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顶流夫妇假戏真做了》顾栖沈清和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2022-06-22 19:06:35   编辑:泪冰清
  • 顶流夫妇假戏真做了 顶流夫妇假戏真做了

    主角叫顾栖沈清和的书名叫《顶流夫妇假戏真做了》,它的作者是折枝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当红小花苏阮有位孪生姐姐,名叫顾栖。于是对现下生活厌倦的苏阮抛下一切远赴国外时,顾栖不得不赶回来替她收...

    折枝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顶流夫妇假戏真做了》 小说介绍

主角叫顾栖沈清和的小说叫《顶流夫妇假戏真做了》,是作者折枝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13章话音落地,肖湾便凑了过来:“大小姐,你明后天没什么工作吧。”顾栖面无表情地看了肖湾一眼,随后便...

《顶流夫妇假戏真做了》 第13章 免费试读

第13章

话音落地,肖湾便凑了过来:“大小姐,你明后天没什么工作吧。”

顾栖面无表情地看了肖湾一眼,随后便听见沈清和说道:“既然没什么工作,不如帮我一个忙?”

“不要。”顾栖想也不想便直接回绝。

对于顾栖这般干脆的拒绝,沈清和心里倒是有些数,毕竟从那次在机场见到这人以后,他便感觉她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

“不听听?”

“没兴趣。”

两人低声说着话,并没有因为之前顾栖大杀四方,惹得气氛低沉而显得有分毫地生疏。

顾栖接过肖湾递来的酒,没想到一抬头,还真能看见谢渊和苏郁正一脸难堪地盯着自己,显然是对刚才顾栖说得那些话愤愤不平,却又没有半点能反驳的机会。

如今的谢氏的确是走下坡路,也非常需要苏家这一笔资金的注入,就因为苏阮的任性,从而让一切付诸东流。

他不得不一边想办法,一边应付董事会的那群老东西,要是这件事处理不好,哪怕如今的董事长是他父亲,那对他今后继承谢家企业也是极其不利的。

可坏就坏在,现在的苏阮完全就是刀枪不入,他想要下手,就连一个可以趁虚而入的口子都找不到。

对于谢渊的无能狂怒,顾栖没有半点愧疚。

从一开始,谢渊接近苏阮就充满了利用,既然他敢这般做,那她当然会让谢渊为此付出代价。

“大小姐。”肖湾实在是有些怕顾栖被打,“要不,我俩今天就先到这儿?”

“也行。”顾栖用手掩着打了个呵欠,准备和肖湾回去时,没想到沈清和也跟着起身,牵住她的手腕。

“一起。”

顾栖撩着头发,漫不经心地抬眼看了沈清和一下。

没想到这人也刚好在看着她。

顾栖微微挑眉,示意他这是做什么。

沈清和也没说话,而是用目光往谢渊那边示意了一下。

顾栖立即就明白了沈清和的意思,她嘴角微微上扬着用余光往谢渊那看了下,见着他依旧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时,一时便是索然无味。

谢渊这种玩意,也就只能哄哄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行。”沈清和想要掺和进来,顾栖当然不会拒绝。

“等等。”就在沈清和准备带着顾栖离开时,谢渊冷着脸猝不及防的起了身,“我有事找苏阮。”

沈清和低头看向顾栖。

顾栖回了他一抹笑后,这才将目光转向谢渊:“可是,我不认为我和你之间有什么可说的。”

“但是你如果非要说,不如就在这儿吧!”

“正好——”顾栖亲亲热热的挽住沈清和的手,“我先生也在。”

垂在身侧的手被谢渊被捏紧,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并肩而站的两人。

“苏阮,你别太过份!”苏郁紧跟着开口,瞧那样子是打定主意要和谢渊共进退。

“我做了什么事过分。”顾栖反问,“苏郁,脑子不好就去治,反正我苏家也缺给你治病的钱。”

“你......”苏郁被顾栖气得心梗。

顾栖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假笑,简直称得上敷衍。

谢渊道:“我倒是不知道你和沈清和的关系现在变得这么好了,不过要是真的好......”

