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夏藏冰新书 主角刘娥龚美在线阅读

2022-06-16 15:34:57   编辑:蝶霜飞
  • 寒门皇后 寒门皇后

    《寒门皇后》是作者夏藏冰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寒门皇后》精彩章节节选:从西蜀而来的少女,只是想和喜欢的人平平淡淡地生活下去,却被命运的手一步一步推上了权利的巅峰……...

    夏藏冰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寒门皇后》 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寒门皇后》由夏藏冰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刘娥龚美,书中主要讲述了:她被分到李燕娘跟前服侍,自然想自己的主子早日得宠,自己也跟着鸡犬升天,才大着胆子撺掇李燕娘往主院来,哪...

《寒门皇后》 第15章 心生迷茫 免费试读

她被分到李燕娘跟前服侍,自然想自己的主子早日得宠,自己也跟着鸡犬升天,才大着胆子撺掇李燕娘往主院来,哪想一向好脾气的韩王居然动了怒,心下忐忑,看了一眼仪态全无的李燕娘,暗道失策。


主仆两个灰溜溜地被赶走了,前脚回了居所,后脚刘翠仙就找上了门。


在她眼里,张耆送来的这三个女人就是妨碍赵元侃上进的狐狸精,恨不得离赵元侃越远越好,才进府短短几天,就有人敢到主院去卖弄,心里那个火啊,噌噌地往外冒,嘴角下垂,两道法令纹愈发深刻。


到了后院,刘翠仙把三人都叫到院子里,挑剔的目光把三人上下一通打量,就没有一处看得顺眼的。


刘娥老老实实地呆在屋子里,突然被喊了出来,对上刘翠仙不善的目光,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刘翠仙皮笑肉不笑。


“三位娘子初来乍到,不懂王府的规矩,有些事情难免出格,说到底还是身边的下人不用心,没有把主子放在心上,我替韩王掌管后院事务不能对此视而不见,做错了事该罚则罚。”


李燕娘咬着唇,瞪了扶雪一眼。


要不是她鬼话连篇,自己哪会闹出笑话,现在要是当着两外两个对手的面被责罚,还不知道暗地里要被她们笑成什么样呢。


扶雪低着头,已经开始发抖了。


身为王府下人,她太明白刘翠仙的性子,这是要杀鸡儆猴。


一声令下,三人身边的女婢就被拖了出来,跪做一排,三个妇人上前毫不留情地开始掌掴。


“你做什么!”


还来不及反应,刘娥身后的细春就挨了打,她想上前阻止却被刘翠仙拦住。


“细春什么事都没有做错,为什么要受罚!”


一声声清脆的巴掌声此起彼伏,不过须臾几人的脸上就留下了鲜红的掌印,刘娥又气又急,这个人好不讲道理,明明和她们无关,为什么要一起挨打。


刘翠仙瞥了她一眼:“细春再加二十。”


此时另外两人已经停住,只有细春一人还在挨打。


“住手,不要再打了!”


“再加二十。”刘翠仙平静的声音响起,在刘娥耳朵里却好似催命的咒语。


“不……”刘娥还要再说什么,被周夏一把捂住嘴,她再说下去,细春的脸真的要被打烂了。


刘娥呜呜的哭声从周夏指缝里漏出来,她看着细春被打得两颊红肿,嘴角裂开,却一声不吭,小心翼翼地退到刘娥身边。


刘翠仙冷眼看着:“看来刘娘子还是不明白,细春当真没把府里的规矩好好告诉刘娘子,实在是没用。”


说着,让人送上了一叠素色的腰带。


“细春还是好好沉下心来磨磨性子,等什么时候把这些绣完了什么时候再吃饭吧。”


细春脸色惨白,却不敢反驳,颤巍巍地上前接过腰带,见刘娥在周夏手中挣扎,连忙用央求的目光看过去。


刘娥要再说几句,她这条小命保不保得住还两说呢。


这通打没有落到自己身上,李燕娘总算松了一口气。


她也看出来刘翠仙的意思,给了扶雪一个警告的眼神,堆起笑上前道:“嬷嬷教训的是,今后我一定循规蹈矩,不敢再犯,若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嬷嬷多多提点。”


“娘子明白就好,女子当以温柔娴静,知书达理为好,不守规矩,无礼粗鄙只会令人不齿。”


刘翠仙目光一扫而过,对三人的脾气有了大致的了解,今天的目的也达到了,带着人走了个干干净净。


李燕娘看了眼细春,意味不明道:“有些人呐就是蠢,跟在她身边不知要受多少罪。”


细春捂着脸没有说话,刘娥一把挣开周夏,心疼地碰了碰细春的脸:“你没事吧?”


