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劫
劫完整版 白芷司马墨全章节阅读

夏雷炮

主角:白芷司马墨
经典小说《劫》是夏雷炮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玄幻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芷司马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白芷掏心掏肺的对仙君司马墨好。可这个男人从不放在心上。后来她自爆灵根烟消云散,咒自己生生世世不会轮回,再也不要做仙君夫人。...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8-05 18:25:2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白芷和辛安禹尚未走远,就有人将他二人拦住。

那些人穿着朝华山弟子统一的衣衫,摆了阵法将他们团团围住,手中利刃泛着寒光。

白芷有种不好的预感,抓紧了辛安禹的手。

不多时整齐的阵法分开一条路,司马墨踏风而来,看到他们两人交叠握在一起的手,眼神沉了下来。

他对着白芷伸出手,“跟我回家。”

“我说了我不认识你!”她变了脸色,抬头看着辛安禹,“安禹,怎么办?”

她脸上带着信任和依赖,辛安禹在她手背上轻拍,将人挡在身后,“别怕。”

他抬起下巴看着司马墨,眼里带着厌恶和恨意,“朝华仙君,这是何意?”

司马墨掌心光芒一闪,长剑幻化成如蛇的软剑,在风中飒飒作响,“你还真是,好胆量。”

当年辛安禹带走白芷,让他行尸走肉般过了这些年。

现如今他竟还敢在他眼前叫嚣。

软剑顺风而动,剑气逼人,带着铺天盖地的杀气和威压。

白芷手指攥紧,身子不自觉颤抖一下。

司马墨盯着她,手指一根根松开再收紧,耐心一点点被消磨干净,“白芷,到我身边来。”

回应他的是辛安禹一声冷笑,他低头,亲了亲白芷的额头。

“我二人情真意切密不可分,朝华仙君现在是要强抢他人妻子吗?”

他盯着司马墨如刀子般的眼神,不躲不闪,“这世上谁人不知,你的仙君夫人,早在多年前便死了,自爆而亡!”

“不仅如此,死的还有她的父亲族人,洞府里的所有弟子。”

辛安禹轻轻抚摸着白芷的眉眼,说出的话字字诛心,“想必她是恨极了,也被逼急了,才能狠得下心自爆,也不知她当时,痛不痛,有多痛?”

司马墨浑身发冷。

他像是鲜血被人抽干了一般,脸色苍白,瞳孔越发漆黑,里面有火焰跳跃。

辛安禹在撕扯他的伤口。

但辛安禹却并不打算就这么住口,他轻笑一声,眼里带着嘲讽,“那种痛,想必仙君也不会明白。毕竟你,只会逼得人走投无路,经历这种刻骨之痛!”

他握紧了白芷的手,“仙君既然已经错过一次,还是及时打住吧。这是我的夫人,望仙君不要认错了。”

辛安禹的话像是一个响亮的巴掌,狠狠落在司马墨脸上。

他态度强硬,铁了心要带着白芷离开,就像当年一般。

司马墨看着他带着些踉跄的背影,忽而笑出声。

“好一句,不要认错。”他怒极反笑,软剑飞驰而去!

辛安禹躲闪不及,肩背皮开肉绽,痛的他闷哼一声,却握紧了白芷的手,不肯到下。

白芷惊呼一声,大量的鲜血让她白了脸色。

她转头,怒瞪司马墨,眼里有惊有惧,“你疯了吗?都说你认错了,你认错了!”

司马墨收了剑,朝她步步靠近,衣袖在风中猎猎作响,像浴血归来的修罗。

他强行将她扣在怀里,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

“你……”

她的怒骂尚未出口,他的唇便强行覆了上来,在她唇瓣上厮磨撕咬,逼着她痛呼一声松开牙关。

他从唇舌攻城略地,像他这个人一般,霸道强势为所欲为。

白芷唇瓣被咬破,鲜血在两人唇齿间纠缠。她被气的红了眼,死命挣扎,狠狠给了司马墨一个耳光!

实力强横的司马墨,面对这个巴掌却是躲也不躲。他眉眼不动,揽着白芷将她扣在怀里,一个闪身便将她带回了朝华山。

前些日子朝华仙君攻打魔族一战告捷,长老弟子早早等在门口,要给仙君洗尘。

他们左等右等不见人,正犹疑之际,眼前空间忽然撕裂扭曲,司马墨站定在他们眼前。

这些人还没来得及上前恭贺,便见司马墨怀里抱着个女人。

看清这个女人的脸之后,他们更是大惊失色,“仙君夫人?”

话音刚落,司马墨便一眼冷冷扫了过来。

所有人不敢再看,慌忙收回视线。

整个朝华山的人都知道,司马墨本就性子冷硬,自从夫人仙逝之后,仙君性子就更加古怪。

每每他亲自攻打魔族时,哪种不要命的狠劲让正道人士都害怕。

司马墨将白芷带回了他们从前的房间。

这里的一切布置和从前没有半点区别,多年来都是他亲自打理。

白芷知道自己修为远不如司马墨,根本跑不掉,反而冷静了下来。

她眼神冷漠,“没想到堂堂朝华仙君,居然还会做这么下作的事。”

“你是我的夫人,随我回家本就应当。”

白芷被气笑了,“你这么自欺欺人有意思吗?我说了,我不是你的夫人,我有未婚夫,他叫辛安禹,我们马上就要成亲了!”

她脸上满是笃定,司马墨看着她,忽然道,“你喜欢他?想嫁给他?”

“那是自然!”白芷回答的果断。

司马墨脸色难看。

她瞧着他这幅样子,又响起辛安禹的话,有些无奈,“我不知道仙君和夫人经历了什么,但逝者已逝,又何苦为难他人为难自己?”

司马墨摇头,“我放不下,过不去,只能为难。”

“可我不是你的夫人,代替不了她,也不愿做你夫人的赝品。”白芷道,“还望仙君大人大量,放我走,让我和安禹离开。”

她字字句句都是辛安禹。

司马墨觉得呼吸都困难。

他想起当年,他逼着白芷跪下给梁语涵道歉,还挖了她一块灵骨。

那个时候,她该有多疼?

是不是也像他现在这样,五脏都要碎了?

他视线落在她小腹左侧,“我的夫人,这里受过伤,生生挖了块灵骨。”

白芷下意识捂住伤疤的位置。

她和司马墨死去的夫人实在是有太多相似之处,一时之间她居然有些理解他了。

她皱眉,“是意外吗?”

“不,是我。”司马墨似哭似笑,表情难看,捧着她的脸,抵住她的额头,“是我逼着她,亲手挖出自己的灵骨。”

白芷身子抖了抖,有些不明白。

她本以为,司马墨是爱极了夫人才会这般失控。

没想到他竟对他夫人,做过这种穷凶极恶之事。

小说《劫》 第10章 放不下,过不去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