没等谢渊说完,就被顾栖给打断:“我和沈清和之间如何,好像还轮不到你在这挑拨离间吧!至于其他的事,你就别想了,我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拿着我的钱,去给你们谢家注资的。”

“苏阮你的口气不要太打,什么叫你的钱!那是苏家的!”苏郁听见这话完全坐不住,当即起身反驳了她的话。

顾栖看也没看苏郁一眼,她只是很认真地看着谢渊:“我要是你,我回去求求银行,或者你身后的那些好兄弟,别将这些歪心思在放在苏阮的身上,我是不会允许的。”

“沈清和,走了。”顾栖懒得在和谢渊在这种无聊的小事掰扯上去,她主动地牵住沈清和,将人给带走,只是在离开包间之前,她倒是听见有人给谢渊出了馊主意。

“谢渊你不用这么悲观的,苏簌也是苏伯父的女儿,你去找苏伯父,苏伯父和杜姨看在你和苏簌的面子上,不会见死不救的。”

顾栖扯着嘴角冷冷地一笑。

“谢渊之前和你交往前提竟然是钱?”沈清和冷嘲地声音落下。

顾栖点了头:“那可是钱,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沈清和也不知是在想什么,他垂眼看着尚且不及自己肩高的顾栖,又道:“万一,你父亲动了恻隐之心,你想过吗?”

对于沈清和的提醒,顾栖哪里会没有想过。

不过还好,她提前在苏阮的手机设置了一下小小地功能。

“想过,那又如何。”顾栖说完后,去找肖湾,却发现不单单是肖湾,就连吕嘉谊竟也跟着他们跑了出来。

“你跟着干嘛?”

“我又不是跟着你!”吕嘉谊今天可是见识到了这位大小姐的嘴是有多得理不饶人,哪怕他没有做什么事,可在苏阮的面前,他现在是完全硬气不起来。

他甚至是有些怕自己说她一个得理不饶人,这位大小姐立即就可以回他一句,得理为什么要人饶人。

顾栖没和他废话,而是将直接将目光转向肖湾。

肖湾心领神会的立即和他划清界限。

对于自己被这么快得撇清关系,吕嘉谊显得有些难受,但是再一想到之前自己被抛下的事,好像这么一点事,也都变得微不足道。

“我就是想送你们回去,我也没别的意思。”吕嘉谊委屈又小心的说道。

沈清和一直将顾栖送到家门口这才走。

而顾栖显然也没有半点请他进去坐坐的意思,打完招呼后,便径直进去。

被关在门外的沈清和忍不住笑了笑,随后便转身离开。

回到家中,顾栖原先在会所时的倦怠一扫而空。

她躺在沙发上,翻看着季森传来的资料时,被她丢在一边的手机猝不及防的响了起来。

听见声音,顾栖歪头打量了正在不停震动的手机一眼,随后忍不住笑了。

她还以为谢渊或者苏簌有多沉得住气了,没想到还真是不堪一击。

“父亲。”顾栖一开口,就让手机那头的苏谈南觉得不对劲。

苏阮一向都是喊他“爸爸”的,从来都不会这么生疏客气地叫他“父亲”。

除了......

“七七?”苏谈南试探着出声。

“是我,父亲近来身体如何,可还康健?”顾栖问道。

听见顾栖关心自己的身体,苏谈南瞬间是有了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不过到底还是长辈稳得住。

“阮阮的的手机怎么会在你这里?”

“阮阮设置了来电呼叫转移,她不太想接得电话,会自动转到我这里。”顾栖轻轻一笑,“国内这个时间应该挺晚了,父亲给阮阮打电话,是有什么很要紧的事吗?”

“倒也没有,就是想给她打个电话。”

“不过你说的也对,现在也挺晚了,我等白天再给她打吧。”

说完,苏谈南便想挂电话。

只是顾栖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是女儿不能知道的。”

“父亲,你有事找阮阮,不如和我说吧,反正不管什么事,我都能做主。”

苏谈南听着顾栖的话,一颗心是直接掉在了地底。

这种事他哪敢让顾栖知道。

“没什么,就是我过几天生日宴,我想问问阮阮来不来?”

“就这事?”

“要不然还能有什么事!”

“噢。”顾栖颔首,“那应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还以为父亲这深更半夜的打来电话,是为了苏郁和谢渊了。”

手机那边倏然变得安静。

顾栖也不着急,而是十分有耐性的等着。

好半响,顾栖才听见苏谈南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七七,你在国外,怎么会知道他们?”

“因为我在阮阮身边安排了人,她的每日大小事务,我都知道。”顾栖说道,“父亲,这叫实时传送。”

苏谈南问道:“多久呢?”

“挺久的,父亲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苏谈南深吸一口气,大概是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在:“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也就不瞒着你了。”

“七七,我想......”

“不,父亲,你不想。”顾栖语气柔和的打断苏谈南的话,“或许父亲需要我帮你回忆回忆,当初你和母亲离婚时,所签署的那些协议。”

“你要用自己的钱去帮谢渊我无话可说,但你若要用苏阮的钱,我想,父亲应该还没见识过我养的律师团吧!”

