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无弹窗)主角顾白锦齐萧白小说免费阅读

2022-05-06 01:00:15   编辑:冷清清
  • 雪夜列车 雪夜列车

    主角叫顾白锦齐萧白的书名叫《雪夜列车》,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染指终生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他眼中狡猾多端的女间谍,他是她眼中凶狠无情的冷血男人。雪夜交锋,她们之间结下恩怨。你追我赶的猫鼠游...

    染指终生 状态:连载中 类型:短篇
    立即阅读

《雪夜列车》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顾白锦齐萧白的小说叫《雪夜列车》,是作者染指终生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6章齐萧白皱着眉头,在她身上搜寻了一番,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一切的线索仿佛就这么断掉了。难道还有可能...

《雪夜列车》 第6章 免费试读

第6章

齐萧白皱着眉头,在她身上搜寻了一番,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一切的线索仿佛就这么断掉了。

难道还有可能藏在房间里面?

他眉头紧盯着床上的女人,她的娇躯软贴在床上,衣服穿得单薄,更显出腰肢不盈一搦,呼吸似乎越发的轻微,若有若无。

她还不能死。

起身走到了床头桌前,修长的手指转动着电话上面的拨号键,不一会儿电话就拨通了出去。

电话是打到客厅的,李妈正在客厅收拾,听到了电话的响声,伸手去接。

“喂,您好,这里是大帅府。”

电话那头传来了齐萧白冷峻异常的声音。

“李妈,来一趟三楼客房。”

李妈对于齐萧白的声音非常的熟悉,立刻点头说道:“好的少爷,我马上就来。”

李妈正准备上楼,却不想电话被楼梯拐角的齐夫人听到了,她正缓缓的扶着楼梯走了下来,看着李妈急匆匆的样子,皱起了眉头,脚步却没有停下来,反而问道:“李妈,你这么急匆匆的,是少爷叫你有什么事情吗?”

见是当家太太,李妈不敢隐瞒,低着头如实回答道:“少爷在三楼的客房里面,有点事让我上去一下。”

齐夫人娥眉又是一皱,眼中闪过一丝不解:“少爷去三楼客房做什么呢?”

她的心里面忽然划过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萧白不会对白锦做什么事情了吧?

“李妈,我和你一起上去,这件事情你先不要告诉老爷。”

齐夫人看了看二楼客房的方向说道。

“是。”

李妈顺从的点头,率先带路走在了前面,朝着三楼走去,齐夫人跟在后面,快步的走了

走进了房间,屋里面的灯亮了起来,将屋内照的犹如晴天。

齐夫人率先走了进去,只见齐萧白笔直挺拔的站在顾白锦的床前。

齐夫人缓步走到了床前,就看到顾白锦躺在略显凌乱的床上,头发散乱的铺开,面色潮红,红唇微微张开,但是很明显已经昏死过去了。

齐夫人捂住嘴,心里面咯噔了一下,转头看向齐萧白,美目睁开带着不敢置信。

“萧白,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你可知道,她是你顾伯伯的女儿,你父亲知道了,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

齐萧白剑眉蹙起,阴冷的眼神斜着横了她一眼,冷声说道。

“她是感冒昏过去了。”

齐夫人掀开了被窝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还是完好无损的,在仔细摸了一下额头。

“好烫!!”

齐夫人发出了一声惊呼,连忙转头对着李妈说:“李妈,快去请郎中。”

李妈转头就要走,齐夫人又叫住了她:“去请西医吧,西医见效快,你打电话给长淮,让他过来一趟。”

李妈转头就去拿电话了,电话那头很快就有了回复。

“夫人,长淮少爷说片刻就到。”

齐夫人替顾白锦掖好被子,点了点头:“你先去替顾小姐打点热水,拿毛巾过来。”

李妈动作利落的下楼去了。

齐夫人这才缓缓的起身,看向齐萧白的眼神略显得有些复杂,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微微轻叹了一口气,齐夫人语重心长道:“幸亏你发现的及时,若是再晚下去,顾小姐出了什么意外,老爷真的没办法和顾先生交代了,很快长淮就要过来了,你去帮忙接应一下吧。”

虽说是齐萧白发现了顾白锦发了高烧,但是若是让大帅知道他出现在了顾白锦的房间里面,恐怕也是要多问几句的。

齐萧白知道齐夫人的言外之意,抿起嘴唇,扫视了房间一眼,一言不发,转身朝着外面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身后李妈很快就拿了毛巾和温水进来,轻声的对着齐夫人说道:

“夫人,还是让我来吧。”

齐夫人从她手里将水和毛巾接了过来。

“还是我来吧,你下去看看长淮的车子来了没有,你等下把他领上来。”

“是。”

李妈领命走了出去,齐夫人转身,将毛巾打湿,轻轻的擦着顾白锦布满虚汗的额头。

擦完之后将水盆放在了旁边,看了看一旁的时钟,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

长淮怎么还没来?

