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新书】《偏执驸马每天都在黑化》主角宁扶疏顾钦辞全文全章节小说阅读

2022-08-02 15:43:00   编辑:风苍溪
  • 偏执驸马每天都在黑化 偏执驸马每天都在黑化

    小说主角是宁扶疏顾钦辞的书名叫《偏执驸马每天都在黑化》,它的作者是暮行也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晚风微拂,月光穿透窗格,倒映出水面碎银粼粼。宁扶疏一袭石榴红色薄衫搭肩,又系鸳鸯戏水肚兜于其下,池水正...

    暮行也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偏执驸马每天都在黑化》 小说介绍

主角叫宁扶疏顾钦辞的书名叫《偏执驸马每天都在黑化》,它的作者是暮行也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晚风微拂,月光穿透窗格,倒映出水面碎银粼粼。宁扶疏一袭石榴红色薄衫搭肩,又系鸳鸯戏水肚兜于其下,池水正...

《偏执驸马每天都在黑化》 第1章 免费试读

晚风微拂,月光穿透窗格,倒映出水面碎银粼粼。

宁扶疏一袭石榴红色薄衫搭肩,又系鸳鸯戏水肚兜于其下,池水正遮胸口。继而,执白玉毛笔,稍蘸清水,将笔尖在岸边胭脂盒中转了一圈,柔软洁白的羊毫顿时浸染绯色。

琅云午后就在汤池四周摆列好了雕刻凤凰浴火的金边铜镜,此时宁扶疏抬眸望镜,朱笔点于额间,绘出一片娇花瓣儿。

顾钦辞推开木门,乍见婆娑竹影似藻荇交横在屏风。他狐疑不解,绕过屏风继续往里走。

琅云眼瞧请君入了瓮,当即关门落锁。

待顾钦辞发现情况不对,为时已晚。

宁扶疏隔着水汽朦胧望向他,浓睫掀开眼帘潋滟,红唇翕动,唤了声:“横渠……”

横渠是顾钦辞的表字。

取的是张载老先生横渠四句之意: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可他现在,说好听些是皇帝的姐夫,是长公主夫婿,说难听些,和仰人鼻息的废物又有什么区别,再拿什么做到这四为。

讽刺让顾钦辞立马沉下脸,冷声质问:“殿下又想玩什么把戏?”

“本宫不玩把戏。”宁扶疏额间花钿还差最后几笔,她故意迎上顾钦辞的目光添补胭脂。

勾挑起落,这回羊毫笔点在了锁骨。欺霜赛雪的肌肤上,一道湿亮的朱红顺着纤细脖颈慢慢滑到肩窝,再不断蔓延伸长,直到轻衫披肩处戛然而止,与薄衫红艳融为一体。

“本宫只想让横渠看看我。”宁扶疏嗓音含笑地说出后半句话。

与此同时,双臂轻轻朝两侧划开,池水旋即在心口荡出波澜,半淹住最惹人遐想的弧度,也引起岸边人的好奇心不安分随波起伏作祟,想钻进水面一探究竟。

……不知廉耻的狐狸精。

顾钦辞在心底唾弃低骂,他是脑子犯了毛病才会跟随宁扶疏的话音去看她,霎时别开脸。

可汤池的前后左右皆铜镜,顾钦辞目光不论落在哪面,所见都无不同:雾气氤氲、丝纱缥缈,宁扶疏额间朱红花钿绽开昳丽妩媚。

倘若闭眼,又显得自己毫无定力,心虚憷了她似的。顾钦辞视线最终凝聚在屏风后小案上摆放的博山炉安息香袅袅,目色始终不与她交接。

短短几秒钟的功夫,宁扶疏已然游至池边。

玉净白足点水踩上池岸,美人出浴。

她长腿弯曲,没有直接走到顾钦辞身前,反而在大理石地面坐了下来。肘撑绒毯,拳轻抵额穴,挂满水珠的双腿伸出红绡,犹如斜倚贵妃榻。

蓦地,顾钦辞似觉衣袍下摆被撩动,有什么微凉的东西贴上了皮肤。

他不得不低眸去看。

只见宁扶疏踝戴宫铃脚链,涂染凤仙花红蔻丹的脚趾攀在他小腿,灵巧地一路向上走,将衣袍越掀越高。

顾钦辞陡然瞪大双眼,恍避蛇蝎般退后两步,堪堪躲开她的触碰,和宁扶疏划清界限。他淬寒嗓音没有一丝温度:“请殿下自重。”

“自重?驸马这话从何说起。”宁扶疏轻抬下巴笑问,“你我乃夫妻,本宫哪里不自重了?”

顾钦辞沉声提醒:“道门乃清修圣地。”

宁扶疏眉目流眄,似乎在思索他的这句话……

鼻腔不由发出绵长的“嗯——”,末了,尾调转成一声轻松朗笑:“横渠难道没有听说过:食、色,性也。”

饮酒食饭也好、男欢女爱也罢,都是生而为人的本性。

“本宫不过遵从先贤的教诲罢了,哪里不自重,嗯?”

