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殃及池鱼小说

2022-05-07 06:37:30   编辑:风苍溪
  • 殃及池鱼 殃及池鱼

    主角叫池鱼央亟的小说叫《殃及池鱼》,本小说的作者是安苏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江城,冬。池鱼拎着几个菜袋子,她很急,脚下生风,穿梭于布满贱卖吆喝声中的菜市场。下了班的棚搭菜市场里人...

    安苏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殃及池鱼》 小说介绍

池鱼央亟是《殃及池鱼》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安苏,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池鱼下意识的就要去挡,央亟却先她一步,慢悠悠的蹲在孩子的面前。望着小男孩的眉眼,央亟眼底窜出一股无名火...

《殃及池鱼》 第3章 003偷生 免费试读

池鱼下意识的就要去挡,央亟却先她一步,慢悠悠的蹲在孩子的面前。

望着小男孩的眉眼,央亟眼底窜出一股无名火,烧的他几乎没了理智。

他偏过头,望向池鱼时,神色凌厉不已。

“小鱼儿。”

他念着她的乳名,慢条斯理的嗤声道,“你背着我,偷偷生了我的种,还敢不告诉我?”

说着,央亟慢悠悠的站起来,眼里似是有杀人的寒光。

他似笑非笑,“好大的能耐啊。”

听到这句话,池鱼瞳孔紧缩,定定的看着他,面色惨白。

跟央亟如愿结婚后的日子,不过半年,池家里里外外,就被他报复性的玩完了。

池家彻底垮台的那天,她的父亲从高楼上一跃而下,摔得不成人形。

她的父亲至死都没有想到,他呼风唤雨了一辈子,最后将他搞垮的,将他逼入绝境的,会是他最为得意的上门女婿。

央亟。

同一天的央家呢?

央家旁系亲属欢聚一堂,把酒言欢,好不热闹。

她就在别墅的二楼房间里,听着他们庆祝,听着他们高歌。

她被央亟关在房间里不见天日,直到离婚的最后一刻,都未曾有机会亲自替父亲送葬、尽孝。

央亟就是故意的,逼着她看清现实,却无能为力。

知道父亲跳楼的消息,池鱼几近崩溃。

她想逃,可央亟却将她恶狠狠的丢在他们的婚床上,按着她的脑,撑着她的眼,逼着她一遍遍亲临回顾着视频中父亲跳楼的画面。

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大的活人,“咚”的一声,再也不见了。

池鱼急火攻心,几乎昏死过去。

她醒来时,央亟没走,正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池鱼死气沉沉,“你杀了我吧。”

她抬抬眼,没什么表情,“算上我一个,正好补了你们央家人的缺口,池家就彻底不欠你了。”

可央亟笑笑,摸着她的脸,一如既往般的温柔,“小鱼儿,你想的太好了。”

池鱼想躲,可他翻了脸,恶狠狠的掐着她的下巴,逼着她听话。

那时他说,“你要活着,永永远远的活着,亲眼看着池家从有到无,亲眼看着池家人发烂发臭。”

“自作孽不可活,这是你们池家自找的,都是报应。”

所以,在很早之前,她就彻头彻尾的见识到央亟杀人诛心的能耐。

且不提央亟对池家有多狠,他连对他自己,都未曾有半分心软。

为了扑灭心头火,他装乖扮弱,刻意演成她心中喜欢的样子,蛰伏在她身边长达十年之久。

这样的苦心经营,不过是为了韬光养晦,瞄准时机,一口将池家咬死。

甚至是为了博得她父亲的赏识与认可,央亟不惜自降身份,出卖色相与婚姻,昧着良心跟她结了婚,迎着嘲讽充当上门女婿。

十年啊,多好的耐力。

为了报仇,央亟不惜亲手将自己为钓饵。

什么温柔,什么年少情深,都是假的。

为的,不过是让她这条蠢鱼心甘情愿的上钩。

能够对自己下手都这么狠的人,这个世界上,央亟还有什么做不得?

他没有心的。

过去,她被央亟折磨透了,她不怕被他继续报复,反正池家人都死绝了,只剩她自己,烂命一条。

真正死过的人,不怕重新跌入深渊。

但阿粤不行。

这是她的儿子,是她的命,是她强撑着勇气,苟活于这个绝望世界的唯一慰藉。

眼见着央亟将阿粤堵在身前,池鱼看在眼里,愈发惊恐。

他是个疯子,一路追到这里,又意外发现了阿粤的存在,是不会对他们母子两个心慈手软的。

池鱼下意识的扑过去,想要从央亟手里抢回孩子。但后者速度更快,直接将小男孩扯过身前。

“小鱼儿,你不乖。”

央亟笑着,却是威胁,“我没让你动,你最好不要跑,小心……”

他低下头,盯着阿星,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央亟这个人,过于清楚她的软肋在哪儿,怎么捏,才最疼。

池鱼几乎要跪倒在地,“央先生。”

她颤抖着声音,将头又低了几分,一如过往般的哀求,“我求求你,放了我儿子。”

池鱼语气越发卑微,“他不是你的孩子,真的,你放心,我会带着他离你远远的,不会影响到你和褚颜……”

提到这个名字,池鱼眼里满是恨意,却是姿态极低的改口道,“不会影响到你和褚小姐的婚事的。”

对于她的哀求,央亟充耳不闻,反倒是勾唇冷笑,慢悠悠道,“对我的事儿,你挺了解啊。”

说着,他哼了一声,“你们池家人啊,最会骗人了,好好的一张嘴,通通是胡话。”

他扬起眉,“你以为,我会信?”

央亟望着池鱼几乎要匍匐在地板上的卑微样子。

曾几何时,高高在上的池家大小姐,也有膝盖骨这么软,模样这么不堪的一面。

果然啊,人活得够久,什么都能看到。

他神色一沉,冷冽不已,“早知道你不是善茬,当时我就该直接将这个野种踹死在你的肚子里,一了百了。留到现在,倒给你个母凭子贵,试图翻身的机会。”

央亟望着她,心里有股火气,“池鱼,我让你逃了,你为什么不跑,非要回来惹我生气呢?”

母凭子贵?

对于央亟的故意声讨,池鱼满心恨意。而那些令她日夜难眠的痛楚,几乎令她失了理智,将要埋藏着的真相脱口而出。

然而,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当下肃然沉寂的不堪。

“你不许凶她!”

小说《殃及池鱼》 第3章 003偷生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