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他向着光》温夏厉泽川小说在线阅读

2021-01-14 15:47:55   编辑:学不乖
  • 他向着光 他向着光

    温夏厉泽川是《他向着光》里面的主角,作者是苏幸安,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吻下来,豁出去,这吻别似覆水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某些时候,唇齿间的缠绵带着致命的杀伤力,可以将一个佯装坚强的人层层敲碎。温夏只觉眼眶一湿,连忙紧紧闭上,睫毛和嘴唇都是颤抖的。...

    苏幸安 状态:已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他向着光》 小说介绍

主角是温夏厉泽川的小说是《他向着光》,它的作者是苏幸安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青海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位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西部,目前为止,是中国建成的面积最大、海拔最高、野生动物资源最为丰富的自然保护区之一。从格尔木沿青藏公路南进,越过昆仑山口,就进入了广义上的可可西里地区...

《他向着光》 第1章 可可西里 免费试读

青海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位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西部,目前为止,是中国建成的面积最大、海拔最高、野生动物资源最为丰富的自然保护区之一。

从格尔木沿青藏公路南进,越过昆仑山口,就进入了广义上的可可西里地区。这里平均海拔4700多米,空气中的氧气含量只是低海拔地区的一半,高原反应无处不在。

温夏裹着冲锋衣缩在副驾驶座上,高原反应带来强烈的前额跳痛,就像有两个脾气不太好的退休大爷搬了棋盘在她脑门上下象棋,一个跳马,一个飞象,噼里啪啦,两败俱伤。

耳机里循环着一首英文民谣,一把木吉他,一道微微沙哑的嗓音,安静地唱:“I'vegotawholelotofdreamsandIcandreamforyou……”

我做过很多梦,我总是梦见你。

车身猛地一晃,温夏在晃动中睁开眼睛,视线里滑过一道二十余米高的昆仑石铸就的巍峨影子,风马旗和五彩经幡已经被风沙磨成了细细的布条,翻飞着,发出猎猎之声。

隔得太远,英雄遗像在视线里模糊成一团,连刻着“功盖昆仑,音容常在”八个字的挽联都看不真切,可那种天地同悲的庄肃却直抵肺腑,仿佛还能听见僧侣诵经的声音,看见百姓长跪时的身影。

温夏看了良久,对司机道:“那就是索南达杰纪念碑吧?据说索书记牺牲那晚,气温低至零下四十摄氏度,高原的寒风将他冻成了一座持枪瞄准的雕像,至死他的枪口都是瞄准盗猎者的……”

司机是个年轻的藏族小伙,叫达瓦。

达瓦普通话不太标准,磕磕绊绊地道:“索书记去世的时候还不到四十岁,家里的老人常念叨,要是索书记还在那该有多好。温老师,如果你有机会跟着保护队一道巡山,碰见牧民千万不要向他们提起索书记,他们会哭得死去活来,那种难过的感觉很久都不会消失……”

话说到一半,车身猛地一陷,停住不动了。

达瓦下车转了一圈,敲了敲车窗,无奈道:“温老师,我们又陷车了。”

五月份的可可西里已经算得上温暖,开化的路面将积雪和砂石揉在一起,比陷阱还厉害。

温夏跳下车,看见深深陷入淤泥里的两个后轮,而这已经是一路行来的第六次。她脑门上那俩大爷似乎又开始砸棋盘,噼里啪啦,叮里当啷。

屋漏偏缝连夜雨,小短腿非要大劈叉。

两个倒霉催的,一个开车,一个推车,忙活了半天,车轮还是在原地打转,这次陷车陷得格外严重。

新买的冲锋衣上甩满了泥点子,温夏抹了把脸,苦笑着道:“你们这里应该没配备干洗店吧?”

达瓦哭笑不得,拿出手台调频,向索南保护站寻求援助。

出了车厢,折磨人的高原反应缓和了许多,站在莽莽荒原上四下瞭望,雪山连绵起伏,恍若神祇,高大庄肃,不容亵渎。

冰冷的空气撞进鼻腔,酸溜溜的,温夏背靠着车门,梦呓似的想:厉泽川,我终于来到可可西里,我终于离你又近了一点。

恍神的工夫,达瓦已经和保护站取得了联系,举着手台高兴地道:“保护站说马上派人来接应我们。温老师,你不要害怕,天黑之前我们肯定能到。”

温夏道:“别一口一个‘老师’了,听着太生分。我叫温夏,夏天的夏,动物医学系硕士生,经‘绿色文明’民间环保组织引荐来到索南保护站做志愿者,你叫我小夏就好。”

达瓦抓着头发笑得憨厚又羞涩。

温夏摸了摸达瓦的脑袋,也跟着笑了。

可可西里根本没有“路”这一说,勉强能看见些轮胎压出的车辙,暴雪覆盖旧的,转天再轧上新的。达瓦留在原地看守车辆,温夏裹紧了冲锋衣朝车辙以外的地方走,她想好好认识一下这片土地,认识一下厉泽川生活的地方。

阳光并不浓烈,但紫外线极强,如同一张质地绵密的网。温夏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口中哼唱着一首厉泽川唱过的歌—

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

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

自你患上失忆

便是我扭转命数的事

厉泽川,两年未见,你还好吗?