她重复问了一遍,余音上扬如糖丝钻进耳廓,浸开一串细密痒意。

顾钦辞不比她巧舌如簧,辩不过索性缄默。

不经意间转眸,却又被四周铜镜中虚实难分的倒影晃得眼花缭乱,他连忙深呼吸平定心神。

得尽快离开这里。

宁扶疏察觉到他的心思,有些惊诧自己都这样了,居然还诱不了他?当即准备下一剂猛药。

她利落起身,屈指勾住了顾钦辞腰间玉带,欲将人拉至身前。

却不料,常年习武者底盘站得极稳,巍然如泰山,非但没被宁扶疏拉动,反而害拉他的人被力道反噬。宁扶疏尚且来不及错愕应对,已然撞进了男人怀里,胜比石头坚硬的胸膛砸得她鼻尖生疼,眸中水汽顿时晕成薄泪。

顾钦辞垂眼,和那双湿漉漉的眸子在半空四目相对。

离得近了,他才发现,宁扶疏用胭脂画在眉间的,既非夭夭灼灼的娇艳桃花,也非国色天香的富贵牡丹,而是一朵合欢花!

暗示昭然若揭。

顾钦辞不屑冷哼,猛地抬手抓住她不知是要揉鼻子,还是要干其他什么的手,指节收缩,动作和话音透着如出一辙的厌恶:“臣倒不知,殿下坐腻了万人之上的位置,竟也学起下九流妓子来了。”

他紧捏在宁扶疏腕骨的手劲儿丝毫不加克制,只一瞬,便叫宁扶疏疼得忍不住咬紧牙关。

都不用看,也知道那细嫩皮肤定已被掐出五道深红印子。

但宁扶疏愣是将不自觉就要溜出双唇的吸气音生生忍痛咽回喉咙里,唇角重新噙出一抹惑人笑意:“不知本宫这般放下身段,能否讨得驸马欢心啊?”

说着,勾出如丝魅眼。

时有憎其人者,恶其余胥的道理,顾钦辞也不例外。他埋怨朝歌长公主,就看不惯宁扶疏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举动。

手劲儿下意识加大,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产生了将掌心下这不堪一击的脆弱骨头直接捏碎的冲动。

宁扶疏能忍疼,自幼养尊处优的朝歌长公主却受不得委屈。当疼痛超过痛阈值,眼泪完全不由宁扶疏控制得集聚满眼眶,而后……

如晶莹珍珠,一颗接连一颗滚落面颊。

顾钦辞见状蓦然微怔,欲捏碎宁扶疏腕骨的动作顿了顿。

其实,眼前人泪落红妆,梨花带雨,并没能让他生出恻隐心。

相反,他觉得很畅快。

顾钦辞忽然发现,比起朝歌长公主容色倾城,他仿佛更加喜欢看宁扶疏痛苦的模样。

看这张被誉为大楚第一貌美的脸庞被泪水打湿,明艳妆容被泪水糊花。看素来高傲的脖颈低下头颅,惯常对臣下呼来喝去的红唇呜咽着颤出求饶话。

光是幻想,就已经让他极其兴奋,甚至超过了战场上挥洒热血杀敌带来的愉悦。

好像他的腹中住有一只饕餮,贪婪摄取宁扶疏的痛苦作为食物。这晌,顾钦辞还觉得饥饿,觉得远远不满足。

他想看她掉更多眼泪。

【叮!角色怒气值变动,请宿主注意接收新数据:顾钦辞,怒气值七十五!】

宁扶疏前一秒还在蹙眉忍疼,后一秒,刻板机械声突然在脑海中响起,惊得她浑身一颤,连眼泪也忘了流。

什么?怒气值涨了?

晌午她第一眼见到顾钦辞,系统输出的怒气值是六十五。短短半天时间,就飞涨了整整十点?!

是因为她以姿容诱人这招棋走错了,适得其反?

刹那间,宁扶疏只想立马挣脱顾钦辞,再将人逐出去,结束这场尴尬的闹剧。

一来,她不愿听见顾钦辞怒气值继续上升的系统提示音。二来,宁扶疏从一开始就没真的打算把自己送出去。

她在赌。

赌顾钦辞会像世间所有男子一样迷恋美色,也赌顾钦辞会有不同于世间寻常男子的毅力。想得到她,却终没得到,陷入矛盾纠结,才最有利于宁扶疏持续攻略,不断降低怒气值。

可现在,计划宣告失败,宁扶疏感觉自己就是个跳梁小丑,而顾钦辞全程作壁上观,看猴子表演。

……她不要继续了。

宁扶疏咽了咽口水,想大喊来人。

嘴巴刚一张开,顾钦辞的手指就落了下来,堵住她艳丽朱唇:“嘘——”

“殿下别说话。”顾钦辞冷厉眸光变得暗沉,另一只手环抱住她的腰肢朝自己拉近,哑声低喃,“臣欢心。”

闻言,宁扶疏顿时瞪大眼睛。

若非贴在后腰的手掌皮肤炙热,灼得她肌底血液都滚烫,宁扶疏险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爱憎分明的云麾大将军,严于律己的泽州兵马统帅,怎可能这般轻浮草率。况且她听见顾钦辞呼吸平稳,看见顾钦辞眼瞳清澈,没有丝毫情动的迹象。

所以现在这算什么?

宣泄对朝歌长公主的怨恨?

顾钦辞布满茧子的手指重重压在宁扶疏嘴唇,反复摩挲,将殷红口脂都抹净,又添上一层红肿。

风沙北地长出来的老茧粗糙如砂砾,被揉搓过的地方疼与痒交杂。宁扶疏难受得紧,不禁后仰脖颈逃缩。

感受到指下人的颤栗,顾钦辞越发痛快。

他视线挪移至宁扶疏方才执朱笔画在香肩的红痕,这一回,深邃目光一瞬不瞬盯着那处瞧。想扯开她的薄衫,撕碎她的肚兜,想让她浑身都染上颜色,听她哭得喉咙沙哑。

再也不能生杀予夺,残害忠良。

“殿下,是您先招惹臣的……”

小说《偏执驸马每天都在黑化》 第1章 试读结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