齐夫人正皱眉,打算再去打电话催促一下,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音。

“长淮少爷,这边请。”

李妈恭恭敬敬的在前面引路,一直带领着那人来到了三楼顾白锦所在的房间。

齐夫人起身迎了上去,焦急道:“长淮你总算是来了。”

来人穿着咖啡色的中山装,外面罩着白色的大褂,开口语气低沉魅惑又染着磁性:“抱歉了伯母,刚在大使馆逗留了一会,密斯特史的女儿高烧不退,我耽误了一点时间。”

齐夫人松了一口气,领着他往里面走去:“你能来就好,你在r本学医多年,你的医术伯母是最信赖的,这位是你伯父好友的女儿,从南方来的,发了高烧,你去为她诊治一下吧。”

顾长淮淡定从容的朝着里面走去:“伯母放心,来之前李妈已经把情况说明了,我带了药过来,治疗发烧特别有用,很快就能帮病人退烧的。”

齐夫人心里面安定了几分:“那就再好不过了,你去为她看看吧。”

顾长淮不紧不慢的朝着前面走起,脸上自始至终都带着淡定从容的笑容,走到床前,看到躺在床上顾白锦的脸之后,他的笑意有了一瞬间的凝结,随着而来的是眼中的寒芒一闪而过。

竟然是她?

齐夫人走到床前担忧的说道:“差不多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了,你快去为她看一下吧。”

顾长淮的表情之变只在一瞬之间,稍纵即逝,他淡定从容的医药箱放下,缓缓打开,从里面拿出了听诊器:“伯母不要担心,我现在就为这位小姐诊断一下。”

此时的顾白锦依旧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梦里面她见到了自己的父亲,在深不见底的牢狱之中,层层铁锁缠绕着父亲瘦弱又年迈的身躯,她拼命的朝着父亲奔去,希望能够将父亲从重重桎梏下救出来,但是那枷锁坚不可摧,任凭她怎么用力都扯不开,父亲似乎还在用一种期盼的目光看着她,但是她却无能为力,

她愤恨这种无能为力,任凭她怎么用力都扎徒劳无功,最是摧残人心。紧接着父亲的身影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爹,爹。”

回应她的自己的回音,紧周遭都暗淡了下去,突然响起了枪声。:“抓住她。”

冰冷无情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她扭头望去,就看到了那个冷漠无情的齐萧白,带着一队人马,在她的身后步步逼近,那些人每逼近一步,四周都暗下去一点,犹如深不见底的深渊要将她吞噬殆尽。

她只能拼命的狂奔,永无休止的狂奔,边跑边看身后,眼前忽然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在身后穷追不舍的男人竟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前,她觉得他的面容迷糊不清,但是眼中的寒意和杀意是她能够分辨出的,她吓得连连后退,身后却是一堵墙,男人将她的脖子一把抓住,向着身后深不见底的深渊拖去。

“不要......不要......放开我.......放开我。”

她放声尖叫了一声,浑身虚汗,睁开眼,却是刺眼的水晶灯,她眯起了眼睛,忍住了不适。

耳边传来了轻声细语的关怀的声音:“别怕白锦,都是梦。”

她转头看去就看到齐夫人温婉带着善意面容:“是不是梦魇了,不要害怕。”

她现在浑身上下一身冷汗,脸上也没有了血色。

“伯母,我睡多久了。”

齐夫人轻声细语道:“你发了高烧已经晕了快一个时辰了,幸亏李妈发现的及时,要不然可是要出大事了,医生已经为你打过针了,相信你很快就好了。”

