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付阮蒋承霖的主角名小说叫什么

2022-06-21 12:13:03   编辑:冷清清
  • 日夜妄想 日夜妄想

    甜宠新书《日夜妄想》是鱼不语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虐恋类型的小说,主角付阮蒋承霖,内容主要讲述:商场争名逐利,他们是头号劲敌;情场风花雪月,他们是闪离夫妻;他诡变多端,是一只笑面狐狸;她心狠手辣,是...

    鱼不语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日夜妄想》 小说介绍

主角叫付阮蒋承霖的书名叫《日夜妄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鱼不语所编写的现代虐恋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许筝萦神情一瞬锋利,脸色也肉眼可见地红了一个度。蒋承霖道:“这么想叙旧,要不要我们出去,给你俩腾地方?...

《日夜妄想》 第20章 现世报 免费试读

许筝萦神情一瞬锋利,脸色也肉眼可见地红了一个度。

蒋承霖道:“这么想叙旧,要不要我们出去,给你俩腾地方?”

付阮不冷不热:“别啊,就在这聊,不聊遗嘱还不能聊儿女私情吗?”

温仕言往椅背上一靠:“咱们许大小姐在国外念书时,一边锥刺股读书,一边头悬梁追人,书读的怎么样且不说,追得那叫一个兢兢业业废寝忘食。”

故意停顿,温仕言看着许筝萦,语带疑问:“据我所知,好像追了两年,谈了不到两个月就分了吧?”

不待许筝萦出声,温仕言自我推翻:“不对,是被甩了,说话要严谨,省得你说我诽谤你。”

许筝萦背脊挺得笔直,像被焊死在座位处,死死地瞪着温仕言,眼底除了羞愤之外,隐隐泛着委屈的光。

许筝萦先找的茬,如果只是针对温仕言还好说,可如今付阮也下场了,周围没有一个敢冒然相劝,生怕一不小心刮带到自己。

蒋承霖面无表情,声音冷了几分:“拿这种事嚼舌根,你怕不是软饭吃太多,忘了自己还是个男的。”

付阮眉心一蹙:“我怎么这么瞧不上不提性别不会说话的人,女人找茬叫情有可原,男人说理是罪该万死,合着被疯狗咬了,只要是男人,连声疼都不能说。”

“你说谁是疯狗?”许筝萦冷眼看向付阮,正愁没处撒气。

付阮定睛回视,“你。”

许筝萦怒极,口不择言:“那也好过吸血鬼配吸血虫,一路货色!”

付阮没有动怒,真挚的问:“那你想跟谁狼狈为奸没成功,在这上赶着演一出指桑骂槐的戏码?”

许筝萦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付阮戳到她的软肋,她就是不甘心,不甘心她那么努力才得到的,转瞬间就失去了;不甘心付阮明明是个唯利是图的渣女,却还是跟蒋承霖结了婚,占人又敛财。

短暂沉默,许筝萦道:“我谈恋爱光明正大,我不图他的名也不图他的利,你要是听出我在指桑骂槐,只能说明你是对号入座。”

付阮觉得好笑:“你图他什么关我屁事,我图他什么又关你屁事,我就算图财害命,用得着你替他打抱不平?你是他什么人?”

打人,打脸;杀人,剜心。

付阮不仅打人疼,剜心更是又快又准,心掏出来,心跳还在。

许筝萦脸色煞白,这一刻她特希望蒋承霖能站出来说句什么,哪怕就一句,只要能挫一挫付阮的嚣张就好,可他安静地坐在那里,仿佛……与他无关。

温仕言冷嘲:“上赶着倒搭都不稀罕,你倒想图名又图利,图得到嘛。”

许筝萦恼羞成怒,抄起手边酒杯,不是泼,而是连杯带酒一起朝温仕言砸去,电光火石之间,付阮一把将温仕言拽到自己身旁,杯子砸在温仕言右侧沙发背上,酒撒得到处都是。

此举惊得周围人表情各异,有人坐着躲闪,有人干脆站起来拍打溅在身上的酒。

温仕言没理许筝萦,而是第一时间侧头看付阮,“没弄你身上吧?”

蒋承霖看着抓在温仕言手腕上的手,那样快的反应,不知道的还以为许筝萦泼的是开水。冷眼看着付阮的全部举动,许筝萦没泼到温仕言身上的酒,好似尽数泼在了他脸上,滚烫的,刺眼。

厅中很快有工作人员上前询问,有人打圆场:“没事儿没事儿,撒了杯酒。”

谁料话音刚落,付阮拿起桌上杯子,手一扬,伴随着周遭倒吸冷气的声音,许筝萦被迎面而来的酒拍地闭上眼睛。

这边闹大了,整个宴会厅突然变得寂静无声,许筝萦礼服湿了,脸上分不清是酒还是泪,她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种窝囊气,缓缓抬头,死瞪着付阮。

陈局和赵局都闻声赶来,开玩笑,且不说这一桌人拢共身价多少,单一个蒋承霖,磕碰到哪他们也要受牵连的。

看向蒋承霖,果然,脸很臭。

陈局问:“出什么事儿了?”

付阮坐在沙发上:“刚刚不小心把酒洒在许小姐脸上了。”

她用最平静的口吻说最狂的话,倒搞得陈局无言以对,好在赵局脑子转的更快,出声说:“赶紧带许秘书去洗手间处理一下。”

许筝萦不是不想跟付阮死磕,只是余光瞥见蒋承霖,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丝毫没有替她说话的样子,反观付阮身边还有个替她说话的温仕言,众目睽睽下,许筝萦起身跟服务员离开。

从蒋承霖身旁走过时,他头都没抬,许筝萦只觉得浑身一凉,像是血都被放空了。

……

许筝萦借故走开后就再没回来,商会结束,温仕言好声好气地哄道:“别生气了,一个过客和过客的过客,你多在意一秒,都是对自己的不尊重,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付阮:“今天对不住了。”

“嗯?”

付阮:“她冲我来的,还拿你垫了半天牙。”

温仕言后知后觉,笑说:“哈,你也不知道许筝萦跟蒋承霖谈过?”

付阮不出声,蒋承霖绯闻多的一箩筐,谁有心思在意他哪段是真哪段是假,谈得是谁,姓谁名谁。

温仕言自问自答:“许筝萦和蒋承霖都是常青藤的,两人不同校,一次体育联合比赛上认识的,许筝萦追蒋承霖追了两年,为他跨校送早餐,在他公寓旁边租房子,反正就是起早贪黑的追,结果在一起不到两个月,蒋承霖就给她甩了,她在家一哭二闹三吃药,还进了一次ICU。”

付阮眉心微蹙,眼带怀疑:“她在家里什么样,你怎么知道?”

温仕言在开车,目视前方,随口道:“我之前在夜城谈了个女朋友,她是许筝萦闺蜜,俩人在国外读书时住一起,她跟我说的。”

付阮猝不及防地笑了下,不是觉得事件本身有多好笑,而是觉得报应来的太快。为了讽刺她,许筝萦故意拿温仕言踮脚,欺负温仕言现在无权无势不能把她怎么样,谁能想到温仕言有的就是她的‘黑料’。

这都不能叫识人不清,简直猪油蒙了心,闺蜜卖友求|欢,前男友冷眼旁观。

冷笑过后,付阮脑中没来由地出现蒋承霖的脸,虽然他在桌上既没找茬,也没添油加醋,但她仍旧无名火,瞧他看上的都是什么人,眼睛瞎了吧。

小说《日夜妄想》 第20章 现世报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