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主角名叫付阮蒋承霖的小说

2022-06-21 12:30:39   编辑:皓雪殇
  • 血里吮糖 血里吮糖

    《血里吮糖》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现代虐恋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鱼不语,小说主角是付阮蒋承霖,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商场争名逐利,他们是头号劲敌;情场风花雪月,他们是闪离夫妻;他诡变多端,是一只笑面狐狸;她心狠手辣,是...

    鱼不语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血里吮糖》 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血里吮糖》是鱼不语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虐恋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付阮蒋承霖,书中主要讲述了:付阮赶到医院时,封醒已经到了,两人站在病床边,看着床上的年轻女孩,付姿头上缠着纱布,脸上也有几处明显擦...

《血里吮糖》 第8章 仇,结双不结单 免费试读

付阮赶到医院时,封醒已经到了,两人站在病床边,看着床上的年轻女孩,付姿头上缠着纱布,脸上也有几处明显擦痕,闭着眼,放在身侧的手背连着头顶的吊瓶。

封醒:“脑震荡,颅内有血块,消炎后再做其他检查。”

付阮没出声,封醒补了句:“没有生命危险。”

付阮:“让他们嘴严点,别让蕊姨知道。”说完转身往外走。

封醒面无表情道:“你先去洗手间洗个脸。”

付阮知道封醒不是暗示她冷静点,果然,进洗手间一照镜子,她鼻梁中间非常明显的一道红杠,要不是微微肿起,看样子像是硬画上去的。

这是蒋承霖用领带抽的。

想到蒋承霖,新仇旧恨,付阮脸色沉得可怕,再出现时,鼻梁上已经多了副墨镜。

付阮来到蒋超所在的病房前,恰好跟刚出电梯的蒋承霖碰上,蒋承霖换了身衣裤,大夏天的,右手戴了只薄皮手套,两人隔着墨镜目光相对,蒋承霖看到付阮身上多了件外套,他可以肯定,付阮的外套下,都是被他手上蹭到的血。

暗潮汹涌,蒋承霖先开口:“来看蒋超?这么晚了,别影响你休息,等他醒了再说。”

付阮:“睡着了叫醒就好。”

蒋承霖:“你怎么不把你妹叫醒,问她为什么叫蒋超出来,为什么主动上他的车?”

付阮在来的路上也听到了付姿和蒋超车祸的大致经过,冷声道:“方向盘在谁手里我就找谁,没人碰他,他自己一头撞在护栏上,他想死我管不着,连累付姿,他的命赔不起。”

蒋承霖:“我也很好奇,他俩在车上发生什么事,要不你进去叫蒋超,我去叫你妹?”

他公然挑衅,付阮身上一瞬迸出杀机,蒋承霖毫不怀疑,她这反映绝对不是单纯的想干掉他,而是连带病房里面那个,一锅端了。

回想起一年前两人还没结婚,那时候好歹还能混个表面客气,如今倒好,怪不得都说想成仇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结个婚。

两人正无声过招,护士从拐弯处走来,确认他们是付姿和蒋超家属,把两人一同带到医生办公室。

付阮再出来的时候,封醒等在不远处,走近后道:“六小姐醒了。”

付阮没看蒋承霖,蒋承霖却很了解她,这事没完。

重新回到病房,付阮看到床上睁开眼睛的付姿,把墨镜摘下来,付姿蔫蔫地叫了声:“姐…”

付阮坐在床边椅子上,“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付姿眉头轻蹙,“我怎么在这?”

付阮:“你不记得之前发生什么?”

付姿下意识摇头,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瞬间花掉,封醒见状提醒:“别动。”

等到视线逐渐清晰,付姿眼泪汪汪,茫然道:“姐,我怎么了?”

付阮温声安慰:“没事,你出车祸碰到头,医生说可能有些脑震荡。”

付姿完全记不起来,“我在你生日宴上,为什么会出车祸?”

付阮不想让她费力想,“你先休息,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付姿看着付阮,突然掉了眼泪,“姐…”

付阮:“别怕,没事的,头晕就闭上眼睛。”

付姿满眼委屈,哽咽道:“你别伤心,蒋承霖不配。”

付阮以为付姿是害怕的哭,不料她的记忆还停留在上午的生日宴上,顿了几秒,付阮面不改色:“我没伤心。”

付姿想想都憋气:“他凭什么这么对你,太欺负人了。”

付阮心平气和:“我抢他钱,他肯定不高兴,踩到狗尾巴,总要允许狗翻脸。”

付姿不知内情,但看到付阮无所谓,这才气顺一些,付阮拿纸给她擦眼泪,付姿盯着付阮的脸,慢半拍道:“姐,你鼻子怎么了?”

付阮心底骂某人祖宗,一时很难想到理由,愣是憋了几秒才道:“躺着玩手机,不小心砸的。”

付姿扑哧笑了一声,付阮一眨不眨,佯装不爽。

付姿越想越笑,付阮绷着脸道:“你是没照镜子,不知道你自己脸上有多精彩吧?”

付姿要照镜子,付阮说:“闭上眼睛,睡觉。”

付姿刚要开口,付阮打断:“别说不困,我困了,什么话起来再说。”

付姿老老实实闭上眼睛,嘴里嘀咕:“晚安姐。”

刚出过车祸的人,短时间‘回光返照’,付姿眼睛一闭,几秒钟呼吸就放沉了,付阮起身出去跟封醒打了声招呼,今晚她守夜,叫他先回去。

封醒什么都没说,走前递给她一个大袋子,袋子里面装的换洗衣服和洗浴用品。

付阮站在医院浴室里,脱掉外套,白色衬衫上到处都是血迹,有些地方更是清晰的手指印,下意识皱起眉,付阮动作迅速地把衬衫扔进垃圾桶里,半秒钟都不想碰到,结果无意间低头一瞥,胸前竟有一抹血。

付阮微顿,以为是自己的血,但擦了擦,没有伤口,她努力回忆,蒋承霖到底何时碰过她这里,没印象,她只记得两人黑灯瞎火打得难舍难分,以及,蒋承霖发疯,亲了她。

洗完澡出来,付阮半湿着头发靠在沙发上打盹,人累,脑子却很活跃,一如在里面洗澡的时候,只要一闭上眼睛,满眼都是蒋承霖那张挨千刀的脸,睁开眼,付阮暗暗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就算要动手,也不能在医院里动。

迷迷糊糊,不知道几点钟,付阮突然听到一声:“姐!”

她一秒睁眼,看向病床,不是做梦,付姿醒了。

付阮起身走过去,“怎么了?”

付姿神情很慌,想要起来:“姐,蒋超呢?”

付阮把她按住,不紧不慢:“想起来了?”

付姿几乎六神无主,“我跟他在一辆车上,出事时我俩在一辆车上…他在哪?姐,蒋超呢?”

付阮淡淡:“死了。”

小说《血里吮糖》 第8章 仇,结双不结单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