歌唱到一半,耳边传来引擎轰鸣声,一团硕大的黑影携着飞舞的尘沙朝温夏扑来。温夏惊叫一声向后仰倒,黑影一**坐在了她身上。

毛茸茸、沉甸甸的。

是一只体型壮硕的成年大藏獒。

通身漆黑的悍马越野车压着车速呼啸而来,掠起滚滚沙尘。不待车身停稳,副驾驶座的车门一开,跳下一道颀长的影子,沙漠靴重重地踏在地面上,“咚”的一声,温夏跟着心跳一乱。

男人穿了一条军绿色长裤,脚踝处有收紧设计,显得双腿又长又直。藏獒大狗叫了两声,摇着尾巴绕在男人脚边。

温夏的目光顺着两条大长腿向上走,发现那人用黑色的口罩和防风镜把脸挡得严严实实,只有削得刺短的头发露在外面,完全看不清长什么样子。

防风镜男子看了看天,口中发出尖锐的哨音。风突然变得格外汹涌,一只鹰踩着哨音的余韵滑过烟尘,收起翅膀和利爪,稳稳地落在他的肩膀上。

无比野性的场面,如同辣喉的烈酒。

温夏恍惚想起,上学时曾在书本上读到过一个极漂亮的句子—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防风镜男子伸出手,递到温夏面前,指形是皮手套也掩盖不住的修长。

温夏抓着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

“天上飞的是‘铜钱’,地上跑的是‘元宝’。”防风镜男子指了指肩膀上的鹰和脚边的藏獒大狗,音调故意压得很低,“你刚刚差点一脚踩进流沙坑,是元宝救了你。”

在可可西里,流沙坑是和暴风雪一样可怕的东西,它瞬息之间就可以吞掉一个上百斤的大活人或是一辆几百公斤的车,兵不血刃。

温夏心有余悸,在防风镜男子的注视下,向大狗道了声谢。

防风镜男子道:“你们的车陷在哪儿了?要抓紧时间抢修,温度越来越低,等到上了冻会很麻烦。”

温夏抬手指了个方向,防风镜男子拍了拍元宝的脑袋,大狗号叫着冲了过去。

雄鹰升空,獒犬驰骋,立在正中央的年轻男人满身冰雪般凛冽的气息。温夏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莫名觉得十分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烦人的高原反应又跳出来捣乱,温夏晃晃脑袋,只当是自己想多了。

除了两大神兽,防风镜男子还带来了两个帮手。守在车边的达瓦一见到他们就激动得不行,握着防风镜男子的手叫他“桑吉哥”,围在桑吉身边跑来跑去,满脸的敬重和仰慕。

温夏愣了愣,她没想到说着一口标准普通话的防风镜男子居然也是藏民。

日头西行,气温下降,脚下的淤泥逐渐坚硬。温夏一不留神摔了个大马趴,不停地打着喷嚏。桑吉抬头瞟了她一眼,凉飕飕地刺了一句:“体质差成这样还敢跑到高原上来,专业添乱的吧!”

温夏抿起嘴唇,压着火气,道:“专业添乱总比业余添乱强,好歹技术过关。”

四周飘过几声窃笑,桑吉扭头看了温夏一眼。站在车子前的队员喊了一声“桑吉哥”,摆摆手示意他过来。桑吉收回落在温夏身上的目光,转身走开了。

桑吉在藏语里是心地纯善的意思,温夏撇了撇嘴巴,心想,真是浪费了一个好名字。

桑吉指挥着达瓦和另外两个藏族小伙用工兵铲刨开车轮周围的泥土,又垫了几块石头,然后用牵引钩和绳索将两辆车连在一起。

温夏挽起袖子试图帮忙,桑吉头也不回地指了指旁边的空地,示意她哪儿凉快哪儿待着。

被小瞧了的“温兽医”心生不满,龇牙咧嘴地对着桑吉的背影比了比拳头,心道,你再气我,我真的要不客气了。桑吉恰巧在此时转了下身子,将温夏的小动作看了个正着。

温夏迅速双手背在身后抬头望天,桑吉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冷冰冰地转了过去。

几个吃瓜群众捡乐捡得无比开心。

小说《他向着光》 第1章 可可西里 试读结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