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完本)大结局小说《黑漆棺材》在线阅读

2022-06-21 17:47:08   编辑:学不乖
  • 黑漆棺材 黑漆棺材

    小说主角是泽阳李勤龚的小说叫做《黑漆棺材》,本小说的作者是茶茶是女王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黑漆棺墩,千年女煞,侗族赶尸,死人摇铃,天池水蟒,尸蟒人蛊……崂山部落,惊绝探险,解开这世上扑朔迷离的...

    茶茶是女王 状态:连载中 类型:灵异
    立即阅读

《黑漆棺材》 小说介绍

《黑漆棺材》是一本非常不错的悬疑灵异小说,作者是茶茶是女王,小说主角是泽阳李勤龚,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我们家祖上算是富贵人家,在江渝一代是赫赫有名的药材商。直到我爷爷那辈,他是家中的独子,却是个不折不扣的...

《黑漆棺材》 第1章 黑漆棺材 免费试读

我们家祖上算是富贵人家,在江渝一代是赫赫有名的药材商。

直到我爷爷那辈,他是家中的独子,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败家子。

爷爷二十六岁那年,将祖产败光,靠沿街乞讨度日。后来没得办法,只能自卖自身。为了一顿饱饭和十块现大洋,爷爷参加了招壮丁的鸟枪队,跟着鸟枪队到巡河岸打仗。

丙子年春,爷爷跟着鸟枪队,赫赫然进入皖边地界,驻扎在一个叫“辜家寨”的小村庄中。

村子里的乡党,听说有鸟枪兵闯入,纷纷四窜奔逃。等到部队人马进村,“辜家寨”已然变得一片死寂,牲犬无存。

爷爷所在队伍的大批人马,都住进了村中首富朱鸿铭的家中。

朱家从主子到下人,奔逃的一个不剩。只遗下五间连排的青砖大瓦房。以及,偌大的朱家庭院里,竟然停放着一口黑漆漆,阴森森的铁木焗桐油棺墩。

朱家宅院的门梁和围栏上,全部都缠绕着红色的绸子。木栅栏窗上贴着晃眼的红色双喜。看起来,好像是刚刚办过喜事。

我爷爷当年因为混不吝,掏空了身体。进不了一线小队。只能在炊事班做个后勤打杂。

所有人马刚刚安顿。鸟枪队队长刘大彪就传令,让炊事班立刻生火,起锅熬粥烙大饼。

可问题就出现在这里,爷爷把朱家宅院摸个遍,也没有寻到半点可以生火的柴木。

炊事班的老班长叫李龚勤,当年四十出头,是个干瘦且精明的老油子。

李龚勤说:“那院子里不就有一墩上好的柴木。你拿着斧头,劈开就是!”

我爷指着院子当中,那口黑漆漆的大棺椁。

“你是说,劈开棺材?可是,只怕此事会对死者不敬!”

李龚勤翻着眼皮,呵出一口浓痰,钉在地上。

“屁不敬!打仗这么多年,见过的死人比粮仓里的米粒还多嘞!怕那鸟作甚?”

李龚勤说着,带着我爷,和炊事班里一个叫王良的年轻后生,三个人拿着斧头,便围到了棺材旁边。

我爷和王良上手,撬开棺材盖。这才发现,棺材里躺着的,竟然是个穿着大红喜服的年轻女尸。

那具女尸应该刚刚新亡,面容仍旧栩栩如生。白白的面皮儿,粉红的小嘴。一身龙凤呈祥的喜服长绦,细白如藕的手腕上带着鎏金镯子,脖子上还挂着一块血红色的方形玉牌。

李龚勤一见这女尸身上的首饰,便两眼放光。

他趁着别人不注意,一把扯掉了尸体脖子上的玉牌,又撸下了她手腕上的两只金镯。

“嘘!泽阳,大良子。这事儿对谁都别声张!这些物件咱们三个人分了,等到打完仗,换成现大洋,够你俩小子回老家过安定日子的!”

李龚勤十分的有主意。他把那块儿最值钱的血玉牌一个人昧下,倒是大方的把两只鎏金镯,分给了我爷和王良一人一只。

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我爷和王良既然得了好处,自然不会把这事到处乱捅。

李龚勤又指挥我爷和王良,把棺材盖儿劈成柴火,好给大部队熬粥做补给。

我爷或许是觉得对那新娘子尸体心中有愧,又拾其财物,又毁其棺材。

爷爷这辈子做的唯一的一件善事儿,大概就是脱掉自己身上的补丁褡裢,然后将其盖到了新娘子女尸的面门上。

……

直到天黑昏至,我爷和李勤龚以及王良,三个人恰巧被分在同一间杂物房中打地铺。

三个糙老爷们,躺在光秃秃的硬泥地上,自然而然便提起了白天在女尸身体上的缴获所得。

李勤龚喜滋滋的匝巴着嘴唇,眼神迷离,粗着嗓子夸耀。

“泽阳,大良子。你们晓得不?我捞的这块儿玉牌牌看着像个老物件。我估摸着,起码能换上两百块大洋。

等到打完仗,我就拿着这笔钱,回家做些小买卖。好好跟婆娘、崽伢过日子!”

李勤龚那年四十有二,早就娶过妻,生过子。他是在大街上游荡时被抓的壮丁,从此随行整八年,再也没有回过家乡。

王良攥着手中的鎏金镯。那年,他不过刚满二十一,家贫从征,只为了将卖身钱给弟妹换十斤小米,以填肚饥。

王良说:“俺嘛!俺没啥大想法。家里茅草房经不住风雨。这金镯子要是能换些砖瓦,让我盖上间红砖青瓦的屋头就行。”

两人说完,纷纷转过头看向我爷。

李勤龚一边用脚丫子蹬着腿,一边咧着大嘴追问我爷。

“泽阳,听说你从前家里阔绰着嘞?这金镯子,能入你的眼不?”

我爷躺在光溜溜的硬地上,眼神有些迷离。

“我……爹妈都没了!家产败光。倘若我能活着打完这场仗,我想……想讨个媳妇吧!”

爷爷参征三年,那时已然二十九,可是他这辈子,却还从未碰过娘们。

要怪都怪那万恶的阿芙蓉,害人如鬼魅,让爷爷将大好的青春全都糟蹋。

李勤龚听到这话,十分猥琐的“嘿嘿”一笑。

他挑着眉毛,用手捅咕我爷和王良。

“你们俩臭小子,是不是都没享受过女人的滋味?”

我爷摇头:“女人之灵秀,却实未曾受用过。”

王良尖着嗓:“俺试过,俺们村有个寡妇叫春菊。俺趁她在井边打水的时候,偷偷用手掌蹭过她的腰!”

李勤龚忍不住撇着嘴,嘲笑两个青头愣脑的娃娃,没见过大世面。

李龚勤说自己想当年逛窑子。

“娘们和娘们都不一样嘞!瘦马骨横,富态娘们才喜人。香喷喷,软乎乎,肥腰炸臀,箍在怀里,覆在底下,像是抱着一块儿猪肥膘。身上的粉香味,能让男人脑瓜子销魂……”

李龚勤把自己跟娘们儿的韵事,讲出了一百种花样。听的我爷和王良脸红心跳,身子烧的火热。

小说《黑漆棺材》 第1章 黑漆棺材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