顾白锦摸了摸自己的身上,衣服还是完好无损的,但是她知道昏迷前的最后一刻不是李妈,而是那个冷漠的男人,他为了找到情报,甚至还要搜她的身,她昏迷了这么久,恐怕那个男人应该把她浑身上下搜一遍了。

顾白锦脸**辣的,牙齿也忍不住的咬紧了几分,心里面恨不得将那个男人大卸八块。

“李妈,去请长淮过来吧,告诉他顾小姐已经醒了。”齐夫人对着外面照应着的李妈说道,转头又对顾白锦说:

“为了担心你醒了再不舒服,我让医生留在家里面了,现在我就请他过来看看。”

顾白锦的心里面像是一阵阵的暖流划过,感动的有些无以复加,她从小就没有了母亲,在齐夫人的身上,她似乎体会到了被母亲关怀的感觉。

“多谢你了伯母,给你们添麻烦了。”

她开口声音还是有些有气无力的,虽然屋里面的地暖烧的很热,但是她仍然觉得自己的身上冷岑岑的。

齐夫人为了掖好被角:“傻孩子,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两个人正说着话,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一阵低沉邪魅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病人已经醒过来吗?”

由于有齐夫人在面前挡着,她看只能看到来人白色的衣角,看不到他的面容,只觉得这个声音似曾相识,仿佛是在哪里听过。

还来不及再多做思考,那人已经出现在她的眼前了。

一身贴身的白色大褂,不染纤尘,身躯修长,不及齐萧白那般挺拔,但也笔直如松,但是看到那张脸时,却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面部轮廓精致分明,鼻梁挺直,两道剑眉在额前的刘海处隐现,剑眉下面是一双细长的桃花眼,看起来妖冶邪魅,此时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似乎是在告诉她,我们又见面了。

是他,火车上跳车的那个男人,他果然还活着。

是他啊,文件都被他藏起来了。

齐夫人笑着对顾白锦介绍道:“白锦,这是长淮,姓顾,是玲珑的未婚夫,他一直在r本学医,去年刚回国的,他的医术高明又先进,有他在相信的病很快就你能治好的。”

顾白锦的嘴巴像是被堵住了一样,齐萧白一直以来穷追不舍的特务原来就是自己的妹夫,真是灯下黑,但是自己说出来又有谁会信呢,自己的嫌疑还洗脱不了,又怎么让齐大帅和齐萧白怀疑自己身边的人呢。

脑袋转的飞快,此时她忽然觉得自己置身于悬崖边上,稍有不测就会掉入深渊。

“很高兴认识你,顾小姐。”

他仿佛是刚见过她一样,表现的滴水不漏,轮廓分明的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给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顾白锦知道他肯定很想杀了她灭口,毕竟她是目前唯一一个知道他真面目的人。

不过她现在要做的还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她在大帅府乖乖呆着,有齐大帅在,不管是齐萧白还是眼前这个阴森森的顾长淮,都不能拿她怎么样。

“你好顾先生,我们真是有缘。”

两个人再相见已经远在两个人的意料之外了,两个人都姓顾,真是天大的巧合。

顾长淮从医药箱里面拿出了铜镀铬外筒,缓缓的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华氏体温计,递给了顾白锦。

“顾小姐请吧。”

顾白锦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去,缓缓的接了过来,测量了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顾长淮又走了进来,朝着顾白锦伸出了手,掌心正对着顾白锦,她能看到他的手指修长有力,掌心里面布满了一层薄薄的茧子。

顾白锦将体温计递到了他的手上,他娴熟的对着灯光照了照,随即说道。

“烧退了一点了,但是还需要继续用药,我明天再来为顾小姐继续用药吧。”

顾白锦可不敢把自己的性命交在他的手上。

“其实不必劳烦顾医生的,我自幼染了风寒就容易生病,找中医开个方子喝两副药就好了。”

顾长淮笑的一脸的神秘:“刚才已经给顾小姐注射过药了,若是再用其他人的药,我担心会出现其他的副作用。”

齐夫人也在一旁附和说道:“白锦,中医见效慢,还是西医先进一些。”

顾长淮将医药箱收了起来,意有所指的说了一句:“顾小姐,我们来日方长。”

看了看墙角的落地钟,顾长淮对着齐夫人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伯母,我先走了。”

合上药箱,顾长淮对着顾白锦轻笑了一下,和齐夫人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快速的离开了房间。

小说《雪夜列车》 第6章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