“七七,苏家和谢家是世交,而且谢渊又是......”

“谢渊是谁我没兴趣,我只知道当初谢渊为了钱主动答应和苏簌在一起,在谢家渡过危机后,又将苏阮一脚踹了的事,还有后来她和沈家联姻,这件事父亲也没经过我的同意吧!”

“苏家和沈家联姻,漏给苏家的好处应该不少!父亲是想,从此捞不到沈家的好处呢?”

“还有,父亲用苏家或者我严谨些,用阮阮的钱去养苏家的人,我也没多嘴说过一句话,父亲是想我现在飞来A市来和父亲算算以前的旧账吗?”

“最后父亲别忘了,苏家能有今天和顾家脱不了关系,直到现在苏家的很多大项目和人脉资源也都是我给父亲的,要是父亲做不好这个位置,那就换一个人来坐,父亲觉得呢?”

苏谈南无助的闭上眼:“七七,我知道,现在苏家的一切都是阮阮的,苏家能有今天也离不开你的支持,谢渊在这件事上的确是做得不厚道,但苏簌怎么说也算是你的姐姐了,看在父亲的面子上,你就帮帮父亲好不好?”

“我母亲只生了我和阮阮,我哪来得什么姐姐,父亲这是喝了酒,再说醉话吗?”

“七七。”

“现在也不早了,父亲还是早些休息吧,我不希望挂断这通电话之后,我还会听见这么荒谬的事,否则,父亲就见识见识我这些年斥巨资养着的律师团,好不好?”

“你就非要如此,不给我不给苏簌不给谢家一条活路?”

“看样子父亲是想见识见识了,不过还有一点,我需要提醒父亲,顾家和沈家数百年的交情可是在先,若非阮阮的外祖是顾家,你觉得沈家看得上你吗?”

最后一句说完,顾栖直接挂了电话。

苏谈南知道顾栖从小就是一身反骨,而且极其不好掌控,所以当年商议离婚之初,他毫不犹豫的要了好哄的苏阮。

而且当时顾家内斗极其严重,苏谈南其实也怕苏阮跟着回顾家会出事。

也如他所料,当年顾宣苑带着顾栖离开后,差不多三年没有任何的消息,直到三年后,他在机场接到顾栖。

那时候顾栖也才十一岁吧,可一言一行间没了任何孩子的天真。

她代表顾宣苑,领着一个律师团,来和他商议离婚时的财产分割,面对他时,也没了任何孺慕。

顾栖也和苏阮不同。

苏阮从小就被他放在身边养着,所以养得天真烂漫,任性骄纵,而顾栖一两岁时,就被顾家的人接回去,当做继承人培养,所以不管是对他还是对顾宣苑都有一种天然的隔阂,也就是苏阮占了一个身份的便宜,被顾栖纵容得无法无天。

苏谈南头疼地不行。

要是苏阮他还有把握可以说服,但是顾栖那丫头,在没有涉及到苏阮的时候,稍微顺着毛哄,还能哄得一两个好处,可是要是涉及了苏阮,那完全就是一副油盐不进的阎王样。

换而言之,这次想要顾栖松口苏家帮谢家一把,除非是天上下红雨吧。

如果他敢借用苏家靠着顾家积攒的人脉去帮谢家,估计苏家改名换姓也是一朝一夕的事。

“叔叔。”苏谈南烦得不行时,一抬头就看见苏簌那张梨花带雨的脸,“阮阮,气消了吗?”

“叔叔,我们可以单独聊聊吗?”谢渊也不知什么时候来了苏家,他长身玉立的站在苏簌的身后,沉稳冷静。

苏谈南点头,示意他进来。

“叔叔,这是我这次带来的项目。”谢渊一进来,就直奔了主题,“这次的项目开发,我很有信心,只要资金到位,立即启动,回本就是一眨眼的事,而且后续所带来的利润,那也是不可**的。”

“叔叔,我知道因为阮阮的事,你对我有所偏见,但那个时候我的的确确很需要钱,而且我和苏阮在一起的目的,也是明着说了的,我这一辈子,爱的人只有苏簌。”

苏谈南谢渊认真又诚恳的脸,尔后又看着楚楚可怜的苏簌,实在是忍不住在心头叹了气:“那件事,也是我做得有问题。”

“阮阮这丫头,实在是被我给宠坏了。”

*

“沈清和,我有笔交易,想和你谈谈。”

小说《顶流夫妇假戏真做了》 第13章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