避开刘娥的碰触,细春低着头,声音含糊不清:“没事。”


要说心里没有怨气那是不可能的,明明能少挨几下打,刘娘子几句话就让她惩罚加倍,细春心里也委屈得很,她明明已经十分用心,最后受罪最多的还是自己。


眼见主仆二人生疏起来,周夏叹了口气,拉住刘娥。


“妹妹可别再意气用事了,否则还要连累细春,她这个样子可受不了几下打。”


刘翠仙不惩处做错事的李燕娘,反而拿捏她们身边的婢女,表面上是因为婢女没有好好说清王府的规矩,实则是警醒她们做事要考虑后果。


偏偏刘娥那么冲动,非要出言反驳,她越是吵闹,细春罪责就越重。


她要是坦然吃了这一次亏,细春何必多受罪。


这几个婢女和她们相处时间不长,能有多深的感情,只怕这件事过后细春心里有了疙瘩,对刘娥今后大大的不利。


“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只是担心细春,打从心底她把细春当可以信赖的人,哪想到反而好心做错了事。


“那个刘嬷嬷也太蛮横了,做错了事的没被罚,我们什么也没做还挨了打。”


“这种地方谁和你讲道理,谁的位置高权力大谁就是道理。”


周夏父亲是教书先生,她从小跟在父亲身边读书,这种事情见怪不怪,连一个小小的私塾里都分三六九等,更何况王府。


直到夜深,刘娥都还在想周夏的话。


权势真有那么好吗?


应该是人人都喜欢吧。


当初因为无权无势所以船工一个不高兴就可以撵他们下船,石禹南把他们视为蝼蚁随意作弄,张耆把她当东西一样送来送去。


就连龚美哥哥,不也是为了出人头地把她送给了别人。


从前她懵懵懂懂,今天刘翠仙更是活生生地告诉她,有了权势,黑与白对与错又有什么关系,谁又会在乎呢。


闪烁的烛光下,刘娥回想起一路来的经历,脸上犹豫迷茫交错闪过。


如果她……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刘娥的思绪,打开门,周夏的婢女紫蝉拿着药瓶站在门口。


“周娘子让我送点伤药过来,顺便让我问问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紫蝉已经上过药了,脸上的红肿好了很多,周夏担心刘娥没有准备伤药,就让她送了过来,顺便让她宽宽细春的心,别和刘娥离心。


紫蝉自然没有不应的,她和细春,扶雪从前都是一块做粗活的,她和细春感情好些,今天看着刘娥的作为,她都有些不满,刘娥是关心细春,可要是不分场合那就是灾难。


“你陪细春说说话吧。”刘娥看了一眼坐在墙角绣花的细春,心里也不好受。


白日里细春只用冷水敷了脸就搬了个小杌子坐在墙角一声不吭地绣花,刘娥想帮她分担一些被拒绝了,用晚饭的时候刘娥让她悄悄吃一点填填肚子,细春也不愿意,直到现在就没有休息过一刻。


紫蝉笑笑,做到细春旁边小声和她说着话,刘娥眼巴巴看着,十分不是滋味。


细春不让刘娥帮忙也是怕被刘翠仙抓住把柄发现两人绣工不一样又要刁难,紫蝉和她说了一会话也就想开了。


也怪她没提前和刘娥说清楚刘嬷嬷的脾气,至少这个主子还是把她放在心上的。


不过,刘娥想安安分分地过日子,老天却总是和她开玩笑。


赵元侃身边的下人来通传韩王要见她的时候,刘娥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刘翠仙那张冷冰冰的脸。


把那张冷脸从脑海里扫出去,刘娥跟着侍从去了前院,没想到却被带到了一处幽雅的亭榭。


赵元侃一身月白色的锦袍,发如鸦羽,眉目清隽,是和龚美截然不同的一种英俊,或许是因为出身富足,未经生活之苦,他眉眼之间带着一种平和之气,像是上好的羊脂玉,贵不可言。


“你是西蜀人?”赵元侃开门见山。


刘娥点头。


“听闻西蜀茶叶可称一宝,我有些好奇,你不妨和我说说。”


“咱们蜀地的茶叶,那说来可就话长了……”


刘娥偷看了赵元侃一眼,把自己知道的事说了个七七八八。


蜀地不仅盛产茶叶,也有盐和蜀锦,刘娥常常听老人讲起从前日子有多么好过,可她所见所闻,丝毫也嗅不到传闻里的富足之气。


她只知道茶叶卖的越多,那些茶农反而越穷,各种名目的赋税压得人直不起腰,要是交不上赋税,就得面临牢狱之灾。


一开始还有一些茶商往来蜀地,榷茶令一下来,茶商们的踪迹也少了,好多日子过不下去的人家卖田卖地,没了田产日子更加艰难,最后只能背井离乡。


赵元侃越听心越惊,在一旁不动声色的引导,将蜀地的情况打听了大概,一张薄唇抿得紧紧的。


当朝嗜茶成风,为茶一掷千金者不在少数,可见茶叶利润之巨。


西蜀盛产茶叶,按理应该是富庶之地,可根据刘娥的说法,许多人日子都过不下去,甚至倾家荡产,无以为生。


而他从户部那得知,每年西蜀官员的考核评定都是甲等,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西蜀每年都能缴纳大量的赋税。


这么大份额的税收,百姓却食不饱腹,这里面怎么会没有猫腻。


再想到赵元僖手中大量来路不明的财物,赵元侃眼神暗了暗,蜀地的知府吴元载可是二哥的人。


看来要让人好好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到今晚的邀约,敲了敲桌子,赵元侃道:“今晚二哥下帖子约我游湖,你与我同去吧。”

小说《寒门皇后》 第15章 心生迷茫 试读结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