的身后,手里拿着把水果刀。

我看到了,可距离李雨太远,来不及。

“不许动!”李子玉勒着李雨的脖子,到放在她的肚子上,“你放了福伯,不然我杀了你的老婆孩子。”

我看了眼地上趴着的老头,原来他叫福伯,看样子和李子玉关系不浅。

李子玉疯了一样冲我吼,“我让你放开他,听到没有!”

我两手一摊,一只脚踩在福伯的脑袋上,“我也没抓着他啊。”

李子玉快崩溃了,“**的把脚拿开!”

我把脚拿开,安慰李雨说,“你别怕,他怂的很,不敢把你怎么样的。这个地方吧,不归阳间管,就算他真捅你一刀,我也肯定会替你报仇。”

我这么一说,李雨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她本来就害怕,被我一吓唬,直接哭了。

李子玉也有点慌,刀贴在李雨的肚子上,惊恐的问,“你不要你老婆孩子了吗?”

我轻笑一声,“首先,她不是我老婆,肚子里也没孩子,你说你家这么有钱,你爹那么聪明,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笨蛋儿子。”

李子玉看看我,又看了看李雨,拿刀指着我,“你别骗我,从大学时候你就欺负我,**的一个瞎子凭什么?”

我说,“信不信随你,要不然你就捅她一刀,看我皱不皱眉头。但你想好了,你捅她一刀,我就捅你一刀,地上趴着的老头,也活不长了。”

李子玉紧咬牙关,脸色复杂,心里在犹豫。

我趁热打铁,“而且你手里拿着的是水果刀,就算捅,也顶多捅破脂肪层。你看李雨这么胖,说不定脂肪层都捅不破,到时候疼一下,流点血,缝两针就好了。你呢,你这身子骨,捅一刀还能活吗?”

李子玉到底是一个被惯坏的公子哥,吓得脸色惨白,嘴唇哆嗦,“你……你特么的少吓唬我。”

地上趴着的福伯动了两下,手指在地上画着什么。

我直接一脚踩在他手背上。

“啊!”

福伯的惨叫声响起,吓得李子玉一哆嗦,刀掉了。

我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他敢捅,这位公子哥除了大学被我揍了整整四年外,就没怎么受到过挫折。

别说让他杀人,恐怕杀只鸡都困难。

趁此机会,我把李雨抱在怀里,“对不起,刚刚那么说也是迫不得已。”

李雨小拳头锤了我一下,“从你说我胖的时候就知道了。”

安抚好李雨,我转头想解决福伯。

这时刚好服务生推门进来。

他看到地上躺着的人,顿时吓得脸色惨白,手脚哆嗦。

与此同时,福伯忽然从地上站起来,拉着李子玉就跑。

不等我追,一股黑烟从包厢门口钻了进来,直奔李雨。

黑烟是阴气,对我没什么影响,但他的目标很明确,要么我救李雨放弃追他们,要么李雨死。

我叹了口气,挡在李雨面前吐了口吐沫,阴气散了。

此时,包厢里只剩下横七竖八躺着的同学。

服务生吓坏了,但还是没走,颤抖着声音问,“客……客人,请问要点什么?”

我看了眼地上躺着的一群人,说,“来一壶水吧,再给我准备一张干净的纸。”

“好。”服务生点点头,撒腿就跑。

福伯这种人,坏事做尽还能活到现在,都是有两把刷子的,保命本事出奇的多。

既然跑了,那代表没到除掉他的时候。

以后有的是机会。

很快服务生带着水壶去而复返,我把水烧开,画了一张驱邪符点燃,将灰洒在水壶里,然后和李雨一杯一杯喂给老同学们。

没过一会儿,有几个人幽幽转醒,我拉了李雨一把,给她使了个眼色,“走吧。”

和李雨从玉成娱乐会所出来,我顿时感觉身上一轻,那种被压迫的感觉消失不见。

李雨也有同样的感觉,她紧张的问我,“我怎么感觉这个娱乐会所不太正常。”

我笑了笑,不可置否,没和她细说,只是告诉她这是李子玉做的一个局。

但我心里有一个疑惑,李子玉的目标不是我吗,为什么我感觉李雨也是目标之一。

难道说今天这局,是为我和李雨两个人摆的?

他们想一箭双雕?

小说《最后的天师》 第14章 不按套路出牌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