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第一锦鲤小悍妃
《第一锦鲤小悍妃》宋知鸢于靳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锦鲤小悍妃梦周蝶

主角:宋知鸢于靳
精品小说《第一锦鲤小悍妃》由梦周蝶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宋知鸢于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蜜罐长大的十三公主却意外折枝,命运被重新洗牌,沉淀冷宫后执掌兵符,蜕变大野狼的小白兔大杀归来,率百万雄军踏平历都,只为复当年灭门血仇!敌国帝君亲率疆场,副将堪忧一望,“皇上,对阵之将正是娘娘........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0-12 14:04:24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3章不提赐婚

宋景帝笑呵呵的看着宋知鸢,宫宴一直进行到半夜,除了宋景帝刚刚离开了一炷香时间,未有任何人离开。宋景帝不走,也没人敢离开,所有人心知肚明,今晚宋景帝要赐婚,只是虽有意嫁珍淑公主,但是到现在也没有提。毕竟帝王之心岂是人人可以猜到的。

宋景帝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捋了捋袖子,开口:“靳王殿下,这次来大梁是有意求取我国公主......”他顿了顿,然后大臂一挥:“就赐婚十一公主与靳王殿下吧。”

靳王见状,立刻跪下谢恩。而宋知鸢与贤贵妃则是一脸尴尬。聪明人都可以看出来宋景帝原是有意给靳王与珍淑公主结亲,至于这变故,怕是刚刚退席时发生了一点事情,至于这事情,怕也无从得知了。

好在贤贵妃也是宫里老人了,这点风浪还是见过的,但宋知鸢可不是,她一脸的不可置信,她自幼受尽父皇母妃的宠爱,虽然不是嫡公主,但是吃穿用度样样不比嫡公主差,而且她母族尊贵,乃是大梁朝的开国功臣,是第一任宋帝亲封的定州公府,手上握着大梁两百万精兵,这等被当中拒婚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的。

“父皇,为什么是十一姐姐?”宋知鸢比较年少,怎会受得了如此屈辱,况且有贤贵妃一直护着她,她虽算不上蛮横跋扈,却也是位金枝玉叶的贵人。贤贵妃也没有来得及拦住她,倒是让她把话说出了口。

而参加宫宴的一群王公贵胄,也是一脸看戏的表情,这宋景帝明面上一直对贤贵妃宠爱有加,不知他女儿如此给他丢脸,他会作何感想。

宋景帝揉了揉眉头:“珍淑乖,你十一姐姐早已到了成婚的年纪,你还小,再等等。”

宋知鸢眼眶微红,说是不喜欢于靳,那是假的。于靳不管相貌还是才情,都是顶尖的,她又与他早早相识,这个年纪的姑娘,都向往这种桥头相遇的戏码,宋知鸢自小生长于深宫大院,接触的外男少之又少,她自然也不例外。况且这舞都跳了,若是不嫁,明日宫中的话题便是十三公主宋知鸢被大周靳王当众拒婚。

饶是宋景帝如此说,她依旧是有些委屈的。宋知鸢顶着一双红红的眼眶,然后也没有行礼直接冲出了大殿,留下宋景帝和贤贵妃颜面尽失。

“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宋景帝终是没了耐心,这皇家的亲情,怕是最不值钱了。他黑着一张脸,对贤贵妃开口:“贤贵妃,朕看你多年打理后宫,与朕为伴,一直把珍淑公主放在你膝下养着,这便是你给朕养出来的珍淑公主?”

“看看她的礼仪教养呢,都到哪里去了,这珍淑两字她可是一点没做到,真是丢尽了我皇家的脸面。”

贤贵妃闻言,立刻理了理裙摆,离开座位,跪在了天子脚下,垂着头:“陛下息怒,珍淑她从小胡闹惯了,但也从未在大事情上不顾皇家颜面,今天也是有些伤心,情急之下失了礼仪,还望陛下宽恕。”

贤贵妃不愧是贤贵妃,区区几句话就把宋知鸢说成了一位有些年少顽皮的公主,今日失仪也不过是闹小脾气。

宋景帝哼了一下,然后没理贤贵妃,转头对着靳王:“靳王殿下看笑话了,珍淑从小被朕和贤贵妃宠着,任性惯了,靳王殿下不必在意。”

于靳摆了摆手,表示无伤大雅。倒是宋景帝似乎被扫了兴致,没坐多久就离开了,皇帝都走了,剩下的人也没敢多留,纷纷离席。

贤贵妃回到宫里,还是满心疑惑,宋景帝一直畏惧于沈家也就是贤贵妃的母族,所以不管是宠爱或者东西,从未亏待过贤贵妃母子,今日虽然宋知鸢失了礼仪,却也不至于如此生气,真是奇怪。

贤贵妃看了看宋知鸢的寝殿,灯已经灭了,侍女全部被打发出来,贤贵妃叹了口气,今日心中总是怪怪的,也不知是怎么了。大抵是她想多了吧。

此刻,皇帝的寝殿内,却是燃烧这一盏烛火,把宋景帝的面色照着:“你确定沈家集结兵队,秘密进城,意图谋反。”

“老臣不敢欺君。”

年迈的老者跪在地上,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了,胡子长长的,却是把头埋入地底,这皇帝寝殿不是人人都可以进的,而此人,正是当今朝堂左丞相,皇后的亲生父亲。

“左相快快请起,你辅佐朕多年,是三代元老,又是朕发妻的父亲,朕怎会不信,而起如今有这证据,朕也不得不信。”

刚刚宫宴,便是左相的一封奏章,将他原本和亲的人选十三公主宋知鸢改成了十一嫡公主。

造反,是每一位皇帝的逆鳞,每位皇帝本就忌惮武臣,尤其像沈家这种手握大梁三分之二兵权的开国功臣,更是敬而远之。

深夜,宋知鸢翻了一次又一次的身,怎么都睡不着,而且她的肚子叫了,宋知鸢忍不住红了红脸。宫宴的时候她又是跳舞又是顶撞宋景帝,面前的吃食就没动几口,如今夜已经深了,她有些饿。

贤贵妃宫里是有小厨房的,不过如果她现在过去,肯定会被发现,思考一会,宋知鸢穿了件里衣,裹了件白狐大貂出了房门。大周如今已经快入秋季了,而且宋知鸢自小害冷,总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是宁愿热死也不愿意受一点风。

宋知鸢没有点灯,悄悄摸摸的进了贤贵妃宫里贴身婢女的厨房,她随饿极了,但也是没有失了礼仪,她摸黑打开灶炉,里面只有一盘桂花糕了。宋知鸢暗自欣喜,她从小爱闻桂花味,也是爱吃桂花糕的。

一盘桂花糕约莫有六七块,不过一会,就被宋知鸢吃完了,嘴里甜甜的,准备喝口水,但是厨房门却被打开了。

宋知鸢吓得躲到角落里,以为自己被发现了,捂住了嘴巴。

进来的人似乎没发现宋知鸢,而是悄悄的打开了灶炉,但是只看见了一碟空盘子,宋知鸢好像听见了男子肚子响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吃了别人的晚饭,然后不由得笑了一下,声音轻轻的,但是在漆黑安静的夜里,却是无比明显。

“谁在哪里?”

来人是个小太监,宋知鸢听着声音生疏,明白不是贤贵妃身边的人,然后也没再躲着,直接走了出去。”

“你这小太监,真是有趣。”

小说《第一锦鲤小悍妃》 第3章 不提赐婚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