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二十四孝好青梅》薄欢贺听南 《二十四孝好青梅》无错版

2020-11-20 15:00:42   编辑:冷清清
  • 二十四孝好青梅 二十四孝好青梅

    主角叫薄欢贺听南的小说是《二十四孝好青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不负骤雨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居然有了那么一点嫉妒的情绪。嫉妒这个姑娘将来的人生有许多贵人相助,轻轻松松就可以获得众人的喜爱追捧。手里的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薄欢看着随时要熄灭的烟头,眸子轻眨。...

    不负骤雨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二十四孝好青梅》 小说介绍

主角叫薄欢贺听南的小说叫《二十四孝好青梅》,它的作者是不负骤雨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而另一边,薄欢自从关了包厢的门之后,脸上的从容就维持不住了,大步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跑了过去。刚才喝的太急,她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极了,必须得趁这会儿把刚才的酒全吐出来,不然之后有的难受。而等到吐完之后,已...

《二十四孝好青梅》 第4章 敢动我的人? 免费试读

而另一边,薄欢自从关了包厢的门之后,脸上的从容就维持不住了,大步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跑了过去。

刚才喝的太急,她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极了,必须得趁这会儿把刚才的酒全吐出来,不然之后有的难受。

而等到吐完之后,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了。

胃里空空如也,火烧火燎的难受,再加上之前的头疼,她脸色白得跟纸一样,只想一头栽倒在地上。

她的体质只是比较易于酒精代谢而已,并不是什么千杯不醉,表面上虽然看不出来,但是喝多了照样会吐会难受。

这点贺听南也是知道的,但他还是选择让她替盛锦瞳喝。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扯了扯嘴角,桃花眼里冷光幽幽。

理了理微微散乱的发丝,她深吸了口气,狠狠拍了拍脸颊,让脸上看起来有点血色。

正当薄欢出了卫生间准备回包厢的时候,却不巧的跟一个满身酒气的中年男人撞了个正着。

“草!你特么不长眼……”

接下来的话在中年男人看到她的脸之后就瞬间消失了,不怀好意的目光在她身上来回扫视着。

“小美人怎么自己一个人,刚才又没有撞疼啊?跟叔叔去唱歌吧?啊?”

说着,中年男人上来就要揽她的肩膀,薄欢敏捷的避开了那只伸过来的咸猪手,二话不说就要往外头走廊跑。

可因为身体不舒服的关系,外加脚踩七八厘米的细高跟鞋,她还没走几步腿上就是一软,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墙才没有摔倒。

只是,右脚脚踝处尖锐的刺痛让她心里顿时一沉。

中年男人果然追了过来,顺势笑嘻嘻的揽住她的腰就往怀里带,“你跑什么啊,走走走,叔叔请你去喝酒兜风。”

油腻腻的腔调让人非常不适,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她猛地一脚狠狠踩在他皮鞋上。

尖细的鞋跟精准的碾压在脚趾上,那人瞬间就惨叫了起来,手上力道一松。

薄欢刚想跑,却被一把抓住了头发,头皮撕扯的疼痛让她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中年男人酒气上头骂了一声,举起手就要打过来。

她咬了咬牙,刚想不管不顾的攻击他要害,一道突如其来的劲风忽然擦过她的耳际,迅速朝着中年男人砸去。

下一秒,一声杀猪一样的惨叫声响起。

头发被松开,薄欢也不敢多看,想也不想的赶紧踉跄的往前跑。

还没跑几步,她整个人落入了一个怀抱,熟悉的雪松香气让她浑身紧绷的肌肉顿时放松了些。

“你是个**吗?”

冷的可怕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隐隐带着抑制不住的怒意。

她略显狼狈的抬头,正对上一双睥睨的黑眸,下意识对他虚弱的笑了一下,“少爷……”

那中年男人怒骂了一句,捂着流血的额头打断了他们的对视,“妈的!敢对老子动手,我看你是活腻了!”

很显然,他的骂声成功转移了贺听南的注意力。

那阴戾的目光落在中年男人身上,像是看着一个死物一样,贺听南平静的问了一句,“你用哪只手碰的她?”

所剩无几的理智被酒精和怒火燃烧的一干二净,中年男人显然不太能分辨危险的气息,骂骂咧咧的就要冲过来。

“算了。”贺听南不耐的蹙眉,“那就两只手都打断吧。”

作为一个从小打架打到大的刺儿头,贺二少的身手一直都是很好的。

更别说因为小时候的一些不太好的经历,贺家转门找了部队上退役的特种兵亲自教了他八年,为的就是保证他的安全。

猎豹一样敏捷的动作充满了爆发力,拳拳到肉的击打极富冲击力。

眨眼的功夫,刚才还嚣张十足的中年男人这会儿正躺在地上连连哀嚎。

只可惜他胸口被踩着,根本动弹不了,嘴里也从最开始的叫骂变成了惊恐求饶。

这边的动静不算小,已经有侍应生注意到情况打算过来,结果被贺听南一个眼神就拦住了。

在这种非富即贵的地界,除了不长眼的,没人不认得贺家二少,自然也没人敢惹他。

他低头看着脚底下踩着的玩意儿,斜挑的凤眼邪气丛生,“敢动我贺听南的人,爷还没死呢。”

他报出的名字无疑是让被打的凄惨的中年男人吓破了胆,抖的跟筛糠一样不停地求饶。

这京城里家世好的不算少,但是贺听南这个人脾气比他的家世还要出名,是圈子里头有名的疯子,喜怒无常。

撞到这根刺上,那就没有能好的。

中年男人的反应显然是取悦到了他,贺听南抬脚踩在了他手腕上,锃亮的皮鞋缓慢的增加着力道。

那人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毫无疑问的又挨了两脚。

薄欢站在旁边,沉默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既没有上前阻止,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谁知这人偏偏不肯让她站在一边看戏,漫不经心的扭头瞥了她一眼,“来打两下出出气?”

她瞥了一眼一脸血的中年男人,指尖不自觉的动了动,继而摇头,“不了,我不太舒服。”

贺听南对于她的回答并不意外,只勾着嘴角着说了句“真可惜”,之后毫无预兆的脚下一用力。

只听一声极细微恐怖的脆响过后,中年男人的右手腕骨竟然生生被他踩断了!

凄厉不似人声的惨叫声刺得人耳膜生疼,跟贺听南脸上无所谓的冷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薄欢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神经病疯起来还是一样的可怕。

最主要的是,她想起了梦里梦到的书中内容……

在书里的那个‘她’参与策划的一次绑架女主的事情里,贺听南知道这件事之后,为了逼问出女主下落,曾经亲手生生掰断了‘她’右手无名指。

可笑‘她’曾经无比期待这根手指能够带上来自贺听南赠送的婚戒,最后得到的却是断指之痛。

虽然薄欢并没有感受过这种疼痛,但过于真实的梦境还是让她对此留下了些许的心理阴影。

小说《二十四孝好青梅》 第4章 敢动我的人